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也要许你白首 > 第八十七章:那就从侧面接近吧。
    “颜医生。”

    额......

    别误会,这不是喊她,是喊——

    “嗯。”

    女子对面,一身玉白长袍的男子,面无表情地问道:“怎么?”

    “是院长,他说一会儿让你过去一趟。”

    “好,我知道了。谢谢你。”

    “啊?没事没事!举手之劳,不足挂齿的。就是那个、那个......”

    女子那个半天也没说出个所以然来,男子不由得轻皱眉头,他不耐烦道:“要是没有要事,我就先走了。”

    “有,有的!”

    女子鼓足勇气小声道:“那边的女人是谁?你和她是什么关系?她是不是......”是不是你的女朋友?

    “看来,你是没有要事了。告辞。”

    男子说着,往颜子芙那边看去,颜子芙回以一笑,心中却想:老弟啊,你个直男。

    这么好的把妹机会,都生生地错过了。

    啧啧,活该你单身!

    得亏颜虎听不到,不然他定会反讽一番道:“姐,你行,你咋也没男朋友?咱们大哥莫说二哥,半斤八两!

    姐弟俩闲聊两句,终于说到了正事上。

    颜虎睨着自家姐姐脚边的行李箱,嘴角抽蓄道:“姐,你不会吧?真要去那边?”

    颜子芙心意已决,她目光坚定道:“会的,我要去。”

    “不是,你个设计师放着好好的设计工作不做,去那边干嘛?找灵感?”

    “臭小子,你怎么和姐姐说话的?我吧,勤劳能致富,在哪里都一样,更何况我不一定要一直做设计的嘛。”

    “什么?你要改行?”

    “没没有了,额~充其量就是一个兼职。”

    “兼职?呵,又是为了那个人吧!想当初你为了他学设计,他却弃了设计,当上了明星。如今,你又要故技重施了?”

    颜虎说到这,摇了摇头,他说:“姐,放弃吧,你不是初白哥的菜!他......”

    “打住打住!说谁是为了韩初白?谁?”

    颜子芙看着眼前一表人才的弟弟,十分无语,她还以为她一片真心照大江,明月可鉴,如今看来不是,是照沟渠去了。

    哎~

    上头!

    这个傻弟弟,真是白当了她那些年付出的见证人了,竟是从头到尾都没把主人公是谁,搞清楚!

    他也不想想,做了设计、明星的人,何止韩初白,还有许嘉越啊!

    笨蛋。

    姐懒得和他争辩,姐姐要去心上人的另一个故乡,瞧瞧去。

    她想去见他,如同粉丝见偶像一样,她去寻他。

    ......

    重庆。

    这个山城城市的帝都,真是太令人惊叹了。

    你永远都不清楚,下一秒,你是在山巅,还是在山脚。

    如同坐过山车一般,起起伏伏,十分刺激。

    颜子芙上了飞机,下了地铁,七弯八绕,仍是不得走出这长长的,如同地下迷宫的通道。

    她心烦意躁,恨不得变成一个窜天猴,直冲云霄,降落到那个男人,附近。

    咳,至于为什么是附近,而不是身边,颜子芙可以很是羞怯地告诉你,因为——

    因为人家和她不熟!

    她是不速之客,是不被人正面接受的人。

    所以那......

    颜子芙盯着面前的许嘉越的巨幅海报,默默地道:“那就从侧面接近吧。她!”

    她可以!

    然天公不作美,待颜子芙走出巷道,来到视线十分开阔的繁华街道时,她才从一个十分可靠的大v博主那里,得知了一个非常不幸的小道消息——许嘉越人不在重庆,在横店!

    偶买噶的。

    这是在耍她么——她的不期而遇就这么泡汤了?!

    倒霉倒霉倒霉......

    然人千万不要在倒霉的时候,唤倒霉,不然你会更倒霉的。

    颜子芙深有体会地想到:她这是倒霉撞了倒霉的腰,倒霉到极点了呀!

