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也要许你白首 > 第八十二章:她后悔了。
    刚进屋,颜子芙就瞧见躺在床上的邹氏,正挣扎着起床。

    



    她脚下了一只,掉在床与地即将接触的半空中,大半个身体却还在床上蠕动着,像个翻不了身体的螃蟹一样,无法更进一步的,起身。

    



    有了第一次见过婆婆滚下床铺、摔着自己的前例,见此一幕,颜子芙几乎是惊悚地呼喊出声,道:“呀,婆婆你这是干什么?可别再摔着自己了!!!”

    



    “唔唔唔~”

    



    “什么?”

    



    “唔唔唔~”

    



    颜子芙还是没听清,她也不马虎,赶紧上前去把婆婆扶上床。

    



    她不是不想把婆婆扶下地,实在是不敢想象一会儿,她把人给摔着了的场景。

    



    她担待不起,婆婆也折腾不起了。

    



    刚扶好,颜子芙继续道:“婆婆,你是不是口渴了呀?想喝水了?”

    



    回答她的又是一阵儿含糊不清的:“唔唔唔~”

    



    颜子芙苦笑,她是魔障了吧。

    



    婆婆她意识不清,糊涂了,又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了,她是在期待些什么?

    



    婆婆和她说说话么?

    



    呵呵,说话,她想得美呢!

    



    四下瞧瞧,颜子芙决定去堂屋搞一杯温开水过来,给邹氏喝。

    



    倒水没花多久时间,颜子芙却步履匆忙,急忙地来到了邹氏身边,轻声道:“婆婆,可以喝水了。”

    



    话落,她一愣,鼻尖似乎有异样的味道在围绕、盘旋。

    



    颜子芙脸一白,似是不敢置信地瞧着面无人色的邹氏,咬咬唇,沉默。

    



    一股子无法描述的气味,在提醒着她,婆婆她是拉在床上了,而且很可能是大小便一起的。

    



    不敢再耽搁时间,颜子芙几乎是下意识地便去掀开被子,一瞧。

    



    果然,和她猜想的八九不离十,婆婆她真的是大小便失禁了。

    



    心里想的是一回事儿,亲眼所见又是另外一回事情了。

    



    顿时,颜子芙有些手脚无措了,她竟然是无从下手了。

    



    颜子芙倒不是嫌弃婆婆她身上脏,而是,她没经验呀。

    



    以往,这些都是她的妈妈来做的,而在她们之前照顾婆婆那段时光,婆婆还没有落魄到这般田地。

    



    那时,她还没这么严重。

    



    想想,不过两三个月的时间,婆婆居然......

    



    悄悄地深呼吸了一口气,憋住即将滑落的眼泪,颜子芙看着邹氏苍白的脸,嬉皮笑脸道:“婆婆,你别着急,我马上就为你清理干净啊。很快的,你忍耐一下,一会儿就舒服了哦。”

    



    她说着,手上的动作倒也算是快速地忙碌着,虽然比不了颜妈的纯熟,颜凤的麻利,但是已经很好了,对于一个新手来说。

    



    一番折腾下来,颜子芙才算是松了一口气。

    



    幸好,幸好妈妈有经验,没给婆婆穿那种难脱的裤子。

    



    幸好,幸好她在妈妈她们侍弄婆婆的时候,在一旁观察、搭过手。

    



    幸好,幸好婆婆虽然没有能配合她动一下,但是那副乖巧的模样,让她也方便了一些。

    



    想到这,颜子芙不禁在心里庆幸着。

    



    她也挺走运的。

    



    这样也难不倒她。

    



    把所有脏东西换下来,搁在一边,颜子芙看着从新躺好的邹氏,开心地笑道:“婆婆,我没骗你吧。我弄得很快的。”

    



    “嗯~”

    



    “?”

    



    颜子芙瞪大眼睛,看着邹氏,她不是在幻听吧?

    



    婆婆刚刚是答应她了?

    



    回应她了?

    



    “快~”

    



    直到又一个字,缓缓自邹氏嘴里吐露出来,颜子芙才回过神来,她几乎是条件反射地扑到床边,喜极而泣道:“婆、婆婆,你可认得到我?”

