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也要许你白首 > 第七十二章:她需要淡定!
    没人反对,众人算是默认了颜凤的话。

    



    她们开始迈着沉重的步伐,缓缓向那片笼罩着黑云的地方走去。

    



    颜子芙走在最前边,她每走近一步,便感觉那锣鼓喧天的声音则更清晰一分。

    



    就算是这样,她也仍是不敢置信,那个陪伴了她几乎大半个童年的老人,就这么没了。

    



    匆匆来到韩家小院前,未入大门,颜子芙的步伐猛地一顿,停下了。

    



    明明是斜阳山间相映红,蝉鸣林间空绝响的夏季,她的思绪却陷入了寒冷的冰川之地,冻结住,再难以思考了。

    



    这时,韩家小院的大门从里面打开了,来人竟是许嘉越。

    



    “许......”

    



    许嘉越朝她摇摇头,示意她进屋道“先进屋吧。”

    



    来不及多想,颜子芙便顺着许嘉越的目光,走向灯火通明的主屋。

    



    主屋的大门敞开着,正中间设有的灵台、左边停着的黑棺材,右边空地上的几个蒲垫都一目了然。

    



    简简单单的黑白灰三色组成了另一个肃穆的世界。

    



    而门槛就是一条鸿沟,把里面的人和外面的人划分得明明白白的。

    



    她在这里,韩爷爷在那里,从此俩人各不相干,毫无交集。

    



    事实上,颜子芙即使跨过了鸿沟,也依然改变不了什么。

    



    她们早在阴阳相隔的那一刻起,便注定断了一切联系。

    



    有道是:终是魂飞故人归,前尘往事俱成灰。

    



    有因无果何人陪,空留眼泪染青梅。

    



    进屋。

    



    跪拜,接过一旁婶婶递过来的三柱香,作揖,然后上香,如同以往去后山给自家爷爷上坟的流程一样,颜子芙对着韩老爷子的灵牌位,默默地诉说着自己的心事。

    



    她这一番动作下来,其实并没有耽搁多少时间。

    



    至少,等韩初白他们赶来时,颜子芙就已经起身,准备错过他们,往门外面走去。

    



    不用看,颜子芙也知道他们接下来,定也是做着和她刚才别无二致的事情。

    



    既出门,踏上屋檐下的走廊,颜子芙一眼便看见了远处站在青枣树下,两手插兜作展望状的许嘉越。

    



    应是:树影稀疏人影薄,微风吹拂发丝浮。一袭白衣胜白雪,身长玉立过高峰。

    



    如同情不自禁,她缓缓地走了过去,站定。

    



    静默良久,颜子芙方才状似呢喃道:“这是什么时候的事儿?许嘉越。”

    



    “今早。”

    



    “今早?那初白岂不是一早就知道了。”

    



    联想到今天的考试,颜子芙不免替他难受。

    



    这样特殊的日子,他却不得不离开家,想必心中也是十分难过、无奈的吧。

    



    许是颜子芙口中的惊讶,引得许嘉越侧目相待,他眼神微黯,云淡风轻道:“怎么,心疼他了?”

    



    “嗯,肯定有点儿的。毕竟”咱们是从小玩到大的。这人非圣贤,孰能无情?

    



    但颜子芙没料到的是,她话还没说完,许嘉越就撂下一句,“我知道了。”

    



    便转身,直接走人了。

    



    因为太过突然的缘故,颜子芙一阵语塞。

    



    这就走了?

    



    喂,不是吧。她话都没说完呢!

    



    还有你都知道什么呀?

    



    你是我肚子里的蛔虫么?

    



    这都知道!

    



    但下一秒,颜子芙就没时间发牢骚、抱怨了,她光顾着生气去了。

    



    她说他怎么突然就丢下她跑了,原来是这样!

    



    哼,重色轻友的许嘉越,最讨厌了!

    



    另一边,颜凤和许佳兰手挽着手从主屋迈步出来,看见迎面走来的许嘉越等人,疑惑道:“阿越,这是你带来的朋友吗?介绍一下呗。”

    



    “没有,碰巧遇见的。”许嘉越说完,看向旁边的一个漂亮姑娘道:“这是湘钰,你见过的,后面的这位是她的朋友陈忍冬。她们是一起随家里人过来吊唁的”

    



    “哦,那真是巧了。果然四海之内皆亲戚朋友,妹妹们也是这里的亲戚朋友?”

