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替汉 > 第二十八章 徐氏戒兄
    要说哪一个地方受孙翊平定庐江的消息影响最大,那就是非身为江东政治中心的吴县莫属了。

    自从这个消息流传开来后,吴县上到文武官员,下至士民走卒全都振奋不已。

    往日里笼罩在吴县中的那种山雨欲来的压迫感顿时一下子少了不少,每个人心中都少了许多担忧与彷徨。

    吴县就是孙翊这个吴侯的封地,居住在这里的人大多都是与孙氏荣辱与共的人。

    在如今江东这个内忧外患的时候,新任吴侯孙翊打出了如此精彩的一仗,对于吴县、甚至整个江东来说所带来的的振奋人心的效果是无比强烈的。

    整个江东的向心力都在随着消息的进一步扩散慢慢恢复,与此同时,孙翊的威望也在以不可思议的速度上涨着

    吴县,吴侯府。

    在府中吴侯的寝室内,吴侯夫人徐氏正在裁织着一件单衣。

    相貌清丽的徐灵伊身穿淡色齐胸糯裙,秀发轻束,如玉脂般的小手正在织机上,一匹一丈长的蜀锦在她的巧手下正慢慢蜕变为一件单衣。

    房内织机翻动的声音丫丫作响,就像一首静谧午后的安眠曲。

    反正徐琨觉得自己听的快睡着了。

    徐琨到达吴县一个多月了,自从接到孙翊让他奔丧的文书后,他连行装都来不及整理,当即带着一些亲卫就往吴县赶来。

    当时他以为孙翊召他是对他有大用。

    毕竟他是孙翊妻子徐氏的亲兄,而且在当时孙翊初登大位,江东君臣还未相知的这种情况下,调他这个大舅子来身边任用是很正常的事。

    毕竟他与其他江东臣子不同,有着徐氏兄长的这个身份在,自孙翊继位那日来,他就会自然而然的是孙翊的铁杆支持者了。

    谁料在他来到吴县后,在拜祭过孙策后,孙翊只接见过他一次,除了勉励几句外再无其他,而后就无召见他的意思。

    而后孙翊每次议事也都无传唤他,后听闻庐江动乱,他上书请求回归牛渚镇守守备长江,孙翊也是不许。

    只是让他在吴县多多修整,好好陪陪孙策

    要不是徐琨自认为没犯下什么大错,他都差点以为孙翊是要让他下去陪孙策了。

    后来孙翊就亲征庐江了,孙翊走后,心中忧郁的徐琨就经常来找他的这个胞妹聊天。

    今日来是得知了孙翊平定庐江的好消息。

    刚得到消息时,徐琨除了感叹孙翊之智谋之外,心中还很激动,现在是孙翊越好,他徐家才会越好,欣喜激动之下,今日他又来了徐氏这。

    谁知来了之后,徐氏就一直在那里织衣,对他不理不睬的。

    都快一个时辰了都。

    听着那织机转动的声音,徐琨感觉睡意越来越强,为了不让自己睡着,他主动找话题道,“裁织衣物府中自有下人为之,女君为吴侯夫人,何苦受这劳累。”

    女君是徐灵伊家中小名。

    似是觉得徐琨的言语打扰了自己织锦,徐灵伊琼鼻皱了一下,而后停下了手中的动作,不满道,

    “妻为夫君织衣,乃是人伦,岂有劳累一说。三郎穿我亲手织造的衣裳,也是令我开心的事,又有何苦呢?”

    徐琨见徐灵伊终于肯搭理他了,脸上浮现喜色,他来到徐灵伊身前言道,

    “如今君侯已经平定庐江,想来不久后就会回师征讨山越,吾与山越交战多次,对山越了解颇深。

    还望到时女君在君侯面前替我美言几句,好让我能够随君侯一起出征。”

    “不说。”

    徐灵伊断然拒绝。

    徐琨一下子急了,这什么妹子呀。

    但徐琨也没有再劝徐灵伊。

    徐琨父亲早亡,那时徐灵伊才不过三岁,他与徐灵伊年纪又相差十余岁,

    从小徐琨就是既充当兄长又扮演父亲的角色将徐灵伊护佑长大。

    徐灵伊的性格他清楚的很,虽是一介女子,心志之坚定却不输男儿。

    一旦她决定的事,很难会更改的。

    见徐琨脸露沮丧,徐灵伊自小与徐琨相依为命,感情之深厚非同一般。

    她心中终究还是不忍,对徐琨言道,“非妹妹不愿替兄长美言,只是不能。”

    “兄长自奔丧以来,心中抱着何种想法我知道。

    而兄长现今愁闷心急,无非是觉得三郎有将汝闲置之意,但兄长何不细想之,郎君若真的有此意,当初又岂会特地召汝入吴?”

