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替汉 > 第七十一章 点酒定功
    建安四年时,孙策正要讨伐黄祖时,当时陈登趁机联络江东境内的山越反叛。

    孙策闻后大怒,等他平定完庐江刘勋及大败黄祖之后,就派遣大将前去讨伐陈登。

    当时陈登兵少而且都是郡兵,那位大将以十倍于陈登的兵力,被陈登在匡琦城外击败,损失了万余兵马。

    孙策听闻此事后,又派遣援军支援那员大将,这次兵力比上次更多。

    陈登闻讯后一方面遣功曹陈矫求救于曹操,另一方面设下计谋,让那位江东的大将以为曹操的援军已经来了。

    那位大将竟然真的相信了,惊惧不已,结果被陈登率军突击,又大败,折损兵马船只无数。

    这两战让江东中军伤到了元气,孙策本来要建安四年进取中原的,就因为这两战,所以他不得不暂时在吴县养兵恢复元气。

    那员江东大将叫孙权,字仲谋

    这两场大败是孙策渡江以来,江东仅有的两次败仗,而且败得也实在太惨了。

    当初那个消息传回来后,张昭气的胡子揪掉了好些根,孙母更是气的哭了出来。

    这幸亏孙权是孙策的弟弟,换做其他异姓,早就被江东群臣活剐了。

    这就是当初张昭等臣强烈支持孙翊的重要原因。

    虽然这两场广陵之战的大败主因在于己方大将水平不佳,但也足以证明陈登深通兵法,武略非凡。

    时移世易,一年多以来,陈登在广陵明审赏罚,缮修战备。

    打广陵的难度肯定会比一年前更大,但周瑜却对孙翊说只要精兵两万,就可以拿下广陵。

    这让孙翊赞叹于周瑜的自信。

    可是他却并不打算应允周瑜。

    不是他不信任周瑜的能力,只是他心中对于攻打广陵有个更好的人选——太史慈。

    而且周瑜另有他用,周瑜在巴丘练兵日久,熟知江夏虚实,孙翊不久后攻打江夏需要周瑜。

    孙翊隐约记得陈登喜欢吃生鱼片,去世的时间也就是这一两年,不知道他体内的寄生虫发作了没。

    孙翊对周瑜言道,“公瑾之言吾甚壮之,然攻取广陵一事还需从长计议,统兵大将日后再定。”

    孙翊的话等于是间接否决周瑜之请了,周瑜的脸上浮现些许失望之色。

    虽说在吴县他辅助孙翊处理军务,论地位乃是吴县众臣中的武臣第一人,但他还是希望能够统兵挥鞭于天地之间。

    鲁肃见周瑜因为失望而有些呆立,忍不住出声提醒道,“公瑾。”

    周瑜因为鲁肃的提醒而恍然过来,他见整个厅中的人都在看着他,包括孙翊,这时他才知道自己失态了。

    他急忙对孙翊言道,“唯,谨遵君侯令。”

    一旁的孙母不解孙翊为何要否决周瑜,孙翊自回吴那日起就透露过,短期内他不会亲征。

    既然如此,江东众臣中有这个能力击败陈登的除了周瑜还有谁呢?

    只是她并没有对孙翊的决定当众有所疑议。

    在周瑜回应孙翊后,孙翊脸色不明,他用手指不停的敲击着桌案。

    刚才孙翊已经间接否决了周瑜的提议,按照为臣之礼,周瑜应该登时回应孙翊。

    但周瑜却因为失望而一时间忘记了回应,这等于是把孙翊晾在了那里一会。

    于君臣礼仪来说,周瑜犯了不敬君主的过错。

    现在孙翊心情不明,不发一言,众人都为周瑜暗自担心,孙翊不是孙策,与周瑜可并没有那种骨肉之分的情感。

    厅内的气氛一时间有些凝固。

    孙匡、孙朗这两胆小的兄弟,吓得急忙止住夹菜的手,快速的将口中的饭食吞下。

    而一直往大桥怀里钻的孙尚香也好像察觉到什么,立马老老实实的回自己的座位坐好,摆出一副淑女的样子。

    过了一会儿之后,孙翊才终于有了新的动作。

    孙翊呼唤周瑜上前来,在周瑜上前后,孙翊让周瑜伸出手掌。

    周瑜伸出手掌后,孙翊用手指沾了点酒水,在其的掌心写了两个字,然后就让周瑜回到了座位上。

    孙翊写字的速度并不快,几乎在孙翊刚刚写完,周瑜就知道了孙翊写的那两个字是什么。

    得到了这两个字的周瑜,脸上失望的神色不再,取而代之的是一种欣喜。

    在周瑜回到座位上后,孙翊举杯向厅内众人,语气喜悦地说道,“今日孤得二贤臣,实是一幸事,诸位请为孤贺。”

    孙翊说完就仰头将杯中酒水一饮而尽。

    厅内众人见孙翊并没有责怪周瑜的意思,心情还是那么愉悦,也都纷纷放下心来。

    除了孙母和徐氏外,厅内众人全都起身,举杯遥敬孙翊,口中异口同声说道,“臣(臣弟)为君侯贺!”

    贺完后,众人在孙翊的示意下坐下继续就餐,厅内的气氛又一下子活跃起来了。

    周瑜旁边座位上的鲁肃,拉过自己的坐席来到周瑜旁边,他掰开周瑜的手看了看,愣是没看出来什么。

    然后他好奇地问周瑜道,“公瑾,君侯刚刚许诺你什么了?”

    周瑜由失望变为现在的欣喜,原因肯定就在于孙翊刚刚在其手心写的两个字上,只是不知道孙翊写了什么,能让周瑜有这种转变。

    周瑜只是笑笑,他眼角瞥到一旁侧耳偷听的庞统,对着鲁肃说道,“不可说,不可说。”

    鲁肃撇撇嘴,相交这么多年了,这性格还是一点没变,

    懂音乐的人都喜欢故弄玄虚。

    心中偷偷非议好友的鲁肃见问不出来什么,便又拉着自己的坐席回到了原位。

    然后他趁周瑜不注意,对着不远处的庞统打了个无奈的眼色,庞统看到后叹了一口气,

    这鲁子敬,忒的没用了。

    然后就自顾自的吃起桌案上的糕点起来,他凤雏就好这一口。

    周瑜没有察觉到身旁两位好友私下里的动作,此时他的目光正看着主座上与徐氏,孙母谈笑的孙翊,心中回想起孙翊刚刚所写的两个字——督荆。

    完整点来讲,便是都督荆州。

    现在荆州还在刘表的手中,那么孙翊的意思就是,只要你能为我拿下荆州,那我将来就让你都督荆州军事。

    明白孙翊深意的周瑜,暗地里举起酒杯遥敬了孙翊一下,而后嘴角带笑的将杯中物喝了个干净。

    吴侯酒作墨,授我功与业!

    幸甚至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