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也要许你白首 > 第七十章:锦鲤的转世。
    “嗯,可不是咋地,这么赶巧的事情,得烤了,才行。”

    



    外公田官一本正经的说完,还煞有其是地点点头,一副很有道理的样子,十分赞同。

    



    才、才怪!外公你是不是神志不清啊喂!

    



    颜子芙很想点醒外公,但想到到嘴的美味,便打消了这个愚蠢的想法。

    



    是她,是她神志不清了!

    



    竟然同情一只鹅!

    



    一只呆头鹅。

    



    颜子芙默默地再看了一眼重新背上背篓的鹅,默默地吐露出两个字,活该。

    



    早不下,晚不下,偏偏在这个节骨眼上下了蛋,活该完蛋。

    



    她想她知道了外公烤鹅的心思:一个是会下蛋的鹅,比不会下蛋的鹅更有营养(个人感觉);二个是真的赶巧了,她的外公,想法清奇;三个是大人的心思你别猜,猜也猜不着。

    



    此时她特别想效仿唐代骆宾王的《咏鹅》,高咏一首“鹅太难”。

    



    鹅,鹅,鹅,曲项向天歌。

    



    不下蛋会嗝,下了蛋会嗝。

    



    左右不留鹅,鹅生尚难托。

    



    鹅本淡定哥,奈何鹅难活。

    



    天彷佛也在为鹅不值,雨下个没完。

    



    颜子芙她们来到镇上的街上的时候,雨也没有消停,还有愈演愈烈的趋势。

    



    颜子芙也不在意,她告别了外公田官,往大桥的方向走去,那里有人在等着她。

    



    是的,有人,还不少。

    



    颜子芙来到约定的地方,已经有不少的同学聚在一起聊天,随意攀谈着什么。

    



    等了一会儿,她们的班主任才步履匆匆地赶来,明明是落雨天,天气还带着一丝不属于夏季的寒冷,偏他就给了颜子芙一种酷暑难耐的焦着感,好似热得很。

    



    看,这满头大汗的样子,像不像’锄禾日当午,汗滴禾下土’的光辉形象?

    



    像。

    



    颜子芙无聊得自问自答。

    



    她还得在这四面通风,哦不,是八面漏风的地方呆站一会儿。

    



    因为还有同学没有赶来,她们要一起进学校的。

    



    哦,别人的学校。

    



    等待、等待、等待.....等了大概半个小时吧,最后一位同学才姗姗来迟。

    



    看着彷佛压轴上场的同学,颜子芙严重怀疑她是去找造型师,着装打扮去了。

    



    而且,似乎还挺成功的,颜子芙感觉有被惊艳到。

    



    彼时的情况是这样的,在众人,包括颜子芙在内的所有同学都开始在王老师的招呼下,开始整形排队,清点人数的时刻,某人才撑着一把白色透明缀紫色波浪花边的玲珑雨伞,迎面缓缓走来。

    



    就这也就罢了,她还身穿同色类似古装洛丽塔改良版,上有衣领绣长绦,中有衣袖镶软纱,下有裙摆纹云锦的高档配置。

    



    往上看,则更像证实了颜子芙的想法是对的。

    



    某人的头发盘得像个大家闺秀,不知道是不是‘人靠衣服,马靠鞍’的错觉,颜子芙感觉白湘钰的脸似乎散发着白色的光,透射着红色的晕,那副面若桃花的模样,让她简直收不回来回打量的目光了。

    



    一番打量下来,她竟是看入了迷!

    



    莫非她是羡慕了?

    



    大概吧。谁能说个不?

    



    反正她是说不出的。

    



    不管是人,还是衣服,都是无可挑剔的美丽。

    



    妥妥的女神呐!

    



    但若是真让颜子芙说出个羡慕的东西,确实没有的,她只是在欣赏美丽的事物罢,无关其他。

    



    但颜子芙后面听说是白湘钰的妈妈给她打扮的,她这才有了实打实地艳羡。

    



    是妈妈吗?这么费心费力地打扮她,她还真是幸运呢!

    



    这大概就是视若珍宝的表现吧,她曾几何时也拥有过的感觉。

    



    在她还不是很懂事儿的时候。

    



    她也是拥有过的!