    “江东数百士吏中,郎君特许异姓奔丧者惟你与建威中郎将呀。”

    听徐灵伊言语,徐琨脸上郁结之色更甚,

    “这点为兄也知道,但这正因为如此,吾才烦闷。

    吾与公瑾俱入吴,然公瑾受君侯留守吴县重任,如今江东动乱,兵戈频起,君侯却将吾置于一旁,不闻不见,吾实在猜不透君侯所思。”

    徐灵伊闻徐琨所言,心中叹息,自己这位大兄勇武有余,智谋方面终究是差了点,

    “当日大兄托孤之臣虽然只有三位,但群臣心里都清楚,若是周建威当日在吴,托孤之臣中必有其。

    郎君重用周建威,一则是看重他的才能,二则或许是大兄临终对郎君有嘱托,令其重用,这一点兄长又如何与周建威相比。”

    徐灵伊此言令徐琨顿时开悟。

    “兄长勿忧,君侯继位以来行事莫不是谋定后动,郎君既召你入吴定是心中对你有所期待。

    国有主丧,新主执政,上下相疑之时,新主若明,定然懂得欲先用之,必先抑之的道理。

    你毕竟是吾兄长,是君侯的外戚,又有功勋在身,君侯不会不用。

    之所以现在不用你,便是郎君在考验观察于你。

    当日郎君亲征庐江时,兄长连连上书三封请为先锋,你可知郎君最后为何不用?”

    “当日郎君新登大位,威望日浅,他亲讨庐江叛逆就是树威于江东,如此的话,他怎么会携带大兄这等功臣宿将前往?

    郎君要的是独揽大功,稳固权柄,若令你为先锋,或带其他宿将前往,

    就算平定庐江,虽也可涨其威望,但其之威望会有今日之重乎?”

    “吾的这位夫君,心大的很呢。他并不想一直都活在先君的庇护之下。”

    徐灵伊已经都将话说的如此明白了,徐琨这才恍然大悟。

    徐灵伊自小就聪慧异常,未出嫁前很多时候家中的事务其实都是她决定的,事后收效无一不佳,因此徐琨对徐灵伊的判断很是佩服。

    只是他又问道,“君侯之心意如此,吾也心安了。

    只是女君知道君侯没有闲置吾的意思,吾方才让女君为我在君侯面前美言几句,女君何故拒绝。”

    徐灵伊现在有点想拿织梭砸他哥哥的冲动,都说这么清楚了,怎么还问这个问题。

    “大兄先前三请为北进先锋,郎君虽然最后不用,但汝之忠心及立功之心他已知晓。

    现在郎君威望日隆,用人已经可以随心,此次回师讨平山越,兄长定在军中。

    既然郎君此番回来会用兄长,吾又何必多此一举再去君侯面前多言。

    这样用处不大,反而会让君侯多思,觉得我们徐家内外相连,如此反而不美。”

    孙翊是人主,他要是起疑,甚至都不需要证据,只要心中存在芥蒂,徐家就会大祸临头。

    这就是一个有了威望后的人主的权力。

    生杀予夺,升官拜爵,皆在其一念间。

    说道最后,徐灵伊想起这段时间来,徐琨多次来寻她。

    心中有所担忧的她用不符合她这个年纪的口气劝谏徐琨道,

    “先君早卒,郎君承基,此是吾徐家腾飞之机,但也意味着吾徐家以后处在了风口浪尖,机会往往与危险并存。

    大兄心中怀有冀望无可厚非,只是大兄要谨记,似吾等外戚之族,应严守忠慎二字,如此方能长盛,切勿自误。”

    徐氏所言让徐琨陷入了沉思。

    他终究不是愚笨之辈,经徐灵伊言及忠慎二字,他也懂了其中的意味。

    忠对孙翊,慎对徐氏。

    徐琨看着眼前座上的这位妙龄少女,数月前,她还是他疼爱有加的妹妹,如今已经是他的主母了。

    虽然感情没变,但身份已经全然不同。

    徐氏还是女君,但这个称呼如今已经只属于孙翊的了。

    他起身拱手,对着徐灵伊行臣子之礼道,“唯,夫人。”

