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替汉 > 第七十五章 无所顾忌
    孙氏宗亲们在外焦急的等待着,他们现在的心情比起孙翊刚刚进去时,更加糟糕。

    原因就在于在孙翊进入后不久,房内就突然传出了巨响,而且还能隐约听到孙翊的怒吼及孙暠那猖狂的笑声。

    很明显孙翊被孙暠惹怒了。

    这让门外的宗亲们很是担心。

    在房内传出巨响的时候,孙静从石凳上抽身而起,他心急之下想向房内走去,却畏惧于孙翊的命令而止住了脚步。

    此时在场的除了孙氏宗亲之外,徐氏也在。

    她刚刚也听到了房内的那声巨响,所以才有了她的那一声声音。

    孙母的嘱托音犹在耳,她喊出那句话一方面是为孙翊考虑,另一方面也是为自身考虑。

    孙母心中对她本就有了嫌隙,若是这次孙翊真的杀了孙暠,孙母可能会将这件事怪责在她头上,认为她劝阻不力。

    这样子她以后在府内的情况,就会愈发被动了。

    就在院中众人各怀心思的时候,房门打开,孙翊从中走了出来。

    众人的目光一下子都汇聚到了孙翊身上。

    徐灵伊更是眼尖,她看到了孙翊的衣袖上已经被血液染红一片,而那血液不像是溅上去的,更像是从孙翊的手中流出来的。

    她惊的一下子来到孙翊身旁,扶起孙翊的手臂仔细打量起来,她心急地问孙翊道,“那逆贼行刺三郎了吗?”

    徐氏此话让在场的孙氏宗亲齐齐一惊,这时他们也看到了孙翊衣袖上的血液,而后他们吓得全都俯身参拜孙翊,无一人敢直视孙翊。

    孙暠这个疯子!

    徐氏轻轻抚着孙翊的手臂在观察着,却没有发现伤口所在,她有些诧异的看向孙翊,孙翊对着她笑了笑,示意无大碍。

    孙翊知道这应该是刚刚用力过猛,让有些愈合的伤口又崩裂了,但是孙翊没有解释,他将沾了鲜血的手负在身后。

    “孙暠犯上作乱,此其罪一。行刺于孤,此其罪二。”

    “此等包藏祸心,心如蛇蝎之人,不严惩不足以正法纪。

    但孤念其早年有功,又与孤有兄弟之义,现饶其一命,不过死罪可免,活罪难逃。”

    “孤耻于与孙暠此人同族,现剥夺其族名,改姓为张,其子孙塘,一并改名为张塘,且张暠后辈生生世世不得入仕,从军。”

    “另随张暠叛乱者,曲长以上军官皆斩,其余人等流放会稽。张暠关押在此,非死不得出。

    凡我孙氏之臣,孙氏之民,不得探望,不得联络,违者斩。”

    孙翊对张暠的惩罚让在场的众宗亲心惊,这种刑罚比杀了张暠更让他们畏惧。

    说完后孙翊来到孙静身前,他低头在孙静耳边说道,“孤毕竟没有杀了他。”

    孙翊的话让孙静的身子俯的更低了点。

    而后孙翊抬头对在场的众宗亲宣布道,“叔父沉静有礼,孤命叔父担任奋武中郎将一职,替孤镇守富春。

    叔朗轻财好义,多有声名,孤命其为靖武校尉,授兵二千镇守巴丘,替孤防备西境。”

    孙翊的任命宣布后,孙皎赶忙领命,只是孙静还未有所反应。

    当初孙策想任命孙静为奋武校尉却被孙静拒绝,如今孙翊任命其为奋武中郎将,孙静也出现了犹疑之态。

    但片刻后,孙静就对孙翊参拜道,“臣领命。”

    孙静的识时务让孙翊满意,他看了一眼在场的宗亲之后,然后带着徐氏离开了别院。

    在孙翊走后不久,别院内就出现了大批携带木板的士卒。

    不一会后,别院内就响起了嘈杂的敲打门窗的声音,观这些士卒作态,竟是要将这间房彻底封死。

    这一幕,更是让还没走的众宗亲们,平空打了个冷颤。

    这时谷利来到诸位宗亲身前,他对他们一拜后说道,“还请诸君离开此处,君侯说了,从即日起,这处乃是禁地,

    生灵不入。”

    众宗亲们听后,急忙都退出了别院。

    孙翊和徐氏回到了吴侯府,来到了祠堂外。

    这里供奉着孙翊这一支的祖先牌位,在不久前,孙策的牌位也被迁入了此处。

    在进入祠堂前,孙翊对徐氏嘱咐道,“孤一会会让亲卫将此处包围起来,而卿就替孤守着门口,任何人来了,都不能让他进入祠堂。”

    “包括母亲。”

    徐氏听后点点头,但她还是担忧着孙翊手上的伤势,她劝道,“不若先让医官来看看你的伤势吧。”

    徐氏不知道孙翊是怎么受伤的,但这不妨碍她对孙翊的关心。

    孙翊摇摇头说道,“我的伤势没有大碍,现在我有些话要跟大兄及父亲说,记住,切记不要让任何人来打扰我。”

    孙翊的语气让徐氏也慎重起来,她说道,“妾不会让人打扰夫君的。”

    孙翊这才放心,在他示意之下,跟随他的亲卫分散而开将祠堂包围了起来,而后他就这样一个人踏入了祠堂之中。

    在进入祠堂内后,孙翊关上了大门,转身看向了立于灵台上的那些牌位。

    孙翊来到灵台前,点燃了两根香火,分别插在了孙坚和孙策的牌位之前,至于其他祖宗,他又不认识,懒得点。

    插完香火之后,孙翊对着孙策的牌位说道,“后世一直对你之死众说纷纭,有说是孙权授意的,有说是郭嘉派人刺杀的,也有人说是江东世家豪族进行的一场政治豪赌。”

    “许多人为了这个疑案,各持己见在贴吧上论战,那种场面你一定想象不到。”

    “很精彩。”

    说到这里,孙翊想起了前世的自己,当时的自己也是那些论战的人员之一。

    “到现在,我才知道害你的元凶是孙暠,是他把你的行踪透露给那些世家豪族,才让他们有机可乘。

    原来凶手不单单只是一方,是双方,甚至是三方。”

    “怪不得,前世《三国志》中,对孙暠这个人没有列传,他的事例只能在一些地方志中才能看到。

    他身为孙氏宗亲,又有战功,不应该如此。

    想来在原来的历史上,你的二弟也应该发现了事情的真相,因此将孙暠的一切官方记载全都抹除了。”

    “如今我也知道了事情的真相,孙暠已经得到惩处,那些世家豪族更是逃不掉,这件事正好也给了我一个清理他们的由头。

    至于郭嘉,如果这件事他有参与,我也不会放过他。”

    “我为你报仇,一是为了政治利益考虑,二是可能我真的把你,当成我的兄长了吧。”

    “但其实我心中有个藏得很深的秘密,我是三郎,但也是一个穿越者!”

    讲到此,孙翊的脸上浮现了自穿越以来就没有出现过的笑意,充满了畅快和轻松。

    这一刻,他终于可以无所顾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