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替汉 > 第六十三章 牛鬼蛇神
    孙翊扶起了张纮,并且脸露忧虑。

    张纮见状,知道孙翊已经察觉了他的病情,他拍了拍孙翊的手,笑着说道,

    “无妨,吾向来体弱,这是年轻时苦读经书落下的病根。前些时候又居于许都,水土不服致使病症时有复发,但只要好好调养,就不会有大碍。”

    “曹公肯放我南归,一是知道我心始终在南,二是忌惮我的名望,不想背上困杀名士之名。如此看来,吾之病症反而帮了我的大忙。”

    “只是君侯不可再像儿时那般厌学了,老臣已经年近五十,恐怕没有太多时间,可以好好教导君侯了。”

    “君侯要好好学,把老臣的一切本事都学去,知道吗?”

    张纮的话让孙翊十分感动,今日他才明白了什么是真正的名儒,什么又才是真正的老师。

    诚然,凡是人都有私心,都有欲望。

    特别是在三国这个物欲、私欲愈发高涨的时代,人的欲望就像一条浩浩荡荡的洪流,不断地在冲击着这个社会。

    但在这其中,总会有一些代表着情义、忠义的礁石,在这浩大的洪流中屹立不倒,如周瑜对孙策的兄弟之情,如张纮对孙翊的师徒之情。

    后人对炎汉之情义与忠义向往敬佩不已,但这些,在如今的江东又何曾少过。

    孙翊点点头对张纮承诺道,“东部教诲,孤一定会时刻谨记。”

    谷利以及数十亲卫在房外几步处警戒,孙翊已经呆在房内很久了,如今天空都开始泛白起来,可是孙翊还没出来。

    其他亲卫倒没觉得没什么,孙翊是他们的主人,孙翊命令什么,他们照做就好。

    谷利不一样,他身为右部督,统领着孙翊的亲卫,他又是心思剔透之辈,心中难免会因为想多而担忧。

    虽说张纮是最早跟随孙策的建基之臣,但他在许都待了一年,谁能保证他在许都的那一年中,不会为功名利禄所迷惑而变节?

    毕竟相对于孙翊,曹操掌握着天子,占据着中原地带。无论是大义、实力、名望都高出孙翊太多了,人往高处走,人心有时是最不忍直视的东西。

    可是尽管担心,谷利却没办法。

    因为孙翊下令一众亲卫在外值守,他虽为右部督,那也是孙翊任命他是他才是,若是在违背孙翊的命令的前提下,他根本调不动一个亲卫。

    就在谷利还在暗暗担忧的时候,孙翊终于从张纮的房里出来了。

    他发现从房里出来的孙翊,和进入房前的他发生了些许变化。

    进入张纮的房间前,孙翊脸上带着些许晦暗、不解、而如今的孙翊,一副神清气爽、气度舒朗的样子。

    奇哉怪哉,君侯这是被神灵点化了吗?

    谷利脸上的诧异让孙翊有些好笑,他知道自己的家奴在诧异什么。

    自己刚刚可是被敲了两下脑袋,顿悟那不是应得的吗?

    孙翊想起张纮的病情,虽说张纮说无碍,但他不能坐视不理。

    因此他对谷利说道,“孤之医官戴月星医术精湛,明日你让他来驿馆贴身照料子纲公。”

    “告诉他,照料子纲公时务必要尽心,子纲公寿之几何,即为他寿之几何。”

    孙翊的话不容置疑,谷利恭敬领命。

    孙翊转身看了眼身后的房间,脑中想起了之前张昭禀报的某件事,他对谷利说道,“回府吧。”

