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也要许你白首 > 第六十章:试探。
    正踌躇间,邹氏苍老、沙哑的声音隐匿在黑暗中,响了起来,她半靠半躺在床头,悠悠睁开朦胧的眼睛,想要抬眸透过白色的纱帐看清床尾自堂屋照进来的白光和逆光站着的人。

    



    “是我,婆婆。”

    



    颜妹下意识回答道,她身形未动,显然有点儿意外。

    



    “谁呀?谁在?你靠近些,婆婆看不清楚。”

    



    邹氏没听清楚,头昏眼花的她又盯了一会儿,看得越发吃力,不免茫然道。

    



    “嗯,好。等会儿,婆婆,我点根蜡烛去。”

    



    话落,颜妹往右边方形柜子旁边移过去,自上面拿起一根用过的半截蜡烛和一匣火柴,然后动作熟练地掏出匣子里的其中一根火柴,在匣子一侧带黑色火药的地方轻轻擦拭,瞬间点燃了蜡烛,点亮了房间。

    



    颜妹看着散发着温暖的光晕,似有强迫症的她,拿手飞速地拨弄了一下蜡烛芯,使它立得更直、更正。

    



    做完这些,她一边拿着蜡烛,一边用手遮挡,小心地捧着蜡烛,朝卧在床榻上的婆婆的方向走去。

    



    刚过去,颜妹就见她的婆婆已经掀开了被子,做着欲要下床的动作,见状她赶忙走过去,一面支起蜡烛,一面搀扶着她下床,口中还忍不住说道:“婆婆怎么自己下床来了!也不等我过去扶着你,这黑灯瞎火的,你可别摔倒了”

    



    “唉,我就是觉得口有点干,起来喝点儿水。”

    



    “哦,喝水。不是,这种事情,你说一声,我们就过来了嘛。”

    



    “这......我嘴一干,口就张不开了,再说,我还拗得动,你们没过来我也是自己弄得好好的嘛,哪能样样都麻烦你们。”

    



    “......不麻烦的!”

    



    颜妹闻言一噎,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因为邹氏说的是事实,她无法反驳,只得呐呐道。

    



    她把她扶到堂屋餐桌旁的板凳上,坐着。

    



    接着就往厨房的门口走去,她刚进厨房,就见颜凤她们准备端着面条出来了,她还未出声,就听颜凤道:“怎么进来了?婆婆呢?”

    



    “那个,姐。是婆婆口渴了,我给她倒水来了。”

    



    “哦,这样啊。正好我给婆婆凉了一碗开水在这,你来端过去呗。”

    



    “哈,有吗?太好了!我还在想要不要给婆婆舀一碗面汤过去呢。还是姐姐想的周到,知道婆婆起床了,要喝水。”

    



    “得,少拍马屁!赶紧帮忙,吃完面,咱们好早点休息。时间不早了。”

    



    “哦,好。”

    



    颜妹吐吐舌头,快速奔过去,端水、端面。

    



    简单地用过晚餐,颜妹自觉地跑去洗碗,颜凤则打了洗脸水出来,让二人先洗漱着,她断后。

    



    待颜妹自厨房出来,堂屋里就剩颜凤一人还在等她洗漱,她瞟了一眼里屋,轻声道:“姐,你洗完了就先进屋休息吧。我待会儿自己进去就成。”

    



    “没事儿。你快来洗吧,趁水还热。”

    



    “嗯,好。”

    



    颜妹也不矫情,撸起袖子,就着颜凤打好的水,就开始洗漱。

    



    过了一会儿,颜妹边泡脚,边和颜凤聊起天来,她欲言又止道:“姐,咱们这次过来的匆忙,这书本作业什么的可都没拿过来呢!你看咱们什么时候过去拿比较好?”

    



    “不用这么麻烦。提前一天回去就好。”

    



    “哈,也成吧。我没问题。就是不知道小虎子行不行了。”

    



    “我也没问题!”

