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也要许你白首 > 第七十八章:不是你想的那样。
    隔天。

    



    上了一天学后,与同学、朋友分别之后的颜子芙,便独自漫不经心地往回家的路上走去。

    



    这形单影只的画面,几乎成了颜子芙的日常。

    



    她一路走走停停,什么绿色的植物、紫色的土壤、黑色的小鸟、黄色的小花......全部都是令她驻足不前的东西,并且她还乐此不疲。

    



    正慢悠悠地走着,前方突然出现的人影,让颜子芙的面上有一瞬间露出了愕然,接着是一喜。

    



    是田英子,她的妈妈来了。

    



    想到刚才自己走时,学校已经是人走两大空空的情况,这里也空,那里也空。

    



    证明姐姐和弟弟,甚至是表妹都已经回去了。

    



    这说明什么?说明什么?

    



    哈哈哈,说明这绝对是来接自己的嘛。

    



    思绪翻飞间,颜子芙不禁得意起来,她加快了步伐。

    一秒记住https://

    



    很快,一步之遥,颜子芙率先出声道:“妈,你什么时候过来的?”

    



    是的,不是回来,而是过来。

    



    原因就在于她妈从外地回来后,现在一直在老家照顾行动不便的邹氏的起居生活。

    



    这是暑假即将结束时,发生的事情,她能忘记么?

    



    当然不能。

    



    本来邹氏的身体就令人堪忧,而她们即将上学,那没人照顾邹氏起居生活的状况,就更加令人心塞了。

    



    不得已,颜凤她们就通过她们的外公田官,向远在他乡的爸爸妈妈求助了。

    



    而她们求助的人,也很给力,几乎在她们离开老家的时刻,就赶回来了。

    



    这没了后顾之忧之后,她们才放心继续在田家求学生活,直至每周周五才回老家去。

    



    而田英子自从接了邹氏这个担子,大多时候也都待在老家,悉心照顾她。

    



    像今天这样过来看她们的时间,其实不多。

    



    可颜子芙明白,她妈妈这是迫不得才没有把她们带在身边照看的。

    



    虽然此时此刻的她,还体会不到田英子实在是分身乏术,身心疲惫的心情,但是她也不是完全没有那种焦虑急躁的情绪。

    



    一如当初得知邹氏病了,她也好像是病了;邹氏痛了,她彷佛也正接受着痛楚的折磨;

    



    如同感同身受,这四个大字在颜子芙内心深处烙下了很深的印记一般,难以磨灭。

    



    ......

    



    几日后。星期五。

    



    跟往常一样,颜子芙背着书包在学校与家之间来回折腾、奔波。

    



    不一样的是,颜子芙她们今天要按照俗成约定,回老家。

    



    没要颜妈妈来接她们,颜妈妈也乐见其成,因为她们已经养成了独立自主回家的好习惯。

    



    而作为一个独立个体,颜家三姊妹也是各有各的主张,就算同上一所学校,她们也是各自回家。

    



    究其原因,大概是她们放学的时间不一样罢。

    



    无聊的等待,还不如就近回家,准备好自己的行李,来得妥当。

    



    这是几人心照不宣的秘密和默契。

    



    明明收拾得很快,却总是因为一些不可抗拒的原因,显得拖拖拉拉的颜子芙,又是最后一个回到田家小楼房里的人。

    



    彼时,颜凤和颜虎,甚至是颜欢都已经恭候多时了。

    



    当然,她们并没有干等着就是了。

    



    颜凤正在她和颜子芙睡的房屋里收拾包袱,手脚麻利且十分忙碌。

    



    倒是颜虎和颜欢在一边闲玩儿。

    



    颜子芙走过去时,两人正围着一团毛球,探头探脑的。

    



    毛球,不是简单的一个毛线球,而是一件裹在一起的毛线衣,团出的形状。

    



    可、这又有什么稀奇的?

    



    值得她们的表情,表现得如此新奇吗?

    



    跟凑热闹似的,怪让人疑惑的?!

    



    眉头一挑,颜子芙环抱着双手,在她们身后故意‘咳嗽’了一声,戏谑道:“在看什么啊?”

    



    话落,她行至二人跟前,站定,放眼一看,瞬间怒道:“你们、你们太不像话了!”

    



    眼前,围得不松不紧的毛衣里,正卧着几只眼睛都没有睁开的雏鸟。

    



    雏鸟浑身通红剔透,连毛细血管都看得一清二楚,竟是连毛都没有长得有一根!

    



    深信天上不会掉馅饼的颜子芙,更加确信天上不会掉雏鸟。

    



    是以这......这定是他们捅了鸟窝所得!

    



    一想到鸟妈妈找不到鸟宝宝们伤心难过的画面,颜子芙内心更是火冒三丈,她嘴角一拉,铺天盖地的教训人的言语,便要似‘飞流直下三千尺’的大瀑布,一般波涛汹涌、声势浩大、水击石穿地倾泻下来。

    



    然熟知她这一秉性的二人,赶紧争先恐后地解释到。

    



    “小表姐,不是你想的那样。”

    



    “是啊,姐。你误会了。”

    



    “哦?那你们倒是说说,那是哪门子的误会呢?”

