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替汉 > 第一百零六章 张氏之罪
    在听到张凌的这个要求之后,张泽气极,他张家是何等门楣,一个小小的校事怎么敢如此无礼!

    张泽气愤之下就要出去找张凌理论,但是却被张允所阻。

    张允心中也气愤,觉得张凌是来羞辱他张允的。

    但张允处事经验丰富,他深知贵人门前千石官的道理。

    张凌出身低微,但他身后站着的是孙翊,张允可以不给张凌面子,却万万不敢惹怒孙翊。

    而且今日突然有数十校事上门,这件不同寻常的事让张允感到疑惑。

    他察觉到这背后或许有什么内情,也许这张凌就是上门来找茬的。

    越是如此,张允越不能在光天化日之下,让张凌抓到什么口实。

    出于重重考虑,张允真的出厅来相迎张凌。

    张允在看到张凌之后,脸上顿时浮现出欣喜的笑容,就像见到了多年不见的好友一般。

    人未至,张允的笑声已经传开,他笑道,“张司马今日怎么得空莅临寒舍,寒舍真是感到蓬荜生辉呀。”

    “来来来,张司马请随吾入内,内子家最近刚送来一坛佳酿,正好今日开封与张司马一起对饮。”

    校事官职依军制,最高职位为都尉,中层职位为司马。

    张凌身为校事府现今的十二司马之一,张允对其了解颇深,知其好酒。

    张允话刚说完,人就正好来到张凌身前,脸上依旧是一副欣喜莫名的样子。

    他的动作有礼有节,既不会让人小瞧他张氏家主的身份,也不会让人感到冷落。

    能得一州美名的张允,在待人处事之上,的确是有一套。

    面对张允的好意,张凌动都没动,张允一时间感到十分尴尬。

    张凌四处打量着张府的庭院,用玩味的眼神看着张允,随后语气嘲弄的说道,

    “若张君的家算寒舍的话,吾恐吴县中就没有什么府邸,可以称得上富丽堂皇四个字了。”

    张凌在说到富丽堂皇四个字时,特地加重了语气,这其中的意味明白人都知道。

    张允的神色闪过阴霾,这张凌果真是来找茬的。

    接着张凌又说道,“瞧这院墙,竟似是比吴侯府还高。”

    张凌边说边拿手作测量状,像是为他的话佐证一般。

    到了这一刻,张允再也忍不住了,这厮还真以为自己怕他了。

    要是对这话张允打哈哈,万一传出去了,是会引起吴侯的猜疑的。

    “张司马,切记祸从口出。

    君侯地位尊崇,其之府邸吾怎敢与其相比。

    若子鸣兄今日是怀抱善意而来,吾欢迎的很,但若是挑事生非,无中生有,吾自会上禀君侯,令其公断。”

    这时跟在张允身后的张泽,见张允发怒了,他胆子也大了起来。

    他上前指着张凌说道,“张子鸣,吾等敬你是君侯使者,故而一再忍让,但若是你欺人太甚,正所谓公道自在人心,汉法森森,也由不得你乱来。”

    张泽的这一番话让张允诧异。

    这逆子还能说出这样的话,以往倒是小瞧他了。

    张凌听了张泽的话后,像是听到什么天大的笑话一般,笑了出来。

    那笑声听在张允父子耳里,是那么的刺耳。

    张凌笑完后,对着张泽戏谑地道,“公道自在人心?汉法森森?亏得你还敢厚颜说出这番话。”

    “建安元年,城外一户民居失火,一家五口皆命丧火场,经查,该户户主之女曾被人凌辱至死。”

    “建安二年,严白虎作乱吴县,城内有一大户私通其,致使城破。无数民居因此被毁,数千百姓被掳,吴县半城戴丧。”

    “建安二年,吴县大水,百姓流离失所,大水所过之处损毁民田无数。

    城内有一大户以赈灾之名强取人口,暗夺民家良田,更可笑的是,县府赈灾之粮半月而光,而灾民未得一粮。”

    “又建安元年”

    张凌每念出一件事,就往前走一步。

    他说的每件事全都是张氏做得,张泽惊惧于张凌怎么会知道的这么清楚。

    因此张凌每进一步,张泽就因为心中惊惧,不自觉得往后退一步,到了退无可退之时,张凌念的罪状也终于说完。

    “张惠恩,你猜我知道这些事,是哪个大户做得吗?”

