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替汉 > 第五十章 决战(终)
    从数里之外奔驰而来的解烦骑在孙翊的带领下,直接如一辆辆小形冲车般撞进了还有些茫然的山越阵势之中。

    山越大军与孙军鏖战已久,每个人都已经是筋疲力尽,只是凭借着人数优势,两两结阵与精锐的孙军对抗而已。

    此时他们哪里还有余力能够抵抗这五千铁骑如猛虎下山般的攻击。

    况且他们的精力都放在防备身前孙军上面,对于身后突然出现的五千铁骑,很多山越兵都是猝不及防的,在战场上,一时的失神足以让他们身首异处了。

    反观孙翊率领的这五千铁骑,养精蓄锐多日,战意高昂,体力完备,骑军中又有孙翊打头阵提振士气,潘璋等这类猛将为先锋冲杀四方,可谓是锐不可当。

    再加上被山越包围在阵中的孙军,见到孙翊亲自领着骑兵来冲杀山越兵,一个个就如打鸡血了一般。

    身体上的疲累暂时被精神上的兴奋所掩盖,他们开始在山越兵的重重包围内反攻,以配合孙翊率领的骑兵的行动。

    在多种因素影响之下,孙翊和五千解烦骑在冲入山越的军阵中后,可谓是在局部范围内掀起了一场单方面的屠杀。

    解烦骑在冲入山越军中后,也保持着冲锋阵型,五千骑军分为三三一组。

    在孙翊及朱然、徐盛、潘璋三将的带领之下,不停的在马上斩杀着马下的山越兵。

    凡骑兵与步兵战者,须得平易之地,进退无碍,冲杀无匹,战则必胜!

    这句话是孙翊从大桥给其的札记中看到的。

    而这句话正是孙策去年时,率领骑兵冲击黄祖数万军阵后记下的心得。

    而如今这心得正在教导着孙翊如何使用骑兵。

    五千骑兵在冲入山越军阵中后杀伤甚多,五千柄长枪挥舞之间,不一会儿,众骑的马蹄下就倒下了不少尸体。

    但孙翊没有沉醉于这种单方面的屠杀快感之中。

    在解烦骑深入山越军阵的过程中,孙翊一旦发现解烦骑太过深入,有陷入山越军人海中的危险之后,他就果断的率领解烦骑再从山越军中的兵围之中冲杀而出。

    冲杀而出之后,孙翊率领着解放骑在外围快速的奔驰一圈,待畜满马力,孙翊率领着解烦骑再度狠狠冲入那已经尸体遍地的山越军兵围之中。

    以骑军独有的机动性和冲击力继续击杀着还在抵抗的山越士兵们。

    骑兵对步兵最大的威力在于他那无匹的冲击力,一支骑军只有不停的保持充足的冲击力,才能对步兵造成如噩梦般的杀伤。

    而且骑兵绝对不能丧失机动性,若一支骑兵丧失机动性了,骑在马上的骑兵们,在重重兵围之中,那无异于就是一个个目标明显的活靶子。

    关于骑兵的优点是孙翊从孙策那句的心得中得知的,而骑兵的弱点,别忘了,孙翊的父亲孙坚是正面击破过西凉骑兵的猛人,一切都是家学渊厚而已。

    在孙翊率领解烦骑到达战场至今,仅仅才过去半个时辰,但就在短短的半个时辰之内,孙翊率领着解烦骑,进进出出的在山越军中已经冲杀了二次!

