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也要许你白首 > 第六十四章:这可是你的原名?
    吱呀一声,卧室的门被打开了。

    



    未等阿宝发出警告的声音,便有温柔地声音安慰她,道:“妹妹莫怕,我们是周府的丫鬟,不会害你的。我们先给你松绑吧。”

    



    同样没等阿宝答应,她们便上前,动作了。

    



    她们一人给阿宝把身上的绳索解开,一人给阿宝扯下了蒙住了她大半边脸蛋的黑布。

    



    突然来的光亮让阿宝好不适应,她下意识抬起胳膊,遮住朝她射来的光明。

    



    后者还没说话,前者就惊呼一声,清脆道:“宝妹妹生得果然标志!好比那传说中的四大美女,有沉鱼落雁、闭月羞花之貌。真是少见!”

    



    那人语气直白,让一贯薄脸皮的阿宝,羞红了脸。

    



    这时,阿宝才开始打量这两个看着同样年轻的婢女。

    



    婢女们穿得是轻纱薄裙,清水一色的绿,二人皆模样姣好,身量苗条。

    



    不待她多加打量,另一个熟悉的声音响起,恰恰是第一个出声安慰阿宝的人,她道:“温眉,不得无礼!你先出去看着,这边我来就好。”

    



    “是,巧巧姐。那我先出去了。”

    



    闻言,温眉调皮地吐吐舌头,听话地出去了,还没忘记带上房门。

    



    “嗯。”被称为巧巧的人,点头同意道。

    



    阿宝看着那人的动作,不由得出声问道:“姐姐,可知你家老爷绑我做甚?”

    



    “不知原由,我等只是被传唤来为阿宝你拿来换洗衣裳的。”

    



    “这般么?那可如何是好!爷爷该着急了。”

    



    “妹妹莫急,车到山前必有路,你且先安下心来,他周扒皮不敢拿你如何的。”

    



    “周扒皮?”

    



    “是,我们底下的人,都这般唤他。没人瞧得起他,他那样的人,不值得人尊敬!”

    



    “那姐姐你们是如何来到这周府做事情的?”

    



    “莫提了,真是一言难尽!像我,就是打小被卖到这里的。身不由己。”

    



    话毕,巧巧捧过华丽的裙装,递给阿宝,道:“妹妹还是先把衣裳换下来吧。”

    



    “我不要!你还是拿走吧!这里的东西,我可无福消受!”

    



    阿宝嫌恶地推开,脸撇向一边,耐心渐失。

    



    “......”巧巧沉默一瞬,正想再劝说劝说阿宝,就听阿宝温声道:“好姐姐,你不妨告诉我怎么出去?我真是在这里一分一秒也呆不下去了!”

    



    “这......”

    



    巧巧正为难着,门口又有异响,却不是温眉。

    



    是张管家。

    



    他道:“阿宝小姐这边如何了?”

    



    温眉还未回话,巧巧便开了个逢,走了出去,问了个安,道:“回张管家的话,阿宝小姐正在换衣裳呢!”

    



    “那就好!今晚你们都看好了,别出差错。待明日事情定下来,少不了你们的好处!”

    



    “是。”温眉和巧巧同时道。

    



    张管家许是有事儿,匆匆警告完,又匆匆地走了。

    



    徒留原地的两人,不禁对视一眼,甚是疑惑。

    



    一向马虎的张管家,今天怎得如此小心谨慎?

    



    莫不是有关阿宝小姐?他们在商量什么事情?可会伤害于她?

    



    这次连一向心思单纯的温眉,都感觉事情不对劲,她道:“巧巧姐,张管家他们是不是想把阿宝小姐拉出去卖了?”

    



    “......多嘴。回屋吧。想来一时半会儿,也不会有人来打搅了。”

    



    “好。”

    



    吱呀一声,屋子又被打开了,很快,就合上了。

    



    项友阡他们集聚一首,在烛火下商议出了救人事宜暂且不提,且先瞧瞧东厢房上的“斗”地主一幕。

    



    见周老爷迟迟不来,陈老爷按耐不住了,他放下手中的茶杯,开始在屋子里踱来踱去。

    



    白老爷瞧了,吐槽道:“陈老兄你安分点儿行不?我眼睛都快被你晃花了!”

    



    “得,就你那老花眼?还用得着我晃?它不就是花的嘛。”

    



    “哎哎,陈老弟,以和为贵,咱们不能说有失身份的话!”

    



    “是是,是我着急了。董老哥。不过你是不知道,在我们江东那边,最近不太平,那些农民总想翻身把歌唱,天天闹事儿,可烦死我了!”

    



    “嗐,这不是哥几个准备来商议一番了嘛,又不是你一只蚂蚁锅上热。你跳脚管什么用?白白惹人厌!”

    



    白老爷也没有好脸色了。

    



    他也正是为此事伤脑筋。

    



    “好家伙,白老弟你就别火上浇油了。大伙都不容易,忍一忍吧,这事儿会过去的!”

    



    董老爷无语了。

    



    他刚刚安抚完这边,那边又不让他省心了。

    



    这都叫什么事儿啊!

    



    多事之秋,城门失火,殃及池鱼,安有完卵?

    



    偏偏,他的队友,都跟猪一样,不知所谓,都这会儿了,还在窝里斗!