    



    颜妹她们转头就见颜虎不知到什么时候来到堂屋耳门的门口,正看着她们。

    



    颜妹哦了一声,道:“那就好。”

    



    她的语气很是无所谓地说完,就拿过一旁颜凤递给她的毛巾,开始擦拭双脚。

    



    颜凤也从板凳上起来,打开门,无声地端过地上的洗脚盆,拿出去泼了。

    



    接下来的事情不言而喻,几人很快收拾完了,上床睡觉。

    



    夜入三更,花草重生,有梦惊人。

    



    又是那屡白烟幻化成的清冷少女在大门外翩翩起舞,和以往不一样的是,这次她的出现令颜妹有些意外。

    



    究其原因,大概是她许久未曾入梦了的缘故吧。颜妹想。

    



    她好像是有意识的,在她的梦中。

    



    这点和以往一样,又好像不一样了。

    



    颜妹很纠结,她看着她,像看一个陌生人一样,眼里除了看热闹,再也没有了控制的欲望。

    



    这的确和以往不一样。颜妹十分肯定地想道。

    



    清冷少女许是也察觉到没人束缚她了,不仅舞蹈动作很是恣意,而且平时都不爱笑的她,今天晚上连眉眼都一展再展,把眼儿媚、神勾人的神态演绎得淋漓尽致。

    



    不仅如此,在尽兴舞蹈中,她忽地一顿,低头扯着自己身上的白纱软裙,像是很不满地嘟嘟嘴,又像是想到了什么一样,她眼睛一亮,眉头一挑,嘴角一勾,双手提着的裙摆,在她又一个花圈转着的过程中,竟然由上而下、一点点地变红了。

    



    看着那晶莹剔透的胭脂红,颜妹吃惊地发现,清冷少女的嘴唇也好似上了颜色,同样地瑰丽、诱人。

    



    那一刹那,清冷的少女彷佛蒙了一层血色,具有了攻击性。

    



    很快,颜妹就关心不过来这方面了,因为她发现少女的动作,正一步一步的踏上台阶,她犹如出入无人之境般,遇着阻挡她的大门,竟是手一抬,一挥,一收间,让大门无人自启大展开来。

    



    这是以往都未曾有的事情。

    



    颜妹看着她,像以往她瞧她一样,眼带冷色。

    



    她僭越了,这毋庸置疑。

    



    颜妹很是恼怒,但却有心无力,哪怕这还是在她的梦中。

    



    她也阻挡不了她的脚步。

    



    梦中的她,好像也变成了一扇大门,被她拿捏得死死的,丝毫靠近不得,何谈阻止?

    



    颜妹死死地盯着她的动作,把唇焦口燥呼不得,人去楼空心茫然的无奈和心酸都含在嘴里,吞进去也不是,吐出去也不能,一如当初清冷少女的进退维谷,欲罢不能。

    



    果然,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简直是风水轮流转的因果循环。

    



    她进来了,如同易如反掌的事情。

    



    令颜妹侧目的是,来去自由的她并未进入里屋,只是在堂屋里打住了,但她似嗔,似怨的眸光仍在依依不舍地盯着她们所在的地方,好像她的目的地就在那里似的,有种不达目的不罢休的感觉,仿若锲而不舍的精神品质。

    



    然精神可嘉,也没人会在意,颜妹更不会。

    



    她望着少女椅在进出里屋的耳门上的芊芊玉手,恨不得拨开它,只因为她有种不祥的预感在发酵,她好像明白少女迟迟不愿离开的原因,定是她们这里有什么东西,也或者是人?在吸引着她的入侵。

    



    最终,在这个如梦似幻的夜里,颜妹没有等到少女的下一步动作,她想她也和她一样也在等吧。

    



    不一样的是,她是在看她等,而她是在等时机。

    



    梦魇破灭的那一瞬间,颜妹恍惚看见清冷少女轻启红唇,带着邪魅的恶意在说:“不是不到,而是时机未到。但凭天意,我等恭候便是。”

    



    少女消失了,连带着颜妹的梦,也消失了。

    



    睁开眼睛,夜仍在继续,颜妹瞪大眼睛,蜷缩在被窝里,无比茫然地瞥着虚空中的那一丝微弱的亮光。

    



