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替汉 > 第二十三章 皖城,破了
    孙翊没有讲究什么隐藏踪迹,他直接率军从山上而下,意图直奔皖城。

    如今皖县城内只有一千守兵,是皖县城防最薄弱的时候,这个是莫大的良机,机不可失时不再来,孙翊一定要把握住。

    其实从数据上来说,孙翊不施计分兵诱皖城守军的话,

    孙翊原先的兵马为一万,皖城的守军为五千,为2倍之差,而如今孙翊的奇兵与皖城的守军比为3倍之差。

    看起来没有相差多少,为什么胜率会增加了这么多呢?

    那是因为,皖城是一个大县,城池宽长,当其守军为5000时,每个城门处都可以有一千以上的兵马驻扎,加上皖城城墙的防御工事,是不好攻下来的。

    但如今皖城中只有一千兵马,除去在城中维护治安和守卫李术的之外,在城墙上的不足千人,平均到每个城门还不足二百人,二百人连城墙都站不满,何谈严密的防护城墙。

    这毕竟是守城,不是守水晶。

    待孙翊领着先头部队从山中而下,出来山林时,皖城就在数里之外。

    如此近的距离,对于训练有素的步兵来说,几乎可以说是须臾可至。

    但三千兵马原先都在山林中隐藏,一下子之间没办法全部收容起来,

    因此孙翊命潘璋为先锋,领本部兵马扛着攻城器械,率先驰突向前,为后续部队开路。

    皖城中虽只有一千士兵,但如果防御得当,也会是个不小的麻烦。

    孙翊先命潘璋部五百士兵前去攻城,把城攻下来是不敢想了,但这样一可先声夺人,震慑李军,扰乱其军心,二这五百士兵可提前为后续部队抢占有利地形,方便后续大部队攻城。

    潘璋生性嗜酒,其手下部众也多此之辈。

    在得到孙翊以其为先锋的命令后,潘璋并所部五百人都拿出随身携带酒壶,喝了一口烈酒后,将壶中剩余的烈酒倒在手中横刀上,似在为手中刀刃开禁。

    而后五百壮汉齐齐将酒壶掷于地上,随着潘璋的一声厉喝下,五百壮汉往皖城冲去。

    全力冲刺之下,不过一刻钟,潘璋所部已经到了皖县城下。

    城墙上的李军先前都得到消息,孙军现在正在攻打曾江,因此每个人都很懈怠,倚枪闲聊的不在少数。

    岂不料一支几百人的孙军突然出现在城下,而且李军往远处看去,几百人的孙军身后还隐约有一支数千人的部队,这种情景下,城上李军俱都大骇。

    眼见潘璋所部已经到了护城河外,越过护城河,便是那几丈高的皖城城墙了。

    李军的守城校尉当即反应过来,组织起城墙上的李军朝潘璋所部放起箭来。

    并且命人去传令其他城墙上的士兵过来支援。

    皖城守军虽不多,但他们是居高临下,而且潘璋所部离他们颇近,因此一轮放箭之下,有不少孙军中箭倒地。

    但奔跑在最前的潘璋面对射来的利箭眼睛都不眨一下,不躲不避,直接以手中横刀格挡。

    身后部卒见主将潘璋勇猛向前,丝毫无停顿之意,士气不降反升,紧紧跟随在潘璋身后,共同坚定的朝皖城前进。

    很快的潘璋所部来到了皖城的护城河前,一些士卒放下几座云梯,潘璋和其余士卒踩着云梯迅速通过护城河,来到了城墙下。

    见孙军已经来到了城墙下,城墙上的李军校尉心中更加惊骇。

    他急忙拔刀砍了几位有退缩之意的守城卒,震慑了众人之后,他命二百分为两部,一部继续朝城下射箭,另一部则准备好滚石,阻碍孙军架云梯登城。

    此时从其他城墙上也陆续有援军赶来。

    正在城下指挥士卒们架设云梯的潘璋,猝不及防被城上射来的利箭一箭射中肩膀,

    剧痛之下潘璋倒地,幸得随行亲卫为其架起一面盾牌,才挡住了城上继续射来的箭失。

    亲卫一边苦苦支撑住盾牌,一边劝潘璋道,“司马,城上箭势太强,且退吧。”

    面对亲卫的好意劝谏,潘璋勃然大怒。

    他看着他手下的儿郎在城下有的在架设云梯,却被城上的箭穿心而过,有的儿郎爬上云梯却被城下投下的滚石击中,从几丈高的城上落下,头颅崩裂。

    他看到了城墙上汇聚了越来越多的李军,又转头看到了远处那正在紧急收容军队的孙翊,他想起了那天吕范建言孙翊退兵,孙翊沮丧的样子。

    君忧臣辱!

