63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替汉 > 第一百零八章 每日一刑
    谷利则坐在刑房内唯一干净的位子上,拿出几张纸在摆弄着。

    不一会儿后,满脸气愤的张允被校事押来了刑房。

    校事在将张允押来后,将其捆绑在了刑架上,而后就齐齐告退,只留下了谷利与张允在内。

    看到无人之后,谷利停下手中的摆弄,他抬起头看向张允道,“张东曹,可还好?”

    此刻的张允因为交战,导致身上的袍服已经破损不堪。

    校事府地牢内又是污秽之所,那白皙的襦袍上现在满布污垢,显得整个人脏兮兮的。

    但谷利却很喜欢这样的张允。

    有些人喜欢穿白的,但他本身就是脏的。

    张允这时已经抱着死意,说话之间少了许多忌讳,他面色狰狞地对谷利道,“你觉得我可好?”

    “我今日有此下场,全是拜你这条狗所赐,你处心积虑构陷吾,用心险恶,你不会有好下场的。”

    说完后,张允还朝谷利吐了一口唾沫。

    此刻张允什么名士风范都已消失不见,他现在就像街口骂街的妇人一般。

    事到如今,身为当事人的张允自是明白了一切。

    张氏有今日这步田地,谷利绝对没有这样的胆子,这一切都是不在吴县的那个人授意的。

    但张允却不敢明着辱骂那人,就算到了这一步,他连骂那人的胆子都没有。

    谷利听了张允的话后笑了起来,他起身来到张允身前,对其说道,“身为君侯的狗,吾觉得很荣幸。

    相比于你愚蠢的想和君侯为敌,你才应该是千该万死。”

    张允气急,他怒道,“吾自入仕以来,兢兢业业,奉承孙氏,从未有一丝懈怠之心,吾何曾与君侯为敌过?”

    “凌虐君侯子民,就是与其为敌。”

    谷利说出的这句话,其实是孙翊的原话。

    张允沉默,这一点他无可辩驳。

    这时谷利举着手中的白纸对张允说道,“你是聪明人,知道我来的意图。

    若你能乖乖亲手写下认罪书,或可逃脱皮肉之苦,否则的话,此房所设,你将会一一尝试。”

    谷利的话让张允起疑,他道,“今日你构陷于我,铁证已如山,何必要我再写认罪书?”

    不管实情如何,在外人看来,张允先是杀吴侯使者张凌于府内,后又令家中私兵抵抗校事,

    光这两件事,就已经足够把张允打入万劫不复之地。

    根本不用再耗费心思,让其亲笔写什么认罪书。

    至于以往张家所做的那些恶事,在这两件大事面前只是添头。

    谷利写好罪状后,甚至都不用让张允签字,就可以让众人信服,也根本不需要张允亲笔写认罪书。

    那么谷利的目的是什么?

    跟聪明人讲话就是轻松。

    谷利也不拐弯抹角,他对着张允说道,“今日吾审问于其,汝感于以往罪责,甘心认罪。”

    “在进一步审问之下,吾竟审出你曾勾连张暠一同谋刺先君,在这之中,尚有许多人牵涉其中一同谋划,吾惊恐莫名,不知所以。”

    谷利边说边看着张允的反应。

    在自己说到谋刺先君四个字时,张允的神色已经扭曲,他的身体在剧烈抖动着,带动着刑架在摇晃,他怒不可遏地说道,

    “我没有,我没有。”

    谷利将手按在了张允的身上,让他不再晃动,最后轻声说道,“你有的。”

    “不只是你,还有许多人有份共同谋划呢。”

    从谷利得到的情报来说,张允的确没有主动参与谋刺孙策。

    但他是事先得到了这个消息的,可是他并没有将这件上报。

    张允不是主谋,但他是同谋。

    张允此刻终于明白了谷利背后的孙翊,他想要的是什么。

    怪不得,怪不得!

    但是谋刺孙策四个字绝对不能沾上。

    一旦他张允亲笔写上此书,不但许多世家会因此覆灭,他张氏一定也会全族尽灭!

    那样他心中的最后一点希望都没了。

    张允激动地道,“我没有做过此事,我绝对不会写此认罪书,哪怕是死。”

    张允的反应在谷利的意料之中,他说了一句话,让此刻的张允彻底安定了下来。

    “听说你的幼子张温现在在恽家?”

    张允激动的神色转为惧怕。

    “你们这些世家的性子我太了解了。

    你知道此劫你张允,乃至于你张家上下中的成年男性定然都免不了一死。

    但你想到,你还有个声名遐迩的幼子张温。”

    “你不想牵连其他家族,是想着他们念着往日的情分,让他们在君侯面前为张温求情,念其年幼,饶其一命。”

    “听说你很喜欢这个幼子,你是不是觉得只要他活下来了,那你的香火就可以延续。

    也许在将来,凭借他一人之力,或许可以再度复兴你张家?”

    “这一点,是叫存亡断续吧。”

    “存亡断续,古今大义,但如果你的幼子张温撑不到,别人为他求情的那一天呢?”

    “就在方才,我已经命人前去毗陵了。”

    谷利的最后一句话,击碎了张允此刻心中最大的念想。

    他感觉自身所有的秘密都被眼前的这个人看穿,他感受到了恐惧。

    察言观色是谷利的天赋技能,张允的神色变幻被他捕捉在眼里。

    他凑近张允耳边轻轻说道,“来日方长,我有的是机会对付其他世家。

    但你幼子的命可就只有一条,若你能乖乖按我说的做,我可保张温一命。”

    “否则的话,我必让你张氏满门断绝。”

    张允的呼吸变得急促起来,他眼神中满是恨意,同时还有抹杀不去的惧意。

    在此刻,谷利将手中白纸拿到张允身前,他说道,“写吗?”

    谷利拿着写满字迹的罪状出了刑房。

    出来后,谷利对着门外的校事说道,“每日一刑,不可断绝。”

    守卫的校事们惊诧,都尉不是都拿到想要的东西了吗,怎么还要用刑。

    谷利回想着他所知的张氏的罪状,想起那一个个因为张氏惨死的无辜百姓,他心中的情绪激荡起来。

    “凌虐吾民者,即吾生死之敌。”这是孙翊说的话。

    “此等人渣,对他客气什么?”这是谷利此刻说的话。

    说完后,谷利扬长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