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也要许你白首 > 第六十八章:这都是什么虎狼之词?
    “没有。”

    



    袁棋生气的说。

    



    “没有?”

    



    颜子芙惊讶到重复。

    



    “对呀,你这么惊讶干什么?”

    



    “不是,没有收。那你还生气什么?”

    



    颜子芙心道:人家都一视同仁了,她还生气。莫不是这家伙还同仇敌忾起来了?同是天涯沦落人?感同身受?

    



    嗐,是她不懂!

    



    “我生气当然是因为看不到三角恋的好戏呗。”

    



    出乎意料的是,这家伙居然是因为这个生气!

    



    颜子芙一阵语塞。

    



    “就这么想看?”

    



    “当然!”

    



    “呵,那我是不是该配合一下你?”

    



    “那也......妈呀!韩韩韩琑。”

    



    “我才出去一会儿,至于见到我这么激动吗?”

    



    “......”

    



    袁棋彷佛接到了来自韩琑的白眼,她心虚地看向了身边的颜子芙,用眼神诠释了什么叫弱小无助以及茫然。

    



    见状,颜子芙打着和事佬的招牌笑容,顾左右而言他,岔开话题道:“哎,韩班长。过两天就要放暑假了,咱们的暑假作业有着落了没?”

    



    “嗯。”

    



    见韩琑点头,颜子芙迫不及待了,她殷勤地把自己坐着的凳子贡献给韩琑,急切道:“来来,坐下,咱们慢慢说......”

    



    韩琑瞥了袁棋一眼,也不拒绝,就那么地坐下了。

    



    他清清嗓子,道“......王老师说按大家的成绩来定。”

    



    “......”颜子芙。

    



    “......”袁棋沉默了一瞬间,不满道:“什么嘛,这算什么?作业呢?吊人胃口!”

    



    韩琑白了她一眼,道:“作业当然有,喏,这儿呢。”

    



    说着,他从衣服兜里掏出一张类似于一张表的东西,递到二人面前。

    



    袁棋看着没接,颜子芙拿过去,她才一起抓着看。

    



    刚拿着看时,颜子芙和袁棋不禁面面相窥,暗道:王老师此举真是赏罚分明!

    



    看了一会儿,二人彻底沉默了。

    



    怪不得老师提前把暑假作业拿出来了,原来是放了个大招啊!

    



    这这真是让人始料未及!

    



    料她们有先见之明也是计划赶不上变化!

    



    啧啧,这写作业之前,还得自己估分啊!

    



    暑假作业是按成绩来布置的,如下:

    



    a.(90分以上的同学)暑假生活书一本;写字帖一本;作文两篇,题目自拟。

    



    b.(80-90分的同学)暑假生活书一本;写字贴一本;语文课本后的生僻字抄一遍;作文三篇,题目自拟。

    



    c?.(70-80分的同学)暑假生活书一本;写字贴一本;语文课本后的生僻字抄两遍;作文三篇,题目自拟。

    



    d.(60-70分的同学)暑假生活书一本;写字贴一本;语文课本后的生僻字抄三遍;作文三篇,题目自拟。

    



    e.(60分以下的同学)暑假生活书一本;写字贴一本;语文课本后的生僻字抄四遍;作文三篇,题目自拟。

    



    韩琑见二人不说话了,故假咳一声,示意二人把单子给他,他要写在黑板上,供大家参阅!

    



    颜子芙反应很快,几乎是他伸出手的瞬间,就把单子还回去了。

    



    袁棋立在一边,不知道在琢磨什么,没有在意两人的动作。

    



    韩琑不意外地上了讲台忙活去了,颜子芙则拉着魂飞天外的袁棋回了座位,才刚坐下,她就看见两个同班同学抱着两摞东西回来了。

    



    东西是什么不言而喻,这不是明摆着的是暑假生活这个玩意儿嘛。

    



    袁棋显然也看到了,只见她伸长脖子,瞪直眼睛,一副垂涎三尺的模样。

    



    看着看着,颜子芙又见袁棋着急忙慌地埋头、手忙脚乱的翻着桌盒里的书籍课本。

    



    她正要开口,询问:“木子棋,你在找什么?”

