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也要许你白首 > 第六十九章:这......我心炸裂了呀!
    “......”韩琑。

    



    “......”颜子芙捂嘴。

    



    噗~这是要逼宫的节奏啊!

    



    不行不行,太血腥暴力啦,她听不下去了。

    



    现在都玩这么大了吗?

    



    啧啧,果然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

    



    她甘拜下风!

    



    得,出去散散心再回来吧。

    



    这样的场面不适合有第三人在场,哦,不,是有人听见也不行!

    



    嗐,还是自家的福娃娃可爱些。

    



    当下,颜子芙拔腿就溜了,她还是给这两个人留点空间吧。

    一秒记住https://

    



    呃......最好是能好好处理下自己的感情!

    



    她是溜了,直播的现场却没有关闭,画面仍然清晰。

    



    季黎明无意间也瞥到了,他走到墙角靠窗边,纳闷出声道:“哎,韩琑、湘钰你们在外面干嘛呢?

    



    二人回头,白湘钰先出声道:“这里的水沟下面,有只小猫被藤条勾住了,我们在解救它。”

    



    “哦,那弄出来没?”

    



    “没有。不好弄。”

    



    白湘钰摇摇头回答到。

    



    “哎~那让我来呀,我有经验!”

    



    季黎明兴冲冲的话刚起,就被韩琑的话浇灭了。

    



    “不用。弄出来了。”

    



    果然,韩琑起身怀中就蜷缩着一只颤巍巍的小花猫。

    



    “嘿,还真是只喵!”季黎明奇道:“这是打哪儿来的?学校竟然开始养猫了!”

    



    “白痴”

    



    “喂,韩琑你欺人太甚了啊!你别以为你是班长就可以蔑视咱们这群老百姓了!你......”

    



    “你什么你,咱们学校附近就是家居园,而你却目光短浅地只想到在这方寸之地养猫,说你是鼠目寸光也不为过!”

    



    “行行,就你心眼大,想得多,看得宽,老子就乐意这么想了,你能怎么着?”

    



    “无聊。”

    



    韩琑留下一句无情的话,转身就走了。

    



    白湘钰紧跟其后。

    



    空留季黎明的声音在后面回荡,:“哎哎,怎么都走了啊!随便唠嗑的啊喂!”

    



    ......

    



    莫名其妙走出教室的颜子芙,一边向操场隔壁的小花园走去,一边回想自己听到的话,不禁感叹感情真是让人痴狂!

    



    她算是见识到了,恋爱中的女人,惹不得的原因。

    



    太恐怖啦!

    



    她都给吓一跳,要知道白湘钰这个顶温柔的美人,不禁是男生心中的白月光、朱砂痣,也是她们女孩子心中的碧溪水、明心境。

    



    咦~肯定是她打开的方式不对!

    



    她们眼里的女神,怎么能这么暴力呢?

    



    不能不能。

    



    心中想着事情,脚步放缓,在这个不长的路上,颜子芙也并没有耽搁太多的时间。

    



    这不,眼前暖心的一幕,让颜子芙刚刚受了惊吓的心,就舒缓了许多。

    



    不远处,身穿粉色百褶裙的袁棋,正倾身在一片绿色枝叶衬托的栀子花旁边,一手温柔地捏住一只,凑近鼻尖,轻轻嗅着。

    



    她的脸上挂着的温和笑意,让两个梨涡微微嵌了嵌,一点儿攻击性都没有的清纯模样,让人感觉不到丝毫威胁。

    



    颜子芙正要出声喊她,却见刚刚还似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子下凡一般的人儿,下一刻就狠心折断了一朵洁白的栀子花,捏在手中!

    



    然后在颜子芙嘴角抽搐中,偏头与之对视上,和刚才一样,眉目含情,嘴角含笑。

    



    这......我心炸裂了呀!

    



    可是木子棋这个家伙并没有放弹的自觉,她还挺高兴的,还和我打招呼。

    



    “呀,来巧了,子芙。”

    



    “哦。是吗?”

    



    “对啊,你快来瞧瞧这栀子花,开得好不好?”

    



    “好。不过木子你是不是忘记了咱们学校是不准随意攀摘植物花卉的!”

    



    “啊,是。我忘记了!不,是它勾引我的!它有罪,我在惩罚它!”

    



    “......木子棋,咱们能要点脸么?”

    



    “......要。啊呸,赶紧走赶紧走,一会儿被人逮到了,就糟了。”

    



    颜子芙任由袁棋拉着,也不反抗,只是在离开的时候,默默地回头再看了一眼那朵被折了的栀子花仅剩的光杆司令。

    



    哦,魔鬼,我是魔鬼的好朋友!

