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替汉 > 第三十五章 子敬退州骑
    数百人将房外本就不大的空地挤的满满的,数百人身上都背着行装,在这空地上等鲁肃已经半个时辰了。

    这数百人当中有老有少,年长者近古稀,年幼者还在襁褓之中,妇人更是不在少数。

    这数百人中大多数都是鲁氏族人,还有一部分是鲁肃近些年来招聚的部曲,有百人左右,皆矫健之辈。

    鲁肃少有壮节,好为奇计。

    深知天下大乱的他,自小学习击剑骑射。

    而且他一方面散家中财货结乡里欢心和避免山贼草寇垂涎鲁家家产,另一方面招聚年轻少年,给其衣食,予其财货,奉养他们为家中部曲。

    鲁氏数代家财如今十不存一,除了鲁肃自散避祸外,大部分都花在了这些少年部曲身上。

    除此之外,鲁肃平日里带领这些少年在东城南山中射猎,阴相部勒,讲武习兵,俨然以训练正规军的方式来训练约束这一百少年部曲。

    在鲁肃的训练奉养之下,这一百原先大多是游侠的少年,褪去了游散好勇之气,令行禁止,阵容整肃。

    看着族内的大多数人已经到齐,鲁肃心中满意。

    虽然他任家主以来被族人非议不少,但值此家族重大变故之际,大多数人还是肯听他的话的。

    数百人背着行装聚集在这里,自然是知晓鲁肃意欲何为,同时,能聚集在这里,也说明是愿意跟着鲁肃走的。

    鲁肃三日内连连鼓动族人,只言要迁家,却不说迁去哪里,如今都要走了,鲁肃不能再瞒着众人了。

    他对着空地上的众人喊道,“中国失纲,寇贼横暴,淮、泗间非遗种之地,吾闻江东沃野万里,民富兵强,可以避害,宁肯相随俱至乐土,以观时变乎?”

    鲁肃本就体貌魁奇,身材壮硕,如今的他更是举剑横对众人,如将军出征一般仪态,豪气凛然。

    空地上的数百人见鲁肃辞令慷慨,身姿英奇,本来他们心中对千里迁徙还有许多不安,如今不知不觉间都消散了不少,一时间纷纷从命。

    鲁肃见状,也不浪费时间,亲扶母亲上了车马,而后乃命细弱在前,车驾在中,强壮在后,男女三百余人逶迤分为三部出乡里往南行去。

    鲁肃则亲率一百强壮部曲在后,为整支南下的队伍护航。

    同乡众人见之无不惊叹队伍之盛,奔走相告乡里父老,言,“鲁君走矣。”

    这一次南下,鲁肃不可能将家中财货、田产等带走,整支队伍中的人都只带些衣物干粮。

    而贵重的金银玉器、良宅田亩等鲁肃纷纷弃之不顾,留给族中不愿离去的族人。

    鲁肃之果断,鲁肃之舍得,令乡人叹服。

    一时间东城鲁氏举家南下之事,传遍东城。

    东城隶属下邳郡,鲁肃虽未曾出仕过,但其在当地有声名。

    东城县长在听闻此事后,连忙将此事上报,下邳郡太守在听到这件事后,已经是第二日,不过他也没做出什么举动。

    这时候,相对于较为安定的江南地区,中原各地战乱频繁,草寇横生,民不聊生,因此每年都会有不少中原士民逃亡南方避难。

    不说中原,前几年河北之地也南迁来了大批难民。

    北民南迁,这是这时候颇为常见的事,并不违反汉律,下邳郡守没有理由阻止鲁肃。

    只是想起了鲁肃曾为现为扬州刺史的刘馥所征辟过,下邳郡守出于讨好之义写了一封信提醒了一下刘馥。

    当信来到刘馥手中时,自鲁肃从东城出发已经过了五日。

    刘馥正在扬州新治所合肥的刺史府中忧心如何处理梅干、雷绪和陈兰等一众袁术遗将,

    在得知鲁肃举家南下的这个消息后,一时大惊,呼道,“孙氏小儿又盗吾江淮英杰矣。”

