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替汉 > 第七十章 江东奇女子
    到了午时时,孙翊让谷利延请周瑜三臣到另一处厅中用餐。

    在周瑜三臣到来前,厅中孙氏家眷都已到齐。

    孙母、徐氏、大桥、孙匡等皆已入座,就连不足两岁的孙绍都被大桥抱在怀里,一同在厅中用餐。

    本来以往孙策在时,孙氏兄弟之间用餐是分开的。

    特别是孙权、孙翊各自成家后,一般孙府众人用餐,都是由仆人将餐食送到各自的房中。

    但孙翊掌权后,觉得一家人吃饭就要整整齐齐的,才有家的味道。

    因此只要他在府中,用餐都会聚集各位家人一起用餐。

    这种举动也可以让孙翊怀念起前世他的家人,只是这种心思不足为外人道了。

    在厅中,孙翊坐在主座,而孙母和徐氏分别坐在他的两侧,其余各位孙氏家眷按男女各分排,依辈分而座。

    周瑜三臣到了厅中后,周瑜还好,鲁肃和庞统两人都显得有点拘谨。

    在周瑜、鲁肃、庞统三人到来后,孙翊指着鲁肃、庞统对着孙母介绍起来,言语之间颇多赞赏,孙母听了之后一直含笑点头。

    在人都来齐后,府中的婢女就开始上菜了。

    一个个俏丽的婢女端着菜鱼贯而入,将菜分别放在诸位贵人案前后,便扭着飘摇的身姿缓缓退出。

    在婢女们上菜的空隙,孙母听着孙翊的介绍,对鲁肃与庞统二人的好奇心大起,她笑着让鲁肃与庞统上前来拜见她。

    升堂拜母!

    特属于江东孙氏的一种对臣下的恩宠。

    这种恩宠可不是什么臣子都能获得,在江东诸位臣子中,唯有周瑜,吕范,张昭等受过这种恩宠而已。

    而他们无一不是江东臣子中身份最贵重的那一小撮人。

    就连孙策十分器重的太史慈,也没受到过这种恩宠。这也是历史上孙权继位后,他一直被排挤在江东的权力中心之外的一个重要原因之一。

    有了孙母的这种态度,鲁肃和庞统二人融入江东的臣子团体中,就会少了不少阻力。

    见孙母召唤,鲁肃和庞统二人不敢怠慢,急忙屈身来到孙母座前,各自恭敬的对孙母行了一个大礼。

    孙母嘴角含笑,她先对鲁肃说道,“听闻卿此次乃是举家南下,卿之老母何在?”

    鲁肃答道,“臣之老母并其他家人现在正在皖城中,由孙庐江照料着。”

    孙母听后点点头,随即她转头对孙翊告诫道,“子敬携家眷千里南下,为你抛弃祖业故土,这种情谊你要记得。”

    告诫完孙翊后,她又温声对鲁肃说道,“听闻鲁氏乃东城大户,你举家南下祖业已无,但吾孙家却不能委屈你了。吴县外良田无数,你可自选百亩划而取之。

    而且汝母随你一路南下,想来受了不少苦。

    吾一会会命人挑选数十匹上好蜀绣,织成美衣锦帐赠与汝母亲。其余居处杂物,吾会让人为你一一添置,保证让你鲁氏富拟故旧。”

    孙母的话让鲁肃感动莫名,实在是孙母考虑的太周到了,鲁肃拜谢道,“谢太夫人恩德。”

    孙母又看向庞统,她沉思一番后说道,“听闻卿为南士冠冕,执荆州士子之牛耳,既如此,吾儿封你为军师校尉稍显不足。”

    说完后孙母看向孙翊,孙翊一下子就反应过来,“母亲说的是,士元,今日我再拜你为功曹,掌人才选进任命,望你为孤多进人才,共襄大事。”

    孙母都特地提醒孙翊庞统在荆州士子中的身份了,孙翊要是还不知道其中深意,那就太笨了。

    将庞统任命功曹,将他立为一个标杆,再有他在荆州士子中的名望打底,将来庞统会为孙翊带来无数的荆州士子。

    荆州士子,那质量,啧啧。

    而且这一举还能显得孙翊信重庞统,功曹一职就像后世的吏部尚书,职位之关键贵重非同一般。

    既然是南士冠冕,那我就给你南士冠冕应有的显贵。

    孙翊的安排让孙母很满意,孙翊毕竟还年轻,一些事考虑不周到很正常,但胜在聪慧异常,一点就通。

    庞统听到孙翊又让其兼功曹一职,饶是他也感觉到欣喜。

    自从他来江东后,庞德公曾来信告知,他此举在荆州士子中引起了热议。

    一些人都替庞统不值,认为按照庞统的名望在荆州会有更好的发展。

    如今他刚投奔孙翊,孙翊就让其为军师校尉并兼功曹,可谓是看重异常了。这将来传到荆州,无疑会有益于他的名声更上一层楼。

    就算是圣人都免不了名利之诱,何况庞统呢?