    



    回过头,颜子芙下意识道:“那个魔.....”

    



    袁棋边跑着边疑惑回头看着颜子芙,颜子芙一噎,赶紧改口道:“那个什么木子啊,你捉的小蜜蜂呢?”

    



    “哦,你说它们啊。我怕都给捂死了,就放了呗!”

    



    “啊哈,挺好挺好。死了怪可惜的!”

    



    “那是,我最看不惯那些欺负弱小的家伙们了。哼,我可是一个怜香惜玉的人!”

    



    某人好似忘记了刚刚辣手摧花的事情了。

    



    颜子芙无语了。

    



    她并没有戳破某人的牛皮!

    



    吹吧吹吧,吹牛皮不犯法,吹个底朝天,吹个天窟窿,也没人管你。

    



    实在是犯不着啊!

    



    就在这天,颜子芙得到了一个真理:唯女子之心难辨也。

    



    又是一个雷雨交加的清晨,颜子芙她们迎来了预定中的考试日。

    



    因家庭远近的缘故,颜子芙她们的班级并没有统一乘车前往目的地,考试。

    



    而是,约定在某个地方,从而集合、出发,去考试。

    



    事实上,颜子芙她们班级并不是特殊的,大家都一样罢。

    



    值得一提的是,比颜子芙高一级,或者低一两年级的学生都已经考试完毕,且都已经放假了。

    



    只有她们是最后一批,还在前线奋斗的学生。

    



    这也不得不算是一种苦逼的心路历程了。

    



    不都说有对比才有伤害么?

    



    呐,她们就是被伤害的那一方!

    



    还好,今天过后,她们也解脱了!

    



    不然,也是郁闷呀!

    



    因为今天这个特殊的日子,颜子芙一反往常太阳不上朝,自己起不了的真相定律。

    



    她起了个大早,是真的早,天都没亮!

    



    当然,这都是被迫的。

    



    原因自然是因为考试的地方是在镇上,而她现在住的地方是在离镇上三公里之外的乡市。

    



    等颜子芙睡意朦胧地起来时,早餐已经摆放在餐桌上。

    



    可想而知,她的外公田官起的更早。

    



    简单的洗漱过后,颜子芙来到还热气腾腾地早餐面前,准备大快朵颐。

    



    早餐也一反平常的简单,包子馒头应有尽有,格外丰盛。

    



    唯一不变的是鸡蛋,颜子芙感叹:自家产的就是豪!一餐不落!

    



    吃过早餐,颜子芙拿过头天准备妥当的斜挎包,往肩上一搭,就准备下楼出发了。

    



    临走,她还不忘朝在灶台上收拾东西的外公田官轻声招呼道:“外公,我走了哟。”

    



    外公显然没想到我今天吃饭这么迅速,他‘哎’一声后,赶忙把我叫住,说:“颜娃,不急。等会儿外公,我送你去考试!”

    



    “啊?哦,好嘛。”

    



    颜子芙站在走廊上,手摸着白色的挎包,有点无聊地等着外公忙完。

    



    期间,她不禁靠着旁边的石栏(阳台),向还灰蒙蒙地天空看去。

    



    远处,也有晕黄的灯光正闪烁着,星星点点地,在看不清山和路的中间,很是耀眼。

    



    看着看着,她忽然喃喃自语道:“吹风了啊。”

    



    话落,正巧田官听着了,他道:“是吹风了,颜娃你冷不冷,要不再穿件衣服,莫感冒了。”

    



    “我不冷。”颜子芙摇摇头,又把搭在挎包上的一只手往阳台外边伸去,接着道:“外公。这天感觉不对劲,好似要下雨了。”

    



    她刚说到下雨二字,伸出去的手就瑟缩了一下,便又惊奇道:“呀,外公。真的下雨了!有雨滴落到我的手上了!”

    



    颜子芙收回手,笑着把手递到田官面前,企图让他也看一下,证明她没撒谎。

    



    “哟,还真是。等下,我去拿两把伞,我们就出发了。”

    



    “嗯嗯,走咯走咯。”

    



    但当她们下楼,走上连着自家地坝的公路,感觉雨水似有似无,便收起了雨伞,没有再放回去,权当以备不需之用。

    



    路上。

    



    到处是清晨清晰的空气,彷佛还夹杂着夜晚残留的冷味,令人很是心旷神怡,精神抖擞。

    



    在一切无言中,颜子芙不着痕迹地深呼吸了一下,她不由感叹:好些年没有被家长送去学校了。真的有点不适应了。

    



    上一次被送上学,好像还是上幼儿园吧。

    



    哦不,应该是上一年级报名的时候。

    



    真是快呀,她现在都是五年级的学生了。

    



    想到这,颜子芙不由自主地看向身边的人,她的外公也已经带了她们快五年了。

    



    恰巧此时,田官也回过头来,二人对视上,颜子芙下意识找了话题,道:“外公,你一会儿还要自己回来吗?”