    可不,天有不测风云,在风吹雨打的关照下,颜子芙仓皇逃窜在大雨滂沱的夜幕中,连五光十色的璀璨灯光,都无暇顾及了。

    她好难呀——

    想见的人,远在天边,不想见的人,近在眼前。

    没错,颜子芙住酒店的时候,遇到熟人了。

    熟人,韩初白看着淋成落汤鸡的颜子芙,十分惊讶,他道:“颜颜?”

    “......我改名字了!”

    韩初白不按常理出牌,他仍然坚持道:“颜颜你、你怎么会在这里?”

    “哦,旅游。”

    语气极为云淡风轻地说完,颜子芙摸摸鼻子,也不纠结韩初白的话了,她的眸子在韩初白孜然一身的周围打了一圈,下意识问道:“你的人呢?”

    韩初白却忽略她的问话,自顾自的,黑了脸道:“一个人?你......你还真是大胆!”

    颜子芙有样捡样,她说:“韩初白,你也挺大胆的嘛。居然敢不带保镖出门,你忘记你差点......”

    “颜子芙!”

    韩初白颇为头疼地按了按太阳穴,警告道:“你敢再说下去,我就和你没完!”

    哟嗬,恼羞成怒啦。

    颜子芙笑了,她嘻嘻道:“不敢不敢,小女还想好好玩玩呢。”

    话落,颜子芙接过销售客房小姐姐的门卡,继续道:“那么,祝你也旅途愉快咯,韩少爷。”

    “喂,你就这么走了啊?”

    “那是,拜拜!”

    颜子芙说着,便举步,要走。

    然某人却把她喊住了,韩初白似乎有点窘迫,他在唤了俩字‘等等’后,便没有了其他动作,只是神情上一片欲言又止的样子。

    颜子芙眉头微蹙,不过也想耐心十足地等着他韩大爷,把话说完,可一身湿淋淋的状况,不容乐观,她可不想接下来的日子,拿来养病啊!

    “说话!我着急!”

    “就是,那个......许嘉越他不在重庆!”

    “就这?”

    颜子芙挑眉,语气十分平静道:“我知道啊。”

    不过,知道得有点儿晚,颜子芙在心中遗憾地想到。

    她错过他了。

    明明,明明她出门的时候,收到的消息是,许嘉越他人在重庆啊!!!

    也不知道是消息有误,还是缘分太浅的缘故。

    怎么她回回来,都与他擦肩而过呐。

    还有没有天理了啊!

    她不服!!!

    韩初白脑回路清奇,一如既往,他似是激动,又似惊喜道:“那那这么说,颜颜你是、不,你不是......”你不是为他而来的吗?

    颜子芙听到这,才不耐道:“打住打住,改日叙旧,今日咱们先各自安顿下吧。晚安!”

    老娘又冷又饿,可不想站在这人来人往的大厅中,供人观赏,哦,不,是叙旧。

    于是,颜子芙在韩初白欲言又止的话头中,疾言,疾步,离去。

    她连韩初白最后说的‘晚安’都没听到,就风风火火地拎包,走人了。

    可想而知,她有多么急切了。

    急切的颜子芙,回到客房,随手抄了一套睡衣,就往浴室,直奔而去。

    半个小时后,洗头洗澡洗衣服的颜子芙,才堪堪梳洗完毕。

    她不顾吹得半干不湿的长卷发,拎着公文包里的手提电脑,一步两步远的,踏上了绵软不已的大床,坐罢。

    翻开电脑,打开机子,点进熟悉的界面,熟悉的小程序,突然,她自言自语地、喜不自胜地乐道:“哎呀呀,我的好大儿,居然回我了。这么多年了,第一次啊!真是可喜可贺、可喜可贺呀!”

    好大儿,许嘉越在众多的评论中,独独挑中了颜子芙的id好马不吃回头草,回道:“感谢你这么多年的追随,我的迷妹。希望你心想事成,万事如意。”

    颜子芙摇头晃脑,如同磕了农药,她飘飘欲仙地回到:“好的好的,大哥!”

    那就预祝我们早日修成正果吧。

    毕竟这可算是咱们共同的心愿了。

    嘿嘿嘿~

    然她高兴不过三秒,就黑了脸,只因为许嘉越这个家伙,不挑还好,一挑就挑了不下数十人,回了话,且内容千篇一律,明显是复制、粘贴的!

