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替汉 > 第九十七章 温情(明日上架)
    建安五年九月,孙翊表拜太史慈为广陵太守,迁为宣武将军。

    孙翊此举不仅打破了,江东自孙策以来“非宗亲不得掌郡”的政治潜规则,还让太史慈因此一跃成为,江东势力中除孙翊之外唯一的将军。

    论职分高低,军中连程普、周瑜都无法比拟。

    再加上太史慈在广陵一战中时不逾月,擒杀陈登,其匹马降射阳的事迹更是被许多人津津乐道,因此世人皆谓之为名将。

    太史慈声威大震的同时,孙翊的威望也得到了进一步的提高。

    太史慈是孙翊力排众议之下,任用其征伐广陵的。

    因此在广陵一战后,从声威方面来说,孙翊的获益是最大的。

    这就是身为主君的好处了,只要用人得当,躺着也能刷声望值。

    而且拿下广陵对孙翊来说,有着另一层特殊的意义。

    在之前,孙翊无论是平庐江,讨山越、定张暠,这本质上来说都是江东的内乱。

    就算在这三乱之中,孙翊表现的如何优异,始终逃脱不开这是在守成的格局。

    但拿下广陵是实打实的开疆扩土,孙翊虽未亲征,但他用他的知人善任证明了一点,他有开扩进取的志向,同时也有开扩进取的能力。

    这一点,对江东内部的上下臣民来说,影响是很大的。

    孙策威望能那么高,关键就是在于他是开扩建基之君!

    孙翊继承了孙策的位子,但不可避免的是,他是会无时无刻被旁人拿来与孙策比较的。

    在拿下广陵之后,以前世人多夸孙翊深肖父兄,现在则是有种风声,谓孙家两代三英。

    虽然后一种说法还未成为主流,但那只是时间问题而已。

    后一种说法对身为主君的孙翊来说,无疑是抱有极大的肯定的。

    在得到夏侯渊、张辽将数千铁骑南下的消息之后,孙翊认为克骑须以骑。

    故而意欲亲率解烦骑北上,孙翊的这一想法为群臣所知后,周瑜劝言道,

    “古人先决胜庙堂,然后攻战。今夏侯不可击者四,吾不宜动者三。”

    “北军远入,利在野战,一不可击也。深入水系,致其死地,二不可击也。陈登既败,广陵以固,三不可击也。彼士气沮丧,四不可击也。

    我军自战主地,一不宜动。动而不胜,众心难固,二不宜动。兵士未整,壁垒未备,三不宜动。

    此皆兵家所忌,不如深沟高垒,以佚待劳。

    宣武坚壁清野,彼千里馈粮,野无所掠,久则骑军靡费,攻则士卒多毙,师老衅生,此可不战而可捷也。”

    孙翊听后感叹道:“建威之言,真良、平策也。”

    转而孙翊又说道,“然敌来不迎,丧吾之望,不可为也。”

    听到孙翊执意率军北上,周瑜问道,“君侯欲将兵何往?”

    周瑜问的这话就很有技巧了。

    因为他知孙翊也是知兵之人,不应该不明白此刻可不战而屈人之兵。

    但孙翊还是执意要北上,这其中或许另有内情。

    孙翊只说要率解烦骑北上,但北上有两条去路,一是庐江、二是广陵。

    若是广陵的话,说明孙翊执意要和夏侯渊一较高低,周瑜只会再谏,若是庐江的话

    孙翊私语答周瑜曰,“庐江。”

    周瑜听后了然,拜退而去。

    在周瑜离开吴侯府后,吴县众臣纷纷询问周瑜吴侯尊意如何,周瑜言道,“君侯尊意已定,无法扭转。”

    鲁肃皱眉,他又问周瑜道,“君侯意欲何往?”

    周瑜一脸凝重地答道,“广陵。”

    说完还叹息了好几声。

    众臣闻此言皆叹息跺脚,张昭更言道,“君侯年轻气盛,好胜心已起矣。”

    说罢,张昭联结众臣,欲要再谏孙翊。

    孙翊不闻不召不许,把众臣的劝谏都挡了回去。

    后来孙翊听闻周瑜答众臣之语,心中想着,这周公瑾也是个演技派呀。

    但他却对身旁的徐灵伊笑道,“君不密,失其国。臣不密,失其身。公瑾真吴之良臣。”

    徐灵伊也为夫君有此良臣感到开心,只是她与众臣是一样的意见,她委婉地劝道,“尊驾不宜轻出。”

    面对徐灵伊的劝谏,孙翊只是笑笑,没有多作解释。

    他问徐灵伊道,“舅兄在吴,近日来在做些什么?”