    在召开议事大会之前,孙翊还有件“家事”要处理。

    大胜过后,真的什么牛鬼神蛇都跳出来了。

    回到府中,孙翊来到了房中。

    孙翊刚一进房内,就见到徐灵伊正坐在床上,斜靠在一旁的床沿上闭目歇息着。

    见到这一幕,孙翊不禁心下莞尔。

    这个傻瓜,自己跟她说去去就回,她就真的乖乖坐在床上等自己回来,就算困倦也不愿上床歇息。

    房内伺候的婢女仆人们见到孙翊回来了,正要行礼,孙翊却伸手示意她们不要发出动静。

    孙翊轻手轻脚地来到床前,看着眼前这个熟睡的清丽女子,嘴角露出宠爱的笑容。

    历史上,是她为自己报仇,今世,是她为自己夺得了江东之主的位子。这样的妻子没有男的会不喜欢,更何况她还很好看。

    孙翊在徐灵伊身旁坐下,用手轻轻抚着她脖子间的秀发,鼻尖闻着徐氏身上淡淡地香味,这一刻他感觉很静谧,也很美好。

    孙翊自进入房后的种种表现,无一不表现着对徐灵伊的喜爱与宠溺。这种举动,让房内的一众婢女与仆人心中都很欢喜。

    在房内的婢女大部分都是徐灵伊从母家带过来的。

    本来徐灵伊嫁到孙家后,跟随她过来的婢女并不多,但自从孙翊登位后,随着孙翊身份的转变,徐灵伊的身份也发生了巨大的变化。

    她不再是简简单单的孙家三郎夫人,她现在吴侯夫人,是江东的女主人,吴侯府内的一切内务如今也都是她主理。

    在这种情况下,她原先带过来的为数不多的婢女就不够用了,于是她又从母家徐府中调来了不少婢女仆人。

    这些都是自小服侍她的,用起来顺手也放心。

    对于从徐府过来的这些婢女来说,她们的富贵都寄在了徐灵伊的荣辱身上,而徐灵伊的荣辱,看的只是孙翊对她的态度而已。

    如今她们见孙翊如此疼惜徐灵伊,既为了徐灵伊也想到了自身的将来,她们心中是欢喜至极的。

    床边的一位老嬷嬷是徐灵伊的奶妈,平日里很得徐灵伊敬重,也是徐氏平时管理府中内务的得力助手。

    她见孙翊是这番疼惜喜爱徐氏,胆子也大了起来,她笑着说道,

    “君侯还不知道,在君侯出征的这段时间里,夫人可是日日惦记着君侯。在闲时更是亲自为君侯织衣,就是想着君侯回来后,能穿上她亲手织的衣服呢。”

    孙翊诧然,他刚回来还并不知道这件事。

    家有贤妻,宜室宜家,现在的孙翊拥有了很多,拥有了许多的同时,一些细节上的温情更让他珍惜。

    孙翊扶住徐氏的肩膀,想将她放到床上安歇,但刚刚有所动作,徐灵伊就悠悠醒转了过来,也许她本来就没有睡得太熟。

    醒转过来后的徐灵伊,第一眼就看到了坐在她身旁的夫君。

    她脸上立马浮现了甜美的笑容,水汪汪的眼睛弯起了一个好看的弧度,她开心地说道,“你回来啦。”

    孙翊笑着应道,“嗯。”

    醒来之后的徐灵伊,却看到孙翊的肩膀上有些血迹。她一惊,仔细打量起孙翊全身上下起来,孙翊知道她在打量什么,宽慰得说道,“吾没事。”

    徐灵伊见孙翊如此说,她才放下心来。

    而后她想了想,起身来到床旁。

    她来到一个箱子前,从中取出了一件精美非常的衣服。

    这件衣服是大红色的,徐灵伊取出这件衣服后有点迟疑,但还是递给了孙翊。

    “这是妾第一次裁织衣服,不知道三郎会不会喜欢。”

    徐灵伊没说的是,为了织好这件衣服,她浪费了好几匹锦绣,那种织工连一向尚武的孙尚香看了都不忍直视。

    孙翊接过衣服并没有仔细瞧,只是放在了一旁,他对徐灵伊说道,“女君织的吾自然喜欢,只是吾有件事要问下女君。”

    说完孙翊示意徐灵伊坐在他旁边。

    徐灵伊见孙翊如此举动,心中难免有点失望,但她还是听话的坐在孙翊身旁。

    徐灵伊不知道孙翊要问她什么,但下一刻她听到了孙翊的问话后,脸色顿时大变。

    “在毗陵时,张公曾奏报吾,说近来在府中流传着一个谣言。”

    “谣言中说道,吾有意将嫂嫂和绍儿迁往会稽,并且派兵看守。”

    “张公在奏报上提及,这些谣言是从你身边传出来的。”

    “是吗?”

    孙翊的语气还是那么温和,但他此言一出,不仅徐灵伊脸色大变,房内的一众婢女仆从也全都惊吓不已,纷纷吓得跪倒在地。

    因为孙翊脸上的笑容已经不再。

    一时间,房内落针可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