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替汉 > 第十四章 各方反应(二)
    庐江,皖县。

    庐江太守李术在得知孙策的死讯后,痛哭流涕,悲哀莫名。

    李术乃淮南人士,于孙策相识于微识,在孙策投奔袁术时,曾相助过孙策。

    孙策是个念恩的人,在其讨平江东后,就命李术为庐江太守,替他镇守这江东的北边门户。

    李术自到任后,修缮城墙,安抚士民,很快就收拢了庐江的人心,庐江的局势也渐渐稳定了下来。

    如今李术听闻孙策不幸遇难,悲痛不是作假,乃是诚心而发。

    可是当庐江郡丞言及让李术发布公告告知庐江百姓孙翊继位之事时,李术却犹疑了。

    后郡丞又言及,让李术写信为孙策致哀,并上表向孙翊示忠时,李术大怒,命人将郡丞打入了牢狱。

    李术的突然大怒让庐江上下官僚噤若寒蝉,从此再无人敢言及郡丞提及的那两件事。

    不仅如此,随着日子的推移,孙策已死,孙翊继位的事已经传遍了整个江东。

    在这则消息的冲击下,江东六郡的不少将吏都纷纷挂印而去,往北而逃。

    而在这些人经过庐江时,李术纷纷礼遇,纳于皖县内,而后用这些人替换那些忠于孙氏的官吏。

    在李术以郡守之尊及其兵马的威慑下,那些忠于孙氏的官吏或死或逃,很快的,庐江已经被李术完全掌握。

    李术之心,已路人皆知矣。

    李术不肯事翊,意欲反也。

    这下,整个庐江郡更加人心惶惶。

    而在皖县郡守府内的李术,对外界的这些闻而似若不知,他从偏室内一处隐秘的角落,取出一个木匣,他打开匣子,取出几封机密的信笺。

    这些信笺全都是许都的那位亲笔所写,再命人送到庐江来的。

    观那信笺内容,最早一封信笺,竟然是一年前写就的。

    那时孙策还在位!

    李术与北方早有联系!

    李术看着信笺,自从一年前收到第一封信笺,他惶恐不安,本来想立即上告孙策,可是当时不知怎么的,鬼使神差般的留了下来。

    信中内容对李术多加褒扬,还在暗地里言孙策暴虐,非为明主。

    李术不傻,自然不会对信中内容全然相信,孙策在时,他甚至都没回过一封信,孙策之武略,李术深知,更何况,李术与孙策也是有情谊的。

    只是如今小霸王突然薨逝,继位的是一位名声不显的黄口小儿,李术就不得为自己的将来打算起来了。

    幸亏自己当时没有自绝后路。

    心中侥幸的李术拿起毛笔,坐在案前,伏笔写起了这一年来,他对那位的第一次回信,

    “曹公在上,卑下虽久居南方,然亦盛闻曹公之忠义智略”

    就在李术伏笔疾书的案上,一旁赫然放着吴县发来的告丧文书,李术写信时眼角不小心扫到这份文书的最后一句,

    “跳梁者,虽强必戮。”

    似是看到什么刺眼的东西一般,李术发出一句冷哼,脸色闪过阴霾,暂且放下纸笔,拿起这份文书,将其放在烛火上点燃起来。

    明亮的火焰很快活跃起来,直至最后那几个字吞噬,李术的心情这才好一点。

    虽强必戮?好大的口气。

    那孙三郎,以为自己是其兄乎?

    黄口小儿,焉能事之。李术的眼中闪露着不屑。

    在孙策遇刺而死的消息传遍江东后,终于也传进了天下中。

    许都,司空府。

    在司空府中议事厅内,此时正响彻着一位男子高兴的笑声。

    当朝司空,身穿素衣的曹操,正手举江东递送给朝廷的奏表,犹自笑个不停。

    笑道最后,曹操才硬生生停下来,对着厅内的议事众臣说道,“那位江东的猘儿死了。这真是天佑孤呀,从此孤又少了一个心头大患。”

    语气中的欣喜溢于言表。

    孙策平定江东后,在曹操得知这个消息时,曾经感叹得说过,“猘儿,谓难与争锋。”因此厅内的众臣都知道,曹操口中的猘儿是谁。

    曾几何时,曹操也为孙策的迅速崛起感到头疼,但因为北方未平,无法出兵讨之。

    只能联系江东境内的山越、世家豪族、贼寇等不服孙策的人暗自牵制孙策。

    但没想到,就在他即将与袁绍决战的时刻,这个被他一直防备的人竟然被刺客所刺,死于非命,这对曹操来说真是一个天大的好消息。

    想到此,一向肆情任性的曹操竟忍不住直接在群臣面前爽朗大笑起来。

    坐在下列之首的一位气质雍然的男子,出列向曹操谏道,“明公如今贵为朝廷司空,身负伊、霍之任,一举一动为中外所注意,若是今日所为为外界所知,朝中有些大臣又会有微词了。”

    曹操面带笑容对出列男子说道,“令君知吾,吾向来可以忍恶,却唯独不能忍喜耳。

    况且令君所言之大臣,整日枯坐吹嘘,谈经论道,于国事无半点助益,此等庸人的看法,孤向来不曾介意过。”

    荀彧听后,心中觉得无奈,他与曹操相交十数年,曹公之脾性又怎么不知呢?只是做僚属的要尽到劝谏的本分罢了。

    曹操对荀彧说完后,体任自然的他直接就坐在了台阶上,而后将手中奏表先递与荀彧,再由其看完后,一一传阅下去。

    在众臣阅览奏表的空隙,曹操引目四望,对荀彧问道,“怎不见奉孝在座?”