    



    “嗯。”

    



    “那那你还是别送我了吧,我晓得路的。你一会儿自己回来该多无聊啊!还累!”

    



    “没事儿。我不白跑,一会儿到了老房子那边,我还要帮你外婆拿些东西到街上去卖嘞。”

    



    “啊?这样啊,是卖什么?”

    



    “等会儿,你就知道了。快走吧,我们先过去再说。”

    



    “嗯。好嘛。”

    



    从新楼房这边走到老瓦房那边,用了不到十分钟,这还是慢慢走的,再快些估计五分钟就到了。

    



    当然哈,这五分钟只能用跑的!

    



    到了老房子后面的公路上,颜子芙没有和外公田官一起下去,只是站在马路边上等候他的归来。

    



    没有别的意思,就是路还长,省点力气花。

    



    要知道虽然去考试的地方,只有大约三公里的路程,但其中的上下坡,弯道,也足够让颜子芙这种弱不禁风的弱女子喝一壶的了。

    



    她不是不想下去走走的,确实。

    



    内心暴走了十公里,但等到外公田官上来,也仅仅用了两分钟不到的时间而已。

    



    颜子芙探头看去,只见外公田官的背上背着一个背篓,背篓里有一只大鹅正绑得老老实实。

    



    原来是一只呆头鹅呀。

    



    正在细看,外公出声了,他道:“呐,就是这个玩意!你外婆非得叫我给打发了。说是不下蛋,留着做甚!”

    



    “呃嗯,有点眼熟。哦哦,这个就是外婆不让我追赶的那头胖大鹅吧。”

    



    “对,是它。你外公我都不能随意碰的家伙。”

    



    “咦,可惜了。”

    



    这么好的鹅,居然不下蛋。

    



    “可惜什么?这玩意是早该发卖了出去,中看不中用!你外公我可是劝了你外婆好久才答应卖了的。”

    



    “哈?那个,外公你刚才不是说是外婆非要你卖的么?这......”这怎么成你劝卖的了!

    



    外公,你这样出尔反尔真的好吗?

    



    “咳咳,事实如此,不说也罢不说也罢。走吧,时间不早了。”

    



    “好。”

    



    又走了一会儿,上山坡了。

    



    颜子芙再次出声道:“外公,要不还是我来背,你停一下嘛。”

    



    “算了算了,莫把你的衣服弄脏了。再说了,这东西又不重,你外公我还用不着你这个女娃娃来替我。你安心走你的路,莫操心这些。”

    



    “......我知道了。”

    



    待路走了有三分之二的时候,天色已经渐渐泛白,与此同时原本微乎其微的雨点,也渐渐变大,最后到了不得不撑伞的地步。

    



    抢着拿伞的颜子芙,几乎是大雨刚要发难就为外公田官和自己撑开了雨伞。

    



    在为外公撑开伞时,她顺带看了一眼他背篓里的大鹅,这一看可惊讶了她。

    



    她赶忙道:“等会儿,外公。这鹅好像下蛋了。”

    



    外公田官也是难以置信,他把背篓松开一侧,整个绕到面前,用手一掏,手上赫然是一枚白色的鹅蛋,温润如玉,自带体温。

    



    “啧啧,还真是下蛋了。可惜了。”

    



    “啊?”这下换颜子芙不解了,她纳闷道:“可惜?这怎么可惜了?外公你说可惜什么?”

    



    “可惜,这鹅咱们家是不养了啊。”

    



    “哦,是懒得背回去了吗?嫌麻烦?”

    



    “不是。是不想。”

    



    这不都一样吗?外公?你说什么呢!

    



    “那那外公,你一会儿准备上市场上去卖掉它吗?”

    



    “不准备。”

    



    “啥?”

    



    “哈哈,你外公我准备给你们改善伙食,一会儿拿去熟人那里烤了!”

    



    “烤、烤了?”

    



    颜子芙感觉嘴角有抽蓄地前奏,她是不是听错了?

    



    这鹅怎么说也是下蛋鹅,还是刚刚下蛋的鹅,这说烤就烤了?

    



    这也太不合适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