    君侯精心谋划,如今好不容易已经到了皖城城下,离破城只有一步之遥,他为君侯之先锋,怎可轻言退却。

    潘璋起身用右手拔出左臂上贯入骨肉的箭矢,箭上有倒钩,拔出来的时候带出了一块血肉,剧痛之下,潘璋忍不住痛哼出声。

    随后他将带着他血肉的箭掷于一旁,手举横刀,对着城下在苦战的部卒大喊道,

    “二三子,随某先登。”

    喊完,潘璋率先爬上云梯,快速地朝城上攀登而去。

    潘璋生性勇猛,跟随他的部众也多是悍不畏死之徒,见潘璋如此勇猛,士气大振,有不少人自发的跟随在潘璋身后登上云梯。

    其他已经在云梯上想退却的士卒,也都振奋心神,继续往城上攀登而去。

    城上的守门校尉本来见孙军攻势已经有所迟缓,但却突然的又愈发猛烈起来,心中更加焦急。

    他只能不停的派人去其他三个城门求援,至少要在敌方大部过来前把情势稳住。

    潘璋身形矫健,城上不停射来的利箭没有迟缓他的行动,他三步并作两步,在云梯上左右腾挪,很快就来到了城头。

    刚到达城头,就有三柄长枪突刺而出,潘璋堪堪躲过,而后趁势越上了城墙上。

    刚到城墙上的潘璋立刻被李军包围起来,潘璋毫不畏惧,挥刀横砍,砍杀了不少李军的同时,护住了他登上墙的这处云梯。

    在潘璋奋力拼杀争取时间的情况下,很快的,跟随在他身后的士卒也都纷纷上到城头来,于潘璋合战一处与城头上的李军厮杀起来。

    潘璋这处登城的士兵越来越多,李军的守门校尉只能不停调兵过去应对,李军本来人数就不是很多,虽然其他城门时不时有援兵赶到,但无法一瞬间都赶来。

    因此这处城墙上其他处的守兵渐渐少了起来,城下的孙军趁此机会,纷纷上得城来。

    一时间,城墙上处处都有孙军与李军厮杀在一块,城墙上的喊杀声响成一片,不停的有士卒从城墙下跌落,不分敌我。

    潘璋手臂上的血越流越多,除此之外,他身上还落了不少伤,此刻他的脸上有一道狰狞伤疤,那是刚才不慎为一位李军士卒所砍的。

    要不是他反应及时,恐怕他的头颅已经飞跃城头之下。

    如今已上的城来,但潘璋的目标不仅仅是这个,他指挥着城上的孙军与其汇合,共同结阵往城下而去。

    他的目的很明显,在孙翊到来之前,斩关落锁,打开城门迎他的君侯入城。

    随着城上孙军的不断集合,守门校尉心中也明白了那杀神一般的猛汉要做甚。

    真是太过分了,夺得城头还不满意,竟然还要夺城门。

    都说江东多勇猛之士,但这么目中无人的还真没听说过。

    这厮以为自己是那“神弓”太史子义吗?

    守门校尉看着身后的聚集的越来越多的士卒,约有六百之数,又看了看对面那因为屡番损耗不足三百的孙军,心中颇有底气。

    守门校尉也命手下的士卒在城上列阵,组成了一道道人墙,挡在了城墙通往城门的必经之路上。

    因为两方都在列阵,城上的喊杀声一下子消失,城上的气氛显得宁静,但肃杀的氛围却越来越浓。

    潘璋喘着粗气,刚才的战斗已经耗费了其大半的力气,他的眼睛几乎都已经被血水染红,再观己方三百儿郎,几乎人人带伤。

    而敌方六百人几乎都是刚从其他城墙赶来的,状态完好,但潘璋不曾畏惧,他的三百儿郎也不会畏惧。

    李军根本不懂何为丹阳步卒甲天下!

    望着已经列阵好的李军,潘璋也得到休息机会,恢复了一些气力。

    此时的他想起了孙翊那夜巡军的情景,那夜他只是一个卑微的不起眼的伍长,却为孙翊那天神般的英姿所折服,在他那部中,好立功业的他是第一个回应的孙翊的人。

    想起那夜,潘璋心中似乎有热血在流淌。

    某虽无谋,但唯勇尔。

    潘璋手举长刀,高声呼道,“噫兴!”

    三百孙军也瞬间举刀同呼道,“噫兴!”

