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替汉 > 第一百零四章 国犬
    校事府正式成立才不过一个月。

    但早在几个月前,由谷利亲手训练出的校事就已经陆续派往各地,并且融入了各地之中。

    也就是说,校事府的基本框架,是早就搭建好的。

    校事是以孙翊使者的身份到达各地方,随着孙翊的威望越来越高,他们在地方所享受的待遇和权力也会随之增长。

    被谷利派往各地的校事谨记着一点,那就是就低不就高。

    意思就是探求情报要多与县府、郡府中的小吏们打交道。

    谷利深知这些小吏职位虽低,但却是很多事务的具体操办者,论对一县的了解,没有谁比他们更清楚了。

    就如谷利少时在宫中一般,因为是底层之人,所以他务必要保证自己大概了解宫中的妃子、皇子们的喜好。

    这样才能在有机会偶遇这些贵人的情况下,投他们所好从而鸡犬升天。

    这一点对于宫中的下人来说是如此,对于宫外的小吏们来说也是同理。

    果不其然,在派往各地的校事主动与这些小吏们接洽之后,

    以为遇上了千载难逢机会的小吏们,在这些孙翊使者面前自是殷勤的很。

    一开始这些小吏可能还会有所顾忌。

    但随着时间日久,有些小吏发现不小心透露出一些严重的事情之后,这些校事并没有什么动作。

    这样几次下来,在校事的酒肉钱财诱惑之下,小吏们该说的,不该说的自然都说了。

    各县县长,各郡郡守多为淮泗人士,是孙翊的铁杆亲信。

    他们对孙翊派来的校事不会说一定报有好感,但也不会去贸然干涉他们的活动。

    至于由当地士族出仕的郡县右职,他们在校事刚来时还很警惕。

    但随着时间的推移,见这些校事没找他们麻烦,久而久之,警惕心也不会那么强了。

    当一直以为的危机没发生时,那么接下来就会是他们最松懈的时候。

    就如当初党锢之祸时,那些前辈不就是用这招,将那些所谓的名流清士玩的欲仙欲死的吗?

    谷利想起孙翊临走前对其的嘱托,现在已经到了要动作的时候,他心中有种说不出来的亢奋。

    谷利自服侍孙翊之后,衣食无忧。

    他知道孙翊是看重他的聪慧,是喜欢他照料其生活的体贴,但这些能够让他从此安枕无忧吗?

    不同以往流亡的日子,至少那时自己的命还掌握在自己手中。

    但其服侍孙翊之后,得到了舒适的生活的同时,却也从此失去了对自己生命的掌握权。

    他的生死,现在只在孙翊的一个念头之间。

    在谷利看来,对于孙翊这样的君主来说,能让他永久宠幸的,唯有是对他来说有价值的人。

    孙翊现在给了他一个实现价值的机会,就看他能不能把握住了。

    想到此,谷利斜长丹凤眼轻轻一挑,薄唇轻启,唤出了一个人。

    “子鸣。”

    一位同样是黑衣的男子即刻出列,他向谷利拜道,“都尉有何吩咐?”

    谷利温柔地对其说道,“那张氏门第就由你去吧。”

    被谷利唤作子鸣的人叫张凌,乃是谷利流亡时的伙伴之一,后来与谷利一起归附孙翊。

    谷利声音虽温柔,但说出的话却是命令,张凌听后立刻领命道,“唯。”

    说罢张凌正要转身离去,谷利突然叫住了他,谷利起身来到张凌身边,对其耳语了几句。

    张凌听后脸色剧变。

    这时谷利将手按在了张凌的肩膀上,对其轻声说道,“别忘了君侯对我们的大恩。”

    “你的弟弟,吾会好好照料的。”

    谷利的话一如既往的温柔,但张凌此刻听着却有些毛骨悚然。

    他发现往日里亲近的老大,此刻变得陌生了起来。

    但最后他还是咬咬牙应道,“唯。”

    说完后他便朝校事府外走去,出府门前他带走了不少的校事。

    在张凌走后,谷利坐回位子上,继续阅览着一些情报。

    在此时,校事府外街道上突然响起了许多狗叫声。

    这些狗叫声此起彼伏,一声大过一声,听的人心烦。

    校事府中的一些校事怕这声音惊扰到了谷利,想要出门赶走这些疯狗。

    谷利却及时叫住了这些人,他说道,“让它们叫,吾喜欢听它们的声音。”

    在谷利的阻拦下,众校事虽然不解,但还是没有出门赶杀那些恶犬。

    而此时这些恶犬的声音越来越大,扰的校事府内的一众属吏,都没办法安心做事。

    只有谷利却似乎很享受这些声音。

    家犬已吠,国犬岂可无声?

    吴县的布局十分规整,整片城池的建筑布局以东为尊。

    例如吴侯府、一众官署、张昭、张竑、周瑜等大臣的府邸都坐落在此处。

    而在吴县中,本地望族的府邸多坐落于西面,与东面的达官贵人的府邸相对而望。

    从这个布局当中,也可以体现此刻江东的政治格局。

    江东士族与执掌大权的淮泗士族,并不对付。

    在吴县中流传着一句话,为“东迁入殿”。

    这句话主要是在江东士族之中流传。

    意思就是说如果得以入仕,那么府邸就有可能会由城西迁往城东。

    入殿是赞誉吴侯府之言,他们将吴侯府比作皇宫大殿。

    意思是只要府邸东迁成功了,那么等于是得到了吴侯的赏识,就会入殿而得以飞凰腾达。

    但自孙策入主江东以来,江东士族中做到“东迁入殿”者只有一家,那就是朱治的家族。

    其余的江东名族如陆氏、陈氏、谢氏、恽氏等无论怎么刷名望,两任吴侯都对他们不屑一顾。

    就像当初孙策入江东时,这些名门望族对孙策不屑一顾一般,两任吴侯的态度验证了一个道理。

    当初你对我爱理不理,今天我让你高攀不起。

    其中恽氏嫡女当初本来与现任吴侯孙翊即将结亲,却被徐氏半途截胡,这件事到如今还被许多人惋惜不已。

    若是没有徐氏半途截胡,那么现在孙翊的正妻就是恽氏嫡女恽清,凭借着这层关系,江东士族绝对能翻身。

    很多人因此懊恼,早知道当初全力支持孙翊娶恽清了。

    他们倒不是没有这点政治嗅觉,只是他们将宝押在了当时名声不错的孙权身上,让他娶了会稽名门谢氏之女。

    谁能想到时势转变会如此快,孙翊异军突出,越过孙权继承了吴侯之位。

    不过世事无绝对,在江东士族之中,还有一家冉冉升起的新星,那就是吴郡张氏。

    吴郡张氏现任族长名张允,字文信。

    张允年轻时轻财好士,声名闻名州郡。

    更因为其女与张暠成婚,孙策在考虑到这层因素下,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让朱治辟张允为吴郡太守东曹橼。

    太守诸曹中,东曹为权势最重者。

    东曹橼职位肯定不如功曹、主薄、郡丞这三大显职显贵,但也算不错了。

    当初张暠谋反,张允吓了个半死,以为孙翊会因此怪罪于他。

    但等来等去,孙翊一直没有因此事迁罪于张氏。

    这一点让许多有心人误会,他们以为孙翊对本地士族的态度,可能不如孙策那般厌恶。

    许多人心思开始浮动起来,当初吴侯府中闹得沸沸扬扬的“大桥迁府”一事,背后就有这些人的作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