    鲁肃举家南下自然是投奔江东孙氏去,总不能是去大江泛江游玩吧。

    正因为知道鲁肃南下是为了投奔孙翊,刘馥才觉得心有不甘。

    江淮一地英才无数,例如张竑、张昭、周瑜、吕范、刘晔、蒋济等俱为一时翘楚。

    但早年间被孙策小儿诱走了一大部分,这已经让刘馥心怀惋惜了。

    如今好不容易又出现一个俊彦鲁肃,刘馥甚爱之。

    因为爱重鲁肃,就算鲁肃拒绝他的征辟,他也不生气,反而想等着给鲁肃时间,慢慢收用。

    结果没想到,那孙策是安分了一阵子,可是弟弟孙翊竟然又把主意打到江淮之地来,不知用了什么办法,诱得鲁肃举家南下。

    真是欺人太甚,真把朝廷的江淮之地当成他江东孙氏的人才培育基地了。

    一心想为朝廷留才的刘馥怎么会容忍这种事发生,他召来扬州司马,命其率一百州骑前去阻拦鲁肃。

    在州司马离去前,爱才的刘馥还嘱咐道,“不到万不得已,勿动刀兵,迫其北还即可。”

    州司马领命而去。

    在刘馥想来,鲁肃五日前从东城出发,如今正好进入淮南郡内,而且信中,鲁肃一行人约为三百人,其中一大半是老弱孩童,青状者不足百,想来以一百州骑前去是能够迫鲁肃北还的。

    这可是骑兵!

    等迫鲁肃北还之后,刘馥打定主意要亲自前去延揽,不能再给孙翊任何机会了。

    鲁肃一行人一路上加紧赶路,行不过六七日,已经到了淮南郡内的成德县附近,大约再有七八日路程就能抵达庐江郡了。

    这一路来,鲁肃担心路上有变,一路上日夜兼程,丝毫不敢懈怠。

    一日中整支队伍只休息三个时辰左右,这还是顾及到队伍中老弱妇孺多的情况下。

    不过虽然路上的休息时间并不多,但整支队伍的人心还是颇为坚定的,就算是老弱孩童也是能坚持就坚持,轻易不会停下来休息。

    此乃乱世,时局艰难,这时代的人没有太多矫情。

    但此时正在官道上赶路的一行人碰上了麻烦。

    鲁肃皱着眉头听着一部曲的情报。

    这部曲是鲁肃特地放出在周围探查情况的,他刚才着急火燎得赶回来,对鲁肃禀报,说后面十里处有百余骑兵的活动迹象。

    骑兵?

    想来是刘馥派出来的。

    一路上鲁肃只经过下邳、淮南两郡,如今都已经进入淮南郡了,下邳郡要有追兵早就来了,所以只可能是扬州刺史刘馥派出来的。

    刘公竟如此看重于他?

    围绕在鲁肃周围的一百健儿们听闻有骑兵在后追击,脸上都浮现惊慌之色。

    虽然骑兵距此地还有十里之处,但这点距离对骑兵至多不过半个时辰就可赶到。

    而且那是骑兵呀,正常要想在野战中抵抗骑兵,要么是同等量的骑兵,要么就要是数倍于骑兵的步兵才能做到。

    可如今双方人数对等,这可是大大不妙。

    众人脸上的惊慌没有逃过鲁肃的眼睛,但此时他的脸上却很镇定。

    他命队伍中的老弱孩童继续前行,而后自己就领着亲手训练出的一百健儿,在原地结阵等待着追骑的到来。

    一百健儿见鲁肃如此镇定,心中的惊慌也渐渐平定。

    半个时辰后,不远处的地面扬起一片片灰尘,阵阵的马蹄声也从不远处传来。

    不过一会儿,一支百余骑的骑兵队伍就出现在鲁肃众人眼前。

    来如风,疾如电。

    率领部下来到此处的州司马见有一支小部队挡在路中,观察之下,为首那人相貌与传闻中的鲁肃相貌有几分相似,便拍马上前问道,“对面可是鲁君子敬?”