    



    就见某人自言自语地说,“哟嗬,终于找到了我的神笔,马良!”

    



    看着那只明晃晃的钢笔,了解袁棋性子的颜子芙忍不住汗颜,道:“木子棋,你至于吗?”

    



    袁棋斜睨了她一眼,煞有其事地点头道:“至于,相当至于!这可是关乎了我的暑假生活愉不愉快呐!”

    



    边说,她边拿过桌子右下角桌盒里的墨水,开始倒腾。

    



    一番行云流水般熟练的动作下来,原本干涸的钢笔管,瞬间充血,就像此时打了鸡血一样的袁棋,充满斗志,静待挥洒汗水。

    



    很快,发暑假生活书的同学,把书籍发到她们这桌了。

    



    颜子芙接过,轻轻地落下了自己姓名,动作虔诚。

    



    袁棋也迫不及待地拿过书籍,动作近乎残暴地在上面烙下了自己的姓名,不止一处。

    



    在新书的第一页、侧面、下面、上面留下自己的姓名,这大概是每个学生都会干的鬼畜事情。

    



    目的,也仅仅是为了防止偷窃。

    



    丢书,在学校是一件正常的事情,她就有过这样尴尬的经历。

    



    呃……也可能是同学拿错了。

    



    但不管怎么说,结果都是一样的,不保险!

    



    这样想着,颜子芙也在书的侧面留下了自己的姓名。

    



    而热血中的袁棋,已经在进行下一步动作了。

    



    果然,下一刻,颜子芙旁边就传来某人碎碎念的声音,:“┗|`o′|┛?嗷~~,木有答案!老子要的速度又要减半了!”

    



    颜子芙正要嘲笑她几句,却见王老师自后门,迈进来了,便打消了这个念头,赶紧拍拍她,以示提醒。

    



    这个小动作是两人之间最大的默契,袁棋条件反射地把身体拉了个笔直,微微低头认真严肃地看着手里的暑假生活书。

    



    看着与刚刚判若两人的袁棋,颜子芙哭笑不得地撇开了脸,实在是没眼看啊!

    



    很快,耳边传来了王老师的声音。

    



    他话里话外都是些语重心长的嘱咐,颜子芙耐心听着,面上深以为然,但心中却觉腻味,不免心绪翻飞出墙外,不可避免的,她走神了。

    



    虽说是走神了,但重点却没能逃脱她的法耳,她依然抓住了王老师此次发言的重点。

    



    重点有二,一是考试的事情。

    



    因为本次考试不在本校举行,而是去镇上的小学考试,所以为了安全起见,咱们学校勒令各个班班主任向集体活动‘万事’听指挥这个目标做好准备。

    



    二是考试完毕,即将放两个月长假的事情。

    



    即关于各个同学的暑假作业布置,咱们学校老师做了统一安排,除了以往必发的寒/暑假生活以外,他们还另外安排了部分作业。

    



    哦,最后王老师还着重讲了关于成绩划分、写作业的事情。

    



    他说不到最后时刻,只要人有上进心,肯逼一逼自己,就无法得知自己有多么优秀,而这也正是他们这么做的动机,无非是想激励一下同学们罢了。

    



    但颜子芙知道那只是老师们金玉良言的说辞,他们的最终目的还有治治那些整天无所事事,不好学习的同学罢。

    



    好比那句话:虽不出于心,但神有意会,仍不改,犹如赞同之理。

    



    这句话的意思是,老师的本意不是这个,但他们明白这个道理,却不打算更改,就相当于同意了这个道理一样。

    



    许是即将放假的缘故,王老师人也激动许多,竟是比平常讲了许多废话,末了,连自己都汗颜了,连说了几句,好了好了,大家都赶紧自习吧。

    



    时间不等人!学习要靠挤!

    



    努力努力努力!

    



    我在讲台上看着你!

    



    果然是年轻的老师,朝气的心,沸腾的血液,这最后的激词,把颜子芙等人都听激动了,硬是读了好几篇文章,才有平复下来的趋势。

    



    颜子芙心想:如果每个老师都像王老师这么带他们,那或许他们就不会偏科了。

    



    至少,她不会了!