    



    人齐,意味着她们可以出发了,也意味着时间不早了。

    



    两列纵队,是她们出发的队形,直到到了颜子芙熟悉的地方。

    



    没错,颜子芙即将考试的地方,就是她的姐姐颜凤曾经读过的学校,白马小学。

    



    到了白马小学,颜子芙才发现原来还有这么多的人没有考试。

    



    来自四面八方、各个学校的小学生,几乎占满了整栋白马小学教学楼。

    



    而颜子芙她们的考场也是不一样的,几乎是两三个同学才轮得到一个班上去。

    



    甚至她们好多人都不是在一层教学楼!

    



    啧啧,还真是人才济济呀!

    



    颜子芙晃晃脑袋,想一秒清空自己脑子里的浮想联翩,她攥着王老师刚刚发下来的纸条,按照上面标示的数字,找着自己的考试教室,以及座位。

    



    她东瞅瞅,西瞧瞧,好不容易才在三楼的区域找到了属于自己的位置。

    



    才刚坐下,左手旁边就来了一位熟人,是陈忍冬,她们班的纪律委员。

    



    颜子芙和她其实并不熟,偶有的几次谈话,还是在班级组织的活动中,互动出来的。

    



    但是现在不一样,在有外校学生的衬托下,她就算得上颜子芙的熟人了。

    



    既是熟人,见面了,她怎么着也该打个招呼吧?

    



    想到这,颜子芙大大方方地朝陈忍冬,招呼道:“(????)??嗨,好巧哦!”。

    



    她原想着,就她们这露水同学缘,陈忍冬估计最多也就是点头微笑,致个意,就完了。

    



    没想到,陈忍冬竟然和她说话了,只是那话似乎不怎么友好,她道:“是,挺巧的。这也能遇上,我也是醉了。”

    



    醉了?醉了!她是喝多了吧!

    



    姐姐我什么时候得罪过她?

    



    无语。

    



    颜子芙自讨了个没趣,她收回目光,一手支着脑袋,歪着头,一手在一人的独桌上,轻轻敲打着,静待监考老师入场,然后,进行考试。

    



    一下,两下,三下......然而该等来的没来,不该等来的却来了。

    



    啧,她的前面竟然也来了一位熟人。

    



    这次是真的熟!

    



    这位竟然是许久未见的许佳兰,许嘉越的妹妹!

    



    她和她居然也遇上了。

    



    天,今天她这是走了什么桃花运?

    



    桃花一片接一片地来。

    



    还都是不好惹的桃花!

    



    看着某人越走越近的步伐,颜子芙也快醉了!

    



    她俩曾经不对付,后来虽然有所缓和,但也绝对算不上好呀!

    



    更何况,她现在还有在惦记人家的哥哥,这个她们以前就不对付的原因,哦不,准确来说应该是死结。

    



    这这这实在是不适合单独见面!

    



    她真怕她们的关系变得更僵,她哥为了她就疏远她了呀。

    



    颜子芙低头,自我安慰道:好吧,是她夸张了。

    



    人家可能压根就不知道她那点隐秘心思。

    



    她刚要舒一口气,许佳兰就来到了她的座位前,道:“还真的是你啊。”

    



    可不就是我嘛,妹妹。

    



    “唔,是我。怎么了。”

    



    颜子芙摸摸鼻尖,好声好气地说。

    



    “不怎么,就是你知道你现在坐的是谁的位置吗?”

    



    难不成是你的?颜子芙很想反问回去,但想了想,还是忍了。

    



    许嘉越的妹妹,那今后也是她的妹妹了,是妹妹就要顺着点。

    



    她实话实说道:“额,不知道啊。那是许佳兰你朋友的位置吗?”

    



    “不是,是我的。”

    



    “哦。”

    



    “就哦?”

    



    你还要我怎样?又怎样?

    



    “行,我知道了。”

    



    “......”许佳兰。

    



    就在颜子芙以为许佳兰准备离开的时候,许佳兰却一把拉过她跟前的椅子,坐下了。

    



    “......”颜子芙。

    



    还能更巧点吗?

