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替汉 > 第四章 孙策改嗣
    孙策躺在榻上闭目养神,身体的疼痛令他无法入睡,甚至疼到最后,他渐渐的都失去了对身体的感觉。

    榻旁放着几个铜盆,铜盆里装的清水都已经被血水染红。

    耳边稀疏传来夫人大乔的抽泣声,这一切都在映照着,他已经命不久矣。

    想自己十七岁继承父志,数年忍气吞声,后终于凭千余人马渡江征伐,

    数年间就打下了江东六郡,名列天下有数的诸侯之一。

    更被江东人民称为小霸王,但往日那么英勇的自己,却只能躺在榻上默默等死。

    时事之悲,莫过于此呀。

    孙策不怕死,但他怕的是自己死后,江东基业会分崩离析,自己的家人会性命不保,沦为他人阶下之囚。

    他答应过父亲,会好好撑起这一个家的呀。

    所以就算要死,在死之前,他也要把后事安排好。

    他刚才急忙召见了重臣张昭、朱治、吕范等,对他们言及江东后继之主为孙权。

    本来继主之事要当众宣布,这样才能避免后期可能存在的权位之争,但他伤的太重了,怕自己撑不住。

    毕竟汇集江东之臣是需要时间的,所以他提前对几位重臣通了气。

    若是自己等不到江东臣属到来的那一刻,他们就替自己当众宣布遗命,为了以防万一,自己还特地手书了一份遗命。

    现在的他,躺在榻上强吊着一口气,就是为了等其他臣属到来。

    只是没想到的是,在刚才言及继任人选时,张昭、吕范会一致推荐三郎

    想起那个与自己颇为相像的弟弟,孙策苍白的脸上露出了一丝笑容。

    三郎是不错,但如今江东需要的是守成之主,仲谋进取不足,守成却是良选。

    因此他没有接受张昭、吕范的推荐,而是选择了孙权。

    想来自己的这番选择,不会有错吧。

    “要是公瑾在就好了。”

    “可惜再也不能和公瑾一起马踏敌营了。”

    想起那位英姿勃发,腹有良谋的好兄弟,孙策心中又是一阵愁苦。

    孙郎舞兵,周郎设谋,江东群雄,尽皆束手。

    这是早期孙策征伐江东时,张竑对孙策、周瑜二人的赞许,只不过这样的盛事恐怕以后会成为绝响。

    正在孙策缅怀往事间,却被一声带着哭声的声音惊醒,

    “大郎!”

    这声声音对孙策来说再是熟悉不过,他睁开双眼,看到了榻边泪如雨下的吴氏。

    见到吴氏到来,孙策挣扎着想要起身,却被吴氏快一步轻轻压在榻上。

    吴氏用双手轻轻抚摸着孙策包扎起来的胸口,看着包着胸口的白布被鲜血染红,看着榻旁装满血水的铜盆,几近崩溃。

    “怎么会流这么多血,刚才我在的时候还没有的,现在怎么”

    吴氏越说越手足无措,只是眼泪不停的流。

    孙策强忍痛楚,笑道,“不碍事的,不碍事的。”

    屋内的偏将军孙河、大桥等人见状,眼中尽皆露出悲切之意。

    吴氏不是养在深闺的妇人,壮年丧夫的她也经历过许多苦难,心志之坚,不输一般男儿。

    伤心难过是不可避免的,但她现在还有更重要的事要做。

    她让自己强忍住眼泪,看着眼前让她引以为傲的大儿子,轻轻问道,“伯符可是嘱托后事了?”

    孙策听了也不惊讶,他刚才召张昭等人并不是隐秘,吴氏知道并不奇怪。

    因此他说道,“吾已决意令仲谋继承江东”

    孙策还未说完,便被吴母劝道,“仲谋非良主。”

    孙策诧异,“母亲何出此言?”

    “二郎虽素有智谋,懂得任人,但其为人心性薄凉,非为良主。”

    “今年初,曹公闻汝克平江东六郡,便遣使者意欲以仲谋、三郎到许都为质,汝那时已拒绝。

    但仲谋却建议汝以三郎、四郎为质,这样能避免惹怒曹公,心性之薄凉可见一斑,三郎、四郎皆是其骨肉兄弟呀。”

    孙策听后眉头紧皱,当日因为这事他还斥责了孙权一番,今日吴氏旧事重提,让其心中更为疑虑。

    只是他还是为孙权辩解道,“仲谋当日只是以大局为重。”

    知儿莫若母,吴氏知道孙策已经有所动摇了,她言道,“若来日大局需要,难道你想看到仲谋牺牲手足吗?伯符,当日汝举兵,为的是什么呢?”

    吴氏的两句话就像晨钟暮鼓般击在孙策心头。

    孙策突然剧烈咳嗽起来,他这时又想起了张昭刚才对其说的话,“三公子英睿果决,体怀英气,有父兄之烈,必能承君侯之志,护我江东!”

    孙策是个果断的人,孙权是其一手带大的,为人秉性如何他再是清楚不过。

    同样的,孙翊的秉性他也很清楚。

    孙翊性格虽然有时冲动了点,但是他跟自己一般,重情义,对骨肉亲情看的很重。

    方才立嗣时他只想到孙权是守成之主,更适合如今的江东,但如今经吴氏一点醒,他突然意识到一个很可怕的现实。

    立孙翊,兄弟可能皆存,立孙权,将来可能会有兄弟阋墙之事。

    一想到这些,孙策的心就久久不能平静下来,

    他一生前后行意,于心未曾有所负也。

    但若真有那一天,假令死后有灵,孙坚若问其,“孙家何以骨肉相残”,他将何辞以答呢?

    想到这些,孙策又趴在榻上猛地咳嗽了起来。

    这一下惊得吴氏和大桥急忙上前为孙策顺气,孙策此时却充满了力气,

    他推开大桥和吴氏,用手猛击榻边,朝房内的孙河喊道,“快,快去把子布、子衡等人追回来,快去把孤的遗命追回来!”

    孙河是孙策族兄,年少时就跟随孙坚举义兵讨伐董卓,后又跟随孙策,以校尉统领孙策亲卫,是极为信重之人。

    此时的他自然知道事情的严重性,刚才孙策遗命给张昭等人后,就让他们召群臣来,现在刚走不久。

    他领命后礼都来不及拜,直接冲了出去。

    孙策这时已经止住咳嗽,他急忙让大桥准备笔墨,现在的他随时可能死去,他要重写遗命,以备万一。

    吴氏见孙策身受重伤还要忍着疼痛如此,眼泪又下来了,孙策见状用手轻轻拭去母亲的眼泪,温柔的说道,“不怕不怕,伯符还在!”

    这样的画面就好像当初孙家刚知道孙坚死讯时,孙家一家人乱成一团,

    而当时犹是少年的孙策强忍悲痛,伸手将众位弟弟揽在怀中,轻声安慰他们道,“不怕,不怕,哥哥在”

    不一会儿,孙策就将新的遗命写好,压在软枕下,而后躺在榻上继续闭目养神。

    吴氏和大桥则静静陪伴在一旁,不发一语。

    江东的新任之主本来已经定好,此时却临时改变,这一切来得及吗?

    而此时,孙策屋外正慢慢汇聚着越来越多的精锐士卒,他们都是孙策亲兵,将孙策房屋保护的水泼不进,以防万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