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替汉 > 第八十九章 伏波将军
    太史慈领着两万大军出了吴县后,就直往曲阿而来。

    就如孙翊那次出征庐江一般,这两万大军也是要由曲阿登船,越过长江东向进入广陵郡内。

    淮泗及江南地区水系发达,这带来的一个好处就是,在这些地方征战时,粮草,兵马可依靠船只运输,十分便捷快速。

    在孙策统一江东之后,深明其利的他,就十分注重船只制造。

    现在江东在册的楼船、艨艟、斗舰等船舰足有上千艘,平时这上千艘船舰都分散在江东境内的各大港口,并都分别有重兵把守。

    曲阿县外的曲阿港,便是离吴县最近的一个军事港口。

    太史慈花了数日时间到达曲阿港外,这里在张昭的准备下,上百艘船舰已经修缮完毕,其中楼船就占了三分之一的数量。

    这上百艘船舰就等着太史慈大军的到来,即可发挥他们的使命,带着太史慈大军越过长江。

    之所以用到如此多的船舰,乃是因为长史府为太史慈准备的众多攻城器械、十数万斛粮草、上万民夫全都要由这些“水上战马”运往前线。

    这些才是大家伙,吃水极深,只能分船运送。

    毕竟楼船虽然看起来威猛,但有时候容易侧漏

    太史慈在领军到达曲阿港后,曲阿令确认了太史慈手中的虎符,就将其管辖的这上百艘船舰交接给了太史慈。

    在交接后,他立马赶回了曲阿县,他还有很头疼的后事要处理。

    孙翊很看重这次征伐庐江的战争,为了使太史慈无后顾之忧,在他的命令之下,除了留有必备的粮食存储之外,吴郡整个郡的官仓存粮几乎一空。

    这让吴郡的各县令、县长因为此事,愁的头发都掉了好些根。

    曲阿令离去后,太史慈立即下令两万大军登船,见太史慈如此急切,随军的司马朱然言道,“数日来我军日夜兼程赶到曲阿外,已成劳军,中郎将不如让军众先行歇息一日,明日再启程。”

    在朱然看来,广陵在那里又不会跑掉,太史慈如此急切的行军,是操之过急了。

    这次出征,太史慈并没有指定要什么将官,孙翊就让朱然、徐盛、潘璋等孙军中的年轻将官一起出征。

    他的用意很明显,就是让他们随军刷刷经验。

    太史慈知道孙翊有培养这些年轻将校的意思,因此他耐心对朱然解释道,“广陵离江东仅一江之隔,陈登觊觎江南之地久矣,必有细作在此。

    大军行动不如细作单人前行更快,我意至多不过今日,陈登定然已知晓我军动向。

    当此时,我军早到一日广陵境内,陈登就会多失去一日的准备,兵贵奇速,正是此理。

    今日我军登船,至快也要两日之后才能到广陵,在此期间,我军可分批修整,转劳为逸,义封勿忧。”

    朱然听后恍然,便抱拳而退。

    在太史慈的严令之下,两万大军不过半日就已全部上船,然后上百艘船舰起锚转向广陵郡。

    果不出太史慈所料,陈登在吴县留有大批的细作,这些细作在得到太史慈大军出征的消息之后,立马朝广陵郡治射阳赶来,将这个消息报给了陈登。

    细作除了将太史慈大军的动向、号称人数报给陈登之外,就连孙翊的那封檄文也一并传抄给了陈登。

    孙翊写檄文就是为了骂陈登,像这种事当然是要广而告之,在太史慈出征的同时,这封檄文已经在吴县的满大街宣扬开了,细作看后急忙誊抄了一份。

    陈登年近四十,但却保养的很好,观外貌看去就像一不到三十的儒雅文士。

    在得到孙翊遣太史慈,率五万大军来攻打广陵的消息之后,他急忙召集了郡府的属吏商议此事。

    在陈登将这个消息透露给议事的众人所知之后,众人无不大惊之色。

    广陵郡就在吴郡之侧,今年来江东发生的一切大事,他们都会第一时间得到消息。

    本来广陵官员知道孙策遇刺死了之后,还纷纷弹冠相庆,觉得大患已除。

    结果孙翊继位后做得一系列事,真的是秀瞎了他们的眼,看的他们一愣一愣的。

    如今孙翊不仅在江东内部威望卓著,就是在这江淮之间也是威声大躁。

    在他们畏惧于孙翊声威的时候,听到孙翊派出五万大军前来攻打广陵,这自然让他们惊恐。

    主薄赵逸言道,“孙贼大军人多势众,来势汹汹,而府君手下兵不过两万,且多为郡兵,恐不能抗。

    吾以为府君不如引军退出射阳,避之锋芒,与其空城。孙军多为水人,水人居陆,不能久处,必寻引去。”

    陈登听到他器重的主薄赵逸,竟然在此关头说这丧气之话,厉声喝道,

    “吾受国命,镇守徐土。昔马文渊之在斯位,能南平百越,北灭群狄,吾不能为国遏除凶逆已是一错,今若又作逃寇之为,岂有脸面受伏波将军称号乎?”

    “贼势虽强,吾却不惧。”

    “正所谓仗义整乱,无所不克,今天道与顺,正是建功之时,岂可退之。”

    陈登任广陵太守以来,恩威并施,在广陵中可谓是一言九鼎。

    其余众僚见主薄周逸提出避之锋芒的方法,被陈登厉声驳回,一下子都吓得不敢再有所言语。

    赵逸被陈登厉声叱喝,脸色也颇为不豫,但陈登的态度已经很明显了,他也只能叹息一声,退了下去。

    郡府众官吏虽然慑于陈登威势,无人再敢提出消极之议,但脸上的惊恐依然存在。

    孙翊的战绩是实打实的,不是陈登一两句豪言壮语就可以消除这等威慑力的。

    见此状,陈登知道若不打消众属吏对孙翊的疑惧,人心不齐,这场仗未交锋就已经输了三分。

    于是他语气放缓,说道,“孙叔弼武略不下其兄,若是其亲来,吾当避之。但如今统兵者乃其手下将领太史慈,诸君何惧之?”

    “诸君莫忘去年我两败孙权之事矣。”

    陈登这话一出,堂内众人脸上的疑惧之色消减了很多,是呀,孙翊又没亲自来。

    他们回忆起了去年孙权带大军前来的情景,一样是这样的声势浩大,但是他们却在陈登的指挥下,大败之。

    太史慈虽然俨有声名,但只是以个人武勇出名,统兵的才能并未显现,孙权被打成逃兵之前,名声也很好。

    众属吏起身对陈登拜道,“府君高见。”

    陈登的话让属吏们对其又浮现了信心。

    见已经安抚下人心,陈登开始做出作战部署,他对赵逸言道,“汝马上以我的名义发出命令通告全郡,令各县的郡兵全都汇聚到射阳来。”

    赵逸诧异,他言道,“如此的话,其余县兵力空虚,恐为敌军所趁呀。”

    陈登自若道,“贼军此次大兵压境乃是为了夺取广陵,也是为了吾而来。纵使其余诸县尽皆沦陷,只要我在,广陵就不算丢。”

    赵逸听后觉得有理,便领命而退。

    在赵逸走后,陈登遣散了众属吏,只留下了功曹陈矫,那副镇定的神色不在,他对陈矫言道,“季弼即日启程,前去官渡寻曹公,让他速遣援军前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