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也要许你白首 > 第八十三章:第二人格,颜不见。
    不远处,草木相拥的,土道上。

    



    一条白色的小狗,陡然跃入颜子芙的眼帘,她一个分神,就想岔了。

    



    这t

    



    姐姐要活到一百岁啊,一百岁!

    



    老娘想当百岁老人嘞!!!

    



    埋头埋头埋头,专心专心专心,看不见看不见看不见,瞧不着瞧不着瞧不着。

    



    颜子芙嘴里碎碎念叨着,眼睛也垂直落到手背上,一副胆小鹌鹑的模样,可把上面盯着她看的许嘉越,给逗乐了。

    



    他一勾薄唇,笑罢,不免问道:“这么快就不认得人了?”

    



    颜子芙当耳旁风。

    



    “说好了,我回来就接待的,颜二妹妹就是这么接待人的?”

    



    颜子芙当、当然惊悚了。

    



    她产生的幻觉,还能模拟声音。

    



    她真强!

    



    “喂,你有没有在听啊!”

    



    当然有。

    



    颜子芙心道:特别清晰,都会背了。

    



    不过,她还是没有抬头。

    



    这简直像是做梦一样,她不相信。

    



    直到,一声呼唤传来,“哥,你在看什么呀?要走了!”

    



    许佳兰?

    



    许佳兰!

    



    颜子芙猛地抬起头,就见许佳兰来到许嘉越身边,一袭火红的蝙蝠衫针织毛线衣,亮瞎了她的眼睛。

    



    她看着她,她也在看着她。

    



    她的话,更是不可避免的传到了她的耳朵里。

    



    啥?

    



    走、走了?

    



    刚刚见面就要走了,不是吧!

    



    不要嘛!

    



    不要呐!

    



    “许......”

    



    颜子芙望着上方,她声如蚊吟地话,刚刚吐露一丢丢,就听见许嘉越饱含无情的声音,道:“好。走吧。”

    



    “......”许佳兰。

    



    认真的吗?哥。

    



    不用打声招呼的么?

    



    有熟人耶。

    



    “......”颜子芙。

    



    我错了,大哥大哥,大爷,我叫你大爷好不好?

    



    你再理理我,理理我嘛!

    



    下一秒,她更是抓狂了,许嘉越他真的没有停下步伐的打算啊!

    



    握拳,抿唇,咬牙切齿,颜子芙一生中最英勇的一幕,出现了。

    



    她几乎是吼出来的:“许嘉越,你给我站住!”

    



    “哦?”

    



    闻言,许嘉越停下步伐,侧目,戏谑道:“你认识我?”

    



    “......”

    



    颜子芙刚沉默了一秒,许嘉越就开始迈步了,她急了。

    



    她没有下线了:“认识认识认识......大哥大哥啊,你跑那么快干什么?都是老朋友了,不下来叙叙旧,也好歹是站在原地,和老熟人我唠唠嗑、解解闷嘛!”

    



    主要是......解我一点儿相思愁呀。

    



    如今老娘就是上了你这个秋帆上的蚂蚱,晃悠悠,那个晃悠悠呐。

    



    求你大爷别得瑟,也莫晃,老子晕船了,亲。

    



    傲娇的许大爷,还在矜持,他道:“老熟人?”

    



    晕呼呼的颜子芙,十分狗腿:“是是是,老熟人老熟人了。”

    



    “那刚才对我视若无睹的人,是谁?”

    



    “是我,哦不,是我的第二人格,颜不见。她和我没关系的,她又聋又瞎,但我不一样,我是好的,四肢健全,耳目俱佳。”

    



    “噗嗤。”

    



    颜子芙目光一闪,还好还好,不是许嘉越在嘲笑她。

    



    许佳兰嘛,她笑点低,可以理解、可以理解的。

    



    许佳兰膛目结舌道:“几日不见,颜二如今对我哥哥真是愈发......”狗腿了。

    



    她没好意思继续说下去,但三人都心知肚明了。

    



    许嘉越自然是乐见其成的,而颜子芙则是毫不在意的模样,谁让她犯了傻呢。

    



    再者一个是,她不想她们最后分别的时候,是不欢而散的模样。

    



    嘿嘿,她还渴望将来能有机会,去找许嘉越叙旧,哦不,是再续前缘呢!