    



    “是。”

    



    “不是。”

    



    白湘钰先开口解释道:“我的爷爷和韩爷爷是战友,今天就是他带我来看望他老人家最后一眼的。呃,忍冬是陪我来的。”

    



    “没错,姐姐。我只是跟着湘钰来的。”

    



    “这样啊。好吧,你们快进屋上香去吧。我们就不耽误你们了。一会儿有空聊啊。”

    



    “好。”

    



    说完,几个熟识的人,或点头、或微笑、或招手,完成了一次礼貌的交际后,纷纷错开来。

    



    白湘钰和陈忍冬进屋,颜凤和许佳兰,加上一个许嘉越则往外走。

    



    后者行至一个角落,随意攀谈着什么,语焉不详,旁人不知道前因后果,根本不明白她们的意图。

    



    颜虎和颜子芙就是这个时候拉着杵着拐杖的邹氏过来的。

    



    “邹婆婆。”许嘉越和许佳兰。

    



    “婆婆。”颜凤。

    



    “哎,好,乖。你们别走了。马上吃饭了。一会儿你们坐一桌吃饭哈。”

    



    “嗯,明白。”

    



    几人同时答应道“好的,我们晓得了。”

    



    不多时,原本冷清的场面,愈发热闹了,就像过年一样,酒菜飘香间,觥筹交错。

    



    大家你来我往,喧嚣声、推拒声、劝阻声、打闹声此起彼伏。

    



    颜子芙看着四周的盛况,不禁感叹:热闹是他们的,悲伤才是自己的。

    



    晚饭过后,凑热闹的人,走了不少,但也有很多人,留下来帮着收拾,这部分人大多是一些婆婆婶婶。

    



    男人们在忙过一阵子大事后,就开始自发地娱乐起来了。

    



    这时侯多余的桌椅板凳,便有了发光发热的作用——用于打麻将、扑克这类的小玩意儿。

    



    而小孩们就只是围着这些人和东西,拿一些瓜子花生糖果吃罢。

    



    哦,对了。

    



    还有主厨的厨管师和一群打杂的人,还在忙忙碌碌。

    



    他们的工作,在这个月明星稀的夜晚,才刚刚开始。

    



    明日是下葬的丧日,彼时还有更多的人会来送葬,那留下来吃饭的人,就是他们主要招待的对象。

    



    他们得保证了这些人的口粮,总不至于连饭菜都不能管够吧。

    



    若真是那样,这主人家恐怕会失了面子,他们的待遇也会有所变动吧。

    



    别的不说,就是他们那口碑也会降低。

    



    要知道,在农村就没有什么不漏风的墙,是吧,这说出去多难听呀。

    



    人家大老远带着家人来参加葬礼,忙里忙外的,却连口饭都吃不饱。

    



    若真是如此,那找他们办事的人还敢来找他们吗?

    



    是你、你敢,或者想冒这个风险吗?

    



    应该都不敢,也不想吧。

    



    毕竟费力不讨好的事情,是没有几个人愿意干的。

    



    昏黄的灯光混合着月色,在这本该凄凉的夜里,增添了一丝温暖。

    



    在所有人都选择在地坝上闲聊打发时间的时候,颜子芙却踏进了主屋。

    



    果然,这时候的主屋,空旷了许多,早已没有了先前的热闹。

    



    没有意外,颜子芙在这里看见了跪在蒲垫上的韩初白。

    



    想也没想,她拎过一个蒲垫,在他的旁边,跪下了。

    



    “你怎么也来了。”

    



    “很意外?”

    



    “嗯。”

    



    “意外什么?就我和韩爷爷的忘年之交,这不是应该的嘛。”

    



    “......不是意外这个。”

    



    “那是意外什么?”

    



    “意外你”没和他们在一堆呗。

    



    话到嘴边,韩初白却止了话头,只道:“算了,没什么。”

    



    “哦。”

    



    颜子芙也没问他为什么没有继续说下去,纯粹是没有心情啊。

    



    跪了一会儿,有人进来了,是韩初白的妈妈。

    



    “阿姨好。”

    



    “嗯,子芙真懂事儿。”

    



    “妈,你这是?”

    



    “哦,我是来续蜡的。听这边的老人说,燃这香火有讲究,不能断!”

    



    “原来是这样啊。”

    



    颜子芙似有所悟,她说小时候,爷爷没了的那晚,怎么老是有人在棺木跟前的灵台那里,打转。

    



    原来是在续油添灯、拨弄蜡烛呀!

