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也要许你白首 > 第八十六章:我是一颗墙头草。
    颠三倒四的话,还在继续,颜子芙痛心疾首、慌不择路,她一头撞在白色,仿若虚无的医院的墙上,晕死过去。

    一切戛然而止。

    颜子芙迷迷糊糊的,支撑着昏昏沉沉的脑袋,从温暖的被窝里,爬起来时,正是傍夜。

    屋里,黑漆漆地一片,而屋外,一墙之隔的地方,正灯火通明。

    此刻,不断有说话的声音传进屋来,颜子芙听不清楚,只能勉强听清几个字眼,想不到,就是,不该的,可惜......诸如此类,反反复复的,引人入胜。

    颜子芙就是被吸引过去的,她摸索着,轻而易举地就下了床。

    来到两间屋子的分界线上,她一手倚着门,一脚刚刚踏过门槛,尚未落地,有人就发现了她。

    颜凤看着她道:“妹儿,醒了呀。”

    颜子芙点点头,就听颜妈的声音,自婆婆那间屋子的方向传了过来:“芙儿,可有好些了?头还晕不晕?饿了么?”

    颜子芙同样朝颜妈点点头,摇摇头,复又点头,不好意思道:“饿了,我饿了。想吃东西。”

    闻言,颜妈瞬间喜笑颜开道:“知道饿了就好,有胃口吃饭,说明身体也好得差不多了。好好,等着我给你把米粥热一下,端来。”

    “欸?不用不用,我自己去吧——”

    “没事儿,就让你妈去吧。”

    颜爸同样停下和其哥哥的谈话,对颜子芙温声劝道:“反正她这会儿也闲不住。”

    “啊,嗯。”

    颜子芙受宠若惊,她没想到一觉醒来,天都黑了,更没想到能得到大家如此关切的目光,以及各种嘘寒问暖。

    这让她有种受之有愧的感觉。

    只不过她那虚无缥缈的感觉没有停留太久,就被几人话里话外的势头,给冲淡了罢。

    简单地和来家做客的伯父伯母,以及两个堂姐妹,打过招呼,颜子芙挪步到桌子的一角,默默地等候着她的晚餐。

    剩下的几人,又开始了刚才的话题,只不过那话中持怀疑的态度,愈发坚定。

    四伯颜白司最先回过神来,他出声道:“我看呐,还是你那姐姐姐夫太愚蠢、懦弱了。明明尸检都出来了,偏偏要息事宁人,不肯闹大!要是我闺女,我就卷了铺盖往那警察局一躺,非要讨个说法才肯罢休!!!才不拿了那安抚金,吃了瘪,哑了嘴!像什么样子,没点出息!”

    这怎么说?又不是警察的错,四爹干嘛要揪着他们不放?理由是什么?

    没人给颜子芙好好地讲理由,她也不敢问,因为她隐隐知道是什么肮脏事情了。

    可她不敢相信!

    她不敢相信,他们说的,欢儿妹妹死时,衣冠不整,似是被人侵犯。

    也不敢相信,他们说的,淹死的人,肚子里没有多少积水,甚至没有积水。

    哈哈,怎么可能呢,是吧,这就好比被捅死的人,身上没有口子一样,是无稽之谈。

    同样无稽之谈的事情,还有,萧姨分明说过,欢儿妹妹那日身上带了手机,但手机却在几经打捞之后,连池塘的水都抽干了,水泥都挖出来,摆在岸上了,同样不翼而飞。

    这又作何解释?

    明明、明明警察给出的解释是几个小姑娘不慎落水啊,怎么随身物品也不慎提前掉落了?

    呵呵,真是巧了啊。

    巧啊!

    颜爸同样怒其不争,他忿忿不平道:“谁说不是呢!我都劝他们,莫要那么快处理我那侄女的尸体了。但他们呢,当下就焚尸灭迹了......算了,事已至此,多说无益,没什么好讲的了。”

    沉默......

    不一会儿,颜妈手里端着米粥和一碟小菜回来了。

    她路过门口,见颜虎立在一边,闷不吭声,也不动弹,不由出声询问道:“小虎,你杵在这里干嘛?”

