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替汉 > 第二十四章 借汝一物
    孙翊入城后的第一件事,便是派人延请城中名医为潘璋和其的部下疗伤。

    此次出征孙翊军中是有军医的,但孙翊这一支是奇兵,讲究轻装潜行,快速奔袭。

    就连攻城器械等也是在皖县城外的山林中悄悄制作的,所以孙翊这支部队带的军医并不多,而且这些军医本来都是为孙翊一个人服务的。

    若是医治潘璋,自然是绰绰有余,但其余一百士卒,是没办法一下子医治这么多的。

    所以孙翊才第一时间下令延请皖城中的名医,汇合如今有的军医共同为潘璋及其部众治疗。

    这时代战乱频繁,医师又甚少,很多在军旅的士兵是既学会了作战技巧,也学会了一些简单的治疗外伤的手段。

    毕竟在发生战斗之后,若是轻伤,士兵就自己随便处理一下,若是重伤,则大多需要靠同袍“妙手回春”了。

    至于军医?

    除非是大规模的受伤,影响到接下来的作战了,一军主将才会派出军医巡视各营治疗伤员。

    平常的话,军医那只属于司马级别以上的中级军官才有资格使用的。

    若是以往军中惯例,潘璋这个别部司马是会有军医医治,但那受创不浅的一百士卒,

    可能就是各安天命吧。

    孙翊没办法接受这种事情,这些勇士为他舍生忘死,于情于理,孙翊都不会遵循这时代的惯例,对他们置之不理。

    不过让孙翊没想到的是,在孙翊将自己的医官派出去诊治受伤的士兵后,并且进城的第一个命令是延请名医诊治伤员,这两个举动在传扬开来后,军中皆盛赞孙翊仁爱,对孙翊更加心悦诚服了。

    特别是那破城剩余的一百士卒,本来也许他们都做好等死的准备了,但如今……,要不是身上有伤并被严令不许妄动,此时恐怕都会来孙翊面前叩头谢恩了。

    在这个尊卑分明的社会,也许在孙翊看来是理所当然的一个举措,就会令效忠他的底层人员感恩戴德,誓死效忠,这不知道是这个社会的不幸,还是孙翊的大幸。

    孙翊进城后的第二个命令就是让各部兵马占据皖县四处城门,控制了整个皖城的城防,从实际上占据了皖县。

    孙翊还传令下去,没有他的手令,任何城门不准开启,更不准任何人进出。

    孙翊这是防止李术趁乱逃出皖城,孙翊之所以要先攻皖城,就是因为李术在此,捕获了他,才是解决庐江郡叛乱最快的办法。

    要是费了这么大一番周折拿下了皖城,却让李术跑了,孙翊会哭。

    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狗血处。

    因此在下完第二个命令的当时,孙翊就领着剩下的数百亲兵往郡守府赶去。

    在赶往郡守府的路上,朱然向孙翊建议道,“如今皖城已下,但中郎将一部尚在曾江鏖战,不如臣率一千兵马赶往曾江,于后击术之残部,前后夹击之下,术之残部必溃。

    到时臣汇合中郎将所部,共同来皖城守卫君侯。”

    面对朱然的建议,孙翊想了想,拒绝道,“子衡乃知兵之人,却为曾江李军所阻不能下,由此可见,曾江李军虽为术之残部,然不可小觑。

    派兵接应子衡一事虽紧要却不急,要想万无一失,尚缺一物。”

    朱然不解,何物?

    孙翊没有解释,只是加快了速度,继续往郡守府而去。

    待孙翊赶到郡守府时,就看到郡守府府外跪着一群人。

    最前列的那人被四五个人按压着,五花大绑,头发散乱,本应该高高在挂的冠带掉落耳旁,狼狈至极。

    被五花大绑的那人见孙翊等人来到,本来还在挣扎的身子顿时像泄了气的皮球般,软了下来。

    军中有认识李术的,向孙翊说道那个被五花大绑的便是李术。

    本来还担心李术窜逃的孙翊,这下终于放下心来。

    只是眼前这副情景,孙翊稍微想一想,就知道郡守府外这场戏唱的是哪出了。

    孙翊不由得嗤笑一声。

    跪着的人群中主事的是庐江郡功曹许颜,许氏是皖县大族。

    许颜见来到的数百士卒身形彪悍,精练整肃,在一来到府外后,就将自己等人团团包围了起来。

    其中为首骑马的那少年铠甲精美,贵气凛然,许颜心中猜测他就是孙翊。

    因此他从人群中膝行而出,一路膝行来到孙翊马下,对着孙翊行跪拜大礼道,

    “李术为讨逆明府所表为庐江太守,身负明府信重之恩。

    然今讨逆明府薨逝,李术不但不思报效少主,反而趁此时机,罔顾君臣之义,暗藏祸心,妄动刀兵,企图割郡自立,实乃忘恩负义,心如蛇蝎之辈。

    幸君侯运筹帷幄,神兵天降,克复皖城,吾等心中欣喜至极。

    君侯破城后,李术此贼还意欲奔逃出城,吾等皆忠于君侯之辈,怎能容许此等恶贼脱逃。

    因此一起奋力将此贼拿下,曝于这煌煌天日之下,缚其于这尺寸之间,以等待君侯发落。”

    许颜口中的吾等,想来便是如今跪在孙翊面前的这群庐江“忠臣”了。

    许颜说完后还再度朝孙翊一拜,随即按头不起。

    孙翊眯着眼看着这群跪着的似是对孙家忠心耿耿的庐江众臣,手指轻轻摩擦着马鞭,不发一言。

    空气一时间有些凝固。

    许颜也不知道自己的这番话糊弄过去孙翊没有。

    但无论如何,他们为孙翊捕捉了李术是事实,他们是有功的,想来孙翊应该不会拿他们怎么办吧。

    李术看着许颜对孙翊卑躬屈膝的样子,与往常里对自己的那副清高的姿态全然不同,

    又想到背后按压着自己的那人却是刚刚在府内被自己一句话就吓得汗如雨下的僚属,

    突然间,他觉得这些自己平日里倚为臂膀的皖城贤才,很可悲。

    他大笑着说道,“许功曹,当时吾说投效曹公的时候,汝可是第一个赞成的呦。”

    李术知道自己是必死之人,既已必死,还有什么话不敢说的呢?

