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替汉 > 第四十三章 校事
    皖县城门外。

    此时城门处有着一大批的难民正围在一起,等候着郡守府的施粥赈济。

    他们或躺或坐,面黄肌瘦,衣衫褴褛,有的难民身上甚至仅有一破布遮住下体。

    若不是因为天气闷热偶尔会翻动下身体,证明他们尚还有一口气在,蓬头垢发的他们就像极了一群因为饥饿而死的蝼蚁,而不是人。

    别看他们现在一副气若游丝的样子,要不是城门外有上千精兵在维持着秩序,已经被饿疯的他们就会成为一片黑压压的乌云压向皖城,成为暴民。

    他们是这个时代最可怜的人,但同时他们也可以成为破坏力最强的人。

    不远处的孙翊在重重精兵的保护中正静静的看着他们,难民虽多,但城外的气氛却并不嘈杂。

    除了郡守府官吏施粥时的呼喊声,就只有来回巡逻的孙军身上甲胄的碰撞声,难民中,却没有什么声响传出。

    对于这些难民来说,他们连哀嚎的力气都没有了。

    孙翊对身后的一位青年问道,“阿利,汝说煌煌大汉,何至于此呢?”

    身后的青年名为谷利,在不久前他也是这些难民中其中的一员。

    他躬身对孙翊恭敬地说道,“利愚钝,无法回答君侯所问。但自古以来世有大乱,必有英雄出世而救济时民,如今君侯就是这样的一位英雄。”

    孙翊转身看了一眼这个面白无须的身边亲近之人,悠悠问道,“你之前真的仅仅是宫中一小黄门吗?”

    谷利再次俯身答道,“利不敢欺瞒君侯,且无论利之前是何身份,如今就只是君侯的家奴而已。”

    孙翊听后轻笑了声,不愧是宫里出来的,说话的技巧就是不一般。

    谷利原名张利,是第一批到达皖城的难民的其中之一。

    在给这批难民赈济米粥时,孙翊曾亲自到场视察情况。

    只见郡守的小吏刚把熬好的米粥搬出来的那一瞬间,城外的难民就如疯了一般,嘶吼着一拥而上,那种情形让孙翊至今难忘。

    但孙翊早有准备,城外负责维持秩序的士兵纷纷抽出腰间长刀,砍杀了一部分闹得最凶的难民,才把这批难民给镇压下来,然后才有办法进行了有序的赈济。

    而一直在观察现场情形的孙翊,发现了在城外有一小部分难民,没有如其他难民一般哄抢米粥。

    在进行有序派粥后,这一部分难民也仅仅是跟随在最后,并不像许多难民那般队伍杂乱,胡乱插队。

    这些难民饥饿许久,在刚看到有食物时,争抢才是常理,想方设法插队也是正常,因为人性本就是自私的。

    而这一部分难民却做出了不同寻常的举动,这引起了孙翊的好奇。

    所以在派粥结束后,孙翊在亲卫的护卫下,找到了这一小批难民中领头的那人,那人正是谷利。

    孙翊以马鞭指问谷利道,“何故不争不抢,甘愿最后,莫非尔等不饥饿吗?”

    谷利并没有马上回答。

    谷利猜测眼前身穿锦绣的这人可能是一位尊贵非常的人物,但他还是将碗里的粥喝完然后又细细舔了好几遍碗底后,在觉得有一些力气后,他才答道,

    “某认为,吾等多为少年,又久经饥饿,是争抢不过那些饥饿的壮汉的。若贸然上前参与争抢,可能会受伤不说,这样只会使秩序更加混乱,更加延误郡府派粥而已。

    况且城外满布虎士,城中的贵人是不会容许难民争抢米粥的事情发生的,而秩序一旦稳定,米粥迟早会派到某等身上,既然如此,没必要上前争抢。”

    孙翊听后颇为惊奇,想不到难民中还有这样见识的人物。

    在孙翊来后,这处的难民脸上都浮现惧怕的神情,只有谷利脸上有着镇定,还能有条不紊的回答孙翊的问题。

    而且谷利不止自己一个人没有上前争抢粮食,他还约束了跟随他的数十个难民不上前争抢粮食。

    能在食物的巨大诱惑前保持自身冷静已是难得,还能约束住自己手下的人更是不易,这说明谷利有智慧且能得人心。

    孙翊惊奇之后,便想将谷利收在身边任用,但面对孙翊的招揽谷利却提出,跟随他的这数十个难民也要一起跟随孙翊。

    他还说道,“这些儿郎与某从雒阳一起南下,相互扶持周旋数千里,某不忍弃之。贵人若许,利今后必视贵人为天,誓死不渝。”

    当时孙翊一旁的朱然勃然大怒,孙翊贵为江东之主,如今对谷利一介难民释放出如此恩德,对于这个如蝼蚁般的难民来说已经是莫大的光荣了。

    而且此等机遇,对于他如今朝不保夕的现况相比,简直是天与地的差别,结果他竟然还敢提出要求。

    朱然就要下马教训谷利,却被孙翊所阻。

    孙翊不会因为谷利的难民身份而轻视于他。

    从北方而下的流民之中不全部都是百姓,也有一部分是北方世家中人,因为战乱是无差别攻击的。

    往日里清贵的世家子弟和泥间庶民杀起来都只是一刀的事而已,并不会有什么区别。

    观这谷利行为言语,他应该是受过良好教育的,不会是一个单纯的乡间小民。

    如今谷利提出跟随他的数十个难民要一起追随孙翊,就像孙翊招揽一位地方豪杰,豪杰提出他要让他的部曲一起跟着孙翊一样,很正常,无所谓苛责。

    而且谷利冒着惹怒自己的风险也要提出这个要求,说明他重情义,而这样的人放在身边,孙翊才用的放心。

    与他同甘共苦的人谷利都会如此对待他们,何况是对他有救命之恩,知遇再造之恩的自己呢?