    “没事儿,妈妈。我去睡了。你们也早点休息吧。”

    颜虎落寞地说完,他不再停留,又落寞地回了自己屋里。

    “嗯。”

    见颜虎回屋,颜妈才道了一声:“好。”

    须臾,颜子芙接过晚餐,不发一言地吃完,见几人又聊起了其他事情,便默默起身,拿了碗筷去了厨房。

    再次从厨房出来,堂屋里依然有低语暗暗传出,许是睡了一天的缘故,颜子芙毫无睡意,她去了婆婆安寝的屋子。

    她想看看她,看看她是否安然无恙罢。

    不曾想,那里已经有人提前在了,她不是别人,是她的堂妹,颜慧。

    想来,颜慧过来也不久,她趴伏在婆婆的床案前,静静地看着,呈闭目之姿的邹氏。

    睡了呀,那便算了吧,反正她有大把的时间,来看。

    还是让经常过不来的堂妹,多看看吧,她不急。

    颜子芙瞅了一眼里面的状况,便抽身,离开了。

    然不想打扰邹氏睡觉的颜慧,此时,也一同转身,向外面走去。

    到了眼可及星空,目可触百物的街沿下的地坝上,颜慧才望着前面,那个直直望着天空,不知道有无出神的堂姐,轻声唤道:“子芙姐。”

    “嗯。”

    颜子芙是知道她跟出来了的,她道:“怎么?”

    颜慧也不觉颜子芙语气冷淡,她知道她只是人看着冷淡罢,故她直言道:“你可知道我们为什么恰好是现在回来了?”

    “当然。”

    颜子芙睨了这个清丽无双的堂妹,一眼,没好气地说:“没好事情!”

    的确不是什么好事情,她们是听闻婆婆快不行的坏消息,才赶回来的。

    当然,不只是她们,她们的大伯父一家,也是如此,现在估计在回来的路上了吧。

    颜慧没有反驳,只是道:“那你今晚来我家,和我一起休息吧。咱们唠唠嗑。”

    “......好。”

    ......

    自从看见半枝莲以来,颜子芙心里一直便有种不好的预感,直到——

    最担忧的事情,还是发生了。

    颜子芙才知道,紫花一摘心渐衰,终归魄散亲人败。

    从来都不是她的错觉,是预感,是早有预料。

    一切照旧,颜子芙这次是理所当然的送亲人。

    但这谁在乎呢?

    没人在乎!

    来参加葬礼的人,除了少部分真心悲伤的人,大多都像是来凑热闹的,观众。

    观众,是有心没肺的。

    他们可以初闻伤事,流泪哭泣,也可以,在事后指指点点,叹一声,活该!

    家家都有一本难念的经,自己的都念不过来,别的,他们能分出一点儿同情心就算是仁至义尽了。

    颜子芙很确定!

    因为,她曾经就见过一个好笑的事情。

    事情是这样的,它发生在一个同样悲伤的丧礼上。

    丧礼仪式暂且不论好坏,但有人却发出了这样的感慨——这饭菜也忒不好吃了!瞧瞧这个菜式,清汤寡水的,一看就不用心!亏这家主人还收了这么多礼金,真是敷衍人!

    虽然,也有人反唇相讥:“你个不识好歹的家伙,过来蹭吃蹭喝就罢了,还说三道四的,咱要点儿脸好不?”

    那人理直气壮道:“呸!谁蹭吃蹭喝了,我不也......也随了20元钱嘛!怎么就不要脸了!”

    一人无语:“......20元,你也好意思拿出来摆?你这人、你这人当真是无药可救了!”

    那人不仅问心无愧,还大大方方道:“怎么不好意思,我这么穷,还拿了体己的粮钱来送亲,我这是有情有义!你啥子都不知道就瞎说,就有药可救了?真是好笑呐!”

    闻言,本还无语,甚至站在道德的制高点发话的人,瞬间暴怒,他喝到:“米老头!”

    “哎哎,我在,我在呢!没聋!你做什么大呼小叫的,也不看看这是什么场合?没规矩!”

    “......我跟你没完!”