    



    蠢,真蠢!

    



    董老爷扶额,长叹:我自仰首朝天斗,奈何他人在掘坟。

    



    真怕天不亡我,人要亡我啊!

    



    他摊上的都是些什么人呐!

    



    他都快对牛弹琴了!

    



    郁闷!

    



    就在此时门外有脚步声靠近。

    



    磕磕。

    



    接着是房门被打开的声音。

    



    陈老爷精神一振,道:“可算是等来了!我等花都快等谢了。”

    



    “哈哈,陈老弟真是说笑了。来来,都别站着了,坐下喝杯清茶,再说。”

    



    周老爷摆出一副东道主的模样,很是神气地说。

    



    “是是,还是坐着说吧!”

    



    白老爷一副赞同的模样,回了座位。

    



    他像是突然有了主心骨,心都平静了一瞬,也只是一瞬间而已。

    



    待坐下,最先坐不住的却是先去最淡定的董老爷。

    



    “想必周老兄也听说最近农民起义闹事儿的事情了吧。我等为此事是食不下咽,寝不安眠。今日来就是想与周老兄商讨个法子压一压此事。你看你可有高见?”

    



    “客气了。诸位,既然相信我周某人,那我也定不会让大家失望。只不过......”

    



    “周老哥,但说无妨,我等有力出力,必将为此全力以赴!”

    



    陈老爷几欲起身,他忍了忍,还是坐稳了,回道。

    



    周老爷假意咳嗽一声,装模作样道:“只不过,走渠道总要打点一番,有道是有钱能使鬼推磨,有人能使驴打滚,这打点费什么的,希望哥几个不要吝啬啊!”

    



    “那是自然!这生死攸关的当口,不是舍不得孩子套不住狼吗?我们定竭诚出这份大头!到时候就有劳周大哥了!”

    



    白老爷说得大器,心中却后悔了,他想:我这会儿出什么风头?让这几人商榷不是更省心省力?他坐得渔翁之力,岂不是两全其美!

    



    同样想的人,还有董老爷,他这会儿就保持沉默了。

    



    显然,也是不想出这份大头。

    



    陈老爷却一反常态,他出声附和道:“没错,这费用不是问题,就是这个事情得尽快处理了!我担心今年要变天!”

    



    他显然也是被起义的声音,吓着了。

    



    要知道,在他们这个财阀圈子里,他陈氏一脉,可是赫赫有名的‘铁公鸡家族’。

    



    他铁,他家更铁!铁到没朋友的那种!

    



    陈老爷如今这般行为,有多大跌眼镜可想而知了。

    



    简直得了此时几人的另眼相看不说,说是刮目相看也不为过了。

    



    周老爷一看,这几人都一副快狗急跳墙的模样,不由暗喜道:哈哈,真是双喜临门啊!他这是又要得势又要得财的节奏呐!

    



    不想,他的美梦还没做完,就被外面热闹的声音,冲溃了。

    



    先是南厢房传出来的声音:“仓库招贼了!金银财宝遭洗劫一空了!”

    



    然后是西厢房传出来的疾呼:“走水了走水了,大家快来救火啊!”

    



    再是北门传来抗议的嘈杂声音:“开门开门,快开门!青天白日,来抢人!作恶多端,不服人!再不开门,就砸门!”

    



    “换人!”

    



    项爱国一声令下,另一波扛着木头的壮汉,开始接二连三地砸门!

    



    ‘还人!’的声音还在如火如荼地呐喊着。

    



    此时,收到消息的地主们,个个犹如晴天霹雳,首当其冲的就是周老爷,他走在前往几个方向的岔路口,懵了。

    



    一时竟然如同茫然的老翁,无力对待孩童的顽皮,就差归来依杖自叹息了。

    



    比起周老爷等人无方向感的茫然,阿宝这边就大不相同了,她们可是很有计划的!

    



    哦,不光如此,还是很会趁乱走人的!

    



    南厢房的事情一出,巧巧立马来到阁楼上,阿宝被困处。

    



    推开门,她迅速道:“阿宝妹妹,你~”快随我来!机会来了!

    



    话未尽,她就被眼前一幕惊得呆住了。

    



    只见屋子里的雕花木窗此时已然作废成一堆残木,在地上横七竖八地躺着。

    



    最打眼的还属屋子中间相拥的那一对壁人。

    



    她看着他们,他们也看着她。

    



    项友阡第一个反应过来,他下意识想打晕巧巧,然他刚刚动作,就被制止了,阿宝冲他摇摇头道:“别,她是自己人!”

    



    巧巧也陡然回神,她道:“抓紧时间吧,你们赶紧走!别一会儿周扒皮回过神儿来,就麻烦了!”

    



    那二人沉默一瞬,不再迟疑,不走正道,翻窗而上。

    



    项友阡打头阵,阿宝紧随其后,在他们即将消失在窗台上的那一刻,阿宝回头咬唇问道:“姐姐,何不一走了之?”

    



    “不了,妹妹。天下虽大,可并无容纳我的地方,身在深渊,不惧其艰!命中注定了我脱不开身!”

    



    巧巧摆手说完,又看向阿宝,眼中有疑惑不定的神色在撺掇着,不敢迟疑,她道:“阿宝?这可是你的原名?”

    



    “不是。”阿宝如实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