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也要许你白首 > 第八十八章:人生不易,子芙叹气。
    袁棋没想到她怎么快就接了,愣了一下,才咋呼道:“可以啊你,颜二妹妹!瞒了我这么久!没想到啊没想到,你居然这么能干!”

    “打住打住,木子棋。你这是抽了什么风?还有你打电话是有什么事情?快说快说,我一会儿还有事情要办呢!”

    袁棋充耳不闻,她仍然兴高采烈道:“啧啧,看不出来啊,平日里在做设计的时候,平平无奇,如今......”在别的地方却大放异彩!我真是小看了你!

    袁棋的话,没有流出来太多,就被颜子芙截了话头,她无奈道:“好了好了,做设计,谁比得过你这个金牌设计师,有事说事!真的,我快到了。”

    “好吧。”

    袁棋也不是不讲道理的人,她顿了一下,乐道:“我就是来恭喜你的嘛。哼,这么大的事情也不早点跟我分享,害的我现在才知道‘你的小说火了,都要改编成电视剧了!”

    “啊?你都知道了?”

    “当然喽,全世界就我才知道吧!”

    袁棋气呼呼道:“你都不告诉我!”

    “额,我这不是想着回去再告诉你啊。是惊喜......算了算了,知道了也行。我到了,先挂了啊。”

    在听到袁棋不甘的‘嗯’发出来的一刹那,颜子芙就利落地按了接听键,挂掉。

    她——到了。

    “师傅,多少钱?”

    “哎,刚好十三。微信还是支付宝?”

    “不,现金。”

    颜子芙低头一边打开钱包,一边道:“我刚好有零钱。”

    “好好好。”

    那师傅已经很久没有收过现金了,乍听到要给现金,苦了脸,他没有零钱找,又听到颜子芙说有零钱,瞬间眉开眼笑道:“那就好。小姑娘一会儿忙完,回家注意安全哦。”

    “嗯。谢谢师傅!再见。”

    “好,再见。”

    师傅看着颜子芙下车,叹了一句,都忙。便驱车而去。

    颜子芙下了车,站在原地,没多大会儿,一道清风夹杂着同样舒适的男音便自身后传了过来:“月夫人,这边。”

    闻言,颜子芙身形一僵,悔不当初,她就不该取这么个笔名!

    这这这怎么听都像是已婚妇女啊!

    她郁卒!

    缓缓转身,颜子芙尽量好声好气地、笑着商量道:“师九先生,可不可以叫我的名字,颜子芙。谢谢。”

    “好了,月夫人。赶紧过来,咱们先进去再说。那人应该也要到了。”

    师九说完,怕颜子芙不理解他的行为,继而补充道:“诚意,咱们要聊表诚意!毕竟机会难得呀。”

    “......哦。”

    颜子芙十分不情不愿地吐出这个字后,还是乖乖地跟着她们的责编,进了一家牛排店。

    刚坐下,颜子芙就听师九提点道:“咱们今天主要是签这个合同,待会你尽管点头微笑,其他的,我来!”

    有负责人真好!

    颜子芙热泪盈眶,感动非常,她道:“好的,谢谢师九!你真好!”

    “没事没事!只要月夫人你出下一部小说也找我签约,那我就开心了。”

    “......好。”

    “哈哈哈,那就这么说定了!”

    师九笑着笑着,就收了声,他以眼神示意颜子芙,往外面看。

    外面,一个西装革履、步履稳重的男人,匆匆而来。

    颜子芙吃惊,她结巴道:“贾、贾导?”

    “嗯,你要更出名了。”

    师九话落,起身,准备迎接那个太阳,太阳刚刚升进屋,也照到了她们,同样喜不自胜到:“哎呦,两位来了啊。我紧赶慢赶还是迟了你们一步。”

    师九端着笑颜,乐道:“不迟不迟,是我们来早了。谁不知道贾导,你最是遵守时间!我们只不过是投其所好罢。”

    贾全哈哈一笑,不在这个话题上过多的花费时间,他转而看向师九身边的颜子芙,伸手道:“想必这位就是大名鼎鼎的月夫人吧,我很喜欢你的佳作啊!期待合作。”

    颜子芙受宠若惊,抿嘴一笑,回握,颇有些不好意思道:“在名声大振于全球的贾导您的面前,我可不敢戴了‘大名鼎鼎’这个帽子,不过还是谢谢贾导您的青睐。合作愉快。”

    几人,你一言,我一语,事情很快就定下来了。

    签完合同,尝完牛排,贾导心情大好,更是邀约颜子芙二人,下次一起尝尝重庆名动华夏的麻辣火锅。

    颜子芙二人哪有不应的道理,当下便应了,只是几人都知道,这事儿得押后,她们是一个赛一个忙碌呀。

    特别是贾导,他还要选角、导剧.......估计得忙活一段时间了。

    三人中,颜子芙也不遑多让,她结束了这边旅程,还要回四川——工作!

