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替汉 > 第十八章 江中论
    孙翊的话让周瑜手上的动作一停,随后孙翊从怀中取出三封军报交予周瑜观看。

    周瑜双手军报仔细的看了起来。

    越看,周瑜的脸上的眉头皱的越紧。

    第一封军报说的是,镇守乌程的定武中郎将孙暠突然起兵兵向会稽。

    一路上面对沿途中的诸县县长的劝谏,警告一概不顾,径直往会稽郡而去,起兵自立,割据会稽的意图昭然若揭。

    而各县因为守兵不多,且顾忌孙暠宗亲身份,都不敢阻拦,只是遣人快马加鞭向吴县报信。

    第二封军报说的是,庐江太守李术在得知孙翊继位后,封闭郡境,于郡内大索忠于孙氏的官员。

    并且江东亡叛者,其多有收容,甚至委以官职,更有密报说,李术暗中勾连许都曹操,求以外援。

    第三封军报最严重,会稽并丹阳同时上报,言郡内山越宗帅费栈、潘临、毛甘、金奇等各领部下山越反叛。

    近日来,劫掠县城、围攻郡城,裹挟民众,众已数万,郡县不能制,还请吴县克日发兵平叛。

    但整个江东境内,有山越反叛的不仅会稽、丹阳两郡,豫章、庐陵、甚至是身为孙氏腹心的吴郡,都有不少山越反叛迹象。

    只是这三郡的山越势力没有丹阳和会稽内的山越势力大,最大的一支山越也不才不过数千人马。

    因此豫章、庐陵、吴县当地的驻军都能应对,但也仅仅是只能自保罢了。

    如今的江东,基本是全境都有山越反叛,攻掠郡县,掳掠人口,猖狂嚣张至极。

    一瞬间,江东倾覆似就在朝夕之间。

    这三封军报几乎是同时今早送到吴县的,就像三座大山一般压在了吴县众臣的心头。

    周瑜看完后,觉得震惊不已,江东的境地已经危及到这种地步了吗,他问孙翊道,“敢问君侯,吴县诸君以为该如何应对呢?”

    孙翊想起早上议事时得出的策略,“张公等君认为,平乱需分轻重缓急,李术闭境只图自守,可暂需不可理会。

    孙暠一众兵少,会稽布有重兵,但兵马多为郡内山越牵制,因此可遣一将追击在后讨之,届时追兵在后,会稽兵马阻击在前,孙暠一众不足为虑。”

    “就是那诸郡山越,人多势众,凶狠如狼,气焰嚣张,危及根本,应派出大将携重兵分别讨之。”

    张昭等人的平叛策略主旨就是,先重后轻,先难后易,优先集合重兵把山越这个心腹大患解决了,再去料理其他的叛乱。

    这个策略很稳重,也很符合目前江东面对的困境,算是对症下药。

    可是周瑜却很敏锐的觉察出了一丝不对,孙翊只是言张公等君认为,并没有说他的想法是如何。

    周瑜问道,“君侯可是以为张公等人所议不妥。”

    孙翊叹了口气,轻抿一口酒后,问周瑜道,“公瑾观这山越如何。”

    山越是江东一地的最大内患,孙策在位时就对江东境内的山越颇为头疼,但也没什么好的办法,只能凭借威望暂且压制之,

    周瑜思考了下他对山越的了解,拱手对孙翊答道,

    “山越者,久居山中,多为果劲之徒。先主在位时虽多发兵讨之,徒征得外县之民,其余深远,无法禽尽。

    加之江东群山万重,群山越境相连,使得山越可周旋数千里,行踪难觅。

    且山中出铜铁,山越可自铸甲兵,时观间隙,出为寇盗,每致兵征伐,败则鸟窜,胜则夺粮自足,甚是棘手。”

    周瑜多跟孙策征讨山越,对山越的了解颇深。

    孙翊听后,对山越有了一个更清晰的认识,这反而让他更加坚定内心的想法。

    山越就是一个泥潭,历史上,孙策、孙权两代东吴主君耗费数十年时间,无数精兵强将,填入了这个泥潭中,却始终不能削平这个内乱。

    一旦东吴要对外用兵,山越就在境内生乱,使得大军回返平定叛乱,大军回返后,就又逃窜入山中,凭山据守。

    若是无法根除山越这个内患,东吴将被永远困居在江东一地,徒以自保而已。

    这一点,是孙翊绝对无法忍受的。

    但还有一点,孙翊无法接受。

    孙翊起身,负手而立,语气坚定的说道,“张公等君平叛策略,稳则稳矣,但孤认为庐江绝不可置之不理。”

    孙翊转身看向周瑜,见周瑜眼中似有诧异,在这个有着他重大期待的重臣面前,孙翊第一次说出了自己的心声,

    “庐江是江东北部屏幕,更是孤将来北进淮南之跳板。

    若此时将之弃之一旁,李术与曹操勾连之下,庐江必为曹操所有,到那时北进无望不说,庐江就将如一把曹氏之剑悬于孤之头颅,孤岂能受之。”

    孙翊言语中吐露出强烈的北进愿想,周瑜眼中神色由诧异转变为欣喜,孙翊不觉,继续说道,

    “孤决意先庐江,后率大军讨平山越。山越虽侵攻郡县,但本意只为掠夺粮食自足,并非占领郡县自立。

    山越虽兵势强盛,但各支山越之间互不统属,各自为战,如一盘散沙,庐江若丢,才是孤心腹大患。”