    她的脑袋中有混沌在打转,思绪也像破碎的玻璃粘都粘不起来。

    



    突然,一道干咳的声音,在静寂的虚空中打响,颜妹僵了片刻,就听见她的婆婆翻了个身,继续睡着了。

    



    她想去端水给婆婆饮用,但又怕她打搅她的睡眠,想想也就作罢了。

    



    颜妹仍然睁着眼睛,她抬眸又透过微微发白的亮瓦,仰望着遥不可及的星空,直到上下眼皮开始打架,她方才从莫名地空虚中抽出,再次投入周公的怀抱,一发不可收拾。

    



    再次睁开眼睛,空气中飘荡着的是清晨空气清新的气息和有人烧柴火的烟火气息。

    



    二者交汇,并不难闻,颜妹甚至在其中感受到一丝很微妙、愉悦地快感,无法言说。

    



    她从快感中走出来,赫然发现房间里,竟然只有她一人仍伏于室,也就是说她赖床了。

    



    这个认知,让她多多少少有些羞赧。

    



    要知道她早在二年级开始就自羽独立女性,别人能做的事情,她也能完成得很好,包括早起。

    



    颜妹一个机灵翻身下床,穿着鞋子跑出卧室,来到堂屋连接厨房的耳门,就见她的婆婆在收拾灶门前的断根、灰烬,姐姐则拿了一摞碗在盛早饭。

    



    唯有她的弟弟不知道去哪里打秋风了,她也没问,只因为她知道他肯定在一个一嗓子就可以喊回来的地方呆着,玩呢。

    



    其实也用不着叫他,那小子精着呢,他总能踩点归来用餐,譬如今天。

    



    在颜妹端着洗脸水,泼向阳沟的时候,他就大摇大摆地回来了。

    



    颜妹端着脸盆,收回手,睨了他一眼,她什么都没说,就打算迈上台阶,走上街沿,回屋。

    



    偏偏某人,不甘寂寞,道:“哟,小颜姐起床了。今天挺晚啊,太阳都晒屁股半晌了。”

    



    “切,小孩子。你懂什么?我这叫修身养性好嘛!哼,晚什么晚!”

    



    “是,大人的事情,我不懂。可是你是大人吗?小颜姐。”

    



    颜妹站在台阶上,装模作样地傲着脸,表情很不可一世的样子说道。

    



    “.......”颜虎。

    



    他没有再接话,单用动作配合着颜妹,准备吃饭的梗。

    



    用过早餐,颜妹才在几人的催促下,得知了她们即将去赶集的消息。

    



    消息是好消息,对于赶集,颜妹是很喜欢的。

    



    因为赶集,对她来说不亚于看热闹、看新奇,吃好吃的。

    



    如平时一样,她们闲散地往街上游走一番,买一些吃穿用度,再去一家老店铺吃一碗凉面、凉粉,或者是抄手来尝尝鲜。

    



    赶集经历对颜妹来说可道曰,来也匆匆,回也匆匆。

    



    而匆匆的理由只是出乎意料罢了。

    



    她就像一个小支流跟随着邹氏和颜凤这一片长河,漂流、滚动,毫无主动性可言。

    



    她们说去,她就去,她们说回,她就回,‘跟’这个字简直就是为她量身打造的,颜妹用得熟练极了,如影相随。

    



    但欢喜,却是实实在在的,不管过了多少年,她依然记得那份喜悦。

    



    是的,她记得。

    



    记得集市上是很热闹的,记得她们每一次赶集都如同过年般地兴奋和愉悦。

    



    她还记得有一年集市上,来了一个很会来事儿的小贩。

    



    小贩是卖竹篓的,他安了个大喇叭,在他的摊位边上,拉客吹捧,道:“山外青山,楼外楼,竹子编篓,篓不漏。要想手艺精,拿把竹篾练上金,只要竹子多,编完竹排,编箩箩。”

    



    老实说,颜妹记得如此清晰的理由,并不是他的手艺有多好,而是她犯蠢了。

    



    在竹子上,哦不,准确的来说是在竹排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