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也要许你白首 > 第七十五章:她这是......打脸了。
    再次回到韩家小院,给颜子芙一种这里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改变的错觉。

    



    实际上也差不多了。

    



    此时,已经临近中午的缘故,地坝上的空旷区域,早已收拾干净,且摆齐了桌椅板凳。

    



    今日比之昨日的热闹,又多了一丝隆重。

    



    颜子芙和许嘉越来到小院的时候,看到这人来人往、热闹非凡的场面时,眼中都有一丝惊诧一闪而过。

    



    人如过江之鲫,简直就是现场的真实写照。

    



    用完午餐,宾客尽散,收拾妥当,远行的人,便匆匆离去,而韩初白就是这‘匆匆’的一部分人。

    



    颜子芙甚至都没怎么和他说上几句话,他就被家人拉上轿车,扬长而去。

    



    而许家,也不遑多让,他们的日程就在明日,估计今日的事情也多,所以在用完午餐后,也是消失的干干净净。

    



    黄昏。

    



    本就不怎么好的天气,更是下起了瓢泼大雨来。

    



    屋子里的蜡烛没了,颜子芙主动要求去对面大公路上的小卖部,买蜡烛。

    



    在得到家里人的同意后,颜子芙举着一把雨伞,便夺门而出。

    



    一出门,颜子芙就被田野间清新的空气给折服了,她忍不住深呼吸一大口气,再缓缓地吐露出去。

    



    太好闻了。

    



    她彷佛感觉胸中的浊气都净化、排出去了。

    



    匆匆跑到小卖部,买了一袋白色的蜡烛,颜子芙右手举着伞,左手拎着裙摆,款款走在碧草青青的田坎上,准备回家。

    



    抬头不经意间,颜子芙透过雨幕看见了和颜家同位于一个水平线上的许家。

    



    她一愣,顿住了步伐。

    



    隐隐约约间,她的眼前好像浮现出了许嘉越的人影。

    



    但再细看,颜子芙才发现这一切不过是她的错觉罢。

    



    同周围灯火阑珊的人家,不一样的是,许家在的那一片区域仍是黑灯瞎火的样子,丝毫不见人烟。

    



    要知道此时的许家和韩家一样,早已经是人去楼空的模样了。

    



    人家都已经走了十几天了,你怎么还在抱有幻想他人在呢?

    



    该接受事实了,颜子芙。

    



    你脑子清醒一点儿啊!

    



    他不会再回来了。

    



    他家现在相当于移民了喂!

    



    虽然许家只是搬出了省,但哪里都去不了的她,何止是和许嘉越相见无期,简直就是咫尺天涯呀。

    



    颜子芙收回目光,眼睛死死地盯着脚下的路,委屈的心里,憋着一汪苦涩地眼泪,静待挥洒出来。

    



    男神已经搬走,想想心中就没救,难受,想哭。

    



    她真的太难了。

    



    内心沮丧地回到家门口,颜子芙再一次深呼吸一口气,然后重重吐出,一边上阶梯,一边故作高兴、活泼道:“当当当当,我回来啦。看看,我的战利品,你们是不是觉得很惊喜啊!我这么快就回来了。”

    



    无人回应。

    



    堂屋里的大门只是隙了一条缝,但见黑漆漆的一片,显然没有人在这里呆着。

    



    再往内,里屋里倒是溢出一片黄橙橙地烛光来,还有絮絮叨叨、模糊不清地低语传出门来。

    



    原来都准备就寝了啊。

    



    想到这,颜子芙悄悄推开门,轻轻跨进屋内,刚准备插上门闩,身后便有一道问候声传出来,同样轻声细语道:“你回来了。”

    



    哎哟我去,吓死个人了。

    



    颜子芙捂着胸口,倍感惊悚地一转身就见颜虎站在背着里屋传出来光亮的地方,脸上模糊不清地盯着她的动作。

    



    她瞬间就怒了,呛到:“你什么你你什么你。姐姐都不会叫了吗?真是的,人吓人会吓死人的不知道么?”

    



    “......哦。”

    



    颜虎也不反驳她,只是淡淡道:“我只是来提醒你,婆婆刚睡下,你不要吵到她了。她不舒服。”

    



    “我......我像那种渣渣哇哇、不懂分寸的人么!”

    



    颜子芙没好气地回头,继续关门,道:“你看看,我闩门的动作是多么地......轻。”

    



    咔嚓,是门闩被她怼歪,发出地脆响声音。

    



    “......看见了。”

    



    颜虎说完,摇摇头,转身回屋去了。

    



    啧,他还能说什么?说什么?

    



    “......”颜子芙。

    



    她这是......打脸了。

    



    不是,这是意外!

    



    老弟,你别走,听我给你狡辩,哦不,是辩解一下啊!

    



    颜子芙伸到半空中的手,跟嘴角一样,僵住了。

    



    她竟是一个字都没有吐露出来。

    



    真是犯了光速打脸的真香定律了。

    



    颜子芙捂脸。

    



    实在是太丢人了。

    



    颜子芙本以为自许嘉越他们走后,日子就会如此平平淡淡地过下去,但天有不测风云。

    



    在四川的炎炎夏季,虽说雨水时常飘洒,但也不是这么个飘呀!