    



    待热血平息,已经是下课的光景了。

    



    教室里,竟是比上课还热闹十分。

    



    这是常态,颜子芙习以为常。

    



    这时王老师已经从容不迫地走出了教室。

    



    他走了,就好比这老虎不在家,猴子称大王的的盛况,自然是自由得不要不要的。

    



    当然,今天也有最后一天读书的喜悦在支使着众人。

    



    毕竟,马上就要放假了嘛。

    



    也是,独乐乐不如众乐乐!

    



    高兴就是了。

    



    作为上课有多努力、多认真,下课就有多疲惫、多无聊的代表,颜子芙不免又开始盯着窗外发呆。

    



    而旁边的袁棋却恰恰相反,她是上课风吹就倒,下课狗撵不到的另类,这会儿正精力旺盛呢。

    



    须臾,她用胳膊碰碰颜子芙,笑着道:“子芙,咱们去捉蜜蜂怎么样?”

    



    “不怎么样!我要休息!”

    



    “别啊!那多无聊啊!去嘛去嘛!”

    



    “算了吧,这么热的天气,我可不想晒太阳。你要去就自己去啊,可别带上我哈!我怕我命太软,一会儿给晒化了!”

    



    “哼,宅死你得了!我自己去!”

    



    “去吧去吧,注意少晒点儿太阳哦,我也害怕一会儿你来个大变非洲宝宝!虽然非洲宝宝也挺可爱的,但太突然了,总归是不好的嘛!我接受不来!”

    



    “还有还有你别被蜜蜂蛰着了,要是你被蛰着了,估计会弄个大胖脑袋回来,还要向我抱怨那蜜蜂的不是......”

    



    “打住打住,我知道了,你个话痨!我去去就来,你可别再唐僧附体了好吗?我的颜妹妹。”

    



    “好。”

    



    颜子芙也不说话了,又从声腔里憋出个“嗯。”

    



    她脸上一副姨母笑,很是真诚的样子,却只换来袁棋一个白眼。

    



    看着袁棋拿着叠好的纸片(捉蜜蜂用的)兴冲冲地离开,颜子芙只好把目光转向四周,打算继续发呆。

    



    但眼睛可见之地,却让她瞬间精神了。

    



    此刻教室后面那片无人区正上演着好戏。

    



    妈呀,有八卦!

    



    哟西,这口狗粮我干了!

    



    颜子芙打算看仔细点,听清楚一些,她猫着腰,穿过过道,来到墙角,扒着。

    



    听墙角,这件事情她没少和袁棋干过,但单独干,她还是大姑娘上轿,头一回啊!

    



    但这也不妨碍她激动的心情,颤抖的手。

    



    此时的她,真想讴歌一曲,这是我想要的快乐!!!

    



    眼前的一幕,像极了木子棋告诉她她撞见的场景。

    



    白湘钰在和韩琑告白!

    



    啧啧,看不出来啊,咱们的白妹妹如此地大胆,竟是两次向韩琑示爱!

    



    哦吼吼,真是劲爆呀!

    



    现在子芙在线免费为各位兄弟姐妹们播报:

    



    “......你别这样!”

    



    这是咱们的男主人公韩琑说的,他的表情,唔,看不清楚。

    



    忽略忽略哈!

    



    再看咱们有着黛玉之姿的白大小姐,只见她站在一旁咬着下嘴唇,似是难以启齿的模样,才怪!

    



    她说:“韩琑,你起来可以吗?”

    



    “不行,这不合适。”

    



    “有什么不合适的?哼,你告诉我啊!”

    



    哦豁,这是杠上了?

    



    “不是,我跟你说了这东西生拉硬扯开来是不可能的。”

    



    这东西?

    



    哦哦,感情呗,我懂我懂!

    



    强扭的瓜不甜嘛。

    



    “有什么不可能的?我剪刀都带来了,有什么不可能的?”

    



    听听这都是什么虎狼之词?

    



    这是个狠人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