    张凌又回首对张允戏谑道,“张东曹,这时你猜猜,我是来做什么的?”

    张凌一身黑衣,身姿挺拔,腰间又跨着一把宽大的铁刀,配上他此刻那洞悉一切的神情,显得其精神卓扬。

    张凌此刻的表现,已经将他的来意展露无遗。

    他就是来数张氏之罪,并且逮捕张允回校事府审问的。

    彻底明了了张凌来意的张允,脸上一开始浮现惊慌之色。

    张氏以往做得那些事,要是都被抖出来,他有十颗脑袋都不够被砍的。

    但很快的,他镇定了下来。

    张凌看到张允的神色恢复了镇定,他笑道,“你是不是觉得这些事已经过去的太久了,所以就算被吾等校事知晓,也缺乏证据。

    你张氏毕竟是名门望族,在吴县根深蒂固,与众多士族交好,没有铁一般的证据,也难以将你张氏连根拔起?”

    自己的想法被拆穿,张允也不辩解,反正他现在无论张凌说什么,都不会搭理他。

    这时候多说多错。

    张凌又道,“你们这些高门望族平日里高高在上,对我这样庶民出身的人,自然是瞧不起。

    因为你们已经高贵惯了,在你们心里,觉得我们只是蝼蚁而已。”

    想起一路南下遭遇的种种,那些所谓的高门、那些所谓的名士,他本来除了一个弟弟之外,还有一个妹妹的,可是

    张凌字子鸣,这是他父母为其取的,以前在乡里他张家也是一富裕家庭。

    但因为那天灾,因为那人祸,还因为那些高高在上的人,对他们这些蝼蚁的漠视与践踏,他张鸣家破人亡了!

    “你想的没错,张氏、陈氏、陆氏、全氏等士族之间同气连枝,盘根错节,没有铁一般的证据,的确是很难办。”

    说到这里,张凌抽出了腰间的刀,见张凌抽刀,张泽急忙上前护住了张允。

    张泽并让家中的私兵,将张凌给团团围了起来。

    张凌被围,脸上一点惧色都无,他对着张允说道,

    “不过有一句话我今日想对你说。

    就算是蝼蚁也可以推翻百年大树,只要他身后站着权力。”

    张凌的这句话让张允脸色突变,他方才一直以为这是谷利趁吴侯不在吴县,所以私下搞出来的事。

    但张凌的这句话让他想到,如果不是谷利私自的呢?

    难道是?

    这时张凌举刀向张允,他对着张允说道,“汝家还有一桩罪责未宣布。”

    说完后,张鸣转刀向自身心腹之处插去,锋利的长刀很快洞穿了他的身体。

    剧烈的疼痛片刻间袭击了他的大脑。

    但是他还是凭借着最后一丝清醒,将手中长刀抽出扔向张允处,同时大喊道,

    “今日杀吴侯使者者,张氏也!”

    张凌用尽全身力气大喊的声音,很快向外传了出去。

    张凌现在所在不是在厅内,而是离大门口近在咫尺的庭院中!

    这声大喊让围住张凌的一众人等大惊失色,

    这声大喊让守在门外的数十校事,即刻推开了张府大门。

    这时在门外的不仅仅有数十校事,还有一些围观的百姓!

    刹那间,门里门外,门内惊惧,门外哗然。

    下一刻,数十校事纷纷抽刀,怒目直指张氏一众人,

    这时,张允已经吓的跌坐在地。

    ……

    张凌早已倒在地上,从他伤口处正在源源不断地流出鲜血,很快染红了他身下的这处地面。

    在临死前,张凌脑海中浮现了一个念头,

    他想道:公道不在人心,它就在今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