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替汉 > 第一百零二章 求贤?
    陈矫说道,“将军继位以来,三平内乱,再下广陵,武功威震华夏。

    然与此相对,将军之仁德未为天下人所识。”

    “广陵刚下,人心散乱,君侯将伏波将军尸首两分虽可扬威,但如今并非攻广陵,而乃治广陵之时。”

    “君侯已将伏波将军斩首示众,立威之意已然收到成效。当此时,君侯何不展现仁德呢?”

    “伏波将军治郡数年,深得广陵人心。若是君侯归伏波之首还其身,广陵士民定感君侯恩德,先有威,后有德,广陵自安也。”

    “再者,伏波将军名满天下,又出身高门。

    事后,君侯若再以士人之礼安葬伏波,天下人闻知此事后,定会对君侯交口称赞,言君侯有古之仁主之德。”

    “如此,于将军而言,名利两收,何其乐哉?”

    陈矫的一番话听得孙翊动容。

    他思考着陈矫的话,最后展颜笑道,“季弼此来既是为故主,也是为孤而来矣。”

    说完后孙翊延请陈矫上座,并承诺道,“季弼所言有理,吾将从之。”

    陈矫对孙翊拱手道谢,而后坐在了位子上。

    在陈矫入座后,孙翊问陈矫道,“孤虽得广陵,但近日来苦思治广陵之策,季弼可有良策乎?”

    孙翊说的不是假话,太史慈虽然攻下了广陵,但他缺乏治政之才。

    最近一段时间以来,太史慈时常向孙翊汇报,广陵乡野之民多有外逃者,这让孙翊很是苦恼。

    打一郡难,但要想安定一郡,将其真正转化为江东的国力,这一点更难。

    陈矫对孙翊言道,“广陵难安者,究其原因在于太史将军乃青州人士,其所率兵马又都是江南之人。

    太史将军虽有武威一时弹压住人心,但终究不是长久之计。”

    孙翊闻言恍然,这的确是个不可忽略的问题。

    在这时代,交通联络十分不便,许多人一辈子连乡都未出过。

    这就造成了这时的一郡,相近于后世的一国。

    虽然大家都是汉人,但彼此之间的乡里隔阂是会存在的,因为这点,广陵士民对孙军存在抵抗心理是很正常的。

    孙翊来自于后世的全球化时代,对于这一点有时会认识不够。

    但现在既然孙翊知道了症结所在,就已经想出了解决的办法。

    他对陈矫言道,“吾欲任季弼为广陵功曹,助宣武将军稳定广陵,不知季弼意下如何?”

    要想解决这一点,最好的办法就是找一个广陵人当太守,这样子很快人心就能稳定。

    广陵郡籍的大臣孙翊多得是。

    但孙翊不准备这么做,因为从长远来看,这是在助长地方势力的发展。

    而且孙翊表任太史慈为广陵太守的任命已经公布出去,若是朝令夕改,对孙翊的权威不利,加上广陵郡是前线,需要太史慈这样的大将镇守。

    所以孙翊打算采用一个折中的办法。

    那就是广陵太守继续由太史慈担任,至于功曹这样的郡中右职,就由广陵中有名望的人担任。

    并且除了一些右职之外,其他不怎么显重但却十分紧要的位置,例如执掌广陵军权的都尉等,孙翊都会直接委派。

    这样既可以稳定广陵人心,又可以防止地方势力壮大。

    面对孙翊的招揽,陈矫毫不犹豫的答应了。

    就像孙翊说的,他此来既是为了陈登,也是为了孙翊。

    谁叫孙翊拿下了他的故土呢。

    只是陈矫言道,“要想稳定广陵人心,将军还需礼聘一人。”

    孙翊诧异,“广陵中还有何人能与君相比乎?”

    陈矫起身拜道,“吾所荐之人乃广陵海西人士,名徐宣字宝坚,其之名望才能不下于我,今闲居在家。”

    这时吕范起身来到孙翊身边耳语,经过吕范的告知,孙翊大概了解了徐宣这个人。

    如陈矫所说,徐宣的确与其齐名。

    而且这二人当初都曾避难江东,孙策分别延请过,但这二人都拒绝了,回到了故乡。

    既然是有才之人,孙翊自然不会吝啬官位。

    他对陈矫言道,“善。吾一会修书一封,季弼回到广陵后,代吾亲手交到其手中,并对其言道,若是出仕,吾以广陵郡丞之职待之。”

    郡丞是辅助一郡太守处理政务的职位,论地位贵重,与郡功曹不相上下。

    徐宣之前并未出仕过,孙翊一出手就给他如此显职,由此可见孙翊求贤若渴,优待人才之心。

    陈矫拜服。

    孙翊见陈矫风尘仆仆的样子,让人将陈矫带了下去好好休息。

    在此时间内,孙翊分别写好了两份书信,一封是他刚才说的给徐宣的,另一封则是他写给太史慈的。

    在信中他写道,“以季弼、宝坚二人为纲纪,广陵可安。”

    在写完后,孙翊念着徐宣的名字,总觉得有点熟悉,好像是一位历史上的曹魏名臣。

    至于陈矫孙翊是知道的,他有个儿子叫陈骞,可牛逼了。

    那他这算不算挖了曹老板的墙角?

    心中有些窃喜的孙翊收起纸笔,他对吕范说道,“卿今日引荐一人,而让吾得二才,有功矣。”

    吕范笑道,“能得此二才,实赖君侯之名。”

    孙翊听后笑了起来,吕范这话有拍马屁的成分,但他说的也是事实。

    此刻孙权也在明堂中,他见孙翊得二才感到如此开心,因此出身对孙翊言道,

    “君侯既求贤若渴,何不发布求贤告令,以君侯今日之声名,贤才定如过江之鲫踊跃而至。”

    孙权的这一问也让吕范感到疑惑。

    孙翊执掌江东近半年了,但从来没有主动发布求贤告示过,这很不符合孙翊平日里求贤若渴的姿态。

    发布求贤告示最好的时机,便是孙翊初登位时。

    那时江东人心浮动,孙翊求贤既可以招揽贤才助其稳定江东,又可施恩于下,让出一些利益给江东士族,让他们能够拥护新君主。

    但对什么事都看的很通透的孙翊,对这一件事却一直保持着暧昧不清的态度。

    孙权的建言让孙翊起身,他来到孙权身旁,对其意味不明的说道,“今日孤教你一句,有些事不要急,要打扫干净屋子再请客。”

    说完后,孙翊看着孙权那一脸茫然的样子,他笑了起来。

    历史上孙权刚登位就招揽隽才,的确为他聚集到了一大批人才。

    但这也让被孙策压制许久的江东士族渐渐冒头,从而埋下了许多孙吴的政治隐患。

    江东本地人才很多,这些是必须要招揽的,但必须要等有些事做了之后。

    他这次北上,可是把一直形影不离的谷利留在了吴县

    孙翊笑着离开了明堂,只留下吕范与孙权两人面面相觑,

    君侯啥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