    在徐琨离去后,徐灵伊脸色微暗,她用葱指轻轻来回抚摸着艳丽的蜀锦。

    刚才徐琨最后的举动让她心里五味杂陈。

    她知道徐琨是明白了“忠慎”二字的含义,

    也知道就算徐琨对她以后以君臣之礼待之,对她的疼爱也不会减少,

    他还是那个从小护佑她的兄长,是她在外最有力的支持者。

    只是当自己亦兄亦父的兄长对自己行君臣之礼,称呼自己为夫人时,徐灵伊觉得自己好像失去了一些东西,心中不好受。

    但她不后悔自己今日对徐琨的告诫。

    今时不同往日,今日对徐琨的告诫,是为了徐家好,是为了徐琨好,也是为了自己好。

    外面不知道多少人艳羡自己,年仅十八岁就已经是江东的女主人,卧吴侯之侧,专宠于府内,尊荣无比。

    孙翊对其也是宠爱有加,信重不疑,但这是现在,将来呢?

    当年孙翊与自己的婚事是由先君孙策一手促成,本来孙母议定的三郎之妻是那毗陵恽氏嫡女。

    毗陵恽氏和吴县陆氏为吴郡两大望姓,共为江东世家高门。

    其中毗陵恽氏出自西汉名臣杨恽,后因为王莽之乱,杨恽之后迁徙到了毗陵避难,并以先祖之名为氏,改杨姓为恽。

    恽氏本就是公卿之后。

    自迁居到毗陵后,以治学显闻,族中世代有人为朝廷征辟为官者,世仕扬州州郡。

    先祖中历任二千石,千石者足有十数位之多,家族清望非同一般。

    加之此代恽氏主母常氏乃是孙母吴氏故交,

    当初孙坚死后,孙坚家眷避难江东时,常氏多有援手,也因此,孙翊与那恽氏嫡女早就相识。

    后来孙策统一江东后,孙氏显贵异常,孙母为了报答常氏昔日之恩,议定孙策与恽氏嫡女恽清之婚事。

    岂料孙策从中更改,选了徐灵伊为孙翊之妻。

    因为这个变故,孙母心中一直对常氏心有愧疚,但是孙翊正妻已定,总不能让恽氏嫡女恽清做妾。

    可是如今孙翊成为了江东的主人,身份贵重,此时再让恽清做孙翊的妾,便也说的过去。

    徐灵伊心思通透,孙母一向念恩并且对这件事念念不忘,重提纳恽清之事是大有可能的。

    恽清一旦进入孙府,她背后站的是整个恽氏,是恽氏百年的声望,甚至一直被孙策压制的江东士族,都会将宝押在这个恽氏嫡女身上。

    而徐家不过是富春当地豪族,论家门是比不过恽氏的。

    就算孙翊没有纳恽清,但以他的身份将来也会有妾室,内室之内的纷争总会可能存在。

    而孙翊是江东之主,他的内室之争不会是争风吃醋那么简单。

    孙翊的宠信,并不能是自己可以无忧无虑的资本。

    智者往往能防患于未然,既然早知有这一天,徐灵伊不如约束好家族,并做好孙翊妻子的角色,宜室宜家,以免将来引发不必要的祸患。

    欲戴荣冠,必承其重,

    徐灵伊深知这一点。

    想完这些后,徐灵伊心中渐渐平静下来。

    她低头看了看织到一半的蜀锦,想到这蜀锦是为孙翊所织,嘴角露出温柔动人的笑容。

    当初是她主动想嫁予孙翊为妻,如今得偿所愿的她还有什么不满足的呢?

    “将来若有得意时,吾必不相负。”

    孙翊的这句话音犹在耳。

    只是将来,三郎真会无时无刻护住她吗?

    徐灵伊觉得有时候挺讨厌自己的聪慧的。

    因为聪慧总是会让她认识到人心的善变。

    可是当一个聪慧的女子对一件事保持怀疑时,最后却还是选择了相信,这也许就是喜欢吧。

    所以自己对心中的那个疑问,徐氏自己给出了答案。

    他会。

    想到此,徐氏抑郁不在。

    明艳动人的她又缓缓开动起织机来,织机的丫丫声再次在这个空荡的房间响起,

    要快点织好,郎君快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