    李术的话一出,府外空地上的空气更加凝固了。

    许颜吓得把头埋的更低,浑身发抖。

    随后李术又说道,“在场的诸位,当时也都没人出来劝阻咧。”

    李术这句话再一出来,全场的庐江官吏瞬间如许颜一般浑身颤抖,汗如涌下。

    按压着李术的那几人也顾不上按压了,全都吓的跪倒在地。

    没有人想着辩解,李术说的事不是什么秘密,一查就能查出来的。

    就是这样才更害怕。

    众人仿佛回想起了孙策在位时,对待他们这些本地世家士族那血腥的毫不留情的手段,听说眼前这位深肖其兄呀!

    看着眼前吓得如兔子般的众人,孙翊心中的杀机正在洋溢。

    天下世家许多,并非所有世家都像眼前这些人如此,但毫无疑问的,这种世家是比例最高也是孙翊最厌恶的。

    但很快的,孙翊就慢慢压抑住了自己的杀机。

    按性质,他们都是李术反叛的帮凶,李术辜负了孙策之恩,他们难道没有吗?

    但一个成熟的君主,要考虑到方方面面,杀人容易,在场的起码有十数家皖城士族,只要孙翊一声令下,一会儿,他们就会被屠戮殆尽。

    但要是把他们全杀了,消息一旦传出去,其余庐江九县瞬间就能变得跟铜墙铁壁一般。

    庐江郡就会成为一个大泥潭,把孙翊长时间得拖在这里,这样子,完全违背了孙翊目前的利益。

    一个君主有掀桌子的任性的前提是,你得有造新桌子的能力。

    路要一步步走……

    不过也不能不杀,一定的震慑还是要的。

    孙翊手指许颜,“拖下去,族诛。”

    孙翊的话音刚落,就有虎士上前来将已经吓得说不出话来的许颜拖走。

    在拖出一段距离后,许颜那惊恐不已的求饶声才远远传来……

    其余人见许颜被像狗一般拖了下去,而且不止他要死,还要被族诛,一个个吓得面无血色,直接趴在地上了。

    这孙翊比他兄长还狠,一个是动不动杀,一个是动不动族诛……

    孙翊等了一会,见其余人被吓到极致后,才缓缓开口道,“至于尔等,或为被胁迫,或为不知明里,皆有罪,但非不可赦。”

    “且尔等有擒李之功,孤暂时饶过尔等一次。”

    “孤此次平叛,只诛首恶,不罪旁从。”

    “望尔等日后恪尽职守,不再负孤之望。”

    孙翊的话在如今这些人听来,就犹如天籁一般,以为许颜前车之鉴在前,自己这些人都是必死的,没想到孙翊网开一面。

    跪地的庐江官吏们顿时感激涕零,有的人甚至已经落泪,叩头谢恩道,“多谢君侯,多谢君侯。”

    孙翊也不知道那些落泪的人是真情实感,还是故作此态,不过这些对于他来说并不重要,威也立了,恩也树了,他摆摆手示意众人退下。

    跪地的庐江官吏们见状忙不迭的起身,今天受得刺激太大了,他们也想赶紧离开这里。

    可是由于刚刚被孙翊吓得太狠了,一个个起来腿脚都不稳,只能相互搀扶着离去。

    孙翊放过这些人,还有一个原因,就像李术说的,这些人当时是没有劝阻李术,不同于许颜的表态支持。

    如果今天孙翊把这些只是没有劝阻的官吏都杀了,等消息传出去,但凡有叛乱的地方,以后都会跟孙翊死磕到底。

    反之,孙翊诛少数支持的人,放过大多数被胁从的人,等消息传出去了,日后平叛阻力会小很多。

    而且孙翊还表明放过这些人的其中一个原因,是因为他们有擒李之功。

    这就是在暗示,就算你们一不小心被胁从了,只要伺机立功,那么就不会怪罪尔等,这就等于在叛军中埋下了许多颗定时炸弹,说不定有时就会有奇效。

    孙翊揉了揉眉头,感觉有些疲惫。

    身为君主可真的不容易,单单是一个杀与不杀的问题,就要考虑到如此多。

    不过没办法,孙翊是江东之主,是江东之地的真龙,龙起必有风雨相随,他的任何举动都会被人格外注意。

    在处理好这件事后,孙翊拨马来到李术身前,由于按压李术的人已不在,现在李术除了手脚被缚,做其他动作已经无碍。

    他直接盘腿坐在地上,一点也不注意仪态。

    在孙翊来到他身前后,他抬起头看着这个居高临下的少年郎,沉默不语。

    孙翊面对着李术注视的目光,咧开嘴,笑道,

    “孤要借汝一物,平定庐江。”

    李术有些诧异,问道,“何物?”

    孙翊笑的愈发灿烂,犹如邻家小哥哥一般,

    他说,“君之人头是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