    



    “认、认得。你你是娃娃。我家的。”

    



    “嘻嘻,没错没错。”

    



    颜子芙向上扬起的脸上,笑容更加灿烂了。

    



    她还以为再也听不到婆婆和她说话了呢。

    



    果然,她是幸运的人。

    



    婆婆也是。

    



    后来,颜子芙絮絮叨叨地和邹氏说了许多事情,其中有韩爷爷的骤然离世,有许嘉越、韩初白他们的离开,也有学校里渐渐流出的流言蜚语,还有她对她的担忧、害怕,甚至连刚刚表妹可能失踪的事情,她也事无巨细、绘声绘色地描述着,那模样是恨不能把她的心里话,整理成册,像放电影一样,放给邹氏看,放给她听。

    



    她是真的希望婆婆可以知道,她知道的所有事情。

    



    连同她以后会经历的事情,一起,全部都晓得。

    



    但同时颜子芙心里也明白,这只是奢望而已,婆婆没有那么多精力来听,她也想不到、讲不到将来的事情。

    



    是呀,将来的事情,谁又能未卜先知呢?

    



    谁会呢?

    



    反正她这个平平无奇的人,是不能,也不会知道的。

    



    再次沉默下来,颜子芙望着眼前渐渐疲倦的面容,她勉强扯起一抹微笑,道:“看我,光顾着和婆婆你说话了,都忘记问你渴不渴了。”

    



    言毕,她自顾自地起身,来到堂屋,再次倒起一杯白开水来。

    



    倒罢,颜子芙回到邹氏身边,小声道:“你定是渴了吧,婆婆。来,我喂你喝水。”

    



    没有回应,没有动静,这么一小会儿功夫,邹氏居然是昏昏沉沉地睡过去了。

    



    静默了一会儿,颜子芙低头瞧着手上尚有温度的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邹氏像是麻木的机械一样,时灵时光,好一会儿,坏一会儿,她现在阖着眼目的样子,让颜子芙觉得刚才温馨和谐的一幕,如同水中月、镜中花一般,不可靠极了。

    



    她甚至在想,婆婆刚刚莫不是回光返照了?

    



    啊呸~

    



    她这个读书少、容易词穷的傻子,在胡思乱想些什么?!

    



    是她、是她自己回光返照了,才是。

    



    笨蛋、蠢货、瓜娃子、有病......诸如此类,颜子芙骂了自己没有十遍,也有八遍了,心里才好受了些。

    



    她是宁愿自己有事,也不愿自己在乎的人受到伤害的笨蛋。

    



    随意想想的坏事情也是,只能是自己,不能是别人。

    



    这好比被诅咒的人,只能是她,而不是她身边的人,一样的道理。

    



    但下一秒,颜子芙就喜笑颜开了,她几乎是按捺住自己雀跃的心思,呢喃道:“婆婆,你醒了。”

    



    “哎~”

    



    明明微不可闻,但颜子芙还是紧紧抓住了这个字,她磨蹭着保有余温的水杯,呐呐道:“那、那你喝点儿水好吗?还是热的,不烫,也不凉的那种。”

    



    邹氏没有回答,但看着颜子芙的手,又或许是看着她手里捧着的水,轻轻地点了点头。

    



    见她答应,颜子芙赶紧把水往邹氏嘴边,一送,动作十分小心翼翼地,喂着。

    



    不消片刻,邹氏就喝不下了,如同她这些日子以来的坏胃口一样,让人心存不甘。

    



    颜子芙很想让她多喝点儿、多吃点儿,但诸多考虑之后,还是放弃了‘劝婆婆再饮点儿水’这个想法。

    



    婆婆身体上的病,她虽然不甚清楚是怎么回事儿,但她的身体,她却是知道的,若非是迫不得已,她又怎会如此消瘦、狼狈不堪。

    



    一切,早已注定。

    



    她,强求不得。

    



    喝完水,颜子芙看着婆婆迷糊不清的模样,便知道婆婆是真的累了、困了。

    



    她服侍好她,给她理好了盖着的被子,知道她一时半会儿是醒不过来了,就拎过一旁换下来的东西,准备拿出去洗了。

    