    不过在这之前,她还是要好好享受一下重庆这边的美食美景的。

    隔天。

    颜子芙一袭白色旗袍,现身重庆的一处繁华之地,观音桥好吃街。

    她手捧着一杯冷饮,边喝边看,一点儿都不在意别人的目光,自顾自的逛着。

    这边的人太多了,但不至于挤到没脚下地,颜子芙还是能接受这样的热闹的。

    当然,人并不是颜子芙一直打量的风景,她更多的是打量这里的吃食。

    吃食比人更多,什么重庆小面、麻辣烫、串串香、老火锅......在这里自是不必多提,应有尽有,就连遵义虾子羊肉粉、武汉热干面、安徽毛豆腐、东北水饺、港式茶餐、日本寿司、韩式料理、意式比萨......这样的,你能想到的,你想不到的美食,这里统统都有!!!

    无疑,这里是美食集聚的乐园,爱吃美食的人的天堂。

    逛了一天,颜子芙其实有点累了,她顿了一下,还是朝着一家竖着许嘉越名牌的服装店,走去。

    她没别的意思,就是想随便看看,看看许嘉越的广告牌也好呀。

    她其实也挺想他的,很想。

    哪怕是见一面也好呀!颜子芙弱弱地想:她已经好久好久没有见过他的真人了。

    倍感落寞的颜子芙,自踏进屋就站在许嘉越的人型广告牌边,盯着,不言也不语。

    里面的店员见了,也只在最初的时候问候了几句,后来见她喜欢这个明星,到了痴迷的地步,也就见怪不怪,没有再管她,勿自照顾其他客人去了。

    毕竟,她们都认得那是风靡全球的美男子,华夏第一,谁不仰慕?

    更甚者,只要见了许嘉越这广告牌,拿了彩带、灯笼等等装饰品装饰事小,拍照亲吻、抚摸等等猥琐事大。

    像颜子芙这样的理智粉丝,倒是让人心生好感。

    她们更没有理由去阻止人家了。

    所以,在韩初白全副武装,潇潇洒洒地走进店里的时候,看见的便是颜子芙盯着许嘉越广告牌出神的那一幕。

    他啧了一声,挥推了想为他推销服装的导员小姐,径直来到颜子芙身边,嘲讽道:“这么喜欢?颜子芙,要不要我帮你买回家供着?一天三柱香,保准他天天收到!”

    “......”

    颜子芙冷冷地瞥了一眼身边的人,忍着,没爆粗口,没动手打人,她皱着眉头,不爽道:“怎么走到哪里都能遇得到你?韩初白,你怎么这么闲?!”

    “......”韩初白。

    他不闲!

    他这是为了谁?

    他欲言又止,最后只是像往常一样,忽略心中的千言万语,只道:“来男人之家,买男人的衣服,你管我?!”

    “......”颜子芙。

    她的确管不着。

    但她可以离开,反正她是真的累了,要休息。

    只不过......

    颜子芙看着身后紧紧跟着的尾巴,忍无可忍道:“韩初白,你跟着我,干什么?!”

    “回酒店。”

    “不买衣服了?”

    “看不上。”

    “......你看了?”

    “看了。”

    “......”

    最终,颜子芙和韩初白二人搭了一俩汽车,回了酒店。

    一回到酒店,颜子芙便加快了步伐,甩开了韩初白,回了房间。

    她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办。

    老样子,打开电脑,划过熟悉的界面,来到熟悉的平台,点击,进入。

    看了看,她家的乖崽崽、好大儿。

    颜子芙的眼睛半天没挪地儿,倒是手指无意识地在电脑的右边的空白处,点了点食指,悠闲地想到。

    嗯,他今天又没有更新微博。

    末了,颜子芙感叹一句:真懒!

    没有她勤快,她可是天天都来拜访他的微博呢!

    真是人看人气死人呐!

    罢了罢了,她改天再看吧,她该忙活儿去了。

    只是,若是再晚一秒下线,颜子芙定会雀跃,她抢到许嘉越的刚刚了。

    但没有若是,这些年她总是在与许嘉越擦肩而过,彷佛彼岸花开,叶不见,彼岸叶盛,花未出一样,散发着令人窒息的悲情。

    这悲情,就像颜子芙刚刚完结,却马上就要出的耽改剧一样,令人欲罢不能,流连忘返。

    是的,颜子芙是一位耽、美小说家,还是极为出色的那种。

    这不,即将上纲上线的她的作品,就是最好的证明。

    颜子芙一直都在往她那个遥不可及的青梅竹马的方向出发,从未改变。

    就像那个美丽的句子,我总想奔向理想和你。

    而她更直接,我只想奔向理想的你,许嘉越。

    从重庆往返四川的第一个周末,颜子芙就收到了来自大导演贾全的大惊喜,好消息。

    消息是好的,不过,也真的是让颜子芙又惊又喜,目瞪口呆。

    她一方面没想到贾导的动作如此迅速,另一方面却是没想到他能请到她曾经身边的一些人来演出。

    譬如白湘钰,譬如韩初白,再譬如许嘉越?!

    颜子芙瞪大眼睛,仔仔细细地阅读演员名单,生怕自己一个眼花,就出现了幻觉。

    但,谁来告诉她,她暗恋的青梅竹马,竟然会变成出演她写的剧本的主人公?!

    有没有搞错啊,她写的是耽、美啊,耽、美剧啊!!

    人生不易,子芙叹气。

    颜子芙又想爆粗口了,淦!!!

    然再怎么接受不了,颜子芙还是到了剧组,她要盯着。

    她绝不能让她的理想,在这个途中被扳弯了!!!

    她太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