    



    颜子芙也是被气笑了,她伸手摸摸好似尚在襁褓中的、其中一只小鸟的脑袋,眼眸微抬,眼角微勾,斜睨着好似被她盯得紧张的二人,轻轻说道:“我想听听看。”

    



    “呃~就是就是这小鸟是我们在回来的路上,在别人的田坎上的一捆柴火上捡到的。”

    



    颜欢支支吾吾地说完,彷佛是又怕颜子芙不信她,她赶紧道:“对了,那会儿小凤姐姐也在的。她能证明。”

    



    颜虎在一边点头,算是默认了颜欢的说辞。

    



    听到这,颜子芙倒是不怀疑她们的说辞,只是有一点儿她很怀疑,因为这不像是颜凤以往爱护动植物的作风。

    



    她确认道:“这么说,是姐姐允许你们把这些小东西拿来玩的?”

    



    “不是不是,我们不玩,不,是我们没玩。”

    



    颜欢摆摆手,又摇摇头,说完,看向一边的颜虎,那模样好像是说,快呀,该你解释了。

    



    颜虎也不负颜欢的期望,道:“是小凤姐说,这鸟身边没有巢穴和大鸟在,估计是哪个顽皮的人从别的地方掏来、扔这里的。而且现在天气一天不如一天了,怕它冻死,所以才让我们先抱回来,待会儿放在咱们家的鸽子窝里,说好歹窝里暖和,没准儿还能被鸽子给收养了。实在不济,外公也不会不管的。”

    



    “......哦~好吧。是我误会你们了。”

    



    颜子芙瞬间恍然大悟地说完,她又道:“既然这样,那你们怎么没有把它们放进鸽子窝里养着?”

    



    “那是因为我们想给它们喂些水再放进去。”

    



    这次,颜欢接地更欢更快了。

    



    她那活泼的模样,惹得颜子芙另眼相看不说,还在心里感叹,她的这个表妹真的挺有爱心的,是个好苗子。

    



    光是那副模样就看着像绝非池中之物,估计长大了,也能成为一个了不得的人吧。

    



    萧姨有福了!

    



    “......”

    



    颜子芙心里百转千回,但面上只是挂着淡淡地微笑,点头,不语。

    



    她满意地错开身走过二人,往颜凤那边走去。

    



    不多时,颜子芙和颜凤二人,收拾好包袱,自屋里出来,就见颜虎和颜欢二人,已经安置好了幼鸟。

    



    一切照旧,锁门,出发。

    



    刚走没两步,颜子芙回头,一脸惊讶地看着驻足在原地、望着她们离开的人,颜欢,问道:“欸,表妹,你是不跟我们走了么?”

    



    这个娇娇女,不是和她们约好了,今天要去她们家过周末的吗?

    



    咋地看着是不去了的样子了,这和以往赶都赶不走、粘皮膏药似的模样天差地别呀!

    



    颜子芙正纳闷呢,颜欢的声音就不舍地隔空传过来了,只听她声音绵软道:“是,小表姐,我今天去不了了,我爸爸和我奶奶回来了,我得回自己家去。”

    



    “哦哦,原来是这样啊。行吧,那你自己呆在家里好好玩吧。”

    



    颜子芙再次恍然大悟,她边走边点头说完,把手举过脑袋,挥了挥,接着道:“那回头再见咯!”

    



    “嗯嗯。”

    



    颜欢也是点点头,她把手举在胸口、靠近肩膀处,摆了摆手,状似自言自语道:“再见。”

    



    隔得有些远了,而颜欢的声音又小,是以颜子芙压根没怎么听清她的话,只是光看她的动作,心里就已经明白了,颜欢的言下之意,她在跟她们道别。

    



    话说,路上没了这块儿小膏药,颜子芙老觉得少了点什么。

    



    她想了想,约莫是‘热闹’二字吧。

    



    嗐,少了点乐趣,她还真是有点儿不习惯了呢。

    



    但不习惯归不习惯,路还是要走的。

    



    正走着,前方却突然出现了一个倍感熟悉的身影,颜子芙定睛一看,发现是碰着了外婆补荷。

    



    她还来不及分享这个事情,旁边的颜虎就也眼尖地看见了,并脱口而出道:“外婆在前面。”

    



    三人面面相窥,且异常默契地加快了步伐,几乎是在三步之外的距离,她们便异口同声地喊出了这两个字。

    



    “外婆。”

    



    闻言,外婆补荷只是点点头,她嘴里呢喃道:“总算是赶上了。”

    



    外婆是专程来找她们的,却不是为了让她们帮忙干活,而是一一送鸡蛋。

    



    她说:“知道你们今天要回那边,我拿点鸡蛋过来,给你们带过去。”

    



    说到这,外婆补荷直接唤了颜子芙,道:“颜儿过来,把这兜子鸡蛋提着,带回去让你们妈妈煮给你们吃。哦,对了,听说你们婆婆最近身体也不大好,让你妈好生照顾着她,平时也煮两个鸡蛋给她吃吧,要是没有了,就让她上我这来拿。还有让你妈改天过来一趟,再逮两只鸡鸭过去,给她补补身体吧。”

    



    “嗯,好。”

    



    颜子芙上前两步,接过外婆补荷手中的鸡蛋篮子,方才道:“谢谢外婆。”

    



    而外婆补荷只是颔首示意了一下,便匆匆道了一句,她还有事情,便和颜子芙她们错开身,往供销社那边去了。

    



    ......

    



    令颜子芙没想到的是,她们在老家刚呆了两个晚上,萧姨便哭哭啼啼地找上了门,她一脸苍白,显然神不守舍的样子,让颜妈骇了一大跳,她急忙问道:二姐姐这是怎么了?”

    



    “欢、欢儿不见了。她有没有过来姐姐这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