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也要许你白首 > 第七十三章:遥遥无期的约定。
    总觉得那笑不怀好意,韩初白撇开脸道:“是,是上个月。”

    



    “上个月?那那你怎么不告诉我?”

    



    颜子芙感觉自己因为太过于激动的情绪,以至于有点儿结巴了。

    



    是以,她举起一直攥着蒲垫的右手,捂着胸口,暗道:世界如此美好,我却如此焦躁,这样不好这样不好。

    



    “那个”韩初白摸摸后脑勺,颇为难为情道:“我以为你是知道的。”

    



    “......”颜子芙。

    



    我、我知道个屁嘞!

    



    这群人都不重视我,估计是忘记通知她了。

    



    颜子芙默默地想,这都能忽略她,她实在是太不重要了。

    



    她太难了!

    



    一时间,颜子芙哭笑不得,她想她此时的表情一定很难看吧。

    



    这么想着,颜子芙感觉自己的头都要低到地上去了,如同她此时的心情一般,抬不起头来。

    



    旁边,韩初白还在絮絮叨叨地解释什么,但颜子芙却是烂泥巴的心已经糊不上他砌的那堵墙了。

    



    无语凝噎半晌,颜子芙终究是敌不过心中的热潮,她默默地又静默三秒,三秒过后,她才鼓起勇气,在韩初白惊谔的目光中,起身向外面走去。

    



    临走出门,颜子芙头也没回,对韩初白再次道:“就算这样,我也等......等你们回来。”

    



    言罢,她才回头没好气地道:“我走了,你自己跪着吧。”

    



    “......”韩初白。

    



    他是听见她负气的话了吧。

    



    没错吧,是这样吗?

    



    这咋好心还没好报了?!

    



    明明刚刚还一副舍不得他走、挽留他的样子,转眼间就开始嫌弃他了?

    



    韩初白抬头望着眼前的遗像,既像是告诉韩老爷子,又像是告诉自己。

    



    他嘴唇微张,明明开了口,说了一句话,却没有一个字吐露出来。

    



    果然,女人就是善变的,对吧,爷爷。

    



    令颜子芙没想到的是,她刚出屋就碰到了让她气憋的人,许嘉越。

    



    “你要进屋吗?”

    



    颜子芙瞥着他的动作,脸上平淡无波。

    



    站在门一侧的许嘉越,盯着她,不由紧绷了脊背,但脸上却是一副云淡风轻的肖洒模样。

    



    他轻飘飘地道:“不用。”末了,补充道:“路过。”

    



    可能感觉话有些欲盖弥彰了,他又补充道:“随便走走。”

    



    “哦。”

    



    颜子芙显然也心不在焉,她没注意到他的不自在。

    



    “你”

    



    几乎是同时说出这个字的两人,瞬间愣住了。

    



    “你先说吧。”

    



    许嘉越率先开口道:“我的不急。”

    



    “......”颜子芙。

    



    她的好像也不急了。

    



    她都不知道从何说起了啊!

    



    假意理了理耳边的碎发,颜子芙才轻声道:“有时间吗?我们聊聊。”

    



    “嗯。”

    



    这是同意了?

    



    颜子芙趁热打铁道“那在这儿也不方便,不如我们走出去点儿说话。”

    



    “好。”

    



    说走就走,两人一起朝晒坝外面走去。

    



    没走多远,实在是因为农村的路灯尚未完全普及,何况这只是在她们这个小村庄里面。

    



    那基础设施建设就更加不完善了。

    



    行至地坝上的一片僻静点儿的区域,她们就没再往外走,而是搬了两把椅子坐下了。

    



    说是僻静,其实也不然,四周的声音还是听得清清楚楚的。

    



    无论是隔壁干活的师傅,切菜剁肉的铿锵声音;还是远处把麻将搓的哗哗响作响的喧哗声音;再者是成群扎堆的老弱妇孺闲聊的声音;甚至是尚在襁褓的婴儿啼哭的声音,都一清二楚。

    



    坐在椅子上,背对着这些声音,颜子芙看着前面漆黑的田野,不禁把目光伸到更长远、璀璨的地方一一大公路上面去了。

    



    大公路上,此时已经安了路灯,隔一段路上,便是一盏明亮的路灯。

    



    路灯宛如长龙一样,绵延至公路的拐弯路上,直至消失不见。

    



    但颜子芙知道,下一段公路上,必定也是一条长龙,同样绵延、璀璨。

    



    耳边的声音还在继续,伴随着清晰可闻的夏虫的鸣叫,格外令人心情放松。

    



    但颜子芙却没有几分心情听,她对一旁的人,戏谑道:“许嘉越你怎么没告诉我,你们要搬走了的消息?”

    



    “......你都知道了。”

    



    “嗯,刚刚知道的。”

    



    颜子芙打量远处的目光尚未收回,又继续刚刚的问题:“为什么不告诉我呢?”

    



    “有什么好说的,反正结果都一样。”

    



    许嘉越也没有回头,盯着前方的眼睛一瞬不瞬。

    



    “......”颜子芙。

    



    她就知道是这个结果,但为何不早告诉她呢?

    



    她好早做准备呀!

    



    心理准备!

    



    苦笑了笑,颜子芙换了个话题,道:“那你们准备搬去哪里,你知道吗?”

    



    “知道。重庆。”

    



    “重庆?那个本属于四川的直辖市?”

    



    “嗯。”

    



    “......”颜子芙。

    



    那也太远了吧。

    



    她都还没出过省呢!

