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也要许你白首 > 第五十八章:就......挺突然的!
    白湘钰今天请假了,哦不,是未来三天都请假不来读书了。

    



    理由是病了?

    



    病了!

    



    颜妹不语地听着知情人、白湘钰的同桌兼同乡密友陈忍冬,和讲台上站着的王老师两人交谈的声音。

    



    前者在为其请假,后者听罢,追问道:“什么时候的事情?严重吗?”

    



    “是昨天发现的,今儿早上她妈妈还送她去医院输液了。具体地病因她们没说,我不太清楚。”

    



    “嗯,那湘钰人怎么样了?”

    



    王老师点头,继续关心地问道。

    



    “湘钰还好,就是脸色有些苍白。哦,对了,刚开始送去输液的时候,她还哭了!”

    



    “哭了?”

    



    “对,她的嘴里还一直喊着疼呢!”

    



    陈忍冬十分确定以及肯定地说到。

    



    “......这样啊。”王老师好像也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他支撑在讲台两侧的双手,收了一只回来,按压在讲台中心的语文课本书上,轻轻拍打了两下,接着道:“罢了,一会儿下课,我再找她的家长确认一下情况吧。现在我们上课吧”

    



    颜妹望着台上的目光也收了回来,她飞快地把书翻到了即将要学习的课文那一页,然后在大家还把书页翻得哗哗作响的时候,她又莫名地抬头看了看四周的同学,最后把目光停留在了白湘钰的空位上。

    



    人去座空,一片静寂。颜妹居然现在才发觉。

    



    她也是心大,没心没肺了。

    



    不过,她估计是被旁边的福娃娃影响的,谁让这家伙一大早上的都不消停!

    



    害得她都没心情环视四周的人和环境了。

    



    要知道,她虽然也不那么关心一些人和事情,但是无聊地回头巡视四周,也是她的业余爱好好么。

    



    很快,颜妹便没有闲心到处瞅了,她被王老师带入了文学的海洋,畅游着不亦乐乎。

    



    语文,她最感兴趣的学科。

    



    它,才是她的真爱!

    



    做自己喜欢做的事情,总是觉得时间过得很快,这节课便应了这句话。

    



    颜妹正听得入神,学校的下课铃声便铃铃铃地响了起来,十分突兀的感觉,让她微不可察地蹙了蹙眉头,不悦。

    



    这下好了,只有下节课接着听课了。

    



    她们的王老师可不会像杨老师那样拖堂,他总是可以抽身离去,宛如挥一挥袖子,不带走一片云彩。

    



    这也是她们喜欢他的地方,就如他所说,时间很多,该玩就玩,该学就学,才是精彩人生描绘的模样。

    



    毕竟学什么东西,都不可能一蹴而就,他有耐心教好她们,就不会卡她们那点休息的时间。

    



    并且他说下课时间也能让她们缓一缓,消化一下刚刚学习的东西,更是事半功倍,他又何乐而不为呢?

    



    以上便是他潇洒离去的想法!

    



    突然间来的松快,颜妹适应得很快,班上的其他同学适应得更快。

    



    在颜妹刚刚上完洗手间回来的路上,她们班的同学便都在教室外面玩游戏玩疯了。

    



    而且是集体游戏。

    



    游戏的名字叫做老鹰抓小鸡。

    



    顾名思义,就是由一个扮演坏人的人,来抓被老母鸡保护的小鸡。

    



    始发人不详,但班里的领头羊绝对是韩琑!

    



    颜妹这么说的原因,自然是韩琑有前科,且不止一两次,说是从头到尾都有也不为过。

    



    正如了解他的人所说,“他就是一个会玩的人。”

    



    关于这点,颜妹深信不疑,且深以为然。

    



    作为班里的一员,颜妹也逃不脱参与游戏的命运,这次也是。

    



    然她刚一进教室,就被一个男生堵在了教室的门口、靠近黑板的位置。

    



    而且是以一个圈住的姿势,困住了她。

    



    用现在的网络语言来说,就是她被壁咚了。

    



    就......挺突然的!

    



    颜妹一下子就呆住了,彷佛心都停顿了一下,半晌回不过神来。

    



    她是被吓的!

    



    待她缓过神来,一把推开他,毫不客气地怒吼道:“季黎明你干什么?吓我一跳!”

    



    “哈,没什么,逗你玩呢。”

    



    季黎明被颜妹推开也没有很尴尬的样子,反而装模作样地理了理上衣领口,一派云淡风轻的模样。

    



    闻言颜妹眉头一挑,看着季黎明抿嘴笑道:“玩吗?行,姐姐陪你哈!”

    



    “哎,别。你莫追我呀!我开玩笑的,你别当真!”

    



    季黎明慌忙地摆完手,一溜烟地跑开了。

    



    “那怎么行?是吧?你多无聊啊!都敢耍到姐姐头上来了!”

    



    颜妹在后面穷追不舍,嘴上也是。

    



    追了一会儿,季黎明率先开口解释道:“不是,你听我解释,那个我没想耍你的......”

    



    话未尽,就被颜妹打断道:“呵呵,没有?你看我的表情?看它像相信你的样子吗?”

    



    “......”季黎明一噎。他沉默了。

    



    就在此时去买直尺的袁棋回来了,颜妹见状扯着嗓子,指着人,喊她,道:“木子棋,快帮我拦着季黎明!我要好好教育教育这小子!太皮了,一天天的!”

    



    “哎~好。没问题!”