    见提起这个知己好友,荀彧一向端正的脸上闪过几丝笑意,拱手答道,“今日议事后,吾遣人去唤奉孝,来人汇报,言奉孝今日在城中发现好酒,沉醉不已,恐无法前来议事了。”

    曹操听后,脸上也浮现笑意,口中假意责备道,“奉孝这惫懒性子,都年逾三十的人,整日里还没个规矩。”

    此时下列的一位臣子出来进言道,“郭祭酒以私事不来议事,请司空按律处之。”

    出来进言的是司空府东曹掾毛阶。

    曹操爱重毛阶刚直性格,平日里对毛阶所请多有批准,但此时他却为郭嘉开罪道,

    “当初探子来报,言孙伯符整顿兵马,常有进击中原之念,孤甚忧心。

    那时奉孝对吾言道:策新并江东,所诛皆英豪雄杰,能得人死力者也。然策轻而无备,虽有百万之众,无异于独行中原也。若刺客伏起,一人之敌耳。以吾观之,必死于匹夫之手。

    今日想起奉孝前日所言,岂不惊奉孝智略天授乎?其虽放荡,然此为小节,孤非不知,不治罪非为私爱,乃是为国家所计尔。”

    毛阶听曹操所言有所动容,不再坚持,就这样退入了席中。

    此时群臣也阅览完毕奏表,曹操见状,收揽笑意问询群臣道,

    “如今孙策离世,继位的乃是其三弟孙翊,孙翊此人不如其兄孙权知名,贤愚不明。

    我欲乘此良机,遣一上将发兵江东,以定东南,诸君以为如何。”

    曹操问完后,群臣面面相觑,不等他人回应,荀彧率先说道,

    “古来成就大业者,无不深根固本以争天下。今危及明公根本者,绍也。

    袁绍去年发兵十万南下,与我军对峙于黄河两岸,如今袁军未败,岂可忽议南方乎。

    公今应全力向北,以明公之伟略,袁绍必败,袁绍败后,河北可定。

    河北一定,河北中原尽在明公之手,进足以胜敌,败足以坚守,立不败之地。如此一来,天下不难定,况一江东之地乎。

    先北后南,此乃最佳方略,望明公思之。”

    荀彧的话句句铿锵,为曹操深入简出的阐述了他心中的战略构想。

    曹操听后大喜,抚荀彧之手道,“文若虽未临军阵,但天下大势尽在文若心中矣。决胜于千里之外,文若实乃今世留侯。”

    荀彧谦逊拜谢。

    让曹操更为高兴的是,今年初朝廷出了衣带诏一事,曹操为此杀了不少大臣。

    他以为一向忠于汉室的荀彧会因此和他产生隔阂,但如今荀彧尽心为其谋划,就如曾经一般,这说明荀彧心还是向着他的。

    想着以后还能与荀彧继续同行,曹操心中就轻松了许多。

    荀彧的一番话更加底定了曹操和袁绍决战的决心,但曹操还是犹疑道,“但此等良机,就此错过否?”

    荀彧笑道,“明公奉迎天子,为天下大义所在。那孙翊既然上表奏请朝廷让其袭爵,明公可暂且将此事按下不表,以观后事。

    若后事有利于孙翊,明公就可允其所请,若不利嘛,孙策之弟不止一个,朝廷所认吴侯并非孙翊一个人选。”

    曹操听后抚掌大笑,这是阳谋,堂堂正正的阳谋,以势压之,至于荀彧所言的后事,曹操心中了然。

    后事在一封来自庐江的信笺,更在那与江东有世仇的荆襄九郡。

    既然有所计议,曹操也就不忧心了,接下来他只要全力面对袁绍就好。

    只是临散会前,他对荀彧言道,“这封奏表汝可拿于子纲观之。”

    曹操的这个安排,荀彧心中了然,在此时许都,曹操有两个最想收服的人,武为那刘备大将关羽,文为那被曹操留在许都的张竑。

    让张竑观之奏表,曹操是想告诉张竑,你倾心赞许的孙策已经身亡,明主不在,江东何必归乎?

    荀彧领命拜退。

    在众臣都走后,曹操一人在厅中踱步,脑中回忆起张昭所写的那封奏表,想到精彩处,情不自禁朗读出来,

    朗读后曹操忍不住击掌叹息,“张子布之文才实在天下少有,若其在孤,孤前日又怎会受那陈琳檄文所辱。”

    “江东二张,惜不在孤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