    



    “嗯,子芙你们不用管了,阿姨这就出去了,外面还有些琐事要忙。”

    



    “好的。”

    



    颜子芙和韩初白点头答应后,目送韩妈妈匆匆出了大门。

    



    回过头,颜子芙正想问韩初白一点儿事情。

    



    可前脚韩妈妈刚走,后脚就有不速之客进屋来了。

    



    “我就说你们在这里吧,他们还不相信!”

    



    “......”颜子芙和韩初白。

    



    这人是来证明这玩意儿的?

    



    重点呢?

    



    自来熟!

    



    “哎,你们怎么不理我?吼,亏我还想着你们呆在这里不好玩呢!真是让人伤心呐。”

    



    “所以说,阿童你到底是干嘛来了啊?”

    



    颜子芙汗了。

    



    这邻家弟弟好像心大了点儿。

    



    现在在人家如此庄严的场所,居然这么毛毛躁躁的,未免太莽撞了些吧。

    



    “啊,对。我是来问问你们要不要出去走走的。”末了,阿童补充道:“不光有我,还有很多人!”

    



    “不去。”

    



    颜子芙拒绝得干脆、利落。

    



    “......不去。”韩初白默了一下,同样直接道:“你们去吧。”

    



    “明白明白。我就说你们肯定也是没有心情去的嘛。他们非要让我来找你们问问。那行,我就先走了哟。”

    



    话落,阿童就一骑绝尘,往大门外奔去了。

    



    “......”

    



    颜子芙和韩初白二人再次沉默了。

    



    颜子芙垂眸,暗暗吐槽道:阿童这个张飞的性子,曹操的脸,真真是把鲁莽和善变演绎得淋漓尽致。

    



    没再沉默,颜子芙直接道:“初白,你们是不是要离开了?”

    



    “嗯。”

    



    “真的?”本来只是随口一问,没成想实锤了,颜子芙讶异道:“什么时候?”

    



    “明天。”

    



    “这么突然吗?不能晚一点儿吗?我是说在家呆两天再走。”

    



    “......不能。他们都安排好了。”

    



    意思是他也做不了主。

    



    也是,在她们这个年龄段,还不能脱离家长的掌控。

    



    对于家长的‘一切命令要服从’话,她们还真是不得不听。

    



    “那你们什么时候再回来啊?”

    



    闻言,颜子芙急了,她接着道:“过年呢?过年回吗?”

    



    “大概是不回来了吧。”韩初白摇摇头,实话实说:“这边没有亲戚了。”

    



    “......”颜子芙默了。

    



    这理由,她无法反驳。

    



    但她还是说:“有空还是来串串门吧。这里,还有我们。”

    



    “你们?”

    



    “对呀,贝贝姐、许嘉越、涛哥他们都在这里。往后,就由我们来接待你、你们。”

    



    不知道是哪句话惊讶了韩初白,惹得他偏头看向颜子芙,似是不忍道:“原来,他们还没有告诉你啊。”

    



    “?”颜子芙。

    



    他们还有事情瞒着她?

    



    她纳闷道:“什么事情?告诉我什么?”

    



    “看来,你真的是什么都不知道呢。”

    



    “卖什么关子?赶紧的,都告诉我!”

    



    颜子芙好奇了。

    



    她也没见他们有什么秘密呀。

    



    “行吧。反正你很快就会知道了,现在告诉你也无妨。”

    



    韩初白叹了一口气,才道:“毕竟,现在也不早了。”

    



    “......”颜子芙。

    



    晚了?

    



    莫非是很久以前的秘密了?

    



    小样,这群人瞒得够深啊!

    



    “走的人,其实不止我们一家,还有许家。”

    



    韩初白说到这特意看了颜子芙一眼,果然,在她眼中见到了震惊和不可置信。

    



    他顿了顿,继续道:“他们也是举家搬走。”

    



    “......”颜子芙。

    



    这这这tmd绝对是惊天大秘密啊!

    



    怎么都没人通知她一声啊!

    



    她很惶恐!

    



    颜子芙瞪大眼睛,尽量淡定道:“什么时候?”

    



    “后天。”

    



    也是这么突然的吗?

    



    她要崩溃了呀!

    



    “不是。”

    



    颜子芙轻扯嘴角,笑着,纠正某人道:“我是问你是什么时候听说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