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替汉 > 第七十九章 “两面三刀”的张昭
    庞统在说完这三点后,陈端的脸都已经绿了。

    辩就辩,能把他辩的这样没法的人,他还是第一次碰到。

    庞统最后对着孙翊遥拜道,“综合统方才所论三点,可知此刻攻取淮南实不利于君侯,因为官渡一战,对君侯而言,曹公获胜最好。”

    孙翊面带微笑,对庞统的话表示认同。

    陈端虽然被庞统辩的脸绿,但他对庞统说的话是信服的。

    只是他还有一点疑问,“士元所论,甚为有理,但若是官渡之战袁公获胜该是如何?”

    庞统方才提出的三点都是基于曹操获胜的前提下。

    虽然陈端也看好曹操,但现在曹操被袁绍打的不要不要的也是事实,袁绍也是有很大概率获胜的。

    庞统对陈端言道,“若是袁公获胜,中原残破无粮食资补,其之铁骑最多涉及淮泗之地,江东有长江为防线,可挡一时。

    当此时,君侯更加应该尽快拿下荆州,竟长江之极,否则来日荆州为他人所夺,江东危矣。”

    陈端听完庞统的这番话后,长叹一口气,对庞统拜道,“士元思虑深远,吾不及也。”

    陈端说完后退入了座中。

    陈端一退,厅内响起了一片惊叹声。

    惊于庞统方才之言论,叹于一名不见经传的臣子竟然辩服了陈端。

    这到底哪里冒出来的人呀!

    陈端退入座中后,庞统也退入了座中,退入前还对孙翊与陈端各自一拜。

    这一幕让孙翊感慨,现在的士人还是很有节操的,辩就辩,不会辩着辩着开始人身攻击,而且一切都是有理有据,不会乱喷胡搅蛮缠。

    这也是孙翊敢于召开议事大会的底气,要是换上在明末,孙翊还是乾坤独断更实在点。

    在陈端退入座中之后,厅内的群臣把目光都集中到了张昭的身上。

    无论是支持攻取淮南的,还是反对的,亦或是中立摇摆的,此刻他们都以为接下来是张昭出场了。

    江东四大谋主,秦松、陈端败阵,张竑因为顾忌没来参会,现在只剩下张昭了。

    周瑜身后的鲁肃也跃跃欲试,他的那声“不然”等待好久了。

    受到众人目光关注的张昭却把目光投向了孙翊。

    前几日周瑜领着庞统、鲁肃二人觐见孙翊一事他知晓,那时只是以为那是一场寻常的觐见。

    如今观周瑜、庞统二人在厅上这番锋芒毕露的模样,张昭想到了更多。

    也许在那场觐见中,孙翊心中就有了决断。

    但他还是召开大会商议此事,这说明相比于孙策的乾坤独断,孙翊更喜欢居中持重。

    孙翊要做的是至高无上的仲裁者。

    想到此,张昭在众人关注的目光下终于开口了,他说道,“北进一议乃是出于时势而出,但吾今日听公瑾,士元二人之论,深感此议之不妥。”

    “故吾认为此刻的确不可北进淮南。”

    张昭此言一出,全厅哗然。

    在场的孙氏宗亲们更是脸都黑了,他们还想着张昭能够出来一锤定音,结果张昭临时转变主意了。

    厅内许多人都开始私下非议起张昭来。

    周瑜、庞统二人听到张昭此言也颇为意外,但随之就想清了其中缘由,脸露敬佩之色,鲁肃则是挺郁闷的。

    孙翊对张昭此言也诧异不已,这还是那个刚正、不屈不挠的张公吗?

