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也要许你白首 > 第六十二章:我不怼人,只怼你。
    “我的帽子!我新买的帽子!呜呜呜,它掉下去了!讨厌!”

    



    颜妹简直要哭了,这帽子掉哪里不好,竟然掉在这个池塘里了。

    



    此池塘非彼池塘,深得很,在平常大人都不会让她们到这边来玩,没想到,她就一个路过而已,就把东西落下去了。

    



    想到这里她更委屈了,眼里隐隐有泪花含着,欲落不落。

    



    是急出来的!

    



    更令她没想到的是,这个时候南贝贝的举措,她疑惑道:“贝贝姐,你是在拍我吗?”

    



    南贝贝笑道:“嗯,是是是。”

    



    只不过,此拍非彼拍,一个是静态的拍,一个是动态的拍。

    



    南贝贝拍的是后者。

    



    闻言,颜妹立马扯出来一个笑脸,梨花带雨道:“得了,拍一张就行了。”

    



    一语毕,她又道:“赶紧帮我想想办法,捞捞我的帽子啊!我新买的嘛,怎么就掉了。这风太讨厌了!”

    一秒记住https://

    



    南贝贝还在笑,她道:“不着急不着急哈,有人在想办法捞呢!咱们站一边看着就行。相信我。”

    



    南贝贝说得没错,过了一会儿,许嘉越他们就拿来了竹竿,把帽子叼了上来。

    



    颜妹这才破涕为笑,心里舒服了些,虽然现在不能戴了,但是洗洗还是能戴的,聊胜于无。

    



    到了目的地,田野。

    



    颜妹更加高兴了,因为他们有额外的收获一一桑葚熟了。

    



    田野上的桑树,个子不高,但枝桠众多,叶子茂密,硕果累累,绿的红的紫的,挂满了枝头,十分诱人。

    



    挖折耳根的闲暇时间,他们就坐在桑树的荫蔽地方,享受微风和桑葚的甜美,也不讲究坐的是草地,吃的是没洗过的果子。

    



    就像农家人经常说的:“不干不净吃了没病。”那样洒脱,不拘小节。

    



    又是一阵儿微风吹过,席地而坐的几人面前迎来了,两小只早早破茧成蝶互相追逐、打闹的花蝴蝶。

    



    看着它们,姚涛感叹道:“今年的夏天,比以往来得更早一些啊!看来全球变暖这个说法还是有一定的依据的。”

    



    “这都什么跟什么啊,前言不搭后语的。啧啧,涛哥你想得有点儿多哦!”

    



    南贝贝瞥了姚涛一眼,没好气地吐槽道。

    



    “哎,大人操心的东西,你个女娃娃怎么会懂?我这叫眼光放得长远,是为咱们的后代着想呢!”

    



    “滚,想得美你!”

    



    “不是,贝贝,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是说为了我们的后代。”

    



    “说你个大头鬼啊!桑葚都堵不住你的机关枪发射口,大炮朝天门。”

    



    “咦,贝贝。你最近是上火了吗?怎么感觉你越来越喜欢怼人了。”

    



    “呵呵。我不怼人,只怼你。”

    



    “噢~你伤害了我,还一笑而过,我的心怎么就这么难过,你还不快来安慰安慰我。”

    



    “......涛哥,你唱得好、肉麻哦!”

    



    颜妹忍不住跟着吐槽道。

    



    “啊,颜妹妹你变了!原来这么乖的你,怎么舍得对你涛哥补刀?你说你是不是中了你贝贝姐的毒茶?是她对你做了什么吗?快告诉哥哥,哥哥替你讨回公道!”

    



    “......戏精。”

    



    颜妹颇为嫌弃地挪了个地儿,一副你莫扒拉我的样子,离得姚涛远远地。

    



    “就是就是,颜妹妹这话说得到位!你的涛哥戏太足,咱们不要理他。”

    



    话落,南贝贝转头看向在一旁站着的颜虎,道:小虎弟弟怎么不坐下来歇歇?很舒服的哦!”

    



    “......”颜虎默看了会儿,颇为犹豫地坐下了。

    



    他的姿势很是扭捏,颜妹看了心里直发笑,但面上给人一种波澜无惊的错觉。

    



    她忍得很辛苦!

    



    哈哈,这小子最不喜的便是席地而坐,而且是在没有任何垫子的覆盖下,现在他估计都坐立难安了吧。

    



    该,谁叫他有病的呢?

    



    咳,洁癖是病,得治!

    



    不远处,桑树下面同样是席地而坐,闲谈的三人。

    



    肖柏正把着许嘉越的肩膀,侧头隔着他,对颜凤道:“初次见面,妹妹叫什么?我还不知道呢。”

    



    颜凤还没说话,许嘉越就拍开了肖柏的手,道:“好好说话,你该叫人家颜凤姐姐。”

    



    “啥?姐姐,不可能吧!”

    



    “怎么不可能,我俩同岁,你又叫我哥,你说谁大谁小?”

    



    “切,不就大一岁嘛。我不管。我想怎么叫就怎么叫,是吧颜凤妹妹。”

    



    “嗯,随你。”

    



    颜凤点头,很是随意道。

    



    肖柏笑了,很甜。

    



    他道:“好吧,既然随我,那我也不能占嘉越哥和你的便宜,这样吧,往后谁也不能提彼此年龄这个梗,都没意见吧?那就这么说定了哈!”

    



    “......”颜凤和许嘉越默了。

    



    你都这样说了,她们能说什么?