    不腾他人干活,是颜子芙的妈妈,自她还小的时候,就教给她的好习惯。

    



    她都记得,也打算如此行事儿。

    



    拿着东西,出门,颜子芙就感觉到了来自这个深秋的恶意。

    



    明明看着温暖和煦的阳光,此时在不时翻飞而过的凛冽寒风的刺激下,一缕一缕,尽是不可言说的凉意,让人一时之间察觉不到它的善意。

    



    至少,在颜子芙看来是这样的。

    



    可颜子芙不惧,也不怕,她自然而然地走到了那片被枯叶黄花堆积成小山丘的地方。

    



    站定,她踹开碍事儿的干草烂花,拨开被几块儿旧木头、大石头遮挡住的井口,露出里面的孱孱淡水。

    



    满意一笑,颜子芙拎过一根竹竿,把带着绳子的塑料桶,系在竹竿的一端,然后抛下水井,一抵,一舀,一拉,一松间,便打好了一桶水。

    



    一桶水罢,颜子芙没有急着松开系着的水桶,而是反复两三趟,把身边带来的水桶都打满了,这才作罢。

    



    只是,仍没有放开系着竹竿的那个水桶,她还要用的。

    



    颜子芙很有自知之明的想:她洗东西仔细,也费水,解不得嘞。

    



    解了,回头她定也是要系上的,麻烦。

    



    把水桶都提到不远处,搭着石头,垒成洗衣槽模样的地方。

    



    颜子芙才把那个装着脏衣物的盆子,端到身边,搁置上平滑光顺的洗衣槽,才开始动手洗东西。

    



    首先,把洗衣槽上面的疏水洞,堵上。

    



    然后,拎起一个水桶,倒下一部分适量的水,抓过洗衣粉的袋子,撒下适量的洗衣粉,待定。

    



    最后,便是最主要的一部分活儿——倒出脏衣物、床单什么的来洗。

    



    哦哦,最简单不过了,颜子芙也不是第一次这么干了,她很熟练、利落的。

    



    但饶是如此,在徒手伸入冷水的那一刻,颜子芙的心还是情不自禁地瑟缩了一秒。

    



    妈妈咪呀,真是冷手,哦不,是太冻手了。

    



    这这这是冬天提前了,还是秋天过完了?

    



    她都快冻麻木了咩!

    



    看看,不过两三秒时间,她温暖、白皙的芊芊玉指头,瞬间冻得发红了。

    



    不过,下一秒颜子芙又想:没关系的,这手一会儿就会白回来的。

    



    很快,肯定比之前还要白。

    



    她很确定,她有经验。

    



    这绝对是显而易见的事情。

    



    她不慌。

    



    洗衣复洗衣,子芙当机器,不闻洗衣声,唯闻邹氏音。

    



    问女何所思,问女何所忆,女亦无所思,女亦无所忆。

    



    这是不可能滴。

    



    颜子芙想得多,从来就不是说说而已,她简直都要忧思成疾了!

    



    那么多日思夜想的人,可不就是一个列子。

    



    韩爷爷、许嘉越、韩初白......甚至是曾经讨厌多时的许佳兰,她都开始想念了。

    



    她寂寞了。

    



    颜子芙无法反驳:这是事实。

    



    韩爷爷,人死如灯灭,她是指望不上,她活着能再见到他了,跳过。

    



    许嘉越呢,许嘉越呀,许嘉越啊,你你你为什么也要离开呀!

    



    颜子芙越想越气不过,她如今是湖上的草履虫,虽能傍着身小人轻的模样,自由自在,但心却半分都没有那份痛痛快快的感觉,很窒息。

    



    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干,她近乎绝望地想:她是不是再也见不着他许嘉越了?

    



    是吗?是吧?

    



    大约......是的吧。

    



    哼,休想!

    



    颜子芙彷佛把悲伤都聚集在手下,使劲地揉搓着床单,恨不得揉搓出一个洞来。

    



    她心里这般想着,手上却还是放柔了动作。

    



    无奈呀,她家穷,作不得!

    



    颜子芙抬眸,看向别处,企图打断这无穷尽的恼怒情绪。

    



    可下一秒,她就后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