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也要许你白首 > 第七十七章:这届娃娃真难带!
    她俩正说着话,后边传来一声疑惑,韩琑道:“什么还有假的?”

    



    “没、没什么。开玩笑呢。”

    



    颜子芙摇摇头,再次无聊地把一只胳膊杵在桌子上,支着脑袋,偏头,指着放在桌子右上角的巧克力,挑眉道:“喏,吃巧克力吧。我表妹给的。”

    



    “谢谢。我”

    



    韩琑正打算拒绝,旁边有人嘴快,替他说了。

    



    “他不吃巧克力。”

    



    季黎明勾唇一笑,接着道:“但我喜欢,我可以。”

    



    “哦,吃吧吃吧。反正还多。”

    



    颜子芙顺手给他拿了一个,还不忘问韩琑为什么不吃巧克力。

    



    “因为他不喜欢吃甜食。”袁棋。

    



    “因为他对巧克力过敏。”季黎明。

    



    “......”颜子芙。

    



    她只是随口一问,你们咋地还抢答上了?

    



    话说,哪个才是真相?

    



    真相本人,韩琑落后一步,道:“......都有。”

    



    好吧,不纠结这个了,颜子芙盯着勾肩搭背的季黎明和韩琑,纳闷道:“你两人什么时候关系这么铁了?”

    



    据她所知,这两人如今可是情敌关系吧,。

    



    一个追求白湘钰,一个被白湘钰追求。

    



    按理说,他俩不应该针锋相对、如履薄冰,对对方深恶痛绝,尖酸刻薄么?

    



    实在不济,那漠视对方,也总应该表示一下啊!

    



    她咋滴看着比以前还要要好了?

    



    “这话说来就长了,我......”

    



    季黎明准备的长篇大论,刹那,被颜子芙打断了,她眼皮都没抬一下,伸手叫停,道:“哎,你的长,就别说了。我听韩琑的。”

    



    果然,韩琑只道:“......篮球友谊。”

    



    怪不得怪不得,男生的友谊建立真是太简单了,不像她们女生,啧啧,一言难尽啊。

    



    玩的好叫姐妹情谊,玩的不好叫背后扎你。

    



    不过,这俩货是不是觉得女人如衣服,兄弟才是手足情深啊?

    



    啧,太不尊重爱情了。

    



    也或许,他们才是真爱?

    



    颜子芙情不自禁地把目光从俩人的身上收回来,看向袁棋,后者目光一闪,眼中有异样的光浮动。

    



    果然,姐妹俩心有灵犀一点通了啊!

    



    咳,耽、美书籍真是害人不浅,毒人太深啊,她要被男人之间的深情厚谊给折服了。

    



    哼,都怪木子棋这小妮子,不知道从哪里收罗来的绝美爱情,害的如此纯情的自己,都为之热盈满眶,泪如雨下,拍手叫好,捶胸顿足。

    



    ......

    



    又一次放学回到家里,颜子芙和颜凤站在屋子里,还未放下书包,就听见楼下传来一声吆喝,道:“表哥,我来找你们玩来了。

    



    恰恰站在二楼走廊上的颜虎,闻言,移步到阳台石栏杆处,让颜欢看得更清楚些,他搭着手,向下瞅着,招呼着喊道:“你上来吧。我们都在楼上。”

    



    “好嘞。我马上来。”

    



    说是来找她们玩,其实,颜欢主要找的对象是颜虎,她俩已经建立了深厚的革命友谊,在颜子芙看来,这俩货绝对是一丘之貉!

    



    果然,片刻功夫,这俩人又组团消失了。

    



    颜子芙不意外地、连脑袋都没抬,认真地画着素描,她最近对绘画有着谜一样的倾慕。

    



    好吧,主要是今天的家庭作业有此一幅《秋日》。

    



    画着画着,身边正奋书疾笔的颜凤,突然顿住,她收拾片刻,起身,转头留下一句:“妹儿,我去你婷婷姐那里写作业了,你自己在家慢慢画啊。”就哒哒哒地跑下了楼。

    



    “......哦。”

    



    顿了一下,颜子芙答应完,她的手也是一滞。

    



    她看着她匆匆离去的背影,莫名心里一空。

    



    刹那间,她竟然有了空虚感,但嘴里还是呢喃道:走吧走吧,你们都走吧,我一个人也挺好的,没人打扰。

    



    又画了几笔,颜子芙却感觉没了灵感,竟是画不下去了。

    



    灵感?

    



    那还不简单!

    



    这大秋天的,她随便去一处,就可以看到一幅秋日风景图。

    



    颜子芙心里如此想着,手上的动作也不马虎,她夹着画本子,叼着笔,搬着桌椅板凳就往阁楼后的地坝上,马不停蹄地走去。

    



    一到后院的地坝上,颜子芙就在心里感叹到:她的举措真是秀。

    



    没白来啊!

    



    瞧瞧这风和日丽、佳木秀林,鸟语花香的地儿,没人欣赏,真是太可惜了。

    



    颜子芙微眯着眼睛,勾着嘴角,深深地呼吸了一下,此时此刻存在的清晰空气,然后慢慢吐出,瞬间如同获得了新生的她,开始埋头苦干。

    



    正携着画笔如同游龙在水,好不洒脱自在的她,很快在一阵悉悉索索地声音中,被吸引住了注意力。

    



    声音是从她家阁楼下方传出来的,颜子芙不禁起身,往地坝的边缘凑去,她趴在和前院阳台围着的一模一样的石栏杆上,向下瞅着。

    



    一看,好家伙,她就忍不住警告了:“喂,你们两个小家伙又在捣蛋了啊!是好了伤疤忘了疼了是么?竟然还敢碰这玩意儿!”

