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替汉 > 第九十五章 一人降一城(盟主加更第一更)
    事已至此,曹操当即下令。

    他唤出夏侯渊,对其命道,“许都现今还有数千骑兵,你立即率本部骑军回许都,汇合那数千骑军前去广陵,务必击退太史慈!”

    夏侯渊出拜领命。

    情势紧急,夏侯渊在军中素有三日五百,六日一千的美誉,他率领骑兵的行进速度是极快的,正适合紧急驰援这活。

    在命令完夏侯渊之后,曹操觉得夏侯渊性格急躁,故而他又唤出一将道,“文远,孤命你为副将,追随文才一同驰援广陵。”

    在听到陈登召唤之后,一位面容坚毅的武将出拜,他拱手言道,“唯。”

    在曹操命令下完之后,夏侯渊和张辽两将就急忙出帐去准备去了。

    在夏侯渊和张辽两将走后,曹操因为陈矫方才的言语,对陈矫起了爱才之心。

    他出言道,“广陵此时战火延绵,君不如就在许都任职,以防不测。”

    这是很明显的招揽了,但陈矫却说道,“本国倒县,本奔走告急,纵无申胥之效,敢忘弘演之义乎?”

    “主君在南,纵使泗水倒灌,我亦当归之。”

    曹操听后叹息,但他感于陈矫忠义,故而言道,“如此,你就随援军南归吧。”

    陈矫三拜曹操,道谢而出。

    曹操军分兵而出的动静,为袁绍探子得知。

    袁绍知道后大喜,他急忙对曹操的官渡大营又发动了新一轮的进攻。

    但夏侯渊带走的只是本部兵马,曹操主力犹在,于是在曹军的顽抗之下,袁绍大军又再次无功而返。

    数日后,孙翊派遣兵马攻打广陵的情报,也传到了袁绍这里。

    只是袁绍依旧高冷。

    他只把曹操当成他的敌人,他认为只要击败了曹操,那么天下各地诸侯,自然会对其俯首称臣。

    因此他对许攸提议的“联盟吴侯,南北夹击”的策略不屑一顾。

    这让许攸叹息不已。

    但这个消息传开来后,袁营中有个大耳长手的人,心思却活络起来。

    或许可以用勾连孙翊为由,再次得以南下。

    这就是他心中的想法。

    勾连并不是联盟,而且是他去勾连,这样的话,袁绍应该会接受。

    这位大将军的性格,他可是摸得很清楚了!

    陈登的那场夜袭,虽然在一开始取得了上风,但在太史慈的冷静指挥之下,遭到了反制。

    不仅陈登在逃回射阳的路上被朱然所擒,他所带出的一万郡兵,除了战死的、逃散的,大部分都投降了太史慈。

    陈登在被朱然擒拿回营之后,降卒指认出了他就是伏波将军广陵太守陈登。

    太史慈知道后大喜,他想让陈登为其劝降射阳城。

    陈登虽已擒拿,但射阳城并未拿下。

    但陈登闭口不言,一脸死志,太史慈爱其豪烈,不忍杀害。

    于是暂时将他收押起来,以等待孙翊的下一步处置。

    经过夜袭这一战,太史慈从降卒中得知了许多有用的消息。

    例如如今射阳城中,还有郡兵一万左右。

    例如在陈登被擒拿之后,因为功曹陈矫不知所踪,所以如今城中做主的,应该是主薄赵逸。

    太史慈汇集诸将,将他从降卒中得知的情报分享给诸将,想问问诸将对下一步战略的看法。

    其中潘璋向太史慈言道,“昨夜一战俘者甚多,中郎将何不将其尽皆戮去,作京观恫吓城内。

    城内必然惊恐,或可不战而降。”

    造京观威吓敌人,这的确是个不错的方法。

    太史慈虽有意动,但他还是否决道,“此次攻陈,乃是伐罪救民,至于今日,义师以正为律,何必杀人?”

    潘璋听后拜服。

    将校中的朱然问太史慈道,“中郎将可有妙计?”

    现在的朱然可谓是容光焕发。

    等这一次广陵之战结束后,除了太史慈之外,他就是首功,谁叫他擒拿了陈登呢。

    太史慈笑道,“经昨日一战,城内虽还有万余守兵,但势必已经胆寒。

    之所以还未出降,乃是陈登为我军擒拿,城内无人可一锤定音,如今意见不一而已。”

    “在此时,自是以恫吓之法最为有效。至于如何恫吓,我心中已有计较矣。”

    在陈登袭营之后的第二日,太史慈亲率万余精兵缓缓压向射阳城。

    从射阳城头往下看去,一万孙军密密麻麻,气势严整的犹如一片海潮涌过来。

    在射阳城上守备的郡兵见状大惊,急忙让人通报城里的贵人。

    城里的郡府官员,还在为是否开城投降一事争论不休。

    虽然投降的声音占了大多数,但一些带兵的将领却是还在犹豫。

    正在此时,他们收到禀报,孙军开始攻城了。

    于是,他们就全都来了城头。

    太史慈率领着一万大军来到城外百步处,随后他下令军队停止前进。

    而他则一个人驾马趋近城墙下,城上的郡兵见状,急忙射箭意欲击退太史慈。

    但由于胆气被太史慈身后的一万大军所慑,城头上射箭的郡兵并不多。

    太史慈驾着骏马在这小箭雨中左突右避,偶尔有一些流矢来到太史慈身前,也尽数被太史慈以手中长枪格挡开。

    城上郡兵见太史慈一脸轻松的在城下徘徊,脸上还露着嘲笑的神色,士气进一步低落。

    这时城头上有将领见太史慈如此嚣张,忍不住在城头上毁骂起太史慈来,并且毁骂声渐渐波及到孙翊。

    太史慈随即取下背后神亭弓,他搭上一支利箭,朝着毁骂声不断的那人射去。

    那人正手抱着城楼上的柱子,太史慈射出的箭矢飞射而来,直接贯穿了他的手腕,把他的手腕紧紧钉在了柱子上。

    那人的痛苦声惨然而起,他手腕血流不止,面目已经极度扭曲起来。

    这一幕吓得城头上的一众官员,面目呆滞。

    有几员将领想去解救那人,太史慈在下见状引弓搭箭,下一刻,三支利箭飞射而出,将那三员好心的将领齐齐钉死在城楼上!

    太史慈的这两射让城楼上的人吓得魂不附体,纷纷趴在城楼的地上,不敢抬头。

    一时间,城头上就像毫无活人一般。

    太史慈在城下哈哈大笑,他跨马纵跃,高声喊道,“太史竟如何!”

    太史慈的笑声在城楼上飘荡着,吓得趴在地上的人头又俯低了,几乎与地面零接触。

    众人中的主薄赵逸气急败坏地说道,“到现在,还想着抵抗太史子义乎!”

    趴在地上的众人闻言顿时整齐的摇头,

    “那还不赶紧去开城门!”

    赵逸的怒吼声再一次响起。

    在没有多久后,紧闭的城门缓缓打开,露出了里面,已经吓得面如金纸的一众广陵官员。

    太史慈身后的一万孙军见城门打开,纷纷欢呼跃雀起来,随后就继续朝前前进,向着城门压来。

    而太史慈只是收起神亭弓,提起放在驻在地上的长枪,眼神傲然的看向前方。

    至尊,广陵我为你拿下了。

    后世有诗赞曰:矢志全忠孝,东莱太史慈。姓名昭华夏,匹马降射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