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替汉 > 第五十一章 程普谏上
    孙翊坐在战场上,被数千骑兵重重拱卫着,潘璋,徐盛、朱然等人率领骑兵在外来回巡游,防止他人靠近。

    旁人只以为经过一场大战,君侯疲累,在这处地方休息而已。又想到君侯休息都要待在战场上不入城中,心中的敬仰之意更加浓厚。

    打扫战场的孙军士卒在经过这处时,都会不自觉的十分恭敬的朝这处行大礼,虽然孙翊看不见,他们还是本能的有这个举动。

    面对五万对十万这种兵力悬殊的战斗,他们在孙翊的带领下竟然取得了胜利,而且是在正面对决下!

    一场足以载入史册,酣畅淋漓的大胜呀。

    此时孙翊在他们心中的地位与孙策相差无几,同样是他们心中的战神。

    而那些投降的山越士兵中,有些想偷偷溜走的,有些不甘心被俘的,在看到那数千骑兵,特别是看到孙翊就在战场中的那处后,全部都放弃了心中的这些想法。

    他们怕死。

    但他们想不到的是,孙翊不是在歇息,在数千骑兵的重重保护中,有一男子正在为孙翊包扎伤口。

    待山越喊出“愿降”两个字后,就宣告着这场决战以孙翊这一方的大获全胜结束了。

    大局已定,心神放松下来的孙翊,立刻就感觉到手上的剧痛正在加倍般袭来,他立刻命人去把谷利唤来为其包扎伤口。

    孙翊为何不唤军医前来呢?