    



    所以,不欢而散什么的,还真是使不得使不得呀!

    



    当下,颜子芙爱屋及乌道:“咳,你说得没错,就是这样。”

    



    “......”许嘉越挑眉。

    



    他心甚悦。

    



    “......”反而是说话的许佳兰,一噎。

    



    她说什么了?

    



    她究竟知不知道她话里的意思?

    



    她是想讽刺她的啊!

    



    喂,颜二,你的底线、豪横、矜持......如今都离家出走了么?

    



    她不在的时候,是发生了什么不得了的大事情了?

    



    费解,实在是费解得很呐!

    



    颜子芙却没有他们的心思活跃,或许应该说是不在一个层面上,活跃。

    



    她想的重点是,搞好关系,放长线钓大鱼,等将来她去寻他,理由充分些。

    



    哈哈,官方认证,平平无奇恋爱小天才,心机女一枚,颜子芙是也。

    



    ......

    



    日暮西沉,风吹叶动,暗影袭人,四周一片萧瑟、惨淡,叫人看了心惊。

    



    在这个秋风肆虐的黄昏,颜子芙在厨房里忙碌的身影,唯有一个叫形单影只的成语可以诠释得清楚。

    



    颜子芙熬好了米粥,想了想,她又把中午炖的骨头汤热好,掺和了一些,端进屋子里给邹氏吃下了。

    



    半个时辰后,颜子芙又温了中药,同样喂给邹氏,服下。

    



    做完这些,她见颜妈她们还未归来,便去炒了两个小菜备着,等着她们回来吃晚饭。

    



    不仅如此,颜子芙还十分贴心、殷勤地学着颜妈,跑到邹氏身边准备给她揉肩、捏背、捶捶腿,她无不心疼地对邹氏说:“婆婆,我猜你定是在床上躺久了,不舒服了吧。我来给你按摩一下,就会轻松、好许多哦。”

    



    “嗯~辛苦你了。英子。”

    



    “?”

    



    颜子芙如墨的瞳孔,有一瞬间是放大的,她眨了眨眼睛,似是不可置信道:“婆婆,你刚刚是叫我什么?”

    



    邹氏无辜的脸上,是有问必答的茫然神情,道:“英子啊。”

    



    “哦。”

    



    颜子芙低了脑袋,掩盖了自己内心的难过,她失落了片刻,还是回应道:“我在。”

    



    颜子芙没说话了,她专心致志地为邹氏松着筋骨,通着血脉。

    



    她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婆婆现在实在是病得有些神志不清、糊涂了。

    



    她,竟然将她唤作了她的妈妈,田英子。

    



    对此,她也不知是该喜,还是该忧了,颇有些塞翁失马焉知非福的错觉。

    



    不想,邹氏此时此刻却是精神大好的模样,虽然她打开话匣子的声音,仍然十分颤巍巍,甚至是艰难无比地样子,道:“英子,孩子们什么时候回来啊?”

    



    一言毕,她犹豫着、委屈着,继续道:“我都好久没有瞧见她们了。怪想念的。她们什么时候过来看我呢?”

    



    她们已经过来了啊。

    



    现在。

    



    颜子芙沉默片刻,还是柔声安慰道:“等会儿,她们就会过来了。”

    



    “那就好那就好,我还以为她们不想过来看我这个病怏怏的老太婆了嘞。”

    



    “怎么会呢,不会的!你放心,她们都很爱你,离不开你的。婆婆你就别胡思乱想了哈。好好养病,你会好起来的!”

    



    “嗳。好嘛。”

    



    颜子芙听着邹氏宛如孩童一般乖巧的语气,不由得笑了。

    



    婆婆她其实没有糊涂吧,她只是回归了孩童的天真时期,对不。

    



    是了,应该是这么回事儿。

    



    心情大好,颜子芙正想跟邹氏说些哄她开心的话,就听见屋外传来一道急刹自行车的声音。哧~

    



    颜子芙一愣,接着是一喜道:“婆婆,回来了,肯定是她们回来了。”

    



    她立马起身,也不忘跟邹氏打声招呼,道:“婆婆,你等等,我去开门哦。一会儿咱们一起来看你,陪你说话。”

    



    话落,颜子芙哒哒哒地,一阵儿小跑出了里屋。

    



    此时,屋外有声音恰好隔墙门穿透进屋,是颜妈在喊:“阿芙,开门。我们回来了。”

    



    “来了来了来了,等我一下,马上就好。”

    



    相比颜子芙的兴奋,屋外的声音怎么听怎么有气无力,还带了几分疲倦在里面。

    



    但颜子芙完全没有注意到,她还很激动,下意识地问:“妈,你们怎么回来得这么晚?是一直在表妹家玩么?”