    因为孙翊允准了谷利所请,将谷利与其的数十难民一起收入了亲卫中。

    再这之后,有一次谷利主动私下里告诉孙翊,他原是雒阳皇宫中一小黄门。

    因为董卓之乱逃出皇宫,一路上乞讨度日,辗转千里,在中原待了几年,但后来为了继续躲避战乱,就南下来了。

    小黄门是啥,就是宫里的阉人

    孙翊知道谷利将他这个最大的秘密告诉他,是如谷利自己所说的那般对孙翊誓死不渝,因此不会欺瞒孙翊。

    要知道十常侍之乱才过去仅仅十年,阉人至今还被天下人深恶痛绝着,谷利将自己的身份告诉孙翊后,是有可能招来杀身之祸的。

    孙翊在知道谷利的真实身份后,心中对他倒是没有什么杀意。

    自古以来阉宦之祸根源在于天子,他们只不过是天子手中的工具和替罪羊而已,无须对他们太过喊打喊杀。

    而且因为是穿越者的关系,孙翊对于阉人心中也并没有什么歧视,在前世,人妖都可以堂而皇之嫁人,阉人有啥。

    只是孙翊那时心里有点复杂。

    穿越者穿越到乱世招揽流民并从中发现人才,这是基操。

    但人家发现的人才多是清河崔氏,弘农杨氏,晋阳王氏等名门望族之中的,将来史书下,这是多好的一场君臣佳话。

    结果孙翊从流民中发掘的一个人才却是阉人。

    甚至这时候还不能暴露谷利阉人的身份,不然你一个诸侯身边养着一个阉人,这就很诛心了。

    但谷利毕竟是阉人,迟早都要回宫的,所以最好的办法就是孙翊称帝后,谷利“自阉”入宫陪伴吴帝左右。

    史书上就会这么记载,功臣谷利感帝之恩德,不忍离帝之侧,自阉入宫求请帝为大长秋

    这怎么看起来怪怪的。

    这应该也算别样的一种君臣“佳话”了吧,希望将来的那些腐文写手,手下留情呀!

    在知道谷利的真实身份后,孙翊联想到某位大阉也姓张,又因为谷利是孙翊在难民中发现的,所以便为谷利改姓为谷,意为五谷丰登,大利百姓之意。

    将谷利留在身边,他的身份给孙翊带来的好处也很多。

    首先谷利本来就心思细腻,料事周全,又从小在宫中照料贵人皇子,所以他在孙翊身边后,将孙翊的起居饮食,私人生活照顾的很好。

    朱然虽然性格持重,但毕竟是一武将,在这方面欠缺了不少。

    所以孙翊没过多久,就将谷利命为右部督,朱然改任左部督,共同执掌孙翊亲卫,而朱然主要外部守卫,谷利主要负责内宅之事。

    还有一点,阉人身份让谷利无妻无子,无亲无戚,能依靠的只有孙翊,他又是个知恩图报的人,所以他对孙翊的忠心是独一无二的的,就像他自己说的那般,“利乃君侯家奴也。”

    在这种前提下,孙翊有些事也方便让谷利负责。

    孙翊让谷利从流民中招募孤儿,在谷利的招募之下,得孤儿数百人,孙翊将这些孤儿命为校事。

    孙翊让谷利好好教授这些孤儿,教他们一些辩人明事,密告监察的技巧,这些对于宦官来说,简直是本能。

    待他们恢复一定的身体素质后,孙翊就会将这些校事散到他领土中的每一处角落,为他督察地方收集情报,为他调查官员或亲贵们奢侈、逾制、不法的事。

    而且孙翊会成立一个校事府,由谷利署理,负责管理这些校事,汇总这些校事上报的情报。

    虽然让谷利负责署理校事府,但这些校事却是直接对孙翊负责的,他们每个人都有权利可以直接向孙翊奏报。

    不久后这些校事散布到地方后,就会为孙翊构建起一个地方直通中央的监察、情报体系。

    为孙翊充当他在地方的耳目,从而让孙翊的意志贯彻到江东的每一处地方。

    想到这,孙翊问谷利道,“校事们训练的如何了。”

    谷利答道,“再有一段时间,就可以派往地方了。”

    孙翊点点头,到时候校事派往地方大概是孙翊平定山越后,

    借着这个战威,身为孙翊使者的校事们也可以迅速在地方站稳脚跟,从而慢慢发挥出他们的作用。

    “待校事能够履事了,汝当务之急为我调查我大兄当初遇刺一事。

    不管查到谁,不管有多少人牵扯其中,吾只要真相!”

    孙翊的语气很清冷。

    谷利连忙应命。

    孙策遇刺是他打猎时抛下了亲卫单骑前行,然后正好被许贡小儿子和门客三人所埋伏,猝不及防之下受了重伤,因而去世。

    但仅仅凭正好两个字,孙翊会信吗?

    刺杀孙策的那四人,是早就在等在那里的。

    这是一场有预谋的刺杀!

    不管是谁,只要被孙翊查到,他会让那些人为他大兄陪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