    州司马一动,身后百骑也齐齐一动,烈日下,马鼻口中呼出的白烟清晰可见。

    鲁肃见此情况脸不变色,驾马上前,来到扬州骑兵前十步处,应道,“正是在下。”

    州司马闻言大喜,数日搜寻终于找到正主了,他对鲁肃言道,“吾奉刘使君之命迎鲁君为乡。”

    在州司马看来,有自己身后这百余骑兵的震慑,鲁肃那方仅有一百余人,而且还甲胄不全,鲁肃计较利害之下,定会跟随自己回去的。

    岂料。

    鲁肃跨马更前一步,手臂一挥,身后一百健儿齐齐一喝,接着各个引箭搭弓,摆出应敌的态势。

    州司马并其身后的百余骑兵皆都一愣,

    这是作甚?

    见身后健儿已经做好准备,鲁肃再度跨马向前一大步,现在离那百余骑兵只不过六七步之遥。

    鲁肃甚至似乎都能闻到扬州骑兵身上铁甲的铁锈味道。

    不等州司马反应过来,鲁肃对其大喝道,“卿等丈夫,当解大数。今日天下兵乱,有功弗赏,不追无罚,何为相逼乎?”

    说完后,鲁肃命人在数步之外值盾,而后其从马上的箭袋中取出一支箭矢,右手拉弓,将利箭搭在劲弓的弓弦上,手上青筋暴起,筋肉膨胀。

    在一百扬州骑的注视下,鲁肃轻喝一声,一支闪着寒光的利箭如流星般飞射而出,噗的一声响,那利箭竟直直洞穿大盾,破盾而出!

    一众扬州骑全都倒吸一口凉气。

    州司马心中骇动,这可不是一般的盾牌,乃是大盾,主要防备长兵器的,比一般的盾牌防护力更强。

    寻常刀枪戈戟都不能一击即破,如今就在这鲁肃的利箭之下,竟然被洞穿了!

    不仅于此,鲁肃接下来又连连搭箭三次,再次射出三箭,而每箭全都洞贯大盾而出!

    扬州骑又倒吸了一口冷气。

    之前只听闻鲁君是个读书养性的谦谦君子,怎么还有如此勇武的一面。

    鲁肃的这番表现大大震撼了追击而到的扬州骑,

    鲁肃趁扬州骑都震惊于他的勇力之际,再次跨马向前大大进了一步,这一次,一百州骑竟不由自主的略微后退了一点。

    鲁肃对州司马言道,“吾身后一百健儿者皆是有我这般武勇之人,汝若非要逼吾转北而归,吾等定会与尔等死战,死战之下,尔等纵使能胜,也定然损失惨重,何苦为之?

    你若回去禀报刘使君,就说未发现我之踪迹,刘使君宽仁,纵有责罚,死罪一定可逃,两相利害之下,就看汝如何抉择了。”

    州司马听了鲁肃所言,心中意动。

    他又看了看已经都没什么战心的部下们,自度现在已经不能制鲁了,叹气一声,对鲁肃一拜后,领着一百部下就这样回合肥去了。

    一百州骑来得快,去的也快,在此地不过停留半个时辰而已,但其中的凶险却非同寻常。

    在一百州骑离去后,鲁肃身后的一百健儿爆发出一阵欢呼声,鲁肃心中也轻轻松了一口气。

    这州骑离去之后,就算刘馥知晓了再派人来追,但一来一去之间,那时自己早就进入庐江郡境内了。

    吴侯孙翊现在就在庐江坐镇,料那刘馥也不敢派兵进入庐江郡。

    只是一日还未到皖县,鲁肃就不会掉以轻心,他见州骑真的离去后,就率领一百部曲向前急行,追上前队去了。

    接下来,赶路的路程还要继续加快了!

    江东,吾鲁子敬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