    



    袁棋反应迅速地迈进教室,打算和颜妹来个二人包抄。

    



    “我去!不带这样的!还找人帮忙!得,我就不陪你们玩了!我找韩琑那小子去了。”

    



    季黎明无奈地说完,竟然在她们眼皮子底下,翻窗跑了。

    



    得亏她们教室是平房,要是换个高楼层,那缺胳膊断腿都是小事情,恐怕连小命都要在今天交代出去了。

    



    到了中午,鉴于学校已经安排了午休的节目,是以颜妹她们也只能服从命令,在教室里睡觉。

    



    然规矩是有了,但人能不能睡得着就是另外一回事情了。

    



    但从铃声一响,王老师进教室的那一瞬间起,颜妹就知道,今天中午她们班上的捣蛋分子总算要停歇、安分下来了。

    



    许是往日老师们只是查岗的缘故,所以大多数同学都是阳奉阴违的,待老师一离开,复又重新闹腾起来了。

    



    颜妹都无语了,她常常在睡梦中被他们搅醒。除非受不了了,她才会出声打断他们兴趣,一般也就习惯性地不理罢。

    



    毕竟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小事情,她也犯不着咄咄逼人,给人难堪。

    



    原以为今天中午可以睡个好觉,但显然是颜妹想多了。

    



    在她睡意朦胧地站在操场上的空地上的时候,她更是郁闷。

    



    行吧,午休彻底泡汤!

    



    好好的,居然地震了!这自然灾害也真是会挑时间啊!

    



    她也是醉了!

    



    事情的发生,还要从一个小插曲开始说起。

    



    彼时,颜妹等人,包括王老师在内的所有师生,都被教室外的大太阳晃得昏昏欲睡。

    



    事实上也是,大家一个接一个地陷入安眠。

    



    可就在这个时候,意外悄然而至。

    



    刚开始发现异常的人,是王老师。

    



    不过他以为的不过是学生不睡觉捣乱罢。

    



    这就不免要说一说,我们王老师的亲民行为了。

    



    其实,在教室里和学生打成一片,同食同寝的老师,不只王老师一人。

    



    但他绝对是颜妹最另眼相看的人。

    



    因为他是绝对意义上的同样,不管是吃饭,还是睡觉。

    



    就拿睡觉来说吧,他不是立在高处讲台,状如雄狮伏寝,让人望而生畏地远观,而是处于下面课桌,泯然众人卧眠,让人心悦诚服地近观。

    



    他很尽职尽责,这是所有师生看在眼中,记在心中的事情。

    



    颜妹也不例外。

    



    她观察他也不是一天两天了,而且窥视众人本来也是她的怪癖之一!

    



    熟悉她的人也都见怪不怪了,譬如许嘉越,他就很习惯她的这个爱好。

    



    在颜妹似有似无的打量中,他看似漠然,实际上很是享受她的关注,用沾沾自喜来形容他的心情也不为过。

    



    果然,对待喜欢的人,连她的缺点都能被美化、接受。

    



    而对待不喜欢的人,或许连她的优点都能被丑化、拒绝。

    



    谁能说这不是一种双标呢?

    



    不是。至少当事人许嘉越就不这么认为。

    



    无语。

    



    是你们不懂吧!

    



    嗐,是我们不配!

    



    再说那祸事儿来临前,颜妹看着班上同学、老师都趴在课桌上,休恬。

    



    莫名的她,一反常态,今天居然久久未能入眠。

    



    她闲啊,只能无聊又无奈地东侧西侧,四下打量着,企图用疲劳来换得睡眠,或许说是来消磨时间。

    



    这人呐,一无聊就心思活跃,颜妹更是,她望着坐在最后面、趴着睡觉的季黎明,她在想他怎么还能睡得着?他是不是在装?

    



    不怪她这么想,毕竟能和老师趴在一张桌子上睡觉的人,也是少有不紧张的吧。

    



    反正她是想都不敢想的,好比她现在睡也睡不着的状态一样,令人难受。

    



    又瞄了一会儿后排老师他们睡觉的姿态,颜妹的心思疲了,她干脆放弃远观,改为就近取材,盯着旁边的福娃娃的睡姿。

    



    这不看不打紧,一看真要命啊!

    



    她也在看着她,只不过颜妹是用手支撑着脑袋的观摩,而她是趴着瞅。

    



    哎嘿,这家伙也没睡哈。

    



    她也睡不着?和她一样?颜妹疑惑地瞧着她,很快,她就不淡定了。

    



    因为她发现这娃娃是睡着了的状态!

    



    天,她目前可只听说过睁着眼睛说瞎话,还从没听说过睁着眼睛睡觉的人呢!

    



    她今天可算是大开眼界了!

    



    真是只有她想不到的事情,没有人做不到的事情啊,人也是!

    



    啧啧,这小妮子厉害了!

    



    颜妹哭笑不得地想到。

    



    得亏是她的心脏好,不然非吓出个好歹来,她连地儿都没处哭去。

    



    如此郁闷,也是没谁了!

    



    时间就这么消磨了大半截,慢慢地颜妹也抵挡不住困意的来袭,她开始趴在桌子上任其横冲直撞,胡搅蛮缠,在即将消失意识前,她舒心地谓叹道:睡觉,真好。

    



    然天公不作美,在她刚刚睡得迷迷迷糊糊的时候,后面便传来了动静。

    



    她隐隐约约地听见他们老师轻声警告的声音,道:“黎明,别闹。”

    



    也听见季黎明不明所以的声音,道:“老师,我没闹。”

    



    “……”王老师疑惑道:“不是你在晃动桌子吗?”

    



    季黎明感觉很莫名其妙,他委屈道:“没有啊。”

    



    ......话题其实并不吸引颜妹,故而她把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姿态,运用到了极点,竟然秒入睡了。

    



    噗,也是没谁了。

    



    但后续仍在继续。