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也要许你白首 > 第六十六章:我可不是那种人!
    这天过后,有两条流言蜚语逐渐传出:一是周府有丫鬟趁乱私逃了。二是王家阿宝不堪侮辱投河自尽了。

    



    前者,大快人心,让人感叹周府的霸道,无人能忍,人不想离开,才不正常!

    



    后者,无中生有,连阿宝本人都感觉莫名其妙,她看向身边的人,那人道:“无妨,将计就计,阿宝你暂时莫要出门,且安心呆在家里一段时间就是。咱们来一个缓兵之计,先顺一顺那些个豺狼虎豹的心意,再做打算也不迟!”

    



    “对对,友阡说得对,咱们吃了这个眼前亏也就是了,宝儿你的安全才是最重要的事情。别的咱先不管!”

    



    “是啊,宝儿。听你项伯伯他们的话,咱们先不出去,等这风头过了,再说!”

    



    “嗯,好。爷爷,项伯伯,宝儿知道了。”

    



    ......

    



    是夜,月明星稀,风安雨静,一片祥和的气息。

    



    但周府里,却并不平静。

    



    东厢房。客厅。

    



    周老爷罕见地俯首作揖、低眉顺眼地听着高堂之上,那人的训斥。

    



    “啧啧,连个小美人都看不住,你说说你的位置还能不能看住了?”

    



    “是是是,大人说得对。奴才无能,未能给大人分忧。不过,小的已经让人在给大人您物色新的人选了。实在不行大人您看,我们府上可有入得了您眼的人才?”

    



    “算了吧。兔子还不吃窝边草呢!再说了这又不是我能做主的,大人我也只是一个跑腿的。”

    



    这意思是.......咱上边有人?

    



    周老爷眼睛一闪,心里直咕噜,暗道:这事儿难办了。那人如今也不知道是死是活,叫他上哪里找人去?

    



    就在这时,张管家猫着身子,到了门口一侧,他偷偷地冲着焦头烂额的周老爷使了个眼色,周老爷会意,对那人道:“大人,你先坐坐,享用些糕点美食,小的有事儿,出去一趟。”

    



    那人分明也瞧见了他俩的动作,但仍然不动声色地挥挥手,假意道:“去吧去吧,我正好渴了,喝杯茶水。”

    



    “好好,这是上好的西湖龙井,大人你慢慢品尝。”

    



    说罢,周老爷退了出去。

    



    二人及至拐角,方才停下脚步。

    



    周老爷抖抖长袖,瞥了一眼张管家,出声道:“说吧。可有什么收获?”

    



    “有的,老爷。”

    



    张管家神秘兮兮地凑近周老爷,轻声细语地说了一通。

    



    周老爷听罢,爽朗一笑,揪着嘴唇上的八字胡子呵道:“果真如此?”

    



    “果真如此!老爷。你看奴才要不要去......”

    



    张管家说着,熟练地攥起拳头,他迫不及待地姿态,把他的肮脏心思表露无疑。

    



    周老爷却迟疑了,他哼道:“且慢。这回老爷我要亲自去!这群刁民,竟然敢来我府上闹事,也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了!真是欠收拾!”

    



    “这样,你先......”

    



    周老爷故作玄虚地看向张管家,招手,示意他凑近身来,听他吩咐。

    



    张管家听罢,露出了欠扁的邪笑,诺诺称道:“老爷英明!奴才这就下去,派人照办!”

    



    “好极!”

    



    周老爷在张管家走后,右手捶左手于胸前,连连道了几声,随后回了东厢房。

    



    在二人离开后,静默半晌,假山后面的人儿,这才自行离去。

    



    ......

    



    这天,阿宝独自浏览在自家庭院,日影渐深,她斜靠在一个硕大的槐树下,做着纺织的活计。

    



    忽听大门传来声响,她一惊,忙道:“何人在此作祟?”

    



    “宝妹妹莫怕,是我!”