    



    后面颜子芙知道了,能。

    



    他们班的白湘钰竟然也在她们这个考室,只是离得远了些。

    



    在颜子芙意料当中的是,陈忍冬一见白湘钰进屋,便凑了过去道:“湘钰,你也在这个教室呀。”

    



    “嗯。”

    



    “哎,早知道我刚才就问问你了,咱们应该一起走的嘛。”

    



    “没事儿,现在也一样。一会儿一起走吧。”

    



    “好。”

    



    果然是闺中密友,密不可分,感情甚好啊。

    



    颜子芙收回目光,抬头,看教室前面偶然瞥见的大钟表,发现离开考还有十来分钟,感觉闲着也是闲着,便拿出王老师发给她们的复习资料来看。

    



    正看得入神,前面便传来动静。

    



    许佳兰突然调转头来,对颜子芙伸出手道:“颜子芙,把你的橡皮分我一半呗。我忘记带了。”

    



    咳,这么理所当然的表情是怎么回事儿?

    



    是知道我想当你嫂子了么,佳兰妹妹。

    



    还有咱们这是......熟了?

    



    嗐,那敢情好呀!

    



    那什么橡皮都好说、都好说。

    



    现实是颜子芙什么都没说,手上倒是十分麻利地把橡皮掰成了两半,主动给许佳兰递过去了一半。

    



    “谢谢。”

    



    好好好,真有礼貌。

    



    不愧是许嘉越的亲妹妹!

    



    颜子芙朝许佳兰笑得殷切,那模样简直和以往她俩相处的样子,判若两人。

    



    她变了。

    



    许佳兰如此想着,颜子芙何尝不是这样想的。

    



    在二人各自别扭中,监考老师和考试卷子如期而至。

    



    待上午顺利考完语文,已经是中午时分了。

    



    因为大家都提前知道了要考一天的消息,各自也都备了饭钱,所以在老师组织去饭馆吃饭的时候,倒是十分规规矩矩,井然有序的样子,别提有多乖巧了。

    



    用过午餐,颜子芙便跟随大部队回到考场,准备下午要考的科目。

    



    按照监考老师写在黑板上的时间表上讲,下午第一堂要考的科目就是数学。

    



    而对于数学,颜子芙表示祈祷:考的都会,蒙的都对,保佑锦鲤子芙轻轻松松得佳绩。

    



    话虽如此,颜子芙还是打开复习资料,看看上面的典型例题,希望有碰巧遇上的题目。

    



    期间,颜子芙不禁对遇上的几个仅有的熟人,发出疑惑的眼神。

    



    面前的许佳兰还没有回来,白湘钰和陈忍冬也不见踪影。

    



    她们是组团逛街游玩去了吗?

    



    不可能。

    



    虽然许佳兰和白湘钰可能是见过、认识,但由于今天这个特殊的日子,谁也跑不出去,更何况是上热闹的街市逛街。

    



    太不可能了。

    



    要知道今天可是8号!正值白马赶集的日子。

    



    还是说她们打算踩点来考试?

    



    还真是!

    



    颜子芙在监考老师来之前才见到了这三位姗姗来迟的人。

    



    虽然是一先一后入场,但未免也太不约而同了吧。

    



    都是用跑的。

    



    也是,快迟到了,能不跑么。

    



    罢了,她杞人忧天的脑子想得可真多。

    



    颜子芙你脑子清醒一点儿,现在在考试了啊喂,要专注!

    



    颜子芙摇摇头,再次清空自己心中的无稽之谈,改为专心地看着试卷上的题目,做着题。

    



    说来也巧了,这题她刚刚才看过一个典型例题,这会儿简直是瞎猫碰着死耗子,想不吃都难。

    



    可不,不吃白不吃!

    



    哟西,她简直是锦鲤的转世啊。

    



    居然让她押中了几道得分高的大题,还有一道题还是卷子末尾的应用题。

    



    幸运!

    



    很快,数学考完,文综紧随而上,让人喘息的时间也是够够的。

    



    待一切尘埃落定,颜子芙不禁松了口气。

    



    她算是超常发挥了,成绩应该挺好看的,不丢人。

    



    临了,走出考室前,颜子芙正忙着收拾东西,许佳兰突兀地回头对她说:“一会儿再见了,颜子芙。”

    



    “......”颜子芙一愣,她疑惑地看了看许佳兰,又指了指自己,道:“那个,许佳兰你是在和我说话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