    



    听你的便是了。

    



    因着晚上看电影的事情,大家散得很早。

    



    太阳的余晖还在发光发热,颜妹几人便回到了家里。

    



    又过了一阵儿,村庄里开始续上炊烟,颜妹她们也开始生火煮饭。

    



    下午天气热,和以往的无数个晚餐一样,颜妹她们做的是稀饭。

    



    这是颜家一贯的作风,干饭和面条只是调味料,偶尔的添加剂,她们兴起,或者图便利弄的食物。

    



    当然,今天晚上的伙食还是非同寻常的。

    



    除了今早从街上买回来的东西和许嘉越带过来的东西,凉拌的折耳根才是此次菜品的一大亮色。

    



    作为享有鱼腥草美名的美味,折耳根的味道,那可真是算得上独具特色、别有一番风味的一道开胃菜。

    



    比起邹氏做的泡菜,也毫不逊色,前提是拌料得是辣料。

    



    没错,折耳根的美,没有辣,简直就是吃方便面没有调料包一样,叫人食之无味,弃之可惜。

    



    呵,你想得没错。

    



    这是四川人最真实的想法,也是颜妹最真实的想法罢。

    



    用过晚餐,时间还有富裕的,颜凤等人,便一一在家洗了个澡,换了一身衣服。

    



    颜妹最先洗完,她换了一身花衣裳,像一只蝴蝶一样飞出了门。

    



    她去了韩家小院,准备把韩初白也叫上,看电影去。

    



    来到韩家小院,颜妹看着院里大门落的大锁,她猜测道:“我说怎么没见着初白,原来他跟韩爷爷一块儿出门了啊。是在街上没回来?还是回城里的家了?那要什么时候回来呢?”

    



    算了,她改天来找他们玩吧。

    



    反正她有的是时间!

    



    颜妹回去了,像疾风一样,一刮而过。

    



    路上碰着人,也没妨碍她的礼貌,她道:“嗨,你好。吃饭了吗?吃了。小心,谢谢你......”

    



    时间恰得很好,电影刚刚开映,颜家三姐弟和许嘉越他们这群孩子便在高头院子胭脂巷汇合了。

    



    当然,算得上孩子的人,远远不止他们。

    



    看电影的人,更是。

    



    连腿脚不便的邹氏也没有缺席,何况腿脚利索的乡里乡亲?

    



    此时,大院里已经坐满了大人、小孩。

    



    大家都是自带桌椅板凳,更莫说是吃嘴零食。

    



    但也有带得少的,或是没带的人。

    



    无论桌椅板凳,还是吃嘴零食,都是无可避免的、意料之外的没带。

    



    但这些都不是问题,农家自在惯了,就算是巧妇无米可炊,那他们也能用灶台烹饪出一锅野地野味出来,无论肉食,还是素食,这都难不倒他们。

    



    农民简直是自然界的天敌,世界文明开启的先锋队长,他们的光荣事迹无不令人乍舌称叹,肃然起敬。

    



    不过算起来,颜妹她们也算是晚到的呢,这不,安板凳都要排在坝子的后方去了。

    



    好在放映电影的屏幕够大,够宽,声音也够响,也不妨碍她们观看就是了。

    



    电影讲的是,一群农民和地主斗智斗勇的故事。

    



    故事开头,讲的是身着锦衣绸缎的地主坐着四人抬着的轿子,来到土地上,朝一身粗布麻衣、正在劳作的农民们吆喝收租的一幕。

    



    远远地见地主的轿撵从山下往山上来了,所有的农民工都聚在了一块儿。

    



    大伙都一副如临大敌的模样,心思各异,但无一不愁。

    



    待轿子一停,地主如同皇帝一样,被人从轿子里搀扶下地。

    



    地主满面春风,他装模作样地拍拍身上并不存在的灰尘,轻咳一声,道:“乡亲们,咱们今年的粮食该缴纳了啊!别每次都让我来催嘛。大家都自觉点,把粮食都好好上交了。当然,没有粮食,拿布票,油票,肉票......来抵,也是一个选择哈,本地主就宽宏大量地继续让你们在这里种地。”

    



    画风一转,地主嘴脸一变,接着道:“不然......哼!就别怪我翻脸不认人了啊!”

    



    这时,一个年迈的老人站了出来,他的手上还紧紧握着一把锄头,语气颇为无奈地恳求道:“张老爷,再宽限咱们些日子吧。今年的收成实在是不好,大伙种地也不容易,真的没有拖欠粮食不交的事情啊。”

    



    闻言,地主眼神一凛,他瞥了一眼身边的人,那人瞬间心领神会,立马派了两个人出手给了他们一个教训。

    



    美其名曰:杀鸡儆猴。

    



    在他们肆无忌惮的打砸的过程中,碰倒了先前那位出声的老人,也没有怜悯的心,反而气势更加恶劣了。

    



    而后那人高声斥责道:“去,别在老爷面前哭穷。咱们地主家也没有余粮!你们最好老老实实的交粮,不然后果自负!”

    



    语罢,地主一行人敲锣打鼓地跑来,又耀武扬威地走去。

    



    唯留一堆老弱病残的人在原地,敢怒不敢言。

    



    滞留在原地的众人,有不满者,不禁唾弃道:“这些地主家的狗腿子,也不是什么好东西!平日里没少压榨咱们,真是狗仗人势!”

    



    有人附和道:“就是,奴性得很!哼,早晚有人会替咱们收拾他们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