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替汉 > 第四十七章 决战(二)
    远处十万山越大军冲击而来的气势似乎都带起了风的转动,从山越军冲来的那一方,起了阵阵大风,朝着孙军吹来。

    孙军严整的阵势被这阵阵大风吹得有些散乱,加上那越来越近的十万山越兵铺天盖地的气势,也令五万孙军有些心惊。

    毕竟这也是他们第一次面对如此规模巨大的战斗。

    但他们心中没有惧怕,因为就在他们身后的高台上,吴侯正在看着他们。

    心中有些惊惶的孙军们偷偷转头看向身后,看到那代表吴侯身份的大纛还在高高矗立着,他们的心中也就安定下来了。

    十万山越军杀来的速度很快,不过一刻钟,他们离孙军就只剩两百步的距离了。

    此时军中的传令兵不停将山越军的距离一层层往上报,让位于后方的孙翊能够了解情况,以便更好的做出决策。

    “两百步!”

    当这个距离传到高台上时,程普建议孙翊放箭阻止山越冲势,孙翊不许。

    “一百五十步!”

    当这个距离传到高台上时,程普、黄盖、韩当等校尉跪求孙翊下令放箭,孙翊沉默。

    “一百步!”

    当这个距离传到高台上时,除了谷利、朱然两人之外,台上的十数位校尉都跪地请求孙翊放箭,孙翊发怒斥责诸将。

    “八十步!”

    当这个距离传到高台上时,整个高台上的将校已经全部跪下,

    “君侯,再不射箭,我们只能射一轮了呀!”

    这时候,孙翊动了。

    他起身来到台前,手中拿起令旗,看着那越来越近的如饿狼般扑来的山越兵,手中令旗一挥。

    他的这个动作犹如启动一只巨大机器猛兽的开关般,在他的这个动作下,整个孙军动了起来。

    一直在眺望高台的等待孙翊军令的数十位传令兵见到孙翊挥动令旗,瞬间振奋起来。

    他们手中也有一面令旗,得到孙翊军令的他们立刻骑马奔驰而出,在五万大军阵中来回传令,

    “吴侯令:射!”

    “吴侯令:射!”

    “吴侯令:射!”

    高昂的传令声传遍了五万大军各处。

    一直在焦急等待军令的孙军中诸位将校听到这个军令后,纷纷抽出腰间长刀,对着所率的士卒发号施令起来。

    沉静如汪洋大海般的孙军终于有了波澜,先是出现一点点涟漪,而后便是涌现大片大片的水花,最后便是巨浪袭来。

    孙军的阵势向退潮的海水般朝两翼退开,露出了隐藏在中间的一万弓弩手。

    这一万弓弩手在快速的取箭搭弓,整个过程动作严谨却不杂乱,一万名弓弩手就像是上了发条的机器人一般,做着整齐划一的动作。

    在取箭搭弓的动作完成后,一万弓弩手齐齐将手中的利箭瞄准了空中,一万只闪着寒光的箭头像死神的镰刀般,正等着收割着敌人的生命。

    随后,阵前将校发出一声撕心裂肺的呐喊,“射!”

    一万只蓄势待发的箭矢就像水中等待许久突袭而出的巨蟒一般,破空而去。

    瞬间,万只利箭腾空而起,遮天蔽日!

    一万只利箭在到达空中最高点后,便以极快的速度呈抛物线落下,朝着冲来的十万山越军中狠狠扎去。

    正在冲锋的十万山越军感觉到头底似乎出现了令人胆颤的声音。

    他们纷纷抬头朝天空看去,于是,他们的目光由疑惑转变为惊惧。

    在他们的瞳孔中感觉到整片天空似乎下了一场箭雨,而这场覆盖天空的箭雨正在向他们疾驰而来。

    不一会儿,十万山越军中响起一阵阵利箭破体的“噗嗤”声。

    这声音犹如死神亲自演奏的交响曲一般,只一瞬间,就夺走了数千条山越士兵的生命!

    数千位山越士兵脸上还显露着惊惧莫名的神色,而此时他们的身体正被一支支利箭死死的钉在地面!

    孙军的箭雨令山越军胆寒,许多人因此止步不前,但在各自宗帅的督促下又硬着头皮往前冲去。

    这些山越宗帅很清楚,他们离孙军已经八十步之内了,孙军最多只能放出一轮箭雨,只要冲到身前,这些弓箭就没有多大用处了。

    而此时,孙军阵中的阵势还未闭合,还未重整,这真是天赐良机呀!

    看来那孙翊谋略出众,战场指挥终究是不行。

    山越宗帅们的心思孙翊不知,但此时他并没放下手中的令旗,看那态势,似乎还想再来一次箭雨攻击。

    “六十步!”