    面对厅内的众多非议张昭并没反驳,只是在看到孙翊诧异的神色时,他起身对孙翊言道,

    “北进一议的出发点是为了江东的未来考虑,如今昭已明了攻取淮南的后患,故而前后不一。

    这出发点也是为了江东的未来考虑,万望君侯不要被先前众臣北进所请所惑,做出一个明智的决断。”

    张昭此言一出,厅内非议他的声音更大更多了。

    这张公还真是能说会道,突然转变立场被他说得出于一片公心,恐怕是怕辩不过周瑜、庞统二人吧。

    对于这些非议他的声音,张昭置若罔闻,也不辩解,只是对孙翊说完后默默退入了座中。

    孙翊则是仔细琢磨着张昭的那番话,张昭今天的表现从表面上看可以说是两面三刀,但真的如厅内有些人非议的那般,是怕辩不过吗?

    历史上曹操南下时张昭为主降派,那时候鲁肃等人是没有辩过张昭的。

    鲁肃无奈之下才私下找了孙权,论对辩,张昭是目前江东首屈一指的大拿。

    孙翊觉得张昭有此番转变,一是可能察觉到了他真正的心意,觉得再辩下去没有什么意义,二是真如方才他所说的那般。

    前者是私心,后者是公心。

    孙翊想起了刚继位时张昭对其的种种帮助,想起了历史上张昭对孙权的所作所为。

    虽有赤壁时因为私心主降这一污点,但纵观他历史上的一生,对孙家可谓是仁至义尽了。

    他大兄没有看错人。

    众人还在非议着张昭,就在此时孙翊对着厅中众臣说道,

    “张公乃是先君指定的辅政大臣,又是孤倚为师友的臣子,尔等如今堂而皇之非议张公,当孤不存在吗?”

    孙翊的声音并不大,只是当他的声音传开来后,全厅顿时禁言,恢复了一片宁静的气氛。

    群臣皆拱手对孙翊道,“臣等不敢。”

    孙翊的一句话就轻松弹压下了,厅内正愈演愈烈的非议。

    见这些臣子老实了,孙翊又再问道,“关于方才所议,还有哪位贤卿有所建言吗?”

    支持北进淮南的三大重臣两败一背叛,剩下的支持北进的臣子中论威望,论能力皆没有超过这三人的。

    而且刚才周瑜、庞统二人所言也让厅内的许多人认可,因此厅中群臣全都齐声言道,“一切但凭君侯决断。”

    听到群臣此言的孙翊拍案而起,朗声对着群臣宣布道,“那就暂罢攻取淮南一议。”

    “孤望群臣与孤同心同德,逆流向西,席卷荆襄!”

    厅内群臣听到后,也一同起身对着孙翊深拜道,“谨遵号令!”

    “善。”

    孙翊的一个善字为这个议题画上了圆满的句号。

    本来这个最主要的内容议完了之后,这场议事大会就可以宣告结束了。

    但孙翊还有一件事要处理,他问秦松道,“君可亲自前去将天子使者迎来,是该到了见他的时候了。”

    秦松为吴县县令,刘琬到达吴县后一直是他负责安排起居的,故而让秦松去将刘琬迎来议事大厅最为合适。

    听到孙翊提到天子使者四个字,厅内的群臣精神全都一振。

    就连一向端正的秦松嘴角也露出了一些笑意,他问孙翊道,“以何礼迎之?”

    孙翊不解,怎么会这么问,江东是一直尊奉天子的地方势力,对天子使者当然是要大礼迎来咯。

    见孙翊不解,秦松轻咳了几声,直白得提醒道,“是否要依先君故事?”

    孙策故事?孙翊瞬间恍然。

    他斩钉截铁得道,“善。”

    “文表,你带百位虎士前去迎接,以示我江东尊奉天子使者之礼。”

    秦松听后笑着领命而退。

    秦松走后江东臣子们精神更加振奋,刚才顾忌同僚之情,有些言语不好太尖锐,等下就是一致对外的时候了,那还顾忌啥。

    在厅中的臣子中,有一位年纪三十许的儒士眼中精光奕奕,这人便是会稽功曹虞翻。

    刚才还在郁闷的鲁肃此刻脸上也恢复了镇静,时机总是给有准备的人的,

    他鲁子敬可是准备好久了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