    二进二出。

    孙翊不可能凭借着五千骑兵就可以将近十万山越大军杀了个干净,人力与马力都有尽时,这一点是做不到的。

    孙翊率领五千解烦骑冲杀山越大军,只是想以点破面,通过击溃局部的山越军让他们引发溃败和混乱。

    从而由点及面,让这局部的溃败混乱迅速传播到整个山越大军中,到时候孙翊就可以利益最大化的赢得这场决战。

    如今孙翊已经整整冲杀了二次,骑兵和战马身上的汗水越来越多,他们的力气也已经消耗了很多,但这处数千山越兵的阵势还是没有崩溃。

    这副情势不禁让孙翊骂出一句“卧槽”。

    这他么的还是山贼么,还有没有一点职业素养了,怎么还不崩溃。

    孙翊原先计划最多只要冲杀两次,就可以达到令这部山越兵崩溃的目的。

    但事实证明,孙翊不是神,他无法算准战场中的每一个细节。

    不过孙翊没有沮丧,这部山越还不崩溃说明来回冲杀的次数还不够多。

    江夏一战中,孙策可是来回冲杀了六次,才让黄祖整支军队崩盘。

    如今自己才两次,大不了今天他学一次赵子龙,来一个七进七出。

    孙翊还就不信了,山越的本质毕竟是山贼,难道还能上天不成。

    就在孙翊要率领解烦骑进行第三次冲杀时,突然的,这部数千士兵中的百余山越兵见到孙翊还要组织一次冲杀,心态瞬间就崩了。

    他们直接扔下手中兵器,然后转头朝人群更密集的山越阵中跑去。

    人毕竟都是怕死的,被单方面屠杀的山越兵经过孙翊率领的解烦骑两次冲杀之后,已经不想再尝试第三次了。

    崩溃的那一刻终于来了。

    有一就有二,百余山越一放下兵器逃跑,立刻带动了这处的数千山越兵有样学样,扔下兵器就朝大部的山越军中逃去。

    也许他们都觉得那里才是最安全的地方吧。

    这正是孙翊想要的,那大部的山越军正是抵抗住孙军的中坚力量,他们还在忘情的与程普等校尉所率的孙军精锐相互拼杀着。

    孙翊是个擅于把握时机的人,他立马带领着身后的骑兵,在后追赶着那些奔溃逃窜的山越兵们。

    另外顺便还将一些想逃往别的方向的山越兵逼着,全都往大部山越军那个方向赶。

    于是在战场上就出现了这么一幕,数千山越兵丢盔弃甲,溃不成军的往整个战场的中心逃去。

    而在他们身后有一不停挥舞长枪的少年,领着数千骑兵在后追击着。

    就像雪崩一般,先是某处雪块坍塌,而后带动越来越多的雪块崩毁,最后慢慢的无数雪块的毁灭就造就一场惊天动地的大雪崩!

    如今整片战场的局势就是这样。

    这数千溃散的山越兵每到一处,就带着那处的山越部众一起溃散,由这数千山越部众引发的大逃跑,大溃散正在迅速的波及着整个战场。

    因此引发山越之间互相践踏的事故,更是在战场各处不断发生。

    而这一点无疑又加剧了山越大军整体溃不成军的态势。

    很快的,这股态势波及到了战场的中心之处。

    中心之处正是山越四大宗帅的主力与孙军鏖战之处,在他们察觉到这种态势之后,轮到这四名宗帅心中浮现“我牠麻”三个字了

    而与这四大宗帅接战的程普、韩当、黄盖等校尉见到这副情景,满是血污的脸上笑开花了。

    他们都是参与过去年那场江夏之战的,此等情景,与那时何等相似呀!

    已经有过一次经验的他们很是轻车熟路。

    他们立马收拢在战场中正在战斗的孙军们,让他们以各大校尉为中心,纷纷结阵自保,暂时形成一个个的人形营盘。

    让正在战斗的孙军马上退出战场是不可能的事,但且战且退,且战且守这两点对训练有素的孙军不难。

    程普等校尉如此行为是为了,在接下来山越整体溃散中孙军能够保存实力,以便能随时再度加入战场。

    而且结阵自守可以防止一些山越士卒在溃散之下冲散了孙军,导致造成孙军没必要的牺牲。

    在不久后,已经形成数万人溃散的山越军终于波及到了四大宗帅这里。

    尽管四大宗帅还想努力一下,希望结阵阻挡住这一大股溃散而来的山越,让他们恢复冷静下来。

    但几乎是一瞬间,四大宗帅的结阵还未列好,就被迅速溃散而来的数万山越军击溃,然后在人数裹挟之下,四大宗帅手下的兵马,

    也崩了!