    那是因为现在大局初定,山越虽降人心却未完全归附,自己受伤这事这时候还是不必要宣传开来为好。

    否则不止山越一方,己方的军心也会震动—孙策遇刺才过去不到半年,现在整个江东对主君受伤都比较敏感。

    谷利颠沛流离十几年,他曾经有幸跟难民中的一位医者学习过医术。

    他勤奋好学,虽说医术算不上大成,但包扎伤口的事对他来说不难。

    唤谷利前来,既可防止自己受伤一事外露,又可稳定住外伤,让其不会进一步恶化,两全其美。

    这时候的整体医疗水平肯定比不上后世,但古时候战争频繁,这时候的医学水平在治理外伤方面已经算不差了。

    建安二年时,周泰为了保护孙权,都快被山贼砍成马蜂窝了,现在不也活蹦乱跳的。

    谷利到来后,他先用温热的酒水为孙翊细细清洗伤口,而后取出一些草药敷在孙翊的伤口上。

    草药敷在伤口上后,从伤口处传来一阵冰冰凉凉的感觉,让孙翊感觉很舒服。

    在敷完草药后,谷利才用白布将孙翊手上的伤口包扎起来,整个过程如行云流水般自然。

    本来孙翊还想提醒一下谷利用点酒精消毒,秀一秀穿越者的优越感,结果在看到谷利拿出温热的酒水后,孙翊很明智的闭嘴了。

    果然,不要小瞧古人的智慧。

    在谷利包扎完伤口后,孙翊感觉手上的痛感减少了很多,有点麻麻的感觉,他心中的担忧也减少了不少。

    只是一旁的谷利这时候眼眶通红,在整个处理伤口的过程中,一副强忍着眼泪掉下来的样子,孙翊真的是无法直视,

    这要是萌萌哒的徐氏这样孙翊肯定感到很温暖,可是谷利一个男的

    其实也不能怪谷利感情太丰富,孙翊是谷利的主人,对他恩情深重。而且在刚刚为孙翊剪开手臂的戎服时,孙翊手臂上露出来的伤口血肉模糊,几可见骨,让谷利心惊。

    这些实在没法让谷利心中不受触动,在他看来,孙翊千金之躯,本没有必要受这番罪的。

    这时,一位解烦骑进来汇报,说是程普前来求见。

    孙翊一听,赶紧取过盔甲穿戴起来,待盔甲穿好后,他才让人传召程普进来。

    在山越投降后,程普被孙翊委任处理后续事宜,如今他正是来向孙翊汇报进度的。

    程普全身上下满是血污,激战良久的他身体很是疲惫,但他此时精神很亢奋,被孙翊委任处理后续事宜的他充满了干劲,脸上有些花白的胡须一颤一颤的,这是兴奋的。

    不仅仅是程普,就连韩当、黄盖等其他校尉此时都很是亢奋,就连那些孙军士卒,脸上都会不自觉的浮现自豪的神色。

    这一战的胜利,让孙翊在全军的威望到达了一个全新的高度。

    若是四个月前孙翊有此等威望,不谈山越叛乱,就孙暠与李术要是胆敢反叛,孙翊一封手令发出,他们底下的士兵瞬间就会不少举正平叛。

    让这两叛成为一个笑话。

    脸上兴奋之色洋溢的程普,在来到孙翊身前后,眉头却一皱。

    他久经战阵,受伤无数,对一些治疗草药的气味最是熟悉不过,而且现场还有一些若有若无的酒味。

    随后程普悄悄的观察起孙翊起来,虽然孙翊手上的伤口已经被盔甲掩盖起来,但程普察觉到孙翊脸色发白,一切的细节都体现孙翊可能受伤了。

    脸上的兴奋之色不再,程普脸上闪现过焦色,他本能的就要询问孙翊伤情,但他很快就强制止住了自己的这个想法。

    孙翊受伤却并未传召军医,说明他不想受伤一事外传,程普稳重,明白孙翊的苦心。

    程普脸上浮现凝重之色,他站在孙翊身前,拱手对孙翊劝谏道,

    “夫兵者凶器,战者危事也。方才麾下仗神武之身率军冲阵,此乃偏将之任,非主将之宜也。望君侯以江东百万生灵为念,勿要再亲自涉险,以宽臣民之心。”

    接着,程普继续说道,“君侯乃军之心,民之主,若受创,三军之众,江东子民,皆会寒心。两任先君之事,望君侯深戒之。”

    这番话语气除了凝重之外,还带有一些哽咽,孙翊不仅是他敬崇的主君,亦是他从小看护长大的子侄,程普是关爱孙翊的。

    程普的内心中甚至还有些自责。

    君忧臣辱,君辱臣死,那君伤呢?

    程普着重在受创两个字上加重了语气,孙翊知道程普已经察觉到他受伤一事了,程普的劝谏让孙翊听后一时默然。

    这时候一个势力的领导者亲自冲锋陷阵是常态。

    就拿曹操和刘备来说,他们身上的伤口一点都不会比军中将领少,就连身为刘氏二宅男的刘璋刘表,都有过非常热血的过往。

    孙翊当然知道自己亲自冲阵的危险,说实话他也不想,但有时候世事岂能尽如人意。

    这是冷兵器时代,主将的勇武对士气的提振那等于是有风暴龙王buff加身一般,效果是非常明显的。

    而且方才若不是他亲率解烦骑突击山越,又哪会有现在的大获全胜。

    只是这种事以后还是尽量避免的好,程普的劝谏是真心实意,完全为自己着想的,孙翊很是受用,以后若非必要,他是不会再像今天这般施为。

    因此,孙翊答程普道,“然,吾知之矣。程公试观之,今日之事必不复也。”

    听了孙翊如此回答,程普才放下心来。

    孙家孙坚、孙策两代英主皆因为轻佻好武而死于小人之手,这就是两次血淋淋的教训。

    孙策死后,幸亏继任者孙翊有天授之姿撑起了大局。

    如今在孙翊的统帅下,江东的山越之患一战而平,江东的内乱也彻底平定,孙家的未来顿时变得越发光明了起来,若这时孙翊再有什么意外

    这种变故,会让目前好不容易稳定下来的江东局势瞬间崩塌,那种后果,程普想都不敢想。

    现在自己的劝谏孙翊表示听进去了,程普就安心了。

    孙翊还是与孙策有很大不同的,面对臣下的劝谏,孙策心胸宽大,很少会动怒,每次都是笑着应允属下,但到头来还是继续我行我素。

    而孙翊面对臣下的劝谏,只要不是怀有别样心思的,在觉得正确的情况下,孙翊说采纳就一定会采纳。

    相比起来,孙策孙翊两兄弟同样是心胸宽大,但孙翊表现的更为容易纳谏,也更加自律。

    在看到孙翊采纳自己的劝诫之后,程普这才上前向孙翊汇报目前战后一切事务的进度。

    其他的事孙翊只是听听就过,例如打扫战场,清查装死的士兵等等,程普是经验丰富的老将,这种事交给他,孙翊一点也不担心。

    孙翊着重关注收编山越战俘一事。

    这场决战,双方死伤都不少,山越的降兵更是多不胜数。

    但是具体的数据统计还要几天才能出来,现在最主要的是这数万山越降兵要怎么处理。

    收编,也是需要一个稳妥方案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