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替汉 > 第九十九章 脸黑的夏侯渊和张辽
    夏侯渊和张辽率领着四千骑兵从许都出发,一路星夜兼程,马不停蹄,终于在不久后,到达了徐州的下邳郡内。

    在到达下邳郡内后,张辽建议夏侯渊让骑兵在当地补给一下粮草,并且稍事休息一下。

    毕竟再至多有一两日就进入广陵郡内了,如今陈登与太史慈的战事不明,若是一味急着赶路,到了广陵郡内也是疲兵,于己不利。

    夏侯渊不愧是有“疾行将军”之称,从官渡率一千骑军出发,不过两日就到达许都。

    在到达许都之后,当日就拿着曹操的手令调走了留在许都的三千骑军。

    而后与自身的一千骑军汇合在一起,并成四千骑军当夜出发,在十数日后,就已经接近广陵郡了。

    军中盛赞夏侯渊“三日五百,六日一千”,这肯定是夸大之词,但夏侯渊实际的行军速度,与这相去不远。

    夏侯渊同意了张辽的建议,他派人去邻近的曲阳县通告曲阳长,令其准备粮食犒军。

    虽说中原地区都缺粮,但徐州在中原数州之中稍显富庶。

    大规模长时间的供应大军军需,肯定是力所不逮,但偶尔的犒军还是可以的。

    这也是夏侯渊从许都出发后,为何不挑选更近的经淮南郡入广陵郡的这条路。

    因为淮南郡太穷了,从那里走,就是四千步兵都得饿死,更何况是骑兵了。

    在命人去通告曲阳长后,夏侯渊让骑卒们稍事休息,骑卒在听到这个命令之后,脸上都浮现雀跃之色。

    夏侯渊也感到疲累,疾行将军这个称呼是很拉风,但其中的劳累也是旁人所不能体会的。

    夏侯渊下马来,来到一处草垫上坐下。

    张辽跟随在夏侯渊身后,也一并在其身旁坐下。

    夏侯渊军职是中郎将,张辽也是中郎将。

    所以虽然这次行军曹操指定了夏侯渊是主将,但论职分来说,夏侯渊与张辽并没有高低之分。

    坐下后,夏侯渊自语道,“也不知道现在广陵境况如何了。”

    夏侯渊有此疑问,乃是其真不知道,广陵郡如今的境况如何。

    他行军速度极快,这就导致了他飘忽不定。

    有时候他亲自派出的斥候,如果不是他特意在某处等待的话,那斥候还不一定能找到大部队。

    所以这就造成了,他有时对一些情报的匮乏。

    张辽听后宽慰道,“元龙知兵,辽料之他现今必坚城据守,孙军虽号称五万,能战之兵不会过三万之数。

    元龙坚守之下,一月之内广陵无忧,妙才不要太过担忧了。”

    夏侯渊听后点点头,张辽虽是降将,但其之见识向来为曹操看重。

    夏侯渊和张辽也不是第一次合作了,他深知张辽为人,他对张辽的判断是比较信服的。

    张辽又说道,“曲阳毗邻广陵,一会曲阳长到来,妙才可问询之。

    若是曲阳长未知道广陵消息,那就说明射阳犹在,若是曲阳长闻广陵风声,那”

