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替汉 > 第一百零七章 陆逊
    张允杀校事府司马张凌于府,这个消息很快席卷了整个吴县。

    张凌的尸体直挺挺躺在张府的庭院中,杀人凶器在张允身前,张凌死时还被张府的家兵包围着,

    这三幕不仅是张凌带去的数十校事看到了,在张府大门被推开之后,许多好事的吴县百姓也看到了。

    这下人证、物证俱在,足以证明这个令人震惊的消息绝对不是谣言。

    最先知道这个消息的人,自然是吴县的掌权者们,在初听到这个消息时,许多人都倒吸了一口凉气,

    这张允是疯了吗?

    校事自出现在大众眼里之后并不高调,但他们一直在用自己的行为宣扬着一件事——他们是吴侯使者。

    这张允于府内擅杀张凌,这种行为就是等同于谋刺吴侯,这是万死不赦之罪。

    不管原因是什么,从结果来论断,吴郡张氏这下肯定完了。

    也许张允也知道这一点,所以在门外的数十校事冲进张府后,张允抱着鱼死网破的心思,让家中的私兵攻击校事兵。

    既然落到谷利手里是死,那还不如拼一把,凭借着家中的百余私兵,突然袭击之下,也不是没有机会冲出城门。

    只要出了城门,利用他张氏在当地的影响力,谷利想追捕到他,也是不容易的事。

    但这本就是谷利针对张允制造的绝杀之局,这点他又会怎么没考虑到呢?

    在张府家中私兵正在与校事激战的时候,近百校事及时的出现支援。

    同时知道这件事之后的秦松,当机立断,又调了上百县兵前去协助校事。

    在人数压制之下,张允的私兵被全歼。

    张允、张泽、陈氏及张府中的重要家眷全部被校事押回了校事府。

    而至于张府中的众多下人,则是被谷利下令关押在张府之中,等待下一步处置。

    一日内,往日载誉无数的吴郡张氏,一下子变成了人人喊打的谋逆之家。

    那高高在上,气派辉煌的大门牌匾被校事们摘落在地,引得许多吴县百姓争相践踏。

    吴郡张氏在江东士族中俨有盛名,但对这些百姓来说,有些事他们知道的比谁都清楚。

    现在趁张氏落难,正好可以发泄多年来心中的恶气。

    吴县之中,吴郡各大家之间互通消息。

    在张允全家被押进校事府之后,虽然各大家表面还保持着平静,但私下里的联络已经疯狂起来。

    他们都不是傻子,知道张允杀张凌后,张允肯定是救不了的了。

    但他们担心张允被抓进校事府后,严刑逼供之下吐露出了什么。

    这吴郡各大家之间同气连枝,百年来互相联姻互相举荐家中子弟,虽不同姓,但本质上是一个联盟。

    在这样的情况下,各家对各家之间都非常了解。

    这张允要是吐露出什么来,那绝对是一吐一个准,要是因此引得吴侯震怒,他们全都要跪。

    …

    吴县城西陆府中。

    一名长相清秀的男子正在房内绘画。

    这时一名少年冲了进来,他急切地对这名男子说道,“伯言,你知道了文信杀张凌一事吗?”

    这名清秀的男子,名陆逊字伯言,乃是现任陆氏的掌门人。

    而这名慌乱的少年名陆绩,虽然陆绩比陆逊少六岁,但他却是陆逊的从父。

    陆逊绘画正在紧要关头,被陆绩这么一扰,他手一抖,一副即将完成的画作,留下了一缕遗憾。

    陆逊叹了一口气,只是破坏他心血的人是他的从父,他虽然惋惜但也只能认命。

    他放下手中笔,对着陆绩一礼道,“逊方才就知道了。”

    虽然心中好气,但还是要保持微笑,辈分压死人呀。

    陆逊是陆氏掌门人,自有一些不为人知的消息渠道,他知道的比陆绩早一点也不奇怪。

    陆绩听到陆逊如此说,点点头,摆出一副老成的模样来到主座坐下。

    然后他对着陆逊接着道,“这张文信平日里也是个守礼的人,今日怎么会这么糊涂,竟然敢杀君侯使者。

    纵算张凌上门想调查一些事,张文信也不用如此不智,做此必死之举呀。”

    陆绩是陆康幼子,本来陆氏族长一任该是陆绩继承。

    但陆康死时,陆绩年岁太小,在得到陆绩允许后,陆逊暂代族长,替陆绩操持起陆氏的家业来。

    随着陆绩年岁渐长,其因文才闻名江东,就是孙策也有耳闻,延请过陆绩为其宾客。

    按道理来说陆逊该将族长一位归还,但陆绩觉得陆逊干得不错,而他又醉心文学不想理会杂务,

    故而他直接当起了甩手掌故,他希望陆逊最好能干到天荒地老。

    陆逊听到陆绩的话,眼神深邃,他重复了一遍陆绩的话,

    “是呀,张文信怎么会做这必死之举呢?”