    



    这玩意儿不是别的东西,而是梧桐果子,一种吃起来像花生核桃,但毒发了就会呕吐,甚至威胁到人命的东西。

    



    问,颜子芙为什么会知道得这么详细,不答则已。

    



    答,就是她吃过,还为此中过毒。

    



    而致使她中毒的始作俑者,还在楼下蹲着,拾果子。

    



    好吧,这会儿,俩人都被她突然的声音,给吓呆了,一动不动地保持着被喝止之前的动作。

    



    即使这样,颜子芙也毫不同情,依旧怒目而视,实在是因为她有阴影了啊!

    



    遥想当年,她们姐弟三人初入大石这块儿贵宝地,她颜子芙一时不察,让她的这俩个年幼无知的弟弟妹妹给坑了。

    



    彼时的场景,约莫是这样的。

    



    一轮斜阳挂西边,微风吹过发丝尖,山木不动花腾空,鸟雀悠悠自在鸣。

    



    颜子芙刚刚准备收拾起写完的家庭作业,她的好弟弟妹妹们便从二楼走廊尽头向她奔来。

    



    当然,她们没有双手空空而来,而是带来了好吃的一一梧桐果。

    



    这梧桐果是经过细心剥皮的,看着是白白嫩嫩的模样,很有食欲。

    



    即使是这样,颜子芙处于尊老爱幼的本能,原也是不打算吃的,奈何她俩的话太有说服力了,她拒绝不能,只能接过享用了。

    



    听听她俩是怎么说的,颜虎道:“姐,这有果子,你尝尝嘛。”

    



    颜欢道:“小颜姐,你吃吧,很好吃的,甜甜的,脆脆的,香得很!”

    



    颜子芙的拒绝,倒显得有点儿干瘪,她道:“不了,你们吃吧,我不吃,都留给你们。”

    



    颜虎也劝道:“姐,你吃呗,我们还有很多!”

    



    “......好吧。”

    



    颜子芙扶额,她就是听到很多,才改口的。

    



    现在想想,当初的那一幕还真tm的像极了白雪公主吃她后妈给的毒苹果,哦,还有睡美人‘蔷薇玫瑰’被纺车扎到手指,继而昏迷一样,让人防不胜防、细思极恐啊!

    



    哦买噶的,想想都够了,颜子芙还记得更尴尬的是,她正吐得昏天黑地的时候,竟然被许嘉越撞见了......。

    



    往事不堪回首,当下,颜子芙拿出作为姐姐的威仪,再次勒令颜虎和颜欢二人,道:“赶紧的,都给我扔了手里的东西,不然,姐姐就下来收拾你们了哦!我数三声,一、二”

    



    “欸,没有的事儿,小颜姐,我们只是拿来玩的,不打算吃的。”

    



    颜虎话刚落下,颜欢马上接着道:“对对,我们不吃不吃,只玩!”

    



    “那也不行。玩?有什么好玩的!我都没玩,你们也不许!哼,别惹我生气啊,快点儿的,扔了扔了!”

    



    颜子芙不耐烦地说完,一挥手,赶人道:“去,别地儿玩去。不准呆在这里了,我的地盘,我做主!”

    



    “......”

    



    许是见颜子芙态度强硬且蛮横,颜虎和颜欢倒是乖乖听话了,只见他们恋恋不舍地转移阵地,跑远了。

    



    见状,颜子芙双手叉腰的动作收了,改为环抱双手的姿态,笑了。

    



    她其实还挺能哄人嘛,瞧瞧,这两个小娃娃都被她哄住,走了。

    



    可颜子芙刚画完‘秋日’图,她就又卒了。

    



    原来,那两个娃子,刚被她吼走,就发现了更好玩的事情一一学后羿,挽弓射大鸟。

    



    不仅如此,他们还砍了好几颗圆滚滚且笔长直的松树和其他几颗不知名的树子来玩,美其名曰:高跷。

    



    我踩......你个高了个跷。

    



    颜子芙欲言又止,她口中的吐槽硬生生地被她吞了下去,徒留一抹姨妈笑在脸上,挂着,最后颜子芙只是说了这么几句,她几乎是咬牙切齿地说出来的:“不是不让你们玩弯刀么?砍着手了怎么办?还能长,是么?”

    



    “......”

    



    颜虎和颜欢俩人面面相窥,都没有说话,一副‘我错了’的假面。

    



    是的,假面。

    



    他们总是有一副‘我知道错了,但我不打算改’的玩性,让总是规规矩矩的颜子芙,气急败坏,恨铁不成钢,还有不能打的窝囊。

    



    真真是气死她了。颜子芙由衷地发出感叹。

    



    这届娃娃真难带!

    



    她......不管了。

    



    话虽如此,颜子芙还是真香了。

    



    喔喔,这竹弓箭做得真好,拉一拉也挺带劲的,好玩。

    



    妙、妙啊,这高跷让她体会到了不用双脚走路的腾空之感,刺激。

    



    哈哈,多走两步多走两步!

    



    但玩归玩,闹归闹,在姐面前,少吵吵,颜子芙最后还是一如既往的,告诫他们道:“这么危险的工具,以后不许再玩了啊!不然看我敢不敢揍你们!知道吗?”

    



    “嗯嗯。”

    



    颜虎和颜欢点头如捣蒜,答应了。

    



    “那就好。”

    



    颜子芙也不管他们是真答应,还是假答应,满意的走了。

    



    她走时,还不忘带走一件特危险的东西,弯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