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也要许你白首 > 第七十一章:初悲。
    她问得小心翼翼,因为实在是太费解了呀。

    



    高傲的大小姐居然说一会儿再见?再见?一会儿?

    



    “废话!我当然是在和你说话。先走了,拜。”

    



    “拜拜。”

    



    颜子芙敷衍而又僵硬地笑着和许佳兰道了别。

    



    老实说,她有点懵!

    



    今儿这位怕是太过热情了点儿?

    



    不正常啊!

    



    还一会儿再见?

    



    拜托她们现在是要各回各家了吧。

    



    她今天还没打算回老家啊,她姐都没说!

    一秒记住https://

    



    而且,她们班的班主任可是特别负责任的,要把她们送回家的啊!

    



    这简直是无稽之谈。

    



    颜子芙无所谓地笑了。

    



    她想许大小姐可能是放假了,兴致高,所以心情好,才搭理她的吧。

    



    她听一下就行了。

    



    不能当真!

    



    颜子芙再次来到进校之前集合的地点时,那里已经围了不少人了。

    



    王老师正在清点人数,准备收兵回巢。

    



    见状,颜子芙默默地来到了这个群里,充当一只潜水的鱼。

    



    然而,沉默的鱼,只当了三秒,她就破功了。

    



    但这都归功于她的同桌袁棋。

    



    刚站好,颜子芙旁边就钻来一只八爪鱼,木子棋用胳膊扒着她的,道:“嘿,颜二妹妹,你考得如何?”

    



    声音上扬,语气欢快,颜子芙猜测袁棋应该考得不错。

    



    她一指摸了摸鼻梁,斜倪了对方一眼,勾唇假意道:“凑合。木子,你呢?”

    



    木子棋更是假,她哈哈一声,道:“哦哦,我也就是将就,将就而已。”

    



    话落,二人相视一笑,其中意味不言而喻。

    



    看来大家都很有把握嘛。

    



    又是一次人齐,大家准备在老师的带领下打道回府。

    



    可这次似乎没有刚来时那么顺利了。

    



    先是季黎明的爷爷来接他回家,再是陈忍冬的外婆来喊她离开......最后连木子棋都对颜子芙说:“颜二妹妹,我也要先走了哦。我爸要到了。”

    



    说曹操曹操就到,木子棋的老爸骑着一辆摩托车十分拉风地来了。

    



    他像是一阵风,把袁棋一卷就消失在长长的街道角落,消失的无影无踪。

    



    连个屁都没剩下。

    



    哦,不对,还剩下一连串白色的尾气,迟迟未曾散去!

    



    颜子芙看得分明。

    



    一眨眼功夫,原本黑压压的人群,瞬间白了一片。

    



    真是人去楼空,人心空空,到处空空,空空如也。

    



    现在就只剩下颜子芙她们这批小可怜还在原地待命,静待出发。

    



    又等了等,大概王老师也觉得没有家长来了吧,便拍了拍手道:“好了好了,剩下的各位同学就乖乖地和老师一起走了。别掉队啊!”

    



    “好的,老师。”

    



    大家几乎是异口同声地说出了这句话。

    



    但令王老师没想到的是,还有变数。

    



    而这个变数,让颜子芙也挺惊讶的,居然是她。

    



    彼时的场景,颜子芙想都不敢想,却是实实在在地发生了。

    



    回去的路上,大伙之间本来是风平浪静、有条不紊地进行着归家的旅程。

    



    颜子芙夹在队伍的中间,和大部分人一样,她一会儿小声地和左边的人唠唠嗑,一会儿和右边的人说说话,好不自在、快活。

    



    而她们在前面领路的王老师,也挺放纵她们的,只要她们不过分喧哗、打闹,也是默许了她们交头接耳、叽叽喳喳的行为,甚至他也不时在和身边的同学闲聊着什么。

    



    隔得远了些,颜子芙并未听清他们的谈话,她索性专心和周围的同学闲聊起来了。

    



    正井然有序地走着,前方忽然出现了一辆自行车,车上有两个人引起了颜子芙的注意力。

    



    她一愣,手比嘴快,摇得像个拨浪鼓似的,那个激动哟,不知道的还以为是抽羊癫疯了。

    



    哈哈,夸张了。

    



    颜子芙还是很冷静的,她还知道先和他们的班主任王老师打声招呼,告辞,再奔向来接她的二人——颜凤和颜虎。

    



    等脱离队伍,来到二人身边,颜子芙脸上的喜悦才完全散开来,她嬉皮笑脸道:“姐,你们怎么来了?”

    



    嘻嘻,不消说肯定是来接她的。

    



    她多此一举了。

    



    果然,颜凤看着她轻声道:“嗯,来接你的。回老家。”

    



    “啥?回老家?现在吗?额,我的意思是说咱们不是说好,等明天收拾好东西再回去么?还是说你们都收拾好啦?可我还没有带上我的宝贝啊!”

    



    “......”颜凤沉默了三秒,才接话道:“没,是那边发生了一点事情,我们先过去住两天再说吧。”

    



    “什、什么事情?!是是是婆婆她怎么样了吗?我......”我就知道单留婆婆一个人在家,是件很危险的事情!

    



    莫不是婆婆她又像上次那样想不开了?

    



    那那她现在怎么样了?

    



    瞬间,颜子芙只感觉垂头丧气、气急攻心、心急如焚,她恨不得马上飞到婆婆身边,去看看她是否安然无恙,聊以慰藉。

    



    许是颜子芙惶恐的模样,太过于悲切,连颜虎都看不下去了,他劝解道:“不是婆婆,婆婆没事儿,是......”