    陆绩是陈述句,而陆逊是反问句,这表明陆逊已经猜出了事实的真相。

    陆绩文才一流,但对其他却不太聪慧,陆逊的提醒他没能听得出来。

    在这时,府中下人前来通禀,说是全氏、卜氏、顾氏、陈氏及其余许多吴县名门皆派人来拜访陆逊。

    陆绩在听到这个消息后,立马就示意下人将这些家族的来人请进府里,而这番举动却被陆逊及时的阻止了。

    陆逊让下人去回禀,说是其身体不适,不适宜见客,让他们择日再来。

    下人恭敬告退。

    下人走后陆绩不解地问陆逊道,“这些人想必是为张文信杀张凌一事而来,吾等诸家向来同气连枝,伯言为何不见呢?”

    陆逊关上房门,对着陆绩解释道,“以往吾各家是同气连枝,但若是今日见了彼等,以后陆家与他们可就是同罪连枝了。”

    陆绩大为不解。

    张文信杀张凌乃是其一人所为,其他家又没参与,怎么会因为此事受到波及呢。

    不过陆绩虽然不解,但这几年来他已经养成了对陆逊信服的良好品质,因此他最后对陆逊的决定也没多说什么。

    陆绩问陆逊,“那我陆家接下来该如何做。”

    陆逊不假思索地说道,“两步。”

    “第一步,闭门谢客。”

    “第二步,我会去寻君侯,自荐于其座前。”

    陆绩听到陆逊有出仕之意,站起身来,对着陆逊惊疑地说道,“伯言竟有履事之心了?”

    面对陆绩的疑惑,陆逊坦然的点点头。

    这不能怪陆绩大惊小怪,实在是陆逊因为陆康之死,对孙氏一直没什么好感。

    陆逊声名虽不及陆绩,但也是吴郡年轻一辈中翘楚。

    朱治也曾辟用过陆逊,但陆逊婉拒了,更因此将本名陆议改为陆逊,意为孙走,以示其决绝之意。

    现在陆逊突然对其说有出仕之意,而且还是千里寻君自荐座前,这与陆逊以往的态度实在相差太多了。

    陆绩惊疑之色未去,陆逊见状解释道,“吾曾答应过祖父,要好好看顾陆家。祖父对我恩重如山,吾不能辜负其的嘱托。

    以往避辟不出乃是吾个人态度,现在时势已变,吾自荐吴侯座前,乃是为了陆家安康。”

    “在家族面前,个人不足挂齿。”

    听到陆逊提起陆康,陆绩眼神有些黯淡,他踮起脚拍拍陆逊的肩膀道,“为父明白了。”

    说完后,老气横秋的少年郎陆绩摇着头离开了陆逊的房间。

    他现在心情有些悲伤,需要多看些书补补。

    在陆绩走后,陆逊平复下心情,来到画案前,看着这幅已经有瑕疵的画作,他举起画作放在房内的烛火上点燃起来。

    他在将这幅画作献祭给某人。

    “文信,你不是问过我吴侯为何不惩罪于你吗?”

    “因为,吴侯想要杀的不仅仅是你张家一家呀!”

    良久后,陆逊房内传来一声叹息,

    校事府中。

    谷利在手下的带领下,穿过重重守卫,来到了阴暗的地牢中。

    一名校事手捧灯火在前方引路,他边引路边对身后的谷利说道,

    “张氏一家人在被关押进来后,大都安静的很,只有张允之子张泽一直在叫嚣着,说是要见君侯。”

    “那张泽到后来还吐露秽语侮辱都尉,吾等气不过,给了他几鞭子,他一下子就服软了。”

    “呵。”

    “吾等为了避免将张氏家人关押在一处,会引起什么意外,所以将他们分开关押了。”

    “但吾等谨记着都尉的吩咐,在您到来前,并未对张氏家人动刑。”

    “只是朱府君派人来过地牢中,想探望张允,但却被吾等挡回去了。”

    “还有”

    在接引谷利进地牢的途中,这名校事向谷利汇报了不少事。

    事无巨细,只要是该说的,这名校事都不敢有半点隐瞒。

    谷利则是在身后仔细的听着,这些杂事中可能就隐藏着重要的情报,他不能因为大意错过一条。

    谷利深知在今日之事发生之后,他所统领的校事府已经站在了风口浪尖,一不小心,则有可能引来大祸,所以他很是谨慎。

    说着说着,引路的校事带着谷利来到地牢中的刑房处。

    这是整个地牢中最阴暗的地方。

    刑房内摆放着众多刑具,其中虽有火盆,但火盆中的火光一闪一闪的,映照的整间刑房都十分阴森。

    谷利看着阴森的刑房,脸上露出了满意的笑容。

    他对着身前的校事说道,“你去把张允提来,吾要在这里审问其。”

    身前的校事听后领命,急忙去提张允去了。

    求订阅,求月票和推荐票,o(╥﹏╥)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