    孙翊口中的舅兄说的便是徐琨。

    在与徐灵伊成婚之前,他只是孙翊的表兄。

    成婚之后,成了舅兄,叫着叫着好像大了一辈,真忧伤。

    徐灵伊见孙翊主动提起徐琨,心中一喜,她躺在孙翊怀中答道,

    “兄长近日在府中修身养性,多读史书,每逢读到卫、霍之事迹,尝尝羡慕向往之。”

    徐灵伊从不主动在孙翊面前提起徐琨。

    但如今是孙翊主动提起,那么身为他的妹妹,自己自然会帮他多美言几句。

    “卫、霍之事迹?舅兄的心还真大。”孙翊的话意味不明。

    卫指的是卫青,霍指的是霍去病,这两人都是为世人敬仰的大英雄,同时也都是汉武帝的外戚。

    徐琨只是羡慕这两位大英雄的事迹,并没有相比的意思。

    但从徐灵伊的这番话中,也可以透露出徐琨很渴望为孙翊建功立业。

    孙翊不置可否的语气让徐灵伊心中担忧起来。

    随着孙翊地位的愈发稳固,虽然孙翊对她还是一如既往的温情,但徐灵伊却冥冥中有种感觉,孙翊正在变得越来越无情。

    这是一种很矛盾的感觉,但身为孙翊枕边人,徐灵伊却觉得这种矛盾的感觉很真实。

    孙翊拍拍徐灵伊的肩膀,示意其起身去书案上拿过来两封文书,徐灵伊会意起身,从书案上取过来了两封文书。

    徐灵伊在拿过来两封文书之后,孙翊将其分别展开放在身前。

    这两份文书上,写的是关于徐琨两则不同的任命。

    第一封文书上是封徐琨为平虏将军,令其出镇会稽。

    第二封文书上则是封徐琨为中领军,执掌吴县中军,戍卫吴县。

    这两封文书写都写好了,只是都未落下吴侯大印,说明孙翊还未决断好。

    孙翊将徐灵伊揽入怀中,抚着她的发丝说道,“当日你为我争来了至尊宝座,今日我回报你。

    舅兄的任命我还未决定好,现在我给你两个选择,你可自选其一。”

    孙翊的话很温柔,他的嘴唇在徐灵伊耳旁散发着温暖的气息,这让徐灵伊的心跳不由得加速起来。

    是为外镇大将,抑或是执掌中军,一跃成为如今江东炙手可热的军事新贵?

    无论是从职分、权力、重要程度来说,中领军都远远超过所谓的平虏将军。

    因为中领军执掌的是,如今江东最精锐的军队。

    吴县中军就是禁军,是江东的中央军。

    只要徐琨当上了中领军,除了孙翊天然拥有对中央军的绝对掌控权之外,徐琨将会是这支军队的第二顺位领导者。

    徐灵伊心思聪慧,知道这件天大的好事下,还有着孙翊的权谋。

    中领军职位贵重,如今江东中有资格、有威望担任的无非三人。

    但在这三人中,徐琨却不在其列。

    一旦孙翊任命徐琨为中领军,明显是属于过分拔擢,是看重他的外戚身份。

    徐琨不是众望所归却担任中领军,这就让徐琨没办法绕过孙翊执掌中军。

    只有在孙翊的支持下,他才能名正言顺,这就防止了徐琨将来养军自重。

    而且徐琨能担任中领军,到底来说,凭借是一个幸字。

    这造成他的基础不稳固,若是有孙翊的支持,那一切都好说。

    若是哪一天孙翊想撤换徐琨,今日的德不配位,功不配位,就会是来日徐琨最大的罪责。

    让徐琨担任中领军对自己来说,对徐氏一族来说,都是天大的好事。

    但凡事有利就有弊,就看自己怎么取舍了。

    想到此,徐灵伊下意识的摸了摸肚子。

    她就算不为自己想,也得为将来的孩子早做打算。

    看到徐灵伊的动作,孙翊心中已经了然她的选择是什么了。

    孙翊知道徐灵伊的聪慧能让她想到许多,但他也知道尽管如此,徐灵伊也不会放弃这个天大的机会的。

    正如当初她帮自己争位一样,何尝不是她自己相争呢?

    聪慧之人,必有善争之心。

    孙翊取出吴侯印,在徐灵伊目光的注视下,将吴侯印重重的印在了,那封中领军的任命诏书上。

    在此刻,徐灵伊目光中闪动着欣喜。

    孙翊盖印完之后,将印放置一旁,他一把横抱起徐灵伊往床榻走去。

    在将徐灵伊放置到床上后,孙翊看着那娇羞之态尽显的女子,心中火热起来。

    一会儿后,罗裳尽解,帷帐散落。

    房内的红烛熄灭,一夜春宵,自不必多说。

    ……

    刚写完这章,突然收到编辑通知,明天上架。

    明早再写上架感言,今天太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