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替汉 > 第九章 周武之资
    朱治在扈从的护卫下,回到了自己府中。

    在进入府门前,朱治转头看向了不远处跟随护送的一队士卒,脸上闪过沉思之色,而后进入了府中。

    进入府中,来到府中的会客厅后,朱治跪坐在榻上闭目不语。

    这时厅中进来了一位身长不盈七尺的青年,他端着一些吃食来到了朱治身前,将吃食放在朱治身前食案后,便轻轻唤道,“父亲。”

    朱治听到青年叫他,睁开眼睛一看,来人是他的义子朱然。

    朱然本姓施,是朱治姐姐的儿子,早年间朱治年近四十而无子,深感忧虑。

    因此朱治启奏孙策想以朱然为嗣,孙策允准,并且命丹阳郡守以羊酒召然,朱然到吴后,孙策还备上了厚礼庆贺。

    朱然年纪轻轻就气候分明,胆略过人,所以就算朱治后来有了亲子,对朱然的宠爱依然不减。

    朱然见朱治归来,便好奇问道,“讨逆明府去世,父亲观少主如何?”

    随着各位臣子陆续回府后,孙策去世,孙翊继位的消息已经在吴县范围内传开了。

    众臣多居住在一个里中,平时之间就喜欢互通信息有无,因此朱然虽不在场,但也是知晓了这个消息。

    父子之间说话没有太多顾忌。

    朱治看着这位被其寄予厚望的儿子,对孙翊作出了一句评价,“少主,有周武之姿。”

    朱然听后诧然,想不到父亲竟然对孙翊的评价如此之高。

    “义封,汝今年已经十九岁了,吾江东基业任人向来不看年龄,只看才华。

    你之才华曾经得过先主赞誉,吾意欲近几日将你引荐给少主。

    少主刚刚承业,根基不稳,此时正是要培养亲近之臣的时候,你去了,应该会得到重用,望你好好珍惜。”

    “吾年事已高,将来朱家的荣华就要由你来延续了。”

    朱治的期许令朱然振奋。

    “还有你往日与仲谋交好,以后应该克制一下了。”

    朱然刚到吴县时,经常与孙权同学书,感情甚笃。如今朱治话里之意竟是要朱治疏远孙权,朱然有些犹疑。

    “仲谋乃少主亲兄长,少主当不会思虑太多吧。”

    朱治听后叹息一声,“今日议事,少主令仲谋理治丧事,并无委任副手。”

    听到朱治如此说,朱然顿时了然。

    治丧一事是礼之重制,程序复杂,礼俗凡多,况且孙策是一地诸侯,丧事更加不得马虎。

    正常如此大的丧事是会有正副之设的,互相协理,以免主丧之人太过劳累。

    如今孙翊择孙权治丧,不委任副手,旁人看来是信重兄长,但如果想深一点的话

    孙权此时是有军职的,行奉义校尉,手中握有一些兵权,平日里也有军务要打理。

    可是如今他要忙着治丧,治丧一事已经让其头痛,军务如何料理。

    想两头兼顾,到头来反而是可能两头不得好。

    在此情况下,孙权唯有辞去行奉义校尉一职,专心治丧,若是不辞去,治丧出了纰漏,到时候孙翊想拿掉孙权的军职,就是一句话的事。

    孙翊是否有这层想法不可知,不过做臣子的,肯定要考虑周全,以免哪天踩到雷。

    明白朱治话中含义的朱然,脸色变化后,最后应道,“唯。”

    朱治见状点点头,接着道,“你要知道,吾朱家如今在江东一地声势显赫为乡里所敬重,靠的就是一个忠字,要想家世显赫,唯有攀龙附凤。”