    



    这日,颜家三姐弟拎着行李,往老家的方向出发。

    



    谁知昨日飘雨,今日阴,提着行李像取经,半路还杀出个程咬金,突如其来的大暴雨,把人都浇成个落汤鸡。

    



    好在半路有亲戚,不至于一直淋雨一直行。

    



    不得已,颜凤赶紧叫着两个弟弟妹妹,往萧姨家跑去,道:“快,我们先去欢儿妹妹家里避避雨,再回去。”

    



    “好。”

    



    颜子芙和颜虎一个赛一个跑得欢。

    



    看着仍然跑到自己前面的颜虎,颜子芙卯足了劲的追,她真是使出了洪荒之力了,奈何那家伙腿长,她跟不上。

    



    高个子的良好基因,颜子芙总是怀疑她妈和她爸有私心,没有遗传给她。

    



    但她想了想,这好像也没有什么实际依据,也就作罢了。

    



    不过,颜子芙意外得知了专家说的一句话,她这才找到了她不高的原因。

    



    专家说,女人的子宫是会学习的,一般来说,女人的第一个孩子不如第二个孩子好看、聪明、四肢发达。

    



    由此可见,颜子芙家的基因是没得说的,都长得人模人样,各有特色。

    



    但也可以从中推出子宫也有不爱学习的,比如颜子芙她妈妈的子宫,就是如此一一颜凤目前是三个孩子中最高的,其次是颜虎,最后才是颜子芙。

    



    其实,拿三人来说,个子中的老二,颜子芙也是当过的,不过那只是七八岁的时候的事情了。

    



    彼时,颜子芙看颜虎都是睥视的眼神,但现在风水轮流转了,是颜虎看她要垂眸、斜睨。

    



    她不服!

    



    好在,颜子芙听说女孩子要长到二十来岁,才会停止生长,她才舒心了点儿。

    



    她还有机会!颜子芙暗暗咬牙,恨不得去打个生长激素,只为长高点。

    



    扯远了。

    



    再说,三人来到萧姨家里,却是扑了个空,那里压根儿没人在家。

    



    看着紧闭大门的屋子,三人默了。

    



    是走、是留,仅凭颜凤一句话就定音了。

    



    走。

    



    不走如何,她们身上还湿着,干等着也不是个法子,万一人家今天也走亲访友去了,她们不得等个寂寞哦!

    



    说走就走,颜子芙一行人,赶紧在雨稍稍小了的时候,又拎包出发。

    



    但意外来得就是这么突然,且无声无息。

    



    她们刚走到萧姨家她们这边的小田坎上,颜凤手上的包袱的一处就坏了,她差点儿把包袱都掉下蓄着水泥的田里。

    



    得亏是抓回来,不然包袱里的东西,就真的是泡汤了。

    



    那可是颜子芙三人的作业啊,暑假作业!

    



    这回颜虎很值得夸奖,他二话没说,就返回萧姨家,找袋子去了。

    



    颜子芙也不担心他找不到,因为萧姨在纸场上班的缘故,家里总会有几根用来废物利用的袋子在的。

    



    这个她很确定以及肯定。

    



    因此,她喊道:“小虎子,袋子在街沿上,你多拿两个,备着。”

    



    “晓得了。”

    



    颜虎撂下一句话,就狂奔而去。

    



    无聊地等待,总是让人忍不住东张西望,颜子芙一向如此,今日也免不了俗。

    



    望着望着,她就发现了新大陆一一水稻田里,有鱼!

    



    话说,一般的田里,哪有鱼啊,何况是四五斤的大鱼,还是两条黑鱼。

    



    但今日,不同往日啊,发大水嘛,从水库里冲出来的,可不是很正常吗?

    



    正常。

    



    颜子芙才不管正不正常,她惊呼之下,撸起袖子,就下田捞鱼去了。

    



    颜凤倒是淑女得很,她在旁边指挥,道:“妹儿,抓它,抓头,抓身子、抓尾巴。哎,蹿了蹿了,这边,来这边,哦~它又跑到那边去了!”

    



    “......”颜子芙。

    



    她没被滑不溜秋的鱼搞昏,倒是要被她斯斯文文的姐姐喊昏头了。

    



    恰巧这时,颜虎拿着几条袋子,从不远处,跑过来了。

    



    乍见之下,他疑惑道:“姐这是把什么东西掉进田里了?”

    



    没人回答他这个问题。

    



    倒是颜子芙看着他手上的袋子,眼睛一亮,急切道:“虎子,赶紧过来,把你手上的袋子递给我,我正抓鱼呢!快点快点,它又要溜走了!”

    



    “......”颜虎。

    



    鱼?什么鱼?在田里?

    



    心里十万个为什么,他的身体倒是很听话地跑了过来。

    



    颜虎诧异道:“还真是有鱼啊!”

    



    “废话。赶紧牵好袋子,你姐姐我要开始捕下一条大货了!”

    



    “还有?”

    



    “嗯。”

    



    颜凤点了点头。

    



    “......”颜子芙。

    



    可不是还有么?

    



    除了两条大鱼之外,另一边的田坎下面的谷草堆上,全都是鱼,不过小了许多,远没有之前两条大鱼的惊艳。

    



    余下最大的鱼,也才四个指头并拢那么宽的身子,且一卡长点儿的模样,实在是让颜子芙没了抓它们的兴致。

    



    她匆匆捞了几条说得过去的小鱼,便和颜凤、颜虎,打道回府了。

    



    路上,让她们感到幸运的是,雨竟然停了。

    



    连颜凤都不由感叹道:“还真是下了一场及时雨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