    语气澎湃且高昂。

    热血的声音响彻皖城上空。

    李军被孙军呼喊声所慑,阵型一时间有些杂乱。

    与此同时,潘璋率着三百兵士犹如开了锋的利刃般,狠狠扎入了李军阵营中。

    城头上,再度响起了猛烈的喊杀声……

    刚刚收容好阵型,正在往皖城赶去的孙翊,隐约听到了那“噫兴”喊声,这让他心中更加急切,不知潘璋那五百兵众能否在皖县打开局面。

    心下急切的孙翊加快了行军速度,很快的孙翊和二千多兵马就来到了皖县城下。

    刚来到皖县城下,孙翊就看到了皖县城墙下躺着的密密麻麻的尸体,看过去大约有几百具,看服饰李军和孙军的都有,只是李军的更多些。

    而此时城墙上看不到任何人影,别说厮杀了,连一个守岗的都没有。

    整个城头陷入一种诡异的宁静之中,唯有女墙上那一大片血红以及斜靠在城墙上的红色云梯,在昭示着刚刚这里发生了一场多么惨烈的战斗。

    潘璋与那五百先锋生死不知,守城的李军也不知去向。

    事出反常,孙翊一下子也不敢冒进,他正要命一些人马前去打探。

    突然从城门处传来了一声轻响。

    在如此安静的环境下,这声轻响犹如雷声一般,惊动了城外的两千多孙军。

    朱然急忙打马上前,护卫在孙翊身前。

    而数百孙军也纷纷上前举起盾牌,在孙翊的身前构造了一堵钢铁人墙。

    只是让朱然担忧的事情并没有发生,那一声轻响过后,城门后响起了越来越大的响声。

    随后,皖县的城门顿时被人推开,城门里的情况也让孙翊及外的二千多孙军看得一清二楚。

    孙翊忍不住倒吸一口冷气。

    城墙里有一座小山,由尸体构造而成的山。

    山下有几条小溪,由血水汇聚而成的小溪。

    城门里走出上百位浑身是血,犹如修罗的男子,他们走到城外的孙军阵前,

    在为首一位的带领下,同一时间单膝下跪,驻刀于地,口中喊道,

    “恭迎君侯入城。”

    百人声音疲惫无力,却充满骄傲。

    孙翊看到这一幕,心中震撼不已。

    他命潘璋为先锋,本意只是让其先至城下占据有利地形,方便后续部队到达展开攻城。

    可如今看来,潘璋不止完成了任务,还完成的很出色。

    他不仅先登入城,还从内攻破了皖县的城门,从城门处的情景来看,他还应该全歼了城内的李军……

    孙翊驾马越过重重的人墙,来到了百余血士为首的那人身前。

    虽然这人头发散乱,满身血污,已经辨认不出本来面目,但孙翊还是知道他就是潘璋,他认得他的声音。

    此时潘璋身上被刀刃砍中的地方何止数处,许多皮肉都已经翻开来,本该是剧痛袭身的他,却从始至终没有哼过一声,从始至终他只保持着一个跪地的姿势,一动不动。

    他也只说过那句话,

    “恭迎君侯入城。”

    这就是我江表虎臣吗?

    孙翊解下身上的大红披风,为潘璋环背系上,抚其背问曰,

    “文珪安否?”

    “安否?”

    孙翊的举动和言语中的关切让潘璋虎躯一震,感动莫名。

    随后孙翊扶其潘璋,对其赞叹道,“孤之猛豺,璋也。”

    得到孙翊夸赞的潘璋心中更为感动,他牵来骏马,而后忍着剧痛扶孙翊上马,被孙翊亲切地称作猛豺的他,就这样亲自牵着缰绳,将孙翊引入了城内。

    就像豺牵着主人入山中,为其寻找猎物一般。

    在孙翊身后,

    一百血士相随,

    二千孙军相随。

    皖城,

    破了。

    ……

    李术正在郡守府内批阅文书,却突然听到从城墙那边传来一阵喊杀声,李术顿时惊的笔都掉落在地。

    他起身连忙召来僚属,问道,“城中发生何等变故了。”

    僚属刚刚一直在郡守府内处理公务,哪里知道这突如其来的喊杀声是因为何事,故而言语搪塞,脸有苦色,就是回答不上来。

    看着李术现在一副快要吃了他的感觉,僚属吓得浑身哆嗦。

    在这时,从门外冲进一个浑身是血,身受重伤的士卒,他进来后撑着一口气对着李术喊道,

    “府君,城破了,城破了。”

    “孙军已经进城了……”

    刚说完这句话,这名报信的士卒就倒在地上,气绝身亡了。

    听到这名士卒临死前的话,李术一时间感觉到天旋地转,他踉跄几步后跌坐在地,脑海里一片空白。

    怎么会,怎么可能。

    孙军怎么会突然杀到皖城来的。

    哪里来的孙军,孙军不是在曾江吗?

    心乱如麻的李术最后的思绪定格在那名士卒的最后一句话上,

    孙军进城了。

    完了,一切都完了。

    他李术完了,他居巢李氏也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