    



    一想到自己喜欢的人,即将远行,颜子芙就像霜打的茄子,不仅抬不起头来,还浑身僵硬。

    



    她动了动,像是想抖落身体上的枷锁一般,豪气冲天地拍了拍胸脯,道:“没关系啊,到时候我有时间了,就去你的城市看你去。”

    



    话落,似乎是怕主人不同意,颜子芙还试探着道:“你不会不欢迎吧?”

    



    “好。”

    



    许嘉越说完,又默默地加了一句:“欢迎。”

    



    “那就这么说定了啊!”

    



    “嗯。”

    



    听到许嘉越发出的宛如天籁的声音,颜子芙笑了,是真心地笑了。

    



    这是她今天第一次听到好消息,虽然这个消息,对她来说早了点儿!

    



    她还不知道她的有时间是什么时候呢,如同他的欢迎的保质期有多长,她都不知道。

    



    颜子芙只是傻傻地想着,许嘉越他没有拒绝她的提议,或许她还是有机会的吧。

    



    想到这,颜子芙正打算缓和一下气氛,说一些高兴一点儿的话题时,一个破坏气氛的人跑来了。

    



    “哥哥。”许佳兰道:“爷爷喊你回去了。”

    



    “......”颜子芙。

    



    叫什么叫?

    



    没看到你哥哥在和你姐姐我正联络感情吗?

    



    妹妹。

    



    “嗯。”

    



    许嘉越转头,面无表情道:“好,妹你先走,我马上来。”

    



    “行吧,你快点啊。我和奶奶在外边等你。”

    



    许佳兰说完,迫不及待地闪人了,好似有什么事情急着做。

    



    “知道了。”

    



    话毕,许嘉越回头看向颜子芙。

    



    “......”

    



    颜子芙见许嘉越望向她,默了一下,她赶紧道:“我不要紧的,你回去吧。我一会儿估计也要和家里人,回家休息去了。”

    



    “好。那明天见。”

    



    “嗯嗯,明天见。”

    



    颜子芙点头,摆手,示意许嘉越先离开。

    



    在目送许嘉越走远后,颜子芙又呆坐了一会儿,这才起身离开了。

    



    颜子芙来到邹氏身边时,颜凤和颜虎恰好扶着行走不便的她,准备起身。

    



    “......”颜子芙。

    



    看样子,是打算回家了?

    



    她来到颜凤身边,才道:“是要回家了吗?姐。”

    



    “是,正好二妹你来了,过来扶着婆婆吧,你们先走着,不用等我。我去给阿姨打声招呼,再来出来追你们。”

    



    “嗯,行。姐你去吧。这里交给我。”

    



    彼此交接后,颜子芙和颜虎扶着邹氏往韩家小院外走去,颜凤则转身回屋,道别去了。

    



    等颜凤再迎着夏风,闻着鸟鸣,撵上来时,颜子芙三人才慢悠慢悠地走在离韩家小院不远的石板小路上,等着她。

    



    还未走近,她就听见几人不时传出的低语声,断断续续的,她也只听清一字半句,汇不成一句话来。

    



    颜凤没有一上来就出声,而是疾步走近,才道:“说了让你们先走,怎么还等上我了。”

    



    话落,她看向颜子芙,又道:“不是让二妹你带着人,先走么?这怎么还站这了?”

    



    “姐,这可不能怪我!是婆婆非要等着你一起回去的。是吧,婆婆。”

    



    颜子芙也委屈,她都给婆婆说了,我们先走着,不碍事儿,姐姐一会儿就赶上来了。

    



    可她非是不听呢?

    



    就等她就等她就等她!

    



    邹氏感觉到小孙女在拉扯她的衣服,撒娇,她不由得慈爱地笑道:“是是是,是我让等你的,小凤。我不是想着你一会儿自己回家怪无聊的嘛,左右回去也是呆着,不如咱们一起走,热闹些。”

    



    “对,是婆婆让等的。”

    



    颜虎也帮腔道:“我作证!”

    



    “......”颜子芙。

    



    算这小子有点良心!

    



    不枉费她给他洗了那么久的衣服了。

    



    给几分颜色,就开染坊,说得就是颜子芙,只见她道:“听见了吧听见了吧,姐,你真是冤枉死我了。我都要哭了。明明我这么听话的!”

    



    “行了行了。我还不知道你,别得了便宜,就卖乖了哈。”

    



    颜凤说完,主动接过颜虎的那份活,掺起了邹氏,带着颜虎,就往前走。

    



    颜子芙也不矫情了,她跟上来,挽着邹氏的胳膊,吐了吐舌头道:“本来就是嘛。”

    



    ......

    



    隔天。

    



    一早,颜子芙等人就跟着邹氏来到了韩家。

    



    她们到时,许嘉越他们也在了,竟是比她们还早。

    



    大家估计都是想着韩家老一辈的人,不在了,年轻人有很多不懂的规矩,又是邻里邻居的,就都不约而同的赶来帮忙了。

    



    下葬的这天早上,是最忙碌的。

    



    不管是主饭的厨管师傅,还是主事的送亲人,甚至是凑热闹的众人,都忙得应接不暇。

    



    一个是管饱,一个管事,再一个是管看。

    



    真的是一个比一个忙碌呀!

    



    颜子芙作为管吃,管助,管看的三管人员,自然是忙得团团转的。

    



    她一会儿听从这个人的安排,尝尝咸淡;一会儿听从那个人的安排拿拿东西;一会儿听从这个人的举措,看看热闹,别提有多繁琐了。

    



    她也是真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