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替汉 > 第十一章 君侯
    翌日清晨,孙翊在回吴县的时候,昨晚那数十位将校早早等在辕门恭送孙翊。

    他们尊称孙翊为“君侯。”

    不再如昨日那般称呼孙翊为“少主。”

    少主为私,君侯为公。

    他们已经从心底里认可孙翊是新任吴侯,是江东数千里疆土的新主人。

    很快的,这些军中将校的态度就会传播开来,直至传遍吴郡,传到江东各地,会影响着无数人。

    这让孙翊很是畅意。

    在回去的路上,他对程普开心的说道,“一夜之间,吴县定也。”

    程普含笑点头。

    心情畅快之下,驾马的速度就快上了许多,缩短了近三分之一的时间回到了吴县。

    孙翊到吴县城墙下时,发现太阳已经高挂,而吴县的城墙还是紧闭着。

    这让孙翊皱了一下眉头。

    城墙上的守门县尉见是孙翊回来了,赶忙下来开门迎接。

    城门开后,孙翊也不着急进城,问县尉道,“烈日当顶,何故紧闭城门?”

    县尉恭敬的回答道,“在下奉朱府君之命,紧闭城门,以卫吴县。”

    孙翊听后点点头,抚慰了这位校尉几句,便带着众人驾马越过县尉便往吴县内而去。

    孙翊的宽慰让这位县尉受宠若惊,对着孙翊一行人进城的方向连连拱手三下,方才起身继续守城去了。

    城中盛传少主宽仁,现在看来所言非虚呀。

    回到将军府后,孙翊刚在徐灵伊的服侍下洗浴完毕,就有人来报,言及张昭率众臣求见。

    亲卫来报的时候,孙翊手中正拿着一块面饼配着米粥吃着。

    听到众臣求见,急忙将手中的面饼放下,因为急切,衣袖上沾了些面饼的碎屑,孙翊不觉,就要起身而去。

    徐灵伊连忙叫住了孙翊,用手里的巾帕为孙翊仔仔细细的擦着衣袖上的碎屑。

    孙翊这才发觉原来还有碎屑粘在衣袖上,他庆幸得对徐氏言道,“幸亏有卿细心,否则一会议事时,若是为张公所察觉,张公必有所言。”

    张昭为人刚正,有威严,他本人又是当世经学大家,对人的礼仪举止看的颇重,这要是就这样去议事被他看见了,他肯定直言犯上。

    徐灵伊听后笑道,“昨晚三郎赍夜入营,登高励军的事迹现在正在吴县流传着呢。人人都夸三郎英气不凡,想不到三郎还会惧张公直言乎?”

    说完后,正好把孙翊衣袖上的碎屑擦拭干净了。

    孙翊抬起衣袖,自己又认认真真的检查了一遍,自语道,“张公在座,孤不敢妄。”

    张昭领着群臣在堂中等了有一会后,孙翊才在孙河的护卫下来到。

    张昭眉头不禁皱起,严肃的脸上闪过不满,在领着众臣拜见孙翊后,

    他对孙翊进谏道,“夫为人后者,贵能负荷先轨,克昌堂构,以成勋业也。方今天下鼎沸,群盗满山,少君侯何得怠慢大臣,延误议事哉。”

    张昭的语气很不友好,话中的意思也比较明显,意思就是孙翊刚刚继承基业,现在又是江东危机满满的时候,怎么可以对议事如此不重视呢?

    孙翊被张昭说的有些不好意思,脸上浮现羞愧之色。

    孙翊身后的孙河则有些气愤,张昭虽然是孙策托孤重臣,本人又是将军府长史,署理一切政务,但毕竟是臣子,又怎么可以如此当面责备主上呢。

    而且孙河知道孙翊之所以晚出来,就是因为太着急出来议事才致使衣袖染上了污渍,而且又怕张昭不悦,才耽误了一会的。

    想到孙翊为了议事连早餐都顾不上吃,如今还被张昭当面责备,孙河眼中就浮上了厉色。

    堂中的程普、黄盖、韩当等将脸色也不好。

    身为孙家三代家臣,孙翊既是他们的主上,也是他们从小看着长大的子侄,现在被张昭当面责备,他们心里也不好受。

    程普正要出列驳斥张昭,却见在上首的孙翊起身对张昭拜道,“公之所言,发翊之醒,翊以后不敢误也。”

    孙翊的致歉打住了程普的出列,程普只在心中叹息一声,而后又把严厉的目光扫向了张昭。

    张昭见孙翊虚心接受,还向他致歉,心中也觉得自己太过了。

    只是孙翊昨日的表现超出了他的期待,让他对孙翊这个少主产生了更大的期待,高期待之下要求也就更高了。

    而且张昭在心里也是把孙翊当做子侄看待的,再加上自己的性格一直刚正,这才忍不住向孙翊直言。

    不想孙翊不见忤,反而向其当堂致歉。

    张昭连忙起身避席不敢受孙翊之歉,口中惶恐道,“臣不敢。”

    孙翊不以为意,挥手让张昭安坐,张昭这才坐下。

    孙翊此番致歉是真心实意的。

    虽然张昭的性格的确不讨喜,但是张昭是托孤重臣,昨日孙策死后,临危受命,不避危难,亲为孙翊改服。

    又召集群臣拜见孙翊,定主臣之分,稳定吴县人心,没有张昭,孙翊昨日登位不会那么顺利。

    有功有劳又忠心,对这样的臣子孙翊一向宽容。

    这个插曲后,正式进入了议事的环节。

    其实今日也没有什么大事所议,无非是对孙翊昨日定夺的三件事,臣下们汇报进度而已。

    首先是张昭,从怀中取出两份文书交予孙翊阅览。

    一份是写给朝廷的,一份是传令江东四方的。

    张昭的文采真的没话说,例如在传令江东的文书中写道,“少主继位,聪慧神武,观省上下,无不欣然,数万雄师,甘为效命”,

    言语中软硬兼施,透露出了一个中心思想,孙翊的继位是得到群臣支持的,甚至得到了吴县外五万大军的效命,心怀不轨的人自己掂量一下。

    孙翊看后啧啧称叹。

    至于写给朝廷的那份文书,额,孙翊大部分都看不懂。

    这份文书引经据典太多,而且文字晦涩,生僻字太多,孙翊实在hold不住,不过也无妨,反正这种事交给张昭孙翊还是很放心的。

    只不过孙翊举起传告江东的这份文书,对张昭言道,“吾意为这份文书最后还要加上一句。”

    张昭垂首,问道,“君侯想加上哪一句。”

    孙翊抬首语露寒意道,

    “吴侯翊曰:跳梁者,虽强必戮!”

    一语出而众臣惊。

    好霸气的一句话。

    不过他们喜欢。

    张昭再度垂首,恭敬地道,“唯。”

    张昭身后的朱治眼角轻抽,心中警铃大作。

    看吧,孙家三代,果然都一个德行。

    还是别等过几日了,明日就把朱然送到府上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