    传令兵依然在忠诚的履行着自己的职务。

    已经只有六十步了!

    高台上的程普等人见孙翊还没下令闭合阵势,全都慌乱起来。

    山越兵已经近在咫尺,这时候应该马上闭合孙军阵势,以长枪兵在前,面对冲击而来的十万山越军。

    但如今他们的君侯好像沉浸于那轮箭雨的威力之中,想着再来一次。

    虽然刚才那一轮箭雨取得的效果十分不俗,他们也很满意。

    但此时,距离已经不够了呀。

    身为老臣之首的程普已经顾不上什么体统了,他跪在孙翊脚下,手拉着孙翊的披风,不停的请求着,

    “君侯快闭合阵势吧,再晚就来不及了。如果以这个阵势被山越兵冲杀进来,后果不堪设想呀!”

    “这么短的距离,我军只够射击一轮,请君侯快快下令吧。”

    高台上的其他校尉也在纷纷劝谏孙翊,但孙翊只是当做没听到,他的眼睛正紧紧盯着那越来越近的山越兵。

    孙翊在心中一直说着一句话,

    不,我们还有一次机会。

    在山越兵冲到五十步时,不用传令兵报,他已经知道那大约是五十步的距离了。

    因为那里有孙翊刚刚留下的数千辆粮车,数万包沙袋!

    在山越兵冲到离孙军还有五十步的距离时,他们的冲势突然一顿,缓慢了起来。

    “我军还有第二轮。”

    “你们看,时机已经到了。”

    孙翊笑了起来。

    时机已到。

    孙翊对着高台上的冒死进谏的校尉们淡淡一笑,随即用力挥下手中的令旗,于是乎孙军阵势中再一次,

    万箭齐发!

    在第一轮射箭结束之后,弓箭手没有收到孙翊退下的军令,因此他们又快速进行了第二次的引箭搭弓。

    随着山越兵的越来越接近,本来在孙军中间的弓箭手们,也能清楚地看到了那些冲在最前面的山越兵脸上那狰狞的笑容。

    但他们没有乱,他们在等待他们的君侯的命令。

    在看到山越兵的冲势为运粮车所阻后,这些身经百战的弓箭手就知道他们的君侯在等待什么了,这的确是一个很好的时机。

    因为冲势被运粮车一时阻挡,山越兵前军止步,后军继续往前冲,弄得十万大军在某一刻全都密集的聚集在一起,而这对弓箭手,实在是最佳的进攻时机。

    在孙翊的这次放箭命令之下,孙军的一万弓弩手射的更加用心,更加用力。

    他们不忍错过孙翊为他们创造的如此好的时机。

    再加上山越十万大军更加密集的聚集在一起,于是乎这一次万箭齐发,又夺走了更多条山越兵的生命。

    还未交阵,孙翊便用他的指挥艺术,让一万多条山越兵的生命为这场决战献上了血腥的前奏。

    孙翊刚才百步外不下令射箭,是因为刚刚孙军处于逆风,而且距离又远,射箭只是徒耗费军中弓弩手的力气和箭矢而已。

    连续被两次箭雨袭击,山越已经死伤不少,他们的士气已经下降了许多。

    但现在他们现在仅仅离孙军只有五十步远了,他们现在退也是找死。

    还是那句话,拼一拼,还有机会。

    况且山越本就是以宗族、乡里为核心的山贼集团,死的这些人不是他们的亲人就是他们的好友,他们心中也存着一股为他们报仇的信念。

    剩下的山越兵在各部宗帅的率领下,清理完阻碍他们的粮车之后,又继续组织起攻势朝孙军冲来。

    而孙军这时也趁此时机在孙翊的指挥下闭合了阵势,弓箭手退入后阵歇息。

    两万长枪兵位于阵前,构成了一条以血肉之躯为基,以凛凛长枪为堡垒的钢铁城墙。

    接下来,就是双方硬碰硬,不含半点取巧的阵前拼杀了。

    杀气满满的漫天盖地的洪水离孙军大阵越来越近,

    五十步!

    四十步!

    三十步!

    二十步!

    最后十步!

    终于,在一刻钟后,带着怒气、不甘、报仇信念冲锋而来的山越大军,朝五万孙军的军阵狠狠撞来。

    这一撞使两军的喊杀声顿时冲天而起。

    这一撞使上千山越兵被孙军前排的长枪活活钉死。

    这一撞,让孙军坚若磐石的阵势出现了巨大的骚动,五万大军齐齐被逼退了数步。

    这一撞,使天上的乌云翻滚更加剧烈起来,就像有巨人在天上搅弄风云一般,

    大风起,死战之刻已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