    



    “你?是你!”

    



    “嗯。是我。”

    



    巧巧一袭黑斗篷从头罩到脚地出现在阿宝面前,她缓缓摘下帽子,露出芙蓉貌,笑道:“意外么?阿宝妹妹。”

    



    “嗯。听说姐姐已是自由身,为何不离开这个伤心地?”

    



    “啧啧,妹妹还真是不按常理出牌,难道你不该先问问我此行来的目的?”

    



    “姐姐既然找到了阿宝,自然会把自己的心思吐露于阿宝,阿宝又怎会先声夺人呢?”

    



    噗~

    



    巧巧拎着手绢的手,犹抱琵琶半遮面地捂着脸娇笑出声,道:“妹妹说得对,是姐姐愚笨了。”

    



    一语罢,她径直来到阿宝身边,倾身,抬手,故作神秘道:“原本我也是不打算来的,但我知道了一个好玩的消息,这使我又发了兴致,宝妹妹你接下来可要好好听我说......”

    



    闻言,阿宝先是蹙眉,疑惑,然后是生气,恼怒,最后都归于慎重地点头,她道:“多谢姐姐提醒。阿宝知道该怎么做了。”

    



    “你我不必言谢,阿宝。如此说来,我也该放心了。想来经此一事,那人也该歇歇心思了。”

    



    巧巧说完,欲言又止道:“阿宝能否答应姐姐一个请求,我知道这很唐突,但我实在是感觉咱们太投缘了。”

    



    “无妨,姐姐说就是,阿宝承蒙姐姐照顾,正无以为报呢,你若是有用得着阿宝的地方,那就再好不过了。”

    



    “哈哈,那姐姐就直言了,阿宝能唤我一声阿姐吗?”

    



    阿姐,在她们那个地方,只有有血缘关系的姊妹才这么称呼。

    



    “这有何难?阿宝见过阿姐!”

    



    “哎哎,做什么行此大礼。罢了罢了,言尽于此,姐姐就先在此别过了。”

    



    “嗯。阿姐再见。”

    



    “好好,妹妹再见!”

    



    这次是真的再见了!

    



    好运气,对她而言,从来都是奢侈,她如今也算是如愿以偿,不枉此生了。

    



    但愿青山不改,绿水长流,颠沛浪人,终有聚首。

    



    ......

    



    傍晚,风动而云飞,花动而水漾,月上枝头,鸟归新巢,诸如芜庄,一片静谧。

    



    然而在所有人都本该歇下的时刻,却有人心怀叵测,居心不良,鬼祟前行。

    



    须臾,一声尖锐刺耳的鸡鸣声音划破了静寂的夜空。

    



    咯咯.....咯。

    



    周老爷心里打着算盘,合计着一会儿将要上演的好戏,更乐不可支地学着公鸡打鸣。

    



    他是地主,所有和他签订契约的佃户(旧时租地主地的农民。)都要受其契约约束。

    



    而在他周老爷立的规矩上,明明白白的写着一条,即鸡鸣所有的佃户都要起床为他干活。

    



    这次农民工窜通一气闹事儿,断了他的财路,让他憋了一肚子黑水,他就琢磨出了这么个损招。

    



    半夜三更学鸡叫。

    



    哼,敢坏了他的好事儿,他就让他们夜不能寐,寝食难安!

    



    哈哈,等着吧,一会儿他的奴仆就会来督促这些刁民干活了。

    



    令周老爷万万没想到的是,他的忠实奴仆张管家还没出现,他就遭了殃。

    



    彼时,一大群人红红火火恍恍惚惚地举着火把,围堵了他。

    



    一青壮年率先出口道:“可算逮着了,你个偷鸡贼,简直胆大包天!竟然三番五次地来偷东西,今天咱们不教训教训你,就是天理难容的事情。大伙不要客气,给我往死里怼!”

    



    “不不,我是......哎呦!哎呦!哎呦!”