    庞统对孙翊拜道,“谢君侯大恩。”随后庞统又对孙母拜道,“谢太夫人。”

    孙母只是面带微笑,对鲁肃和庞统二人进一步的安抚已经完成了,她就挥挥手让这二人回到座位上就餐去。

    在鲁肃、庞统二人走远后,孙母才小声地对孙翊言道,

    “用人重其才,但也要观其欲。每个人的欲望都会有不同,你要做的就是探查这些人心中的欲,在适当的时机满足他们。

    这样他们才会为你死心塌地,你身为主君手操用人大权,这一点以后要多加注意。”

    孙翊深以为然,不愧是被张纮称作的江东四大奇女子之首,这种观察入微的本事自己还需要多多学习。

    他对着孙母说道,“孩儿知晓了,以后还需要母亲多多提点。”

    孙母握住孙翊的手,欣慰地说道,“其实你登位以来已经做得很好了,吾当初没有选错人。”

    在听到孙母的话后,孙翊的脸上很“自然”的浮现了一种疑惑之色。

    那种疑惑就像是说——我继位不是大兄选定的吗,怎么说是你没有选错人。

    见到孙翊脸上的疑惑之色,孙母知道自己失言了,便马上岔开了话题。

    她见徐氏正在大桥位子上抱着孙绍和大桥谈笑,她便对孙翊言道,“近来府中有迁府一事流传,你可知晓否。”

    本来影帝孙翊还庆幸自己的演技忽悠过了孙母,结果孙母又问出了一个让孙翊头疼的问题。

    之前处决那批婢女仆人之事,孙母不会不知道,孙母也不会不知道,那事其实是孙翊在为徐氏兜底。

    现在她还这么问孙翊,那就是明知故问了。

    孙翊“诧然”,疑惑的说道,“什么迁府,前日女君处决了一批不忠心的下人,这事孩儿倒是知道,觉得女君做的很对。”

    孙母见孙翊这副诧然的表情就跟真的一样,

    信了你个鬼,这孩子,跟为娘这里耍滑头呢。

    孙母敲了孙翊脑袋一下,孙翊却反手握住孙母的手,语气讨好地说道,“母亲,有些事过去就让他过去吧。”

    孙母知道孙翊这是在维护徐氏,孙翊这番疼爱妻子的表现让孙母想起了当年的孙坚。

    那只日日持刀守在她家门口,要自己嫁给他的舔虎。

    孙母心中一软,语气温柔的对孙翊说道,“你呀你呀,跟你父亲一个样。”

    孙翊不解,自己怎么就跟那只江东猛虎一样了,自己这么温柔。

    孙翊的这番态度让孙母不再执意刨根问底这件事,只是她还是告诫孙翊道,“灵伊智谋过人,徐氏一族又是当地豪族,手握兵权,你要多多防备。”

    孙翊连忙点头,“谨遵母亲教诲。”

    孙母这才暂时放过孙翊,专心吃起案前的饭菜来。

    孙翊心中暗自松了口气,孙母不仅仅是原主的亲身母亲,对原主了解颇深。在江东,孙母被一些臣子私下尊称为“窦太后”。

    她可不是深居简出的老妇人,在孙策创业过程中,她表现出来的权谋智略堪比大丈夫,与其对话孙翊更为小心。

    在全世界都认为他是孙翊的时候,那他就只能是孙翊。

    至于性格大变也不是不行,但明明可以潜移默化的让人接受他的慢慢变化,那他又何必那么冒险突然性格大变一下呢?

    孙翊也发现那日徐氏前去为孙翊寻找孙母之后,孙母就对徐氏起了一些防备之心。

    孙翊并不知道徐氏那日跟孙母说了哪些话,让孙母对她起了防备之心。

    看来要找个时间问下徐氏了,了解下同为江东奇女子的两人,那日是怎么碰撞的。

    孙母放过孙翊后,孙翊也可以专心吃起酒菜来,时不时的孙翊也会举酒与厅中的弟弟,臣子们对饮。

    正在用餐的气氛越来越热烈,众人觥筹交错之间,周瑜来到厅中,朝着孙翊一拜道,“听闻君侯有伐广陵之意?”

    孙翊点头,说道,“确有此意。”

    厅中皆是家眷或心腹臣子,没有什么好隐瞒的。

    见孙翊确认了,周瑜略微有些激动,他对孙翊道,“臣愿请战广陵,生擒陈登献于君侯帐前。”

    见周瑜和孙翊开始谈起正事,厅内的嘈杂一下子安静下来,众人的目光都集中在孙翊二人身上。

    孙翊听后,放下手中酒杯,屈身问周瑜道,“陈登兵略非凡,公瑾有几成把握。”

    周瑜脸上浮现自信,不假思索地道,“得精兵两万,自足制之!”

    周瑜的自信让孙翊笑了起来,他言道,“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