    如今曹操委任的扬州刺史是刘馥。

    刘馥那可是一个高地保安。

    若真是庐江为曹操所得,按照刘馥的能力,甚至不要如历史上造合肥新城遏制东吴北进,只需要把庐江郡营造的固若金汤,孙翊将来北进的难度就是几何倍增。

    这个风险,孙翊绝对不能冒。

    相反的,山越叛乱虽声势最为浩大,表面看来对如今的江东威胁最大,但其实只要分布诸将分别镇守紧要位置,就翻不起什么大的风浪。

    等孙翊把庐江的事解决了,暂且没有了外部威胁后,就可以腾出手来,集合江东全部力量,专心把山越这个内患给解除了。

    如果解决山越叛乱时,无法集合全部力量,还要顾及外部威胁,就算暂时平定了,那也是得一时之效,将来山越随时还是会叛。

    孙翊有自己的想法,但他现在缺乏实现这个想法的一个坚定的支持者。

    他最后看向周瑜道,“吾之心志,公瑾可明否。可愿支持孤。”

    周瑜看向眼前这个向他吐露大志的年轻人,江东大部分臣子只想到平定如今的叛乱,唯有孙翊,想到了将来。

    在他看来,孙翊的先庐江,后山越的策略方针有其可行之处。

    在长远看来,更是大大有利于江东,虽然要冒一点风险,但凡事又岂没有全无风险的呢?

    他起身对孙翊拜道,“瑜势必紧随君侯身后。”

    听到周瑜表态支持他了,孙翊大喜,握住周瑜的手道,“有公瑾支持,孤可再开议事尔。”

    早上议事时,对于张昭等人的那个平叛方针,孙翊没有允准。

    但他也没有贸然的提出自己的想法,知道周瑜今日到达的他,心中就是想着得到周瑜支持后,再提出自己的决断,这样阻力就会小了很多。

    孙翊不知道的是,北伐也是周瑜之念,他对孙翊言道,“君侯且坐,瑜有一略奉于君侯。”

    待孙翊坐下后,周瑜坐在孙翊对面,从舟上的案上取过纸笔,在纸上提出了自己的畅想,

    “君侯且看,江东之地犹如盘龙,而淮南、荆州则分别为龙之双爪。

    江东得淮南,中原门户洞开,进可窥伺兖徐,退可为江东屏障。江东得荆州,竟长江之极,则进可谋益豫,退可拱卫江东上游。”

    孙翊在刚听周瑜说时,神情还保持镇定,随着周瑜言语的深入,孙翊脸上的神色也慢慢变为惊喜。

    孙翊身体不自觉的往前倾,似是要听得更清楚些。

    到了最后,孙翊忍不住起身来到周瑜身旁,俯身边听边看,

    “欲固东南者,必争江汉;欲规中原者,必得淮泗。有江东而无淮泗,国必弱;有江东而无江汉,国必危。

    若有一日,君侯若能全得淮南和荆州,则如一神龙生出双爪,必将腾云而上,龙吟九霄。

    到那时,君侯立下的功业又岂是仅仅如齐桓,晋文那般呢?”

    周瑜是边说边在纸上画着,待其说完后,一条栩栩如生的龙便出现在纸上。

    那龙张开双爪,在纸上的东南一角,画之含义就像孙翊这条龙生出双爪后,于东南一地,以双爪怀抱整个天下一般。

    孙翊喜不自胜,“公瑾今日所言,发孤深省。若将来有成龙一日,公瑾首功也。”

    说完后,孙翊直接跪坐在周瑜身旁,与周瑜深入探讨起周瑜所献这番言论的具体处来。

    例如先淮南还是先荆州,期间需要注意什么等等。

    而从其他舟上的吕范、朱然等人看来,孙翊和周瑜二人并排而坐,于一张纸上各自畅言而谈,手指并用,两人还时不时发出笑声,

    好一副君臣相得的画面。

    是夜,孙翊召集群臣,重开针对“江东三叛”之议事。

    议事间,建威中郎将周瑜驳斥张昭之“先山越,后庐江”之平叛策略,

    认为庐江之叛有失地之实,应先平之,稳江东人心,从而提出“先庐江,后山越”的平叛方针。

    张昭于堂间与周瑜互相争论,相持不能下。

    吴侯孙翊善周瑜所言,谓众臣曰,“父兄所留疆土,一寸不可弃。”

    力排他议,一锤定音,决定采纳周瑜方针并且亲征庐江。

    为了保证自己不在的这段时间,江东的中枢机构能够运转正常,孙翊命建威中郎将周瑜留守吴县理军事,抚军中郎将张昭理政事,共同署理他不在吴县这段时间的一切军政要务。

    另孙翊为了使山越的叛乱不再扩大化,孙翊表黄盖为会稽太守,程普为豫章太守,韩当为庐陵太守,分别领军一万到郡上任,遏制这三郡山越叛乱情势。

    另又抽调蒋钦、周泰、陈武、董袭、凌操五校尉率本部兵马合计一万大军,进入丹阳郡辅助太守吴景镇抚郡内山越。

    孙翊谓众将曰,“罗兵幽阻,但修藩篱,避其锋芒,首以保守各县为要。”

    至于孙暠一部,孙翊命黄盖到会稽后,可以便宜从事。

    对孙暠,孙翊不怎么担心,宗亲中不服孙翊的不止他一个,但公开扯旗反叛的,像他这么蠢的还真的就一个。

    更何况,会稽有虞翻在。

    先定庐江,稳定外部环境后,再集合全部力量将山越绞杀在江南大地,永绝后患,这便是孙翊这次的平叛主旨。

    在孙翊做出一系列部属后,江东的平叛大战正式拉开了序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