    



    周老爷还未拿下乔装打扮的面罩,就被招呼来的一众人给打了个措手不及。

    



    他尚未报出姓名,就被一顿胖揍,发出的声音也只留下哀呼连天的痛叫。

    



    等到张管家带人闻声寻来的时候,周老爷已经被打掉了半条性命。

    



    见状,张管家惊呼一声,道:“别打了!快别打了!再打就要出人命了!这是我家老爷啊!”

    



    人群中,有人站了出来,无辜道:“张管家可是在说笑?周老爷怎么会是这个偷鸡摸狗的家伙?定是你认错了人吧!”

    



    张管家有一瞬间的语塞,他顿了一下,方才开口道:“呃...误会,都是误会一场!你们认错了人罢。”

    



    项友阡还不死心,他道:“张管家莫不是宅心仁厚,有意包庇这偷鸡贼吧?”

    



    张管家汗颜,心道:他可不善良!他......他们只是偷鸡不成蚀把米。

    



    罢了,今儿是栽了,不提也罢。

    



    他佯装不悦,一挥手道:“好了好了,都散了吧,明天还要上工,种地,大伙都休息去吧。此事等我家老爷醒了再说。来人来人,搭把手,快扶老爷回府!”

    



    然清醒过来的周老爷周扒皮自从领略了农民的粗鲁,却是安分了下来,他即使再想扒一扒农民的东西,也只敢三思而后行,不敢有过火的举动。

    



    正如巧巧所言:经此一事,那人也就歇了心思。

    



    果然,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

    



    他周扒皮也逃不过‘真香定律’。

    



    电影到这里基本上就结束了。

    



    看到最后的颜妹,舔了舔舌头,回味无穷地想:原来以前的农民,生活得这么戏剧化啊!

    



    幸好她生在现代!

    



    这个改革开放的今天,没有以前的剥削和压迫,她们真幸福!

    



    美滋滋地想了一会儿,颜妹才在旁人的招呼下,准备打道回府。

    



    夜色渐浓,灰蒙蒙的一切逐渐被漆黑的黑纱遮住,看不见一丝自然的曙光。

    



    但人类智慧的结晶,譬如电灯,却打破了这自然的现象,很好地充当了照明的事物。

    



    颜妹她们就是凭借着这一带一路的引路人,开始往下院走去。

    



    回首途中,也无风雨也无晴。

    



    颜妹这般想是有依据的,她的旁边正是午后闲暇时光一起去玩乐的朋友,他们此刻也同样在轻声打闹聊天,不亦乐乎。

    



    一切都是原来的模样,没有一丝丝改变。

    



    姐姐颜凤还在跟许嘉越在后面聊着什么,颜妹习以为常地走在她们前面,充耳不闻。

    



    她心情愉悦地率先跑回了家。

    



    及至现居住的房屋后面,颜妹讶然地瞅着自己家的老屋,它......居然开着灯?

    



    哦嚯,是婆婆她还未休息。

    



    颜妹蹑手蹑脚地从厨房的耳门推门进入,这时颜妹乐呵呵地想:我轻手轻脚的姿态真的像极了即将入室偷鸡摸狗的小偷呢。

    



    打住打住!我可不是那种人!

    



    嘿嘿,婆婆干嘛去了?连我进屋都不晓得!

    



    啧啧,得亏我不是小偷哦!

    



    回头真的要好好给婆婆说说,这个安全问题!

    



    不一会儿,颜妹轻车熟路地踮起脚尖转进堂屋。

    



    可接下来的一幕,让她难以置信地顿住了脚步,惊骇出声,道:“你在干什么?婆婆!”

    



    “......”

    



    邹氏同样一骇,她麻木地转身,接着目光发散地瞅了颜妹一眼,没有搭话,只是手上的动作僵住了。

    



    她宛如石化一般,沉默在原地的姿态,让颜妹更加大惑不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