    张辽说的话有点拗口,但夏侯渊却是听懂了张辽的意思。

    射阳位于广陵郡腹心,离曲阳甚远,若是射阳安然,那自然是什么消息也不会得到。

    但若是射阳丢了,陈登战败,广陵全郡必定会望风而降于孙军。

    那么与曲阳相邻的广陵北方的县,就会有消息传到曲阳来。

    在夏侯渊与张辽私语之间,曲阳长慌忙着带着县兵押送着粮食到来。

    曲阳长知道是夏侯渊与张辽率兵前来后,他很贴心的准备了酒肉。

    不料曲阳长准备酒肉的献好行动,却被夏侯渊不喜。

    如今正是同甘共苦的时机,其余骑卒吃着干粮,自己和张辽若是饮酒吃肉,对士气会有伤。

    曲阳长准备的酒并不多,只有十几坛。

    他本来就是打算只给夏侯渊和张辽饮用的,这十几坛酒按他想来,是够喝的了。

    在不喜之下,夏侯渊双手提起几坛酒,来到了几辆车边上。

    这几辆车上都是装着清水的大水桶。

    夏侯渊掀开桶盖,撕开酒的封盖,将酒水倒入了水桶之中。

    然后这样反复为之,很快几辆车上的水桶的桶盖都被掀开,那十几坛酒坛中的佳酿也都一滴不剩。

    夏侯渊以手作碗,捧起水桶中的一勺“酒水”一饮而尽。

    而后他对着在场的曹军骑卒说道,“吾知道儿郎们辛苦了。

    今日吾与儿郎们酒水均沾,待到达射阳击退孙军后,吾定会大宴尔等!”

    夏侯渊的举动和话语,让在场的骑军们欢呼起来。

    因为急速赶路而稍显低迷的士气,一下子又提振了起来。

    张辽在地上看着夏侯渊的提振士气之举,脸上露出笑容。

    夏侯渊下来后拒绝了曲阳长准备的肉食,他取出一块干粮啃起来。

    然后问曲阳长是否有听到,关于广陵郡的什么风声。

    曲阳长见到有表现的机会,立马振奋起来,马上口若悬河的说起了,他这段时间来探查到的消息。

    曲阳长还在滔滔不绝的说着,他却没发现夏侯渊和张辽两个人的脸已经黑了。

    o(╥﹏╥)o,你就不能说没有吗?

    曲阳长说完后,最后还隐晦提醒夏侯渊,让他在曹公为其美言几句。

    夏侯渊此刻想拔刀砍了他的心思都有。

    最后暴脾气的夏侯渊骂走了曲阳长。

    在曲阳长走后,夏侯渊与张辽两个人之间的气氛,一时凝重起来。

    从曲阳长的话中,他们得知了陈登身死,太史慈拿下广陵的消息,还得知太史慈在拿下广陵之后,进行了坚壁清野。

    曲阳长话的应该是可信的。

    因为曲阳县邻近广陵,而且他所说的都是军情,若是没有经过证实就这么说出来,要是延误了军机,那就是百死莫赎的大罪。

    事实就是,夏侯渊和张辽来晚了。

    但怎么会这么快?

    那陈登向来知兵,怎么会起夜袭孙营这种冒险的心思,明明只要据城以守就可呀。

    张辽感到深深不解。

    夏侯渊脸有不甘,张辽察觉到了,他对夏侯渊言道,“妙才,既然太史慈已经拿下广陵,救援陈登一事已不可行,不如我们退兵吧。”

    张辽的建议被夏侯渊断然否决。

    张辽急了,他继续说道,“太史子义坚壁清野,吾等都是骑军,攻城不易。

    届时若深入广陵,粮草补给必成大问题,人可挨饿几日,马匹亦可乎?”

    这时代的战马可不是随便吃吃野草就好了,优秀的战马吃得比人都精贵。

    张辽的话很有道理,但夏侯渊还是否决了张辽的提议。

    有些事张辽不知道,夏侯渊却清楚的很。

    官渡大营已经没粮了!

    司空之所以有救援广陵之念,一是为了遏制孙翊的势力,二是想让夏侯渊在击退孙军后,夺广陵粮草运送到官渡去。

    如果他就这么退去,此番前来徒劳无功不说,官渡大营缺粮的危机得不到缓解,司空战败就是顷刻间的事而已。

    夏侯渊毕竟是主将,他一意孤行之下,张辽也只能顺从。

    于是乎,在骑军们吃饱喝足,补齐几日的干粮之后,这支疾行军又再度踏上了征程。

    这次夏侯渊目标直指射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