    呸~

    渣男!

    颜子芙十分扫兴,百般郁卒,千般无语,万分失望,一推电脑,盖上。

    她怒火撩眉,火冒三丈,心中暗暗发誓,等她追到了许嘉越。

    她!要!让!他!跪!下!来!唱!征!服!

    可想想,颜子芙觉得这是不可能的,他让她唱还差不多。

    不,是她想,他大爷的估计也没兴趣吧。

    颜子芙十分自卑。

    男神是大众的,许嘉越更是大众的梦中情人。

    她这个沙堆里的沙砾,怎么想怎么希望渺茫啊!

    是以,颜子芙躺在大床上,心无可恋地想到:我.......好难呀!

    另一边,许嘉越看着自己的经纪人,还在操作自己的微博账号,颇为无语道:“长青,你.......够了!你这样粉丝不会买账的。”

    长青倒不是这么想的,他振振有词道:“嘉越,你还是太年轻了。我这叫发福利。是为了回馈咱们最忠实的广大粉丝迷妹的。你想想看,她们十年如一日,哦不,没那么久,是自从你出道以来,就关注你到现在的老粉。这其中官方认证的大v微博博主,更是可圈可点,譬如这个好马不吃回头草的博主,就在你身陷囫囵时,以一己之力、力挽狂澜、力挺你到现在的大粉,你难道就不能关心关心她吗?你的良心不会痛么?!”

    许嘉越被长青的说教给唬住了,半晌,他欲言又止道:“所以......这就是你拿着我的官方微博,大肆作妖的理由?”

    “......是”

    曾长青顿了一下,继续道:“可我还不是——”还不是为了给你的新电影造势吗?

    虽然说,你许嘉越现在的名声大振,但锦上添花懂不懂?

    好东西,多多益善嘛!

    “打住!长青,冠冕堂皇的话,我不想听。这以后......罢了。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说,但麻烦你有事情先跟我商量一下,好吗?”

    你这样闷不吭声做大事,让我很为难呀!

    “好的好的,嘉越。你放心,你的话,我绝对照听!”

    要不说,长青能待在许嘉越身边这么多年呢,他还是很了解许嘉越的脾气滴,吃软不吃硬!

    ......

    酒店。

    沉寂几天的颜子芙,终于在傍晚,梳理好了心情,出了门。

    昨日有雨,今日天晴,繁华依旧,长街多情。

    大城市,就是不一样,到了夜晚,反而比白天更加热闹了。

    颜子芙看着大街上依然车流转、人不息的盛况,不禁感叹:她们小时候,这个时候估计都被固在家中,洗漱完毕,窝在床上,静待睡眠了吧。

    果然,一切早已天翻地覆,不复当初。

    颜子芙没有忘记自己的计划,她把秀发往身后一仍,伸手,随手招来一辆出租车,开门,进入,关门,报地名,一气呵成,扬长而去。

    车行驶出一段距离,出租车师傅这个‘人到中年心不老的’男人,透过后视镜,看向精心打扮的颜子芙,十分自来熟道:“小姑娘,打扮得这么漂亮!你这是要去参加舞会呀?”

    “嗯。”

    颜子芙颔首微笑道:“差不多吧。”

    虽然,只是上了一场参加舞会的便车。

    但是,既然上车了,那离下车的目的地,应该也不远了啊。

    “那——”

    老师傅正想仔细询问一下,是什么样的舞会的时候,颜子芙的手机便叫了起来,是一段古典雅致、凄惨且唯美,语调较为低沉、婉转的男音:“吾难拜伊人三分情,他人却早已占了芳心,徒留君子扮淡然,冷眼旁观坐彼岸,空弹一曲相思言,献天祭地泪涟涟......”

    颜子芙盯着手机上的备注,迟疑了一下,还是接起道:“喂,师......嗯,我马上就到了!很快的,是,好,我知道了。拜拜。”

    电话刚刚撂下,便又再次疾呼起来,这次,颜子芙没有迟疑。

    她迅速接起道:“怎么了?木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