    “好好好,没玩没玩,我才不跟你这个说风就是雨的家伙,玩呢。你太无聊了!我不屑与你为伍。”

    ......

    丧葬,礼成。

    颜子芙路过山脚下,一座无名碑时,不着痕迹,一顿,她知道这是谁的墓碑。

    只是任她怎么也想不到,这是那个泼皮无赖的米老头的坟堆。

    许久不见,她本以为这老头是被自己的子女接走——是以作安乐宜人家的,孰料他却魂飞魄散俱成沙了。

    还真是时过境迁,人不复,何来熟人聊过往啊。

    哈哈哈,走了~

    都走了!

    她也该走了——停滞不前的步伐,不能带自己回到以前,只能徒增烦恼,没什么好的作用。

    她不愿,也不想这样。

    她要当一个观众,喜怒哀乐过后,又是好汉一枚,照样没心没肺!

    乐哉!!

    美哉!!!

    ......

    10年后。

    一切都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连颜子芙家乡的环境也一样,不复当初。

    狭窄而凹凸不平的土坡、泥路,尽数被推、被压、被覆盖,取而代之的是一条条宽敞且光滑平整的高速公路。

    田野上,也不再是一条条纵横交错的阡陌交通,而是由水泥石头共同砌成的无数条白净的小道。

    就连灌溉的机械,都开始五花八门,日渐增加、增多。

    这是一个有计划的改革,它十分显著,作用也是。

    谁都不得不说,咱们的国家日益发达、强盛了。

    从外交的情况上看,则更加证明了这一点。

    是吧,你个没有发展前景的国家,谁会上赶着来和你交好、示好呢?

    若不是利益之驱,在这个弱肉强食的世界,哪个人这么好心,甘心把自己心爱的骨头拱手相让呢?

    是你,你能做到吗?

    能吗?

    当然大言不惭的话,谁都会说,但实现的人,少之又少。

    人,有慈悲之心,但无好生之德。

    好生之德是上天的事情,人心是狭义的,是自私的。

    不是么?

    切,不赞同,就算了!

    颜子芙也不喜欢在这件事情上较真,她就是颗墙头草,风往哪吹,她往哪倒。

    谁都不得罪!

    当然,最让颜子芙喜欢的变化,还是家用水电、器械,额,特别是通讯用具的推广、普及。

    就像,就像颜子芙目前在使用的手机,网速那个快哟,她分分钟刷遍天下事,也不过须臾的时间。

    啧啧,八卦新闻,最近是不得了了。

    居然把许嘉越的陈年老事全都扒了出来了。

    哟西,真是不遗余力啊。

    难为他们了!

    瞧瞧这个帖子,许嘉越那些年不得不赞的爱心之举。

    又瞧瞧这个帖子,许嘉越那些年吃过的苦头,堪比人间悲惨,努力三郎。

    再瞧瞧这个帖子,疑似许嘉越今年最佳cp人选,罗列。

    刷到第三个文案时,颜子芙的爪子就挪不动道儿。

    她目不转睛地看着,想快速划走,又止不住好奇,即使,她一直都知道,这是那些营销账号搞的小把戏,目的,就是博人眼球。

    但颜子芙可就是——忍不住啊。

    她挣扎半晌,还是点进了那个出文两分钟,阅读量却高达了两千万的玩意儿。

    好家伙,这么详尽的吗?

    可不,这网上的帖子,有好多的人,他们说的话,又那么地神。

    他们让我心驰神往,又信以为真!

    啧啧,这狗粮,她干得都要吐了!

    颜子芙不禁暗骂写这狗屁文章的主人,你你tmd文采真好啊!

    适合端这碗饭吃!

    这这这绝对是颜子芙这些年来,看过的有关于许嘉越出道以来,最佳的八卦新闻,没有之一。

    心中腹诽不断,颜子芙面上还是高冷的一批,她甚至装模作样地竖起兰花指,捏住一杯咖啡,缓缓地往嘴角,送着。

    她优雅姿态十足,堪称名媛小姐。

    放下咖啡杯,颜子芙正想瞧瞧自家姐姐的小道消息,却被一声娇喊给惊得回了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