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替汉 > 第一百零一章 孙翊的王霸之气
    夏侯渊和张辽两人在得知广陵一战的战况后,不过数日后就抵达了射阳城外。

    夏侯渊因为担忧官渡大营曹军缺粮的境况,所以尽管在得知广陵的战况后,还是觉得不能就这么退去。

    可是他领着骑兵朝射阳城进发的一路上,才深深体会到了,什么叫坚壁清野。

    一路上经过的城池城门紧闭,田野外的稻麦都已经收割,纵使有少量遗漏的,那也不够这数千骑军吃的。

    更别说夏侯渊,还想抢些粮食支援官渡大营的数万曹军了。

    这太史慈清的也太干净了。

    在到达射阳城外后,夏侯渊知道城中定然有大量粮草。

    但射阳城戒备森严,夏侯渊想通过骂战吸引太史慈出城野战,但无论怎么骂,太史慈依然无动于衷。

    除此之外,太史慈每逢中午时分,就会在城头宴请城中一众官员。

    城墙下面是装备精良、训练有素的数千骑军,而城头上面则是酒足饭饱,欢谈笑语的太史慈众人。

    夏侯渊手下的骑卒见孙军,都已经富到可以一日三餐了。

    加上太史慈面对自身这数千骑军毫无畏惧之色,反而日日宴饮,这让他们的士气日渐衰落。

    射阳城内的人则因为太史慈的举动,而渐渐消散了对城外夏侯渊骑军的恐惧之意。

    如此反复几日之后,夏侯渊又得到了孙翊率军北上的消息,无奈之下只得退兵。

    临走前,夏侯渊遥望射阳城头,眼中满是不甘。

    而陈矫也在这支军伍中,在听到孙翊率兵北上的消息之后,他向夏侯渊与张辽二人告辞。

    他言道,“伏波将军身首分离,吾欲亲见吴侯,讨要吾故主头颅。”

    夏侯渊知道曹操爱重陈矫,因此他挽留道,“吴侯刚而擅杀,君此去恐凶多吉少。”

    陈矫执意要去,“义之所在,虽死无悔。”

    夏侯渊无法挽留住陈矫,只能听之任之。

    在夏侯渊率军离开射阳之后,他准备原路返回官渡。

    岂知在徐州境内,他的斥候发现了刘备军伍的踪迹。

    一听到是刘备,夏侯渊顿时气的牙痒痒。

    大耳贼!

    想起这个把曹操忽悠的头风发作的贼子,夏侯渊无功而返的郁闷心情还未退去,刘备正好撞到了他的气头上,他怎么可能放过。

    于是他和张辽立马率着骑军朝刘备冲来。

    夏侯渊驾马冲在最前头,他看到了远处越来越接近的那张熟悉的面孔。

    他心中的气愤越来越浓,举枪大喊道,“刘贼在此,生擒其者赏千金!”

    夏侯渊的重赏激励让身后的骑军嗷嗷叫,他们凶狠的,朝正在列阵的刘备军冲了过来。

    虽然观刘备士卒人数不比己方少,但夏侯渊却对手下的儿郎很有信心。

    因为这是野战。

    陈矫在离开夏侯渊的队伍中之后,他单身一人来到射阳城下叫门。

    “广陵功曹回城,请速开城门。”

    功曹乃是一郡右职,陈矫又甚得陈登宠信,所以城上的不少人都认得他。

    有人将此事禀报给了太史慈。

    太史慈虽是武将,但一向敬重士人,听闻是素有名声的陈季弼回来了,他让人将其迎进了城内。

    日前孙翊表拜太史慈为广陵太守的任命,已经到达了广陵。

    太史慈在受命后,一方面感激孙翊器重,另一方面正在苦恼如何治理好广陵郡。

    他虽然攻下了广陵郡,但近来广陵士民时有外逃的,这让他很头疼。

    陈矫曾是陈登功曹,在这方面其应该颇有心得。

    在迎陈矫进郡守府后,太史慈让其上座,谦逊的问其治理广陵之策。

    谁知陈矫既不应太史慈让其上座之请,又不言语治理广陵之策,只是问太史慈道,“吴侯何时到射阳。”

    太史慈皱眉。

    自己礼敬其,其不搭理就算了,哪能还这么直接打听孙翊的动向呢?

    别说他不知道了,就算他知道了,主君具体动向也是机密,怎么可能透露出去。

    陈矫的这一问让太史慈对其不喜。

    既然陈矫不想搭理他,那么他也不想再搭理陈矫。

    他命人将陈矫送回原住宅,就对其不怎么关注了。

    他还有一大堆繁杂的政务要处理。

    后来孙翊转向去往庐江的消息传到了射阳。

    陈矫虽已经不再是广陵功曹,但凭借往日的人脉,他还是知道了这个消息。

    在知道这个消息之后,他收拾好行装向皖城而去。

    有与陈矫不合的人将这事报告给了太史慈,言道陈矫不告而别离城而去,请求太史慈派兵将其捉拿回来。

    太史慈笑道,“其有清名在郡,无罪擅拿,不义。人各有志,由他去吧。”

    太史慈终未派兵捉拿陈矫。

    陈矫离了射阳之后,一路向皖城进发。

    广陵郡与庐江郡相距不远,在奔波了一段时间后,陈矫到了皖城。

    陈矫早年避乱江东,曾为孙策礼聘过,虽然陈矫拒绝了孙策的任命,但与一些江东臣子都有旧情在。

    因此到了皖城后,陈矫拜访吕范,请他代为将其引荐给孙翊。

    吕范知道陈矫是个人才,因此当陈矫向他透露此意后,吕范立马应允。

    吕范以为陈矫是来投奔孙翊的。

    在吕范的引荐之下,陈矫很快见到了孙翊。

    陈矫这个人孙翊知道,论地方才干是州郡之才,论中央才干是九卿之才。

    他最擅长的就是安抚地方、断事审狱。

    因此孙翊对会见陈矫,有着很大的兴趣。

    这就是他的王霸之气呀,终于开始显露了。

    孙翊在一处明堂召见了陈矫。

    陈矫在见到孙翊之后,还未等孙翊先夸其两句,他就对孙翊说道,“请吴侯归还吾故主头颅。”

    在品尝茶水的孙翊差点被噎到。

    敢情人家不是为了他的王霸之气而来,是为了他的故主陈登而来。

    孙翊瞬间沉下脸来,他冷冷地道,“陈登已逝,因其罪恶,吾将其尸首分离,乃是为了惩恶,岂有归还之理。”

    孙翊的意思就是说,小子,陈登已经死了,你要识相点。

    陈矫不卑不亢,他对孙翊说道,“吴侯想要广陵安定否?”

    陈矫的话让孙翊来了兴趣,这小子话里有话。

    “此言何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