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替汉 > 第九十一章 分割军势
    高邮县长秦成亲捧玺绶跪地请降,这让徐盛懵的不知所以。

    虽然之前有所猜测高邮县中兵力空虚,但己身只有三千兵马,这秦成至少也要意思意思抵抗一下呀。

    这样直接投降,反而让徐盛起了疑心。

    在这样的情况下,尽管高邮县城城门大开,徐盛还是不敢冒入。

    他命手下兵卒将出城的一行人给收押了起来,然后将此间情形写作一封军报,快马回报给太史慈。

    在不久后,潘璋率领的三千后援赶到了高邮县外。

    当他看到了城门大开的高邮县城及已经成为俘虏的一众高邮县官员,他用吃惊的眼神看向徐盛,

    你第一次当先锋,就打下了一座城?

    面对潘璋吃惊的眼神,徐盛露出了苦笑的神情,他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呀。

    当徐盛的军报传到太史慈大营的时候,夜幕已经降临。

    在烛光下,太史慈看到这封军报的内容时也很惊疑。

    他第一反应是觉得有诈,后转念一想,纵使城中有伏兵,等他率大部兵马赶到高邮县外后,

    到时两万精锐分批进城,里外呼应,就算有伏兵也不会造成大错。

    反之,若是没有伏兵,那就是白赚一座城池,对于军心的提振作用是很大的。

    而且孙军在广陵也会有了一个城池作为支点。

    利弊权衡之下,太史慈决定冒点险。

    因此太史慈传令徐盛、潘璋两人今晚只需修缮营盘,暂时按兵不动,等他率领后军到达再进城。

    到了第二日清晨,太史慈在晨曦下就命全军拔营,向高邮县城前进。

    因为太史慈大部人数众多,辎重粮草又都在他部中,所以到了傍晚时才到达高邮县外。

    到了高邮县外汇合了徐盛、潘璋的六千人马之后,太史慈先命百余斥候进城探查虚实。

    在未发现隐患后,他命两万士卒及一万民夫分批进入城中,在整个过程中,除了大军入城惊扰了平民之外,一点像样的抵抗都没遇到。

    完全占据高邮县之后,太史慈诸将等人才确认,这秦成真的是未战先降了。

    太史慈命人将秦成带到他身前,他仔细盘问之后才知道,秦成之所以会主动投降,

    一是惧于孙军五万大军的威势,二是前几日陈登下令抽调各县精锐县兵到射阳。

    如今高邮县中,只有数百未经训练的县兵。

    在敌我双方实力差距如此大的情况下,秦成很识时务的跪了。

    了解了内中缘由之后,太史慈才明悟过来。

    陈登明白广陵郡兵与孙军之间有着人数、战斗力的差距,若是分城驻守,兵力分散之下,更不是太史慈的对手。

    所以在此情况下,他倒不如孤注一掷,集合所有能战的兵力集结于射阳。

    其他城太史慈要就拿去,他只要守住射阳,就等于守住了广陵。

    明白陈登的作战方略之后,太史慈心中瞬间就有了他下一步的方略。

    他占据高邮后,明张旗鼓,并将其兵不血刃占据高邮的消息大加宣扬开来。

    广陵诸县在陈登的抽调兵力之下,本就人心惶惶,现在见到有了秦县长的亲身示范,纷纷有样学样,

    派人到高邮向太史慈投降,太史慈也一一分派兵马去接管了这些县。

    于是乎,在太史慈大军占据高邮的数日之后,东阳、凌、舆、平安、江都等五县都改换旗帜,投降了孙军。

    在明面上看来,一时间广陵郡一半的领土都被太史慈所得,这让太史慈声威大震。

    太史慈在广陵郡内的形势一片大好,这消息传扬开来后,江东上下君臣都欢欣鼓舞。

    离广陵郡不远的庐江郡中,在孙权知道这个消息之后,他特地写了一封信给太史慈。

    信中言道若是太史慈擒拿陈登了,他必亲自前去为中郎将庆功。

    陈登可以说是孙权的一生大辱。

    他自己不是陈登的对手,如今见太史慈进展喜人,就想着等太史慈拿下陈登之后,他就可以到广陵去,出出当初的那口恶气。

    而且太史慈如今是孙翊面前的红人,孙权为将来计,觉得借此事与太史慈打好关系,也是个不错的选择。

    孙权的如意算盘打得不错,但他错估了太史慈的为人。

    太史慈在得到孙权的信笺后,连启封都未曾,就将其送来的信笺及当下的军报一起呈送给了孙翊。

    而且太史慈还是明发奏本,经大道而往吴县而来,这样,几乎整个吴县的高级官员都知道了这事。

    孙翊在知道此事后,震怒。

    他意欲遣校事前去捉拿孙权回吴治罪,但为孙母所阻。

    尽管如此,震怒之下的孙翊虽然息了治罪孙权之念,但他还是让谷利前去贬孙权为皖城令,并削俸一年以儆效尤。

    并且孙翊让谷利带了一句话给孙权,“兄作太守,太乐耶?”

    你当太守是不是太快乐了,所以飘了?

    孙权被孙翊贬为皖城令已经心中苦闷,被孙翊的这一句话更是吓得不知所措,急忙写信告罪。

    除了孙权之外,就连带兵镇守庐江的吕范都被孙翊训斥,

    “昔年母亲令吾等兄弟待君如兄,就是想让君规劝教导吾诸兄弟,如今仲兄在君侧却不识体统,君竟不知?

    君深失孤望矣!”

    吕范被孙翊罚俸两年,以示惩戒。

    吕范有个有钱的夫人,罚俸两年倒是不怎么在意,但是孙翊的那句“深失孤望”刺痛了吕范。

    吕范一气之下将带兵的治所迁到了皖城,准备以后时刻看好孙权。

    吕范在将兵到达皖城之后,即刻到了孙权住所喷了孙权一顿。

    经过这多重打击的孙权不敢对孙翊的处罚有何微词,但是从此忌恨上了太史慈。

    而面对太史慈的军报,孙翊看后给太史慈回信一封道,“卿统兵在外,胜机在于临机决断,无须事事奏报请示,延误胜机。”

    然后孙翊又附别笺言道,“卿自入广陵,声势喜人,孤心甚慰。然吾观陈元龙方略,意欲分割我军军势,这点不可不防,望卿思之。”

    别笺夹在孙翊正式的回信中,在数日后送到了太史慈手中。

    太史慈将孙翊的回信展示给诸位军中将校看后,诸位将校对太史慈更为信服。

    在诸将校走后,太史慈展开孙翊给他的别笺,看完里中内容之后,坐于位上仔细思量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