    



    吱呀~

    



    门开了,颜子芙看着颜妈推着自行车放在自家的街沿上,身旁是同样背靠着灰蒙蒙地夜色的颜凤和颜虎,站在晕黄的灯照下,一言不发。

    



    “怎么都不说话?是在她家里不好玩吗?说实在话,我今天也......”

    



    “玩玩玩,就知道玩,都什么时候了,还在这里鬼吼鬼叫的,你个妹崽,烦死人了!”

    



    田英子发完一通无名火后,看着她,皱着眉头继续道:“进屋进屋,杵在大门口干什么,大晚上的,该呆在哪里,你不晓得么?还需要我来教你吗?”

    



    “那个我......我做好了晚餐。”

    



    颜子芙觉得委屈极了,但还是腆着脸,笑着说:“可以吃饭了。”

    



    不想,她的好意不但没有人认领,还被人不屑一顾,甚至是挑起了她妈妈更为火大的火光,她只听她啐道:“吃吃吃,只晓得吃饭。我怎么会生个你这么个玩意儿,什么都不会做,我看呐,养头猪都比你有用!”

    



    这段话,太伤自尊了,颜子芙一时之间竟然是失去了反驳的勇气。

    



    明明,明明她今天也没有独享悠闲,甚至像头牛似的,默默付出,不计回报来着。

    



    虽然,她并没有想要人夸奖她一声,哪怕一句话、一个字,但是,好心都看做了驴肝肺,任谁都会难过的吧。

    



    何况,颜子芙现在真的是挺懵的,她完全不晓得发生了什么事情。

    



    她妈,难道是......是受了什么刺激了?

    



    小表妹?

    



    对了,那个娇娇娃,如今怎么样了,她都还不知道呢!

    



    趁着颜妈进屋看邹氏的档口,颜子芙不禁拉过颜虎小声道:“老弟,咱们家表妹怎么样了?她有没有挨骂,呃,或许我应该问她有没有挨打才是。对吧,她是挨打了吗?严重不?她有没有哭?她有没有闹着要过来住。”

    



    颜子芙想着以往发生的事情,猜着今天可能上演的情景。

    



    她那个表妹最喜欢地便是和她们呆在一堆玩。

    



    颜子芙还记得,有一次颜欢就是因为想和她们呆在一起玩、住,哭哭啼啼闹了好一阵儿,最后萧姨没办法,还真就让她如愿以偿了。

    



    不过,那简直被她演绎得活像生离死别的场景,让颜子芙都要捂脸了。

    



    她实在是没脸看啊。

    



    她都哭得肝肠寸断了,她!

    



    颜虎:“没有。”

    



    “哦哦。”

    



    虽然很诧异,但颜子芙也能理解,故她刚要松一口气,就见沉默几许的颜虎,继续摇头,缓缓道出了事实:“她人,并没有找到。”

    



    “诶,没有就好,没——”

    



    没有?

    



    颜子芙以为自己听错了,她又问:“打住。老弟你再说一遍?啥没有来着?”

    



    颜虎咬唇,一字一句道:“是颜欢,她失踪了。”

    



    话落,他补充道:“我们已经报警了。”

    



    所以......所以现在她们那个娇娇宝宝表妹,是生死未卜的状态?

    



    是真的,失踪了。

    



    颜子芙的脸上白了又青,青了又白,难看得很。

    



    打死她都想不到,前两天还在她身边蹦蹦跳跳的人,转眼就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恍惚间,颜子芙脑中闪过一丝清明,她看着同样郁郁寡欢的颜虎,问道:“那那老弟你们今天去寻的那户人家呢?他家的孩子怎么样了,可有在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