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小嫂子

    “书哥在隔壁替你准备了一份大礼,心妹可愿去瞧瞧?”

    “好呀!”沈蓝心抬手抓上一只孟诡书手掌叉在裤带里的手臂。

    隔壁包厢,沈蓝心四扫着宽敞的房间,哪有什么礼物?“书哥,你送的大礼在那里呀!我怎么没看见。”

    孟诡书身体微斜,结实的手臂圈在沈蓝心的脖子上,靠近她。嗅着长发间属于她的独特清香。“18岁的话,你觉得送一份成人礼物算不算大?”

    不祥之感,拼命地在沈蓝心心脏出敲打。

    年轻的心脏害怕得快要跳出来。

    “哥,你要做什么?”

    “当然是,好好疼你了!我的,心妹!”手指去拉她的裙子。“真是跟你妈一样,都要做小三的资本。”

    抬手将沈蓝心的长发撩入她的耳后,孟诡书开始啃咬着沈蓝心的脖子,然后是锁骨。

    丝毫不温柔,更多的是发泄,九年的怨恨就在这一瞬间。

    “你很恨我妈妈?也很恨我?”孟诡书没有回答沈蓝心,只是更加用力地咬她。

    沈蓝心吃痛,紧紧地咬住下唇。这点痛比起心痛,根本不算什么!

    她一边忍着钻心的疼痛,一边说:“所以,自从我跟着我妈踏进孟家的这九年,你对我的好都是假的?就为了有一天报复我们?”

    孟诡书抬头对着沈蓝心的耳畔,“当然!”

    “为什么?我们到底哪里对不起你?”沈蓝心一声低吼,却没有办法逃出他的掌控。

    “我妈死了一个月,你妈就带着你嫁了进来,你敢保证你那个狐狸精母亲不是之前就和我爸有关系?”

    “说不定我妈就是受不了,我爸抛妻弃子,活生生被你们气死的!”

    “这笔债,我在你妈身上讨不回来,那就你替她还!”

    昏暗之下,孟诡书看着沈蓝心被眼珠悬挂的睫毛,心脏被刺得微微泛疼,却生不出一点温柔。

    将xgchotel.com这个被自己圈在怀里的丫头,zyxta.com用力地推了出去。

    沈蓝心倒在茶几旁边,伸出的修长手臂落在茶几上,打翻了适才倒在杯中的酒水。一室狼藉。

    孟诡书居高临下地看着她,“沈蓝心,这仅仅是个开始!”

    benz加长版的房车之内,烟头上火星缭绕,刺鼻的气味并不能使司靳越感到舒心。

    夹着一根烟的手指靠近,上等水晶制成的烟灰缸,将烟上的火星熄灭。

    这个时候,申囡囡正在画色彩,身后的色彩老师闵阿创拍了一下申囡囡的肩膀,说话的声音不大不小。

    “小嫂子,二爷在楼下等你哦!”

    一句“小嫂子”让申囡囡脸红,“创哥,你今天吃错药了吗?”身边的几对眼睛看向他们。

    申囡囡放下笔,站起身。抬手指着闵阿创,威胁他,不准乱叫。

    要知道这个丫头虽然是他的学生,但是人家背后可是活阎王司二爷在撑腰。

    他以前jsshcxx.com怎么就没看出来,这丫头的后台这么硬!真是跟二爷一个模样,善于伪装。

    闵阿创抬手做了一个封嘴的动作。“你快下去吧!二爷,在下面!”

    申囡囡没想到,在画室里还有司靳越熟悉的人。

    上了房车,刺鼻的烟味还没有完全消散,鼻子灵敏的她,闻着这味道十分不适。

    “你抽烟了?”

    “心情烦闷,抽了一支。”

    “叫我下来干什么?我很忙的!”申囡囡一脸嫌弃地坐在司靳越对面,她是一个极度讨厌烟味的女孩子。

    “坐到我身边来!”

    司靳越看着申囡囡怒气冲冲的小脸,可能是因为生气而变得扭曲,但也比看别的女人舒服很多。

    申囡囡抬手捂住口鼻,可见心中的难受,拒绝着他。

    “不要,我最讨厌烟味了。你才抽过,身上的味道一定很浓,我闻着会难受!”

    司靳越也不勉强她,“叫你下来,就是想告诉你一件事,以后每天都回家住。”

    他不可能每天都有时间和申囡囡折腾,跑来画室看她。

    却又想她得很!见不到,跟丢了魂儿似的!

    每天都回司家庄园,申囡囡的脸色都急的发白了。

    “司靳越,你是不是物色到新的生娃对象了?”不然他怎么会存心想累死她,从云巅画室到司家庄园起码是两个小时的车程,来回就是四个小时。

    本来,绘画课程量大,任务重,作业多。

    他还想整出些幺蛾子,不是想累死她?是什么?

    司靳越没有说话,不知道她这话是何意!

    “把我累死了,谁给你生孩子?”

    “累吗?就在画室后面的公寓。”司靳越思索着,一只食指放在下颚处摩挲。

    “这样还累的话,我们就把教你画画的老师请到家里来。只辅导你一个人,想必效率也会更高些,怎么样?”

    司靳越说着说着,就不自觉地要向申囡囡靠近。

    生来就厌恶烟味的她,被迫地冲司靳越吼了一声:“站住,不准过来!”

    这下糟糕,凶了这个活阎王,要是再反抗他意见的话,她说不好会被如何处置。

    申囡囡的话锋回转,“我的意思是说,二爷决定就好了!我都听二爷的!”

    听闻,面具之下,眼中流露出的凶狠气息消散不少。

    司靳越向申囡囡伸手,“这里味道还是很重吗?我带你去卧室里坐坐!”

    卧室?!

    旁边的方闫将手指放在紫色雕花隔板中央,闭合着的门框处。指纹读取成功后,隔板打开,里面是一处卧房。

    两边都有窗户,半开着,空气新鲜不少。

    “司靳越,你以后能不能别抽烟?”

    “首先呢,你是一个要孩子的人,早点戒掉日后对宝宝也好呀!再者,对你自己的身体健康也有影响!”

    最重要的一点,她实在是受不了这味儿。

    司靳越的心脏不知道被什么东西捂了一下,舒服极了,平日里冰凉的掌心也瞬间变得温暖起来。“你在关心我?”

    申囡囡点头,“算是吧!”

    “是个不错的提议!”

    通过窗户看见房车向前行驶,“我们是要回庄园吗?”申囡囡偏头看着司靳越。

    他回应了一个“嗯”字。

    “那先让车停会儿,我会宿舍拿几件换洗衣服。否则,又得穿你的,太狼狈了。我不习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