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替汉 > 第十七章 泛舟而来
    翌日一早,周瑜将兵来到吴县外二十里处,离吴县不过咫尺之遥。

    到了此处,他便命手下军卒安营扎寨,以待吴县内的消息。

    他此番将兵前来,只是为了扶保孙翊,如今他的军队已经逼近吴县不足二十里,要是再往前,饶是张昭也会怀疑周瑜的意图了。

    其实周瑜自将兵从巴丘离开之日起,就想到他此番行动可能会引起吴县方面的猜忌。

    在孙策刚死的节骨眼,他这个镇边大将将兵奔丧,很难不引起别人的遐想。

    主少国疑,这番话说的不仅是臣子担心少主的能力,也说的是刚继位的少主会不信任底下的臣子。

    在将兵一路朝吴县而来的途中,因为前期江东地方动荡,可能他的举动还未来的及报送给吴县。

    但在接近吴县百里后,吴县不可能没有收到探报,周瑜已经做好被吴县遣使责备的准备,甚至还想过,吴县会派兵出来阻拦。

    可是没想到等他直到了吴县二十里处时,吴县方面也没有任何反应。

    既无遣使问责,又无大军阻拦。

    这让周瑜对吴县的臣子颇为不满。

    他们都是怎么匡助幼主的,虽说自己这番前来没其他意图,但是吴县的臣子后知后觉到这种地步,却是不该。

    让周瑜还有点安慰的是,在其安营扎寨好,就差自己主动通报自己将兵前来时,吕范单骑入营,奉孙翊之命迎其相见。

    吕范见到周瑜的第一时间,就对这位好友笑问道,“公瑾既得君侯密令将兵入吴,何不早点与我通气,害我昨晚在君侯面前差点与程公拔剑相向了。”

    周瑜听到这话,心中诧异,他何时有得过孙翊密令了。

    但周瑜聪慧,脸上不动声色的问起吕范昨晚发生的事,好似他真有这密令一般。

    听了吕范说了昨晚发生的事情后,瞬间就明白了一切来龙去脉。

    原来不是吴县的群臣没有反应,相反反应还特别大,只是这一切只是让孙翊以“密令特许”的由头按压下去了。

    周瑜知道他根本就没收到过什么密令,孙翊这是以孙策遗命,他之密令为自己遮掩。

    少主,如此信任自己吗?

    而后吕范又对周瑜言道,“君侯在城外一处江边等候公瑾,只是吾出来前,君侯命吾先带公瑾去先主灵前拜祭,再去江边觐见。”

    周瑜听后点点头,孙翊心思细腻,竟连这点都想到了。

    想到孙策,周瑜心中又是一阵悲痛,他低头看了看怀中的佳酿,本来打算将此佳酿的洒于孙策灵前的他,心中突然冒出一个念头,

    可将此酒与少主共饮矣。

    在和吕范往吴县去的路上,周瑜主动问起了孙翊这段时间来的所为,吕范知无不言,言语中对孙翊颇为赞许

    吴县城外的一处江上,有几艘小舟在江上缓慢行驶着。

    有一艘小舟位于中心,被其他小舟拱卫着。

    昨夜,吴县下了一场大雨,因此在早上的时候,江上就起了大雾,雾起云生,互相缠绕,笼罩的这片山水犹如仙境一般。

    而孙翊就在这中心的小舟上,于云雾朦胧间煮酒等待他心中的贤臣。

    孙翊身穿白色单衣,头着青巾,姿势慵懒的卧于小舟上凝神小憩,配上他那副如美玉般的容貌,在这如山水画一般的风景中,孙翊就像是落入凡尘的谪仙一般。

    本来孙翊是想在府中接见周瑜的,但昨晚发生的事,让他意识到这段时间来自己是太过压抑了。

    孙翊本性温和,前世的他根本不敢杀人。

    昨晚高由之死,主因在于其当众质疑孙翊,威胁到了孙翊的权威。

    孙翊杀他的目的是想借他人头震慑群臣,一个主君的权威都能被随意冒犯的话,那么这个主君离被架空不远了。

    但让孙翊当庭杀人的诱因在于,自穿越以来,他时刻处在一个紧绷的状态。

    面对江东现在的局势,时刻有一种如履薄冰之感,还有的就是身份的转变,让他的心态也在慢慢转变,因此昨晚在愤怒之下,他执剑杀了高由。

    后来冷静下来后,孙翊也感到自己这段太过易怒了,他需要好好放松一下自己,平和下心境。

    因此他将召见周瑜定在了江上,欲借这天地山水洗涤自己的心境。

    孙翊小憩了有一个时辰左右,侍卫在旁的朱然轻声唤醒他,说是周瑜来了。

    朱然是由朱治前段时间引荐于孙翊的,对于日后这位东吴的大将,孙翊也颇有好感,因此便留在身边听用。

    而孙河这个亲卫统领,则被孙翊委以守城大任,平时不在孙翊身边。

    孙翊在朱然的唤醒下,睁开眼睛,朝朱然所指方向看去。

    就见从远处驶来一处扁舟,舟上立着两位俱都气度甚佳的男子,其中一人是吕范,另外就是那美周郎了。

    周瑜已到,孙翊也不好再慵懒的躺着,他起身端正坐姿,以一副庄重的姿态等待着周瑜到来。

    扁舟顺流而来,很快就靠近了孙翊在的这方小舟,不一会儿,孙翊苦等日久的周瑜就踏上了孙翊在的舟上。

    周瑜上舟后,对着孙翊大礼参拜。

    对孙翊的礼仪之郑重尊崇,胜过昨夜之前的任何江东臣子。

    孙翊笑着点头,看着这位泛舟而来,气度斐然的江东重臣,心中对这次江东乱局,不由得多出了几分底气。

    他示意周瑜入座,同时屏退舟上其余人等,如今舟上只余他和周瑜。

    周瑜入座后,将随身携带的佳酿开封,随之从酒坛中就飘出了一阵怡人的清香。

    在孙翊的允许下,周瑜将原本在煮的酒水倒掉,而后将自身携带的佳酿倒入炉中,轻抚袍袖,素手添柴,就这么默默的静心煮酒起来。

    江水波光粼粼,舟上君臣相对无言,一人青衣煮酒,一人白衣凝眸,唯有碧绿的水波在飘摇,传来一阵阵悦耳的水流声。

    在来之前,周瑜从吕范的口中了解到了孙翊是一个怎么样的主君。

    英武却不轻佻,仁爱却不柔懦,谋定后动,善断臣言。

    对周瑜来说,现在的孙翊和他印象中那个孙策三弟差别很大,但无疑的是,如今的孙翊是个颇为优秀的主君。

    孙翊不知道的是,周瑜愿意将他与孙策之间的酒拿出来跟他分享,是代表着什么。

    舟上的君臣都是聪明人,都在心中暗暗观察着对方。

    周瑜没有问孙翊为何为他欺众臣,孙翊也没有问周瑜为何将兵前来,第一次见面,但君臣间初步的信任已经在无形间建立了。

    直到周瑜为孙翊倒上了煮好的第一杯酒,孙翊举起酒杯尝了一口后,开口对周瑜言道,

    “江东,已乱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