    不远处的孙翊看到这一幕,嘴角露出不屑的笑容。

    这四个憨憨还以为自己是谁,能将崩溃的士卒重新组织起来应战的,遍观华夏至今数千年历史,唯有兵仙韩信一人而已。

    如今山越的溃败是大势,大势裹挟之下,此等力量岂是那么容易扭转的。

    不然真当孙翊之前作的那么多谋算是为了什么,就是为了营造这一刻的山越溃败大势。

    四大宗帅见势不妙,就想驾马赶紧逃离此处,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只要不被孙翊俘虏了,他们未必没有卷土重来的那天。

    可是四大宗帅的举动没有逃过孙翊眼睛。

    孙翊并没见过如今山越中势力最强的四大宗帅费栈、潘临、毛甘、金奇等人,

    但山越绝大部分都是步兵,而且甲胄不全,能在山越军中骑马的,还身穿精盔铁甲的,那一定是山越中首脑人物。

    因此孙翊在率领着解烦骑追击到此处后,他的目光就一直关注着这四人。

    在察觉到这四人有逃走的意图之后,孙翊果断的拿起马上的雕弓,从箭囊中取出一支白羽利箭。

    本来坐在马上的孙翊翻身而起,整个人立于马上。

    他左手握弓,右手搭箭,将箭锋瞄准了那四人之中的一位。

    此刻,孙翊脑海中不断回想起孙策往日的射箭教诲,他身体中原本潜藏的那些射箭技巧,此时就如本能一般正在快速苏醒着。

    片刻后,孙翊睁眼,与此同时一支利箭从孙翊弓上急速飞出。

    箭尾白羽的剧烈抖动发出了一声刺耳的颤音,几乎是朝发夕至,这支利箭正中那被孙翊瞄准的那人后心。

    并且因为箭势太猛,利箭带着血肉直直穿透那人后心而出。

    心脏部位被洞穿的费栈甚至还没来得及感受到疼痛,整个人就跌落下马来,已经死的不能再死了。

    在射死一人后,孙翊见到他刚才关注中的四人中有一人已经逃出不短的距离,此时再射箭已经来不及。

    立于马上的他举起长枪,此刻他身体中的战斗意识已经完全苏醒,这一次,他没有丝毫停顿,手中长枪在瞄准后便用力朝那人掷出。

    孙翊手中长枪在孙翊居高临下且手中巨力的加持下,化作一抹寒光急速朝那人而去。

    “噗嗤”一声,长枪直接贯穿了潘临的脑袋。

    潘临也如他的前辈一般,没有感觉到任何疼痛,就这样一命呜呼了。

    扔出长枪的孙翊此刻感受到手臂一阵剧痛,他的手臂正在流淌出血液。

    刚才在冲阵时,他手臂就受伤了,只是为了不影响军心才一直忍痛不发。

    但长枪毕竟不是射箭,扔出这一枪后,就让孙翊感觉到他的伤口崩裂的更大了。

    他不动声色的重新坐在了马上。

    孙翊眼神睥睨地看向另外两人。

    因为费栈、潘临二人之死,而被吓得止住逃跑之念的毛甘、金奇二人转身看来,正好看到了孙翊那睥睨的目光正在直视他们。

    他们又不知道孙翊这时已经受伤了,他们只看到了另外两名想逃跑的同辈的下场。

    于是,他们直接下马来请降了。

    早听闻吴侯翊深肖父兄,但没想到是这种深肖法呀!

    怪只怪孙翊继位后只以智谋闻于世,反而他的勇武在其智谋掩盖之下,让许多人都忽略了这点。

    若是孙策在百步内,费栈、潘临二人敢把自己的后背毫无保留的暴露在孙策身前吗,肯定不会那么傻。

    孙翊与四大宗帅分别是孙军和山越军的统帅,他们的一举一动自然会被己方的人关注着。

    在看到孙翊箭杀费栈,枪碎潘临,进而逼降毛甘、金奇之后,孙军此时的士气简直是快沸腾起来了。

    而山越这一方面部分清醒的士兵见到己方的四大宗帅这下死的死,降的降,瞬间就崩了,也加入了溃败的山越大队伍之中。

    此刻山越士兵溃散,主将不存,孙翊抽出随身长剑,剑指长空大声喊道,“降者不杀!”

    随着孙翊的金口一开,其身后的数千解烦骑也手举长枪大喊道,“降者不杀!”

    数千人的呼喊声传到了战场中的数万孙军处,士气高涨的他们也横刀向天,齐齐大声喊道,“降者不杀!”

    降者不杀这四个字由数万士气膨胀的江东精锐喊出,就如九霄之上响彻的惊雷之般,瞬间传遍这十里修罗场。

    喊声惊天,杀意布地。

    山越大军溃败逃窜就是为了活命,如今听到“降者不杀”这四个字,就像听到救命之声。

    战场内数万山越纷纷跪地,他们也喊了出来,但他们喊的是,

    “愿降。”

    ……

    4000字。第二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