    



    “是什么不重要,咱们还是先过去再说吧。走吧,大桥那边还有人在等我们。”

    



    颜凤打断了颜虎的话,换了话题。

    



    哦,婆婆没事儿啊!

    



    嚯,吓死个人了,我还以为、还以为......嗐,没事儿就好!

    



    回去咯,真开心。

    



    颜子芙瞬间气血回巢,重新振作起来了。

    



    她道:“哦,这样啊。好吧,走嘛走嘛。”

    



    自此三人向大桥的方向走去。

    



    路上。

    



    看着姐姐颜凤一副不苟言笑的模样,颜子芙不禁向走在她身边的颜虎,问道:“嘿,老弟。咱姐这是咋地啦?还有大桥那边是哪位大神在等着我们啊?有何贵干?”

    



    “心情不好。不是大神,是你的心上人。哦,不只有她,还有他。”

    



    来了,又来了。

    



    臭小子又来这一套,惜字如金,说话打太极,装神秘。

    



    还选择性聊天,哼哼,不说也罢。

    



    不过心情不好、心上人、他是指什么?

    



    第一猜不到,第二许嘉越,第三嘛就更加猜不到了。

    



    这么说许嘉越一会儿会和他们一起回老家咯。

    



    哈哈,好机会呀!

    



    奈斯!

    



    到了目的地,颜子芙却没有看到自己意想中的人,倒是碰见了一脸不开心的韩初白和旁边低着头说着什么的许佳兰。

    



    对此,颜子芙很不满,她悄悄拎过颜虎,小声质问道:“小骗子!许嘉越呢?他人去哪里了?你不是说他也在吗?”

    



    “放手,小颜姐。”

    



    闻言,颜子芙依言放了他的衣领,只是眼神还是没有放过他,仍是虎视眈眈的盯着。

    



    “......”颜虎。

    



    小颜姐真是越发暴躁了。

    



    动不动就揪人衣服!

    



    他什么时候说过嘉越哥也在?

    



    还有以前不是她说,她的心上有个不对付的人是佳兰姐嘛,还叫他远离她呢。

    



    不然就是和她小颜姐作对么?

    



    哼,口是心非的女人呐,真是难以理解!

    



    难道说现在和小颜姐不对付的人,变成了嘉越哥?

    



    嗯,很有可能!

    



    啧啧,怪不得小颜姐反应这么大呢。

    



    原来是这样的啊。

    



    打破二人之间的沉默的人,是许佳兰,她扯着清越的嗓子对颜凤一行人道:“终于等到你们了,小凤姐。”

    



    “嗯,久等了。”

    



    颜凤一言罢,看着韩初白,又道:“初白,没事吧?”

    



    “......我没事儿。小凤姐。”

    



    “初白你出什么事了吗?”

    



    颜子芙一头雾水地看着几个情绪不高的人,非常纳闷。

    



    他们在打什么哑谜?

    



    就她猜不到!

    



    郁闷。

    



    她像是一位秘密花园外的农夫,总想要向里面窥探出个一二来,聊以慰藉自己那颗不安分的灵魂。

    



    “......我爷、我爷”

    



    “你也怎么了?初白你怎么说话吞吞吐吐起来了,好不干脆。”

    



    韩初白正要说我爷爷不在了,颜凤就对颜子芙使了个眼神,阻止道:“妹儿,别闹了。咱们回去再说。”

    



    见状,许佳兰也附和道:“就是,路上太热了。回去再聊吧。”

    



    “那好吧。回去了。”

    



    颜子芙点头,同意。

    



    一路无话。

    



    五人沉默地朝村庄的方向走去。

    



    临近村庄,还未走下大公路,颜子芙就听见陌生的声音在四周飘荡。

    



    那声音颜子芙曾经听过,是哀乐。

    



    敲敲打打的哀乐,伴随着唢呐的间奏曲,无形地抓住了当下几人的心。

    



    颜子芙只感觉心一沉,咯噔一声,坠入湖的深渊。

    



    联想刚才几人的欲言又止,她心中有个荒唐的想法渐渐成型。

    



    不、不是她想的那样。

    



    怎么可能呢?不可能!

    



    绝对不可能!

    



    她的糖爷爷在她上周见时,还满面红光、精神尚佳呢。

    



    这不过几天时间,又又怎么会去......去世。

    



    她不相信!

    



    换谁谁都不会相信吧,几天前才招呼她再去看他的人,突然与世长辞了。

    



    呵呵,真是可笑之极!

    



    颜子芙感觉眼泪都要笑出来了。

    



    她回头想朝知情人韩初白求个安慰的眼神,但泪眼婆娑的他,早已泣不成声,却还是握紧拳头硬撑着把身体挺直了。

    



    看着他微微颤抖地隐忍的模样,颜子芙气不打一处来。

    



    好好好,真是好样的!

    



    韩初白你真够能忍的!

    



    居然一路上都没跟她说,也是是她太笨了。

    



    这......这都什么跟什么呀!

    



    呜~

    



    讨厌!

    



    糖爷爷不讲信用,不是说好下次再去看他,他要给她讲千日红的传说故事吗?

    



    这以后她要是想听故事了,怎么办?

    



    让她找谁?上哪里找去?

    



    颜子芙突然茫然了。

    



    她顿在原地的腿,彷佛生了根、发了芽,再也迈不开步子。

    



    她失去动力,没有力气了。

    



    自此颜子芙知道,她迈不过这个坎了!

    



    耳边是谁在唤我,唤我做什么,颜子芙茫然地看向颜凤,不解地问:“怎么了,姐?”

    



    “回家了。”

    



    “哦哦,对,我们要回家来着!”

    



    颜子芙说完,第一个僵硬着步伐走了。

    



    “她没事儿吧?小凤姐。”

    



    “......没事儿。咱们也走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