    朱然喏喏点头。

    说完后,朱治打发走了朱然,独自在那里沉思。

    沉思的就是那位刚刚继位的孙翊。

    从孙翊今日议事所决三件事看来,他绝对不像往日里表现的那般冲动,手段比起其父兄以来不显酷烈,反而有润物细无声之感。

    今日孙策临终前,三位托孤之臣,张昭和吕范都表态支持孙翊,而自己是支持孙权的。

    本来孙策也是属意孙权,怎料,突然转变心意,事到如今,主下名分已定,朱治能做的只有好好效忠孙翊罢了。

    朱家与孙家,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

    想到这些,朱治不免自嘲一笑。

    看来真是年纪大了呀,年轻时候的自己,凭借着一腔热血就去投奔当时在他看来是英雄的孙坚,跟随孙坚矢石不避,舍生忘死,哪里会像现在这般考虑良多。

    年纪越大,拥有的越多,特别是经历许多事后,让自己的心态都变了。

    毕竟现在自己不再单单是一个毫无畏惧的热血少年,而是吴郡朱氏的族长。

    至于自己会不会想多了,侍奉过孙家两代主君的朱治心里门清,现在的孙翊仁厚,那是对自己人,对于敌人,孙家的儿郎,何时仁慈过?

    孙翊身体里,流的是猛虎的血脉。

    此时在将军府中,孙翊正在被徐灵伊伺候着换上一套铠甲。

    徐灵伊刚刚哭过,整个眼睛还显得肿肿的。

    再加上铠甲由精铁制造,有些沉重,身为女子的她拿起来有些吃力,尽管如此,她还是努力的为孙翊穿上。

    孙翊不忍她吃力,便拿过铠甲自己穿戴起来。

    徐灵伊见状,脸上露出委屈的神情。

    她觉得自己有点没用。

    想着想着,竟是又有点想哭的感觉。

    孙翊见状不觉好笑,徐灵伊那副委屈的神情,配上她那红通通的神情,显得她整个人有点可爱。

    自穿越半月来,徐灵伊虽是孙翊妻子,但一开始孙翊在防备着任何人,与徐灵伊还没有深入交流过。

    只知道往日的她终是一副安之若素,温婉守礼的女子,想不到她竟还有这一面。

    不过想想也是了,今年徐灵伊才十八岁,在前世,大约是读高三的的年纪,有些少女心性也是正常。

    看着今日为其立下大功的妻子,孙翊起了逗弄之心,他揉了揉徐灵伊的脸蛋笑道,“日后女君就是这将军府中主母了,府中上百口人生命皆操于你手,可不能再哭鼻子了。”

    徐灵伊听到孙翊逗弄之语,立马就止住了想哭的冲动,她也开口说道,“夫君日后是江东之主,江东数百万生灵生死在君一念之间,现在还不是在此揉一女子脸蛋。”

    孙翊听后一怔,不觉得笑出声来。

    以前怎么没发现自己的妻子,还有如此有趣的一面呢。

    还有要紧事的他,也不接徐灵伊的话,只是对着她道,“吾要去军营一趟,家中杂务多劳卿费心了。”

    提起正事,徐灵伊也郑重答道,“夫君放心,家中有妾。”

    孙翊点点头,取起架子上的宝剑,系上腰上,便往门口而去,在正要出门的那一刹那,徐灵伊喊住了孙翊,

    孙翊转身,见到徐灵伊对其施了一礼,口中期盼道,“妾在家中等君。”

    那一瞬间,孙翊心中有点恍惚。

    他对徐氏点头一笑,而后毫不迟疑的踏出了房门。

    来到房门后,房外的空地上已经等候着排列整齐的大批精锐士卒,士卒们皆在皮甲外穿着丧衣,显得肃穆而冷酷,月光下,士卒手中的长枪寒光凛凛,慑人心魄。

    同样一身甲胄,不怒自威的程普见孙翊来到,迎上前去,口中言道“少主,已经都准备好了。”

    孙翊点点头,深吸一口气,而后应道,“嗯。”

    今夜,他还有一件大事,那就是巡军以安军心。

    同时,也是